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京城世家

    只是没想到那人也飞起一腿格挡住陈全攻过来的直拳,把陈全踢得身体一歪,他顺势向前一步,一拳击打在陈全的腹部,陈全就像被踢中般,被那人一拳就打出了两米远,陈全飞出后就捂着腹部倒在地上不住抽搐,嘴里已见了鲜血。

    那人一拳击飞陈全并不停下,反而冲进保安群中,两人一拳一脚,十多个保安连人家衣脚都没碰到一下,不消片刻即被两人打倒在地,一时赌场内只听到阵阵惨叫声。

    小江总没想到陈全加上十多个保安居然不是人家两个人的对手,脸一下变得煞白,站在场中,身体不住颤抖着。

    那人揉了下拳头,看也没看倒地上的保安,缓步走向小江总,脸上挂着嘲讽的微笑:“小地方就是小地方,没见过世面,人多有用的话,还用得着练什么武?”小江总离他不足三米远,几步路他就走到了小江总面前,他眼角都没看我一下,当我是不存在一般,也是,十多个保安还躺在地上,就我这么个保安还能掀起什么风浪。

    他看着小江总,脸上笑容益盛:“现在,你还要什么说法吗?”说着,伸手出来摸向小江总的脸,那动作似是要打小江总的脸般。

    我又只能叹口气,本来想低调下的,现在居然出手针对小江总,我不出手都不行了。

    我闪电一伸手,一下就捉住了那人打向小江总脸的手,另外一只手轻轻一拉小江总,把她拉到我背后,嘴上微一笑道:“朋友,打人不打脸,何况对方还是美女?”

    那人稍一挣,哪挣得脱我的手,见一时挣不脱,他干脆向前一靠,另外一只手一个勾拳打向我腹部,刚才陈全就是被他一拳打飞了的。

    我捏着他手腕的手指一用力,落圆稍一涌出,喀的一声,他的腕骨被被我捏碎,他疼得不由自主地向后一缩,我手又一拉,把他拉向我,我一屈膝顶在他击向我腹的手上,把他的手顶回去撞到他自己的腹,这一膝的力量极大,只一膝就把他顶得向天花板飞去,但一只手又被我拉着,人没飞出去,又被我拉回来砸在地板上,这两下重击,那人躺在地上缩成一团,也像陈全般鼻里嘴里全是鲜血。

    这几下不过瞬间功夫,刚才还意气风发的高手就躺在地上不知死活,这变化让那保镖一点也没来得及反应,等想出手救人时,那人已在地上了。

    保镖脸色都变了,我都可看到大腿似在发抖,他自然知道自己和主人相差无几,主人在我手下片刻就生死不知,他上去后果也不会有多好。

    “阁下好功夫!真没想到在宛城这样的小地方还能见到阁下这样的高人,不知可否告知尊姓大名?”那保镖少呼出一口气稳定住心神才说道。

    我微一笑:“我叫柳清风,不是什么高人。”我停了下也问道:“不知道你们又是什么人?为什么来天娱生事?”

    那保镖傲然说道:“我们来自京城谢家,这次来宛城不过是路过,听说这儿有赌场,本来也就是来赚点钱即走,没想到有尊驾在,我代主人说声抱歉,我们认栽,您看需要如何赔偿尽管说。”

    我看了眼小江总,当她听到说是京城谢家的时候,刚才恢复正常的脸色一下又变得惨白,看来她知道了对方的来头。

    我说道:“路过?难道你们不知道江湖规矩?赚点钱是不错,但我看你们这是要赶尽杀绝了,这是路过吗?”

    那保镖干笑两声说道:“江湖规矩?对于京城谢家来说,宛城这样的小地方,想怎么做,根本没人敢反对。”

    我望向小江总:“这京城谢家很了不起?”

    小江总看了眼倒在地上的那人,咬着牙说道:“谢家是这世间顶级的几个豪门之一,这保镖说得不错,对于他们谢家来说,宛城真的是太小了。”

    我有些奇怪,怎么我从没听说过呢?既然是世家,那肯定是存在了几十年甚至百年的,但我穿越前也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世家,更别说还有几个。

    或许是我以前太孤陋寡闻了。

    没听说过就没听说过,我会在意这什么豪门吗?

    我看向那保镖道:“他是谁?”

    “是谢二爷家的二公子谢滔。”保镖不敢不答,他也想用谢家名声来保命。

    我点点头,反正我也不认识,也就不会有什么久仰大名的震撼:“那你说说,现在怎么办吧?赌也输了,查也查了,人也打了,说说如何赔偿吧。”

    那保镖道:“这谢二公子现在伤势未明,我做不了主,能否让我打个电话找能做主的来?”

