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重温太极

    我边用钥匙开门边说道:“不错,今天早上见你睡在门口,怕你受凉了,所以就把你扶进了卧室,钥匙是从你包里拿的,我扶你进去后就出来了。”

    她脸一红:“昨天去应酬,没注意就被灌醉了,幸好我还知道回家的路,只是回家后实在醉得没法开门,也幸好是遇上你……”

    我笑了下,真的幸好是遇上我,她醉了的样,扔街上估计都还能睡着:“别在意了,隔壁邻居的,想到帮忙是应该的。”

    说完我开了门进去后回头向她一摆手关上了门。

    这一夜感觉落圆的境界提高了些,但觉得比起我失忆受伤在落日城的那时候修炼的速度要慢得多,虽然现在有冰箱这很好的辅助工具,但我脑子却不能像那时般随意地放空,我要想突破这第八层,怕是要比那时花太多的时间。至于第九层,怕是要有一些好的机遇才能突破得了。

    想到这点我叹了口气,在这个武力彰显的时代,虽然今天我轻松辗压了叶氏兄弟,但谁知道什么时候我也会被别人轻松辗压呢?

    没有力量就没有保障,这个时代就是如此的**裸血淋淋。在其他人眼里强大如斯的叶氏兄弟,却在一晚内即灰飞烟灭,我不能快速进步的话,我某一日难说也会被人打得灰飞烟灭。

    就是不知道该寻找什么样的机遇才能提高,现在不是我没有正确的修炼方法,而是我感觉到这速度太慢,我在太平间冰箱那样极限的情况下才让自己突破了五层,再一月才突破了第七层,现在过了一个月,第八层想突破还不知到什么时候,难道我也要搞一个极限情况才能让我突破第八层?

    突然是暂时不可能了,只能像在京城一样,先把太极剑再修炼起来才是,现在有落圆了,我再下行入丹田练丹田之气,以剑势剑招补境界的不足。

    想到此,我天娱也懒得去了,反正有事他们会打我电话,不如我好好在家里修炼才是正道。

    这一练就是三天,我门也没出,如非是要检验下剑招的威力,我都不想出门。

    打了个电话给江乐琪,让她把我那天扔下的剑找来给我,很快,江乐琪就到了小区门口给我电话说到了,我关门出来,还是把那辆奥迪开上,这练剑要到比较偏远的地方才行了。

    这次江乐琪开了一辆红色的宝马,见我后从车上下来,把剑递给我道:“你这是要去哪儿?”

    我道:“去练练剑法,这儿实在没法施展,看城外去看看哪儿有合适的地方。”

    江乐琪稍犹豫了下说道:“你去宛城北面有个公园,那儿靠近河边,因稍偏远,去的人也不多。”

    我道了声谢,开上导航往她说的那公园去,小江总也没跟来,想来也知道练武的时候都有禁忌。

    按着导航开了四十来分钟,就看到了她所说的那个公园,确实够清静,诺大一个公园,就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在打拳,河边还有几个人在钓鱼,拿剑的基本没有。

    我找了个稍僻静的地方,把在皇家武库里拿到的那本《四十八式太极剑谱》在心里过了一下,然后按剑谱的运气方式,调动起这几天一直修炼存储的丹田气,一招一势地慢慢把太极剑运用了出来。

    从我得到太极剑谱其实也没怎么好好地实战过,才练熟悉,我落圆就突破了,在那时代,根本没有人能让我再用剑招出手,后来直接都是落圆的气势辗压,拿着剑只是个工具,基本都不使用什么剑招,到了这时代的地球,这落圆突破到九层还不知哪年哪月,我只能用剑招来弥补了。

    刚开始时还觉得生涩,毕竟是很长时间没练习,再练一会,丹田气运行再没感觉到凝滞的时候,剑招也越来越圆润,招式也越来越缓慢,但我却感觉到气势越来越足,每出一剑都觉着有一种力量想要喷薄而出,如非我有意收敛着,只怕我练习的这附近早被剑气催残得七零八落了。

    随着剑招越练越多,我感觉丹田气也是越来越雄厚,到后面,也不知道是以剑驭气了还是以气驭剑,两者相辅相承,剑招越纯熟,丹田气就越雄厚。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收剑势做出,呼出了胸中一口气后,只觉得精神是说不出的愉悦,我想不到这一套简简单单又极普通的太极剑,居然有这么大的作用和气势。

    “小朋友,不知道你练的这是什么剑招?”一个在二十来米外站着的老者见我练完剑,施施然地走了过来发问道。

    我早在练剑的时候就见到这么一个老者站在远处观看,不过想着我练的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大极剑,也就没在意他在边上观看,只是想不到,这老者看了半天,现在还是走过来询问了。

    我犹豫了下问道:“您以前没有见过我练的这剑式?”

