第二百三十章 诛杀吴钩

    我再稍等了一会,刚好零点,我拉开门走了出去,外面居然没人,所有人都在屋内或睡觉或练功,我直接走到吴钩的房间前,他住的是个套房,外面客厅里面卧室,还有一间是练功房。我灵觉稍延伸出拉开门的暗销,打开门走进去把门关上,在练功房内打坐的吴钩一惊走了出来,见到我这个陌生人,一下定住了没说话。

    我微一笑,右手抽出长剑说道:“吴供奉,抱歉了,这时代来打扰你的安宁。”

    吴钩两眉一皱,凶狠的眼神盯着我说道:“你是什么人?”

    我又一笑道:“我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天可能会死。”

    我边说着边缓缓向吴钩走去,吴钩一闪身进了练功房,再现身时手里也握了一把剑,刚才稍有些惊慌的神情也安定了下来,他抽出长剑,也没比什么招式,只是定定看着我再不说话。

    我慢慢走着,到他面前两米左右的时候,吴钩突然急速向我冲来,长剑也一下直刺过来,嘴里跟着大叫道:“去死!”

    我支起剑来对着他刺来的剑一挡,顺势下面飞出一脚,我本来出招就没什么定式的,看情况什么时候用什么招,他一剑刺来很猛,下盘却很大破绽,我不踢这一脚我也太不会打架了。

    这吴钩见我我拿剑,以为我是以剑为主的,没想到我剑还没出招呢,拳脚却先招呼上来了,一时大惊,急忙用剑一点地,右脚也跟着用力向后退,只是我出脚的速度岂是他能比拟的,他退得快,我踢得更快,幸好他是退得快,我飞出一脚本来是踢他下腹的结果却踢到了他左脚上,一脚就把他踢回了练功房。

    我能感觉得出这一脚出去,吴钩的左脚已受伤,只是因为他退得快,没有断而已。

    我施施然地走进去,吴钩掂着左脚站在房内,长剑抽出,右手比了个剑诀,看着倒像那么回事,只是他有些颤动的左腿却让我知道他也受伤。

    我微微笑着说道:“不知道吴供奉你只用一只脚能不能使出七星剑呢?”

    吴钩看着我,我能感觉到他内心的震惊,眼神也带着一股狠劲,对于这样的主来说,是不会轻易服输的。

    他剑向上一反指,右脚向后点地,人就向我滑来,这不用左脚,影响看来也不是很大。

    他这攻来我却不退,一个弓步卡住位子,再一并脚,人就与吴钩差不多就贴面了,他的剑自然就撩了个空,我再一回剑,正好剑柄向后收回,变成一个抱剑式,剑柄点在了吴钩的胃贲,只这一下,吴钩向后飞出,人贴着墙就软倒在地上,手里的长剑脱手飞出撞在玻璃上,这时我剑都还没使出一招。

    其实我就是占了灵觉的便宜,当别人使出一招的时候,我才在他发出招式的时候,就知道该向哪儿避让,或者是直接向哪儿下手,而太极剑到了我手里就极其简化地只剩下剑势了。

    我只出手了两下,这吴钩就变成了废人。

    我走过去,吴钩嘴里吐出一口血来,脸色一下变得惨白,他想硬撑着站起来,但腹部受到重创,哪能站得起来,我只用杀死人的眼神看着我。

    我微一笑道:“杀人者人恒杀之,听说你以前杀了不少人,那这次想必你也有心理准备了。”

    吴钩咬着牙似是想说两句场面话,却是又喷出一口血出来,我听到楼下已传来打杀声,想来江新带着人已杀了上来,我也懒得再多跟他废话,长剑在他的喉头一点,血都没有溅出,他脖子上只见一个淡淡的红印子,喉咙却已碎裂,吴钩口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双手捂着喉头眼睛不住翻白,一会就没了气。

    我并没有去汇合其他人进攻天道门的人,既然说我只需要对付一个人,那我完成任务就行,至于天极门能不能杀了其他人,那我不关心,大不了如果天极门失利,我到后面再去清理即是。

    天极门的情报极其准确,其他供奉和弟子根本抵挡不住江新他们自下向上的进攻,我闲着没事灵觉扫过,天道门的人一触即溃,或者他们想不明白,平时最为倚仗的吴供奉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带人反攻。

    再过了十多分钟,我听到有很多脚步声在楼层内传出,我灵觉一扫,是天极门的供奉在清理房间看还有没敌人,到推开这间门时,我从房间里走出去,推门的那供奉吓了一跳差点对着我对手,还好后面的人一拉他,才发现是我,后面紧跟着江新也跟着进来,见只有我一人就问道:“吴钩完了?”

