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千叶覆灭

    我灵觉其实早感觉到电梯门口没有人,在二十层的一间大房间内,有一个与叶士钊长得稍像的人正在打着电话,说的就是天极门攻进山门,千叶派要抵挡不住的话,也不知道是不是给他的主子报信,另外几个应该是供奉的两个在门口,两个护在叶士铮边上,都面对着大门,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电梯门一开,我率先走了出去,见外面空无一人,几人也松了口气,我领着几人向着叶士铮的房间走去,到了门口我一脚就把门踢得向叶士铮飞去,叶士铮还在打着电话,正好背对着门口,冷不防房间门向他飞去,还没来得及反应,听到声音,只是本能地向下一蹲身,边上的两个供奉大惊,一个冲上前一脚踢向飞来的大门,一个护住叶士铮倒在地上避让门板,那踢向大门的供奉一却踹在门上,却被大门反震得向后飞出撞在墙上,才落地嘴里就吐出一口血出来。但这脚却稍稍改变了大门的方向,木门从叶士铮边上飞过击在落地窗上,把厚厚的落地窗玻璃打碎,木门从破洞处飞了出去。

    叶士铮还没从地上站起,我和其他人就冲了进去,门口站着的两个千叶供奉,大叫一声就挥拳攻向我们,四个供奉两对一夹击着两人,看千叶供奉的样,不一会估计也要躺倒了。

    金副掌门让过正在厮杀的六人冲向叶士铮,他边上剩下的那个供奉大叫一声,飞起一脚踢向金副掌门,金副掌门侧身一让,也攻出一拳,两人一时战成了一团。

    叶士铮眼睛圆睁看着我,似是在想我是号什么人物,我也懒得废话,问道:“叶士铮?”

    他眼睛现出疑问神情,答道:“不错,你是谁?”

    我一笑,答道:“杀你的人。”话音未落,脚在地上一蹬,人急速向着叶士铮飞去,空中我一个刺拳向着叶士铮轰去,落圆同时也从拳头涌出攻向叶士铮。

    叶士铮见我才说一句就出手,而且速度之快根本看不到我出拳的速度,他来得及的只是也向着我击出一拳,以期与力破力。

    只是我这力量岂是他所能承受,见他也是一样的出拳,我拳头的方向不变,速度不变,只是在将要与他拳头相触时突然一加速,落圆极快涌出。

    我这一突然加速,让叶士铮根本反应不及,他估计也是想在最后才加力,这样的硬拼,看的就是谁的力量更大,,轻量小的吃亏败退,没有一点花哨可言。

    我一拳轰在叶士铮的拳上,只听卡嚓卡嚓几声,叶士铮的拳头首先骨头碎裂,然后是小臂、上臂接连断成几截,人也被我这一拳之力轰得倒飞撞在落地窗上,卡啦啦几声响起,落地窗的玻璃裂开了蜘蛛纹,却一时没有粉碎,叶士铮撞在上面,手上身上口中流出鲜血,人顺着落地窗滑落在地。

    我缓步走上去,叶士铮又吐出一口血,看他样子似是想说几句话,却是伤重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一句,倒在地上只是喘气。

    我微微一笑道:“再见。”一脚踢在他的臀部,这一脚踢出,落地窗再承受不住,叶士铮随着落地窗的玻璃飞到了空中,然后呈自由落体向下落去。就算我踢不死他,这从二十楼摔下去,也没活命的可能。

    我这方把叶士铮踢飞,围攻千叶供奉的四人也结束了战斗,两人都被打倒在地,看着应该没有性命之忧。跟金副掌门对打的那个见状,叹了口气放弃了抵抗,金副掌门也不为己甚,扯断一根电话线把他一捆扔地上。

    楼下传来了阵阵惨叫,我们走出房门,只见到处都是绿衣的千叶弟子在逃窜,天极弟子并不着急,一层楼一层楼地打上来,清空一层才再上一层,就连电梯里都有人坐镇,我们坐上电梯下到一楼,站在大厦大厅里,静等着战果传来,正副门主身死,山门被攻破,从今日起,宛城再无千叶派。

    再等十来分钟,第二十层都搜索了完毕,再没一个完好的千叶弟子,才有人气喘吁吁地来报战果,看得出来,虽然天极弟子都带着伤,看着极其的疲倦,但眼睛都掩饰不住的兴奋神情,能吞并比自己大好多倍的千叶派,放在以前他们根本想都不敢想,现在就成为了现实。

    听完汇报,金副掌门一个电话打去,应该是跟天极的掌门汇报战果,他兴奋得话都说不完整,但高兴的神情溢于言表。

    不一会功夫,江氏兄妹跟着一个中年男人进了大厦,那人一起来就向我拱手道:“我天极门能有今日成就,柳师傅今天当记头功!回头江新我必有厚报!”