    老者摇摇头道:“我活了近七十岁,练武也有六十载,在华夏、南天、宛城都从没见过你这剑招。”

    我这才想起,在这儿拳谱很常见,打拳的人很多,但能用刀剑的人很少,剑谱更是少之又少,我这在那个地球空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太极剑,难说在这时代的地球却是没有的。既然想明白这点,我哪还敢说这是练的剑谱。

    我微微一笑道:“我这刚得了一柄剑,闲着没事舞了玩的,并非什么剑招了。”

    那老者想了半天才道:“确实,我是没见过这样的剑招,说是跳舞多过说是练剑。轻绵绵的,又慢腾腾的,强身健体倒是可能,用来对敌,实在儿戏。”

    我一笑:“我本来就是在练了玩的,当作健身罢了。”

    老者似是恍然,对我一抱拳说道:“我常在这公园游玩,以前从没见过小友,小友是才来宛城的?”

    我点点头道:“是,我来宛城不过两月,以前不知道有这样一个清静的公园,今天才听说,所以过来转转。”

    老者又说道:“看小友的样子,应该是武林中人,不知道在哪个门派供职呢?”

    这才见面的人就如此问有些不大稳重,只是我见他年纪大了,也没在意,遂说道:“我现在在天极门的天娱公司做个保安呢。”

    老者一愣:“保安?”又似恍然道:“也是,只是个工作而已,做什么区别不大。”

    他转念又接着说道:“看小友气宇轩昂,精神内敛,似是腹有乾坤之人,怎么看也不像做保安的。这样,我自己也开了个公司,比起天娱要稍大些,如果不嫌弃的话,小友可愿意去我公司?不说做什么高级管理,就算你还是做个保安,我敢说工资也比在天娱高上几倍。”

    我看向这老者,胡子头发全白,但脸色极其红润,穿着一套很休闲的运动服,与我那时代地球邻家的大爷没啥区别,没想到也是开公司的,要知道现在这时代能开起比天娱还大的公司,基本都有门派的背景,像天娱就有天极门的背景,这老者怎么看也不像是门派中人。

    虽然他说得很有诱惑性,但我现在做的是天极门的供奉,有的是大把的钱进账,地位又超然,虽然是个小门派,但日子过得也很滋润,而且刚吞并了千叶派,整个宛城现在都是他们在掌控,我来这世界是为了修炼为了寻找回去的路的,本来就没有什么野心,过得能有多低调就有多低调,可以说现在的天极门极其适合我,换个大些的门派还不一定能适合我。

    想到此我微一笑道:“我现在在天娱过得挺好的,老总也看得起我,才进去一个月就给我加薪了,现在换个公司,有些不大合适。”

    老者见我说得客气,语气却拒绝得很干脆,知道我是不会改换门庭的,叹了口气说道:“可惜了,我见你这样子,很适合练武,想招你进我们公司,以后看有没可能把你发展成我弟子的。可惜。”

    我微一笑:“有缘无份,也没啥可惜的。”

    老者摇摇头,递了张名片给我说道:“如果未来天极门不需要你了,我公司非常欢迎你,到时你联系我,我不会亏待你的。”

    我接过名片,老者也没多说转身就走了,走了几步又转头问我:“对了,不知小友尊姓大名?”

    我一拱手道:“柳清风。”

    老者点点头,转一个弯就不见了。我拿起名片,是那种用木材做成的,木材被片的极薄,却又有韧劲,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木头,上面就一个名字——李义安,然后就是一个电话。

    这样材质的名片,却又没什么头衔,只有是某个公司和门派的老总高管才会如此了。或者是人家本来很有名的人,所以头衔什么的不重要,结果遇上我这才穿越来没几天的人,自然不认识。

    我随手想把名片扔了,想想还是揣在了怀里,我在这世界认识的人一巴掌都数得过来,什么时候遇上事了,多一个人多一分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