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天道大厦

    金副掌门站起来说道:“天道门所控制的西林城是个多山城市,经济实力比起我们宛城有所不如,但他们对于那儿控制很严格,财政和税收除了上缴的部份外都用于门派的发展,可以说是抽西林市的血来支持天道门的发展。目前他们武功最高的并不是天道门的掌门祈石林,而是他们聘请的一个供奉叫吴钩的,吴钩用剑,据说使的剑谱来自远古时,名为《七星剑谱》,比之千叶门掌门要高上不少,据传这个吴钩来自天一门。除了这个吴钩,其他天道门的供奉都比较一般,一共有十人,掌门祈石林的战力与我差不多,比江掌门有所不如,可以说天道门没有这个供奉吴钩,根本就不算一回事,其他供奉和弟子都比千叶门差太多。”

    金副掌门转头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这次我们打算的是由柳师傅对上吴钩,只要柳师傅能拖住吴钩十几二十分钟,那其他人我们就能解决,解决了其他人我们再一起对付吴钩那就简单多了。”看来这个天道门跟天极门差不多,靠着一个极强的供奉就变成了二级门派,天道门靠着吴钩,天极门是靠我。

    我点点头道:“这没问题,你们把相片发我就行。”

    金副掌门说道:“具体天道门重要人物的资料都发到各位的手机中,各位现在可拿出来一看。吴钩的资料最多,柳师傅你多看看。”

    我拿出那个卫星电话,见果然在邮箱里多了一个文件,打开看就见有吴钩各方位的图片,还有他在近年打败杀死的人的资料,就连杀那个人用了多长时间多少招都有,可以说非常详尽了。

    过了几分钟等大家都看了差不多,江新说道:“好,我们要对天道门下手就在今夜,我们探子来报,今天天道门所有高层都在天道门的山门里聚会,正好我们能一网打尽。作战计划我们在路上时再详细说明。现在出发吧!”

    这倒是干脆,给了资料,就要去作战了,虽然看了资料,但对于吴钩的了解只是很片面的一点,说得最多的就是出手狠辣,一剑出基本就不给对方留后路,死在他剑下的武林人士不下二十人。

    我到奥迪车上拿了长剑,也没开这辆车,几个供奉还是分成几辆大奔坐上,这次是拉了三大车近八十人的弟子,想来这段时间又从其他小门派扩充了些弟子进来。

    西林市距宛城很近,越过两个小山坡即到,路上花的时间还不用半小时。到了看去,西林市确实小,也没什么高层建筑,最高的那幢就是天道门的山门所在地天道楼,也才十二层,比之天娱才高上一点,想找上门实在是太方便了。

    这到西林市的时间是九点四十多不到十点,我们在郊外静静地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到十一点的时候,江新接了一个电话后说道:“好了,已探清,所有人都在天道楼,我们按计划进行。”

    我们出发时,江新又到车前单独对我说道:“这次行动一切拜托柳师傅了。”

    我点点头微微一笑,我的微笑似是给了他信心,江新本来有些紧崩的脸孔有了些放松。

    这次是要奇袭,车开到距天道楼百来米的路边即停下,所有人都出来按计划分散开,然后再按时到天道楼内集合,集合后即从下往上杀入天道楼,跟上次去千叶派一样,而供奉先进入天道楼内的娱乐会所消费,时间到了,再从会所杀向顶层天道门的聚会处。

    我们供奉分成几批陆续进入天道楼,我没跟他们一起,只是自己一个人进去。我到时用灵觉探出吴钩所在,到时出奇不备即可。

    天道楼跟天娱一样,也是综合性质的大厦,天道门办公的地方也在里面,五至十层是娱乐会所,也有赌场夜总会这些,十一至十二层是天道门的办公室。开会的会议室自然就在这两层。

    我走进天道楼时,一个服务员问我要做什么,我说去赌场,天道楼的赌场在九、十层,去赌场到时上十一十二层更容易些。

    我拿出一张银行卡交给服务员,服务员问了我想换的筹码数量,拿了一堆筹码过来,筹码放在一个盘子里,盘子里还有一部POSS机,我把卡在上面一刷,直接就把钱刷去,然后跳出一张回单,我也没看回单上的数字,拿起服务员递过来的笔随便划了几笔当作签字。