    我歉虚地应了两句。

    江掌门又问金副掌门道:“上面已肃清了吧?有没见到叶刚?”叶刚是宛城市长,现在既然千叶派被灭,他自然也逃不了。

    金副掌门说道:“已完全肃清,一会再打扫战场,清点损失,但没发现在叶刚的踪迹,不过他只是一介普通人,跑不了的。”

    我现在也已了解到了,作为千叶派代言人的叶刚不会武功,他做为市长可以代千叶派在宛城管理普通人。这是所有门派都默认的做法,谁控制了一个城市。那就由这个门派选出一个代言人来管理这城市,这个代言人一般都不会武功。不过因为代表的是一个门派,得罪他也相当于得罪一个门派,如非必要,有武功的人也不会去招惹不会武功的代言人。

    江掌门道:“去政府大楼里找找,然后抓紧时间选出我们的人控制政府,如果速度慢了,我怕有其他的变故。”

    金副掌门道:“这个可以让乐天带人去,顺便就由他去控制政府。趁现在宛城的其他门派消息不通,我们要很快地控制住政府和一些要害部门。”

    江掌门点点头,转头吩咐了江乐天几句,江乐天马上点了二十个弟子和两个供奉,出了大厦冲向边上的政府大楼。

    我们站在千叶山门里随意地聊着,十来分钟后江掌门手机响起,他拿起来听了两句后挂断笑道:“找到叶刚了,也控制了政府,财政、税务、工商还有信息这些部门我们也已控制住。很快这个城市就由我们控制了。”

    金副掌门犹豫了下道:“不知道天道门有什么反应没有?”

    江新哼了一声道:“我们面对千叶派的时候,他们缩头缩得比谁都快,如果我们打下了千叶派他们要来叽歪的话,我们不妨也把他们弄下来吧。”说完他看了我一眼,他的意思自然到时还是要靠我。

    我就当没看到般,虽然我是天极门的供奉,但我不想出手时,天极门谁又能逼我?

    我向着江新他们一拱手说道:“江掌门,金副掌门,此间事已了,我想回去歇息了,有事时你们再打电话给我。”

    江新急忙拱手道:“柳师傅请慢走,如非大事,我们也不会再打扰您了。”说完又拿出一张银行卡双手递给我道:“这是这次帮我们天极门出手的劳务费,柳师傅您请笑纳。”

    我接过放进衣袋,拱拱手也没说谢,直接就离开了千叶大厦。

    出门来时我正在想坐个什么车回去,边上只见江乐琪跑了过来说道:“你要去哪我送你吧。”

    我稍一犹豫把我住的地方说了出来,她从边上停车场开出一辆奥迪出来,没想到一个姑娘家却是开这么大的一辆车。

    我坐上车,她一打方向就离开了千叶派山门。

    这儿离我并不远,拐了两弯即到我住的小区门口,我下了车说声谢谢,江乐琪也下了车,把车钥匙递给我说道:“您没辆车也不方便,这辆车就送您了,您先开着,也方便有事时方便前往。”

    我想了下也没反对,坐上驾驶室,之前那个地球我有驾照,现在没有驾照,但想来开这车应该没有问题。

    我脑子里先回忆了下开车的那些事,打上火试着打了两把方向,感觉还行,这奥迪的操控比我那时代的还简单,我先试着点了两下油门和刹车,感受下车,然后一转弯开进了小区内。

    找了个地方把车停好,出来时正好见到后面张珊珊也停下了车,现在已是深夜时分,没想到她回来得这么晚。

    见到我从车里出来,她愣了一下,感觉有些尴尬地问我道:“新买的车?这车看着不错啊。”

    我随意地一笑道:“朋友借我开的。”

    她也一笑道:“想不到你做保安还不错啊,居然还有人借你车开。我就说嘛,做保安只要人面广,也还是有前途的。”

    我笑了笑,如果做保安真能做到有奥迪开,这保安也太牛逼了:“帮了朋友点小忙,所以借了辆车给我。”我懒得跟她说我在天极门做供奉,这世界的普通人知道门派的厉害,却不会知道门派的道道,我也没必要向她细说。

    我们前后脚走到自己的门口,她稍犹豫了下说道:“早上是你把我扶进去房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