    我点点头,手指了指练功房内,江新走进去看了眼即走出来,招呼人一说道:“走吧,还有一间房没搜索。”

    最后一间房跟吴钩这间一样大,里面却是天道门的掌门和几个供奉,这样进去很可能天极门会有损失,但占人地盘哪可能没有一点损失,我也不可能这样就提醒他们。拿人钱财,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其他的不关我事我不会多言。

    其实这是因为我对天极门和天道门都一样的,不存在说反感,也不说对谁就有感情,他们都是一样的争权夺利,不一样的就是成者为王了,败者为寇,我现在不过是站在了成王这边而已。到哪日天极门也成败寇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地离开天极门。

    果然,江新他们才踢开门,一个供奉就惨哼一声跌出了门,想来是遭了暗算,江新和金副门主两人大吼一声,同时冲了进去,看他们俩人,一双拳护住上盘,一双脚向下踢去,两人冲进大门这一会,居然配合无间,想来两人经常这样面对敌人,所以马上就能组合起来。

    果然这一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惨叫,这声音不是天极门正副掌门的,自然是躲着暗算的人。他们这一打进去坚持住两三秒,其他的供奉也跟着冲了进去,我灵觉放出,江新和金副掌门两人对上天道门的掌门,其他的供奉基本都是二对一,这样的打法,很快就控制了局面,也根本用不上我出手。

    片刻后天道门掌门被江新一拳击中胸口,小腹同时也被金副掌门硬撑了一脚,惨叫一声,就飞了出去委顿在地,眼见不活了。其他天道门的供奉或是被击倒在地,或是被生擒,再见掌门都完蛋了,都双手一举投降了。见人投降,天极门的人也没过分,把随身带着的锁指链拿出来,把那些投降的和还活着的供奉一个背剑式把两拇指扣住,拉住就出了门。

    我曾问过这些投降的供奉该怎么办,江新说,只要有钱,一人五百万就能把自己赎回去,毕竟供奉只属于聘用制的,今天为钱帮这个门派,下次能为钱帮那个门派做事,人如果在战斗中不幸的挂了,那就只能怨命苦,除非是那种生死大仇,或者是非要他死的,不然一般不会把供奉弄死,毕竟一是能赚到钱,二是下次难说自己也会有此一遭。像吴钩这样,那就是必须死的,我自然不会留手。至于像门派里的高层和弟子,如果被人灭门,死的可能性就很高了。

    我自己很可能哪天就像吴钩和叶氏兄弟一样死无葬身之地,所以,加强自身力量才是王道!

    灭了天道门,后面要做的就是收小弟了,听话的当然就保留下来,以前有仇的,那自然先把仇报了,不服的直接又是灭门,这时候的门派就只有**裸的利益和血淋淋杀戮。

    到一切搞定,又是一张卡给我,上次灭千叶门和这次杀吴钩,两次都是我杀了门派里最高战力,给的钱也是最高,两次我就收到了三千来万。这做杀手果然是赚钱,我这样的还不是杀手,只能算是打手了。

    连续灭了两个门派,占领了两座地级市,天极门也不敢再扩张,如果再灭下一个门派,不说谢家,怕天一门都要来问问你是打算做什么。所以天极门只敢先在两城市里称王,虽然我看江新一时意气风发,却也只能放缓脚步,先收些小弟供奉再议后面的事,再说,还有谢家这样一个大威胁还没发话,天极门怎么也不敢轻松下来。

    这些事我一概不管,既然没有我的事了,那我就是修炼修炼再修炼,近一个月的时间,我除了去买食物这些,我从不出门,每天就是不断地在运行落圆,为此我还特地买了个大冰柜,能让我整个人躺里面修炼。

    但这样我还是觉得速度太慢,灭了天道门后的一个月我才最多到第八层的中级,想要突破第八层那还有一段时间。

    江乐琪自从知道我住哪儿后,倒是时不时跑我这儿来与我聊天什么的,偶尔心情好了,还去超市买些食蔬回来弄两个小菜给我吃,虽然也够难吃,不过怎么也比我吃速食的好,我也就欣然接受了。看着小姑娘的意思,似是对我有点不一样的想法,但我打定了主意不与门派人士太多接触,以防过往甚密以后想抽身的时候有情感上的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