    我刚想说那你打吧,边上小江总就说道:“电话不要打了,你现在带上谢二公子走吧,你打了我的人,我的人打了他,现在扯平,我也不要你们赔偿了。”

    那保镖听她一说,却也没说什么,似是觉得这才是最正常的结果,只是我刚才吓到了他,小江总虽然如此说,他却是看着我。

    我却是听得一愣,没想到我们在占尽优势的时候,小江总却退缩了,难道这谢家的势力真的大到听到这名字就能吓退人的地步?

    小江总是我的上司,我现在还靠着天娱讨生活,既然她如此决定,我自然不会反对。

    我点头说道:“既然江总如此说了,那你们走吧。”

    那保镖向我点头一致意,走过去双手抱起了已经昏迷过去的谢滔,争步走向电梯,等一会见电梯仍未上来就没再等,抱起人从楼梯飞速走了。

    等两人消失不见,小江总才长呼出一口气,终于恢复了些正常,急忙叫上刚来到第六层的其他保安救治伤员、收拾残局,不一会,赌场就恢复了原样,似是没发生事情般,赌徒们又重新赌了起来。

    等收拾完,小江总看着我,犹豫了下说道:“你随我来。”

    我跟着她来到她一办公室,关上门她盯着我半天没说话,我也没躲闪,就那样看着她,直到她垂下眼睛。

    然后她叹了口气说道:“柳清风,我知道你是个武功高手,看在之前我们相处还算不错的份上,你能否告知一下,你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来我们天娱做一个保安?”

    我听到她说的话苦笑一声,这是我现在最不知该如何回答的话,难道我能跟她说我是穿越来的,没钱吃饭来挣生活费的?想来她肯定不会相信。

    但我来做保安真的只是为了挣生活费!

    我决定实话实说,当然我不会说我是穿越来的,除了这点外,说实话更好。

    于是我就说自己车祸失忆,醒来后很多事忘记,然后就到了宛城,但却没有其他技能,没有文凭,又不想去偷盗,只能来天娱做保安。其中真真假假,不由得她不信。

    她听后似恍然大悟,说道:“原来是失忆了啊?你这么好的武功,想来不是几大派的,就是几大世家的,但没听说过其中有姓柳的啊。”

    我听得莫明其妙,什么几大派,什么几大世家,这说的是现实世界而不是武侠小说?十年前我怎么就没听过这些?

    我尴尬地一笑只能装失忆道:“不好意思,你说的这些我都忘了,什么几大世家,几大派?这是现在这世界存在的?”

    小江总奇怪地看了我一眼道:“几大世家在我们国家最短的已传承了三百年,最长的超过了五百年,几大派就更不用说了,基本都传承超过千年,这个国家大到国家领导人的任命,小到一个城市公务员的委派,都离不开这几大家几大派。可以说这几大世家几大派决定了我们国家所有人的生活。”

    我更是莫明其妙,什么时候国家是由这些门派世家来决定命运了?我们不是由党统治的吗?

    我不由得把我的疑问说了出来。

    “党统治的?你说的是什么党啊?在我记忆里有几个门派倒是以党为名,但都很小,能在一些小城小市生存就不错了,哪称得上统治。”小江总奇怪道。

    我听得目瞪口呆,这个认知跟我原来的记忆有太多不同了,难道是我以前的记忆出错了?那不可能啊,那些记忆是如此的清晰,如果出错,我哪可能生造出如此离奇的记忆出来?

    如果不是小江总对着我胡说八道,那就是我穿越时出了问题。

    一直以来我以为我回到的就是地球的十年后,所以回来这两三月,我忙于修炼,电视我是从不看的,我跟其他人接触也很少,根本没去了解一下现在这世界,如果不是今天遇上这件事,我还不知道这世界居然跟我原来所在的那世界有些不一样。

    我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这是地球吗?”

    “废话,当然是地球,你以为是在火星啊?”小江总以为我在调戏她,慎怪地说道。

    我闭上了嘴没再说话。不能再问小江总了,这世界的情况,以后我再从网络和电视上了解就行,多问就多漏底。

    “既然你想不起来自己是谁,那就算了,只是你这身功夫,能把谢滔一招打昏,我想你所在的门派应该不简单。”小江总总结道。

    我支唔道:“这等想起来再说吧,反正我也不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