    因为我一次就划了一百万的筹码,这个数字不算高也不算低了,一个服务员单独领着我进了电梯,然后直接坐到第十层处,这应该就相当于VIP等级了。

    到第十层,服务员又把我交给赌场的服务员,自己坐电梯又下去了。

    赌场服务员帮我端着筹码,微笑着我说道:“不知客人您喜欢玩什么?我帮你把筹码端过去。”

    我随意说道:“就到二十一点那儿吧。”其实我有灵觉,赌什么对于我来说都不会输,只是赢多赢少的问题,去玩二十一点,只是我刚好眼前就有一桌。

    我坐到桌前,桌前现在已有了四人与庄家对赌,加上我就五人。我看其他人的下注,最少的也是五万,多数是十万二十万一注,这也算是赌得比较大了。

    我坐下后正好庄家拿了一个二十点吃了四家,把牌收了,我随意扔了十万的筹码上去,其他四人上次被通杀,这次都下了狠注,我右手处的一个男人居然下了四十万的注。

    庄家顺着开出牌来,我不用看就知道自己拿是张黑八。我是第四人,前面还有三人在想要不要牌,我就有时间先把灵觉探到楼上查看吴钩的踪影。

    十一层我没见到有多少人,只是见到应该是天道门的弟子聚集在一个会议室说话,人数有二十左右,听他们说着,似是在探讨武功上的事宜,一人讲,其他人听,然后再探讨,其他的房间并没有人。这样子看来天道门并没有防备着天极门的来犯。

    扫完了十一层,也花了我一些时间,扫描完正好到我要牌,我要了一张,是张红桃K,我现在已是十八点,但我灵觉扫下剩下的牌,如果我不要,下家现在是一张6,肯定会要,再要一张是张2,再要一张是5,十三点那只有被杀的份,他肯定又会再要牌,第三张就是张6了,十九点应该就不会再要牌,庄家现在是张黑K,那张6后是张6,再后面接着是张7,庄家十六点不要是输,要就爆,看明白牌,我想都没想就要了牌,那张2发来我二十点,后家要了两张十七点,庄家要了一张片6,是最尴尬的十六点,只能再要张牌,却是张7爆了,输五家。

    我的牌翻出来,其他家见我十八点了还要,居然要到一张小2,凑到二十点,也有些震惊我的胆子。几人都深深看了我一眼,特别是庄家,更是连看了我几下,或许他搞不明白我是凑巧还是真能算到。

    我筹码都没收,押了二十万的筹码,再发牌,我灵觉就扫到了二十层,二十层有十五六间房,有大有小的,装修都极豪华,感觉像是客房似的,每个客房内都有一个人住着,我灵觉扫去,都是天道门的那些供奉,在一间极其奢华的房间内扫到了掌门祈石林,他正拿着一柄剑比划着,再到与这间相对的豪华房间内,我扫到了吴钩的身影,但吴钩极其警觉,我灵觉离他身还有一米多的时候,本来在打坐的吴钩突然就睁开了眼,全身肌肉都紧蹦起来,耳朵抖动着感觉房间的动静。见他居然对我灵觉有所反应,我觉得有些棘手,这吴钩能支撑起一个天道门,果然不是幸运。

    我收回灵觉,虽然吴钩对我灵觉有警觉,但我并不在意,有警觉是一回事,有没有能力是一回事,知道他有警觉,我在动手的时候会更小心些,但并不是就此放手。

    发到我的时候,我想也没想就要了一张牌,要完牌翻出来是一张J加黑桃A,庄家又爆全输。

    我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玩着等行动的时间到,差不多到零点时,我居然还赢了四五十万,我叫过服务员帮我换成钱存卡里,拿了卡进到卫生间,瞅个空从卫生间窗子翻出到室外,窗外向外伸出有二十公分左右的一个挡雨台,我一跃而起,手搭在那挡雨台上再一用边就翻到了台上,然后再一跃,手一搭,就到了第二十层的一个卫生间内。

    这个卫生间是一个供奉住的,这供奉正在卧室内抱着一个小姐在运动,别说我没发出一点声音就进了卫生间,就算我弄出些声音来,怕他在这时候也不可能听到。

    我灵觉延伸出去,落圆随着灵觉涌出,一一点了两人的空点,两人正嗨到顶的时候,突然就停了下来,保持着一个姿势不能再动弹,我走过去顺手拉了被子把两人盖住,看了下表,距零点动手的时间还有一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