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听音辩骰

    那人晒然一笑道:“我就喜欢热闹,什么VIP,哪有这儿好玩?”

    小江总脸色一变,她不能当着其他客人的面跟这人翻脸,能做的就是在这人出了赌场后找人追后账,而现在赌场能做的只有是硬着头皮顶下去。

    这当口陈全也从十楼下了来,情况他来时已从助理那儿了解到,现在见这人油盐不进,小江总十分为难,那该他上场了。

    他走过来还没靠近桌前,那刚才站起来挡住小江总的那位又一步跨到陈全前面,陈全也故意不收,两人肩膀相互撞了一下,只听膨的一声,两人一触即分,陈全一下退了两三步,而那人却是身体都没晃一下。

    陈全脸色一变,绕过直到小江总边上,在小江总耳边轻声道:“是个高手,我不是对手,要赶快通知江总找人。”

    小江总脸色也跟着变了,陈全算是保安里武功最高的了,也不是那人保镖的对手,这人的来头真是不可小视。

    小江总看着坐在桌前的那人,那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手里的筹码在桌上轻轻敲着,然后嘴里还说道:“快摇骰子啊,不敢摇那开个屁的赌场?趁早关门吧,省得丢人现眼的!”

    我在边上看着也没吭声,现在轮不着我出声出手,只要没人侵犯到小江总,就算这赌场输关门了,我也不会在意。

    小江总看了看那人,然后转头看向李师傅,苦涩地点了点头。

    李师傅无奈只有再次摇起了骰盅,这次摇的时间很长,他知道这一放下,估计又是输的场面。

    终于李师傅把骰盅放下,嘴里机械地说着下注的话,那人拿出五个一百万的筹码,一下扔到孤丁六点上,按这个赌场的规矩,开出如果是六点,那就要赔他二十四倍。其他的赌徒有的犹豫了下也下在六点上,有的下在小上,都是跟风下注的,就是没有人下在大上。

    我有些好奇,灵觉延伸出去感知了下骰盅,里面果然是一一四六点,这人的赌术果然不是盖的,这样居然都能猜到点数,我才不会相信这是他的运气始然。

    那人下了注,眼睛看着李师傅,嘴里说道:“开吧。”

    李师傅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这一注如果被押中,那赌场就要赔一亿多,这算是豪赌了,天娱再家大业大,赔一亿多那也够呛,而且看样子这还不会是终点。

    我心里叹了口气,我对于小江总还算有好感,毕竟没有她,我也不会有现在这工作,虽然只是个保安的工作,但是我情况特殊,能找到个保安的工作就算不错了,现在她有了难,能不引人注意地帮天娱一下就帮吧。

    我心里如此想到。

    我灵觉延伸到骰盅里,等李师傅嘴里喊出开字的时候,我落圆涌出一挑,把两个一轻轻拨成了两个六,骰子就变成了六六四,十六点大。

    当骰盅打开看到骰子情况的时候,我感觉到李师傅和桌前那人明显一愣,李师傅是摇骰的人,他当然知道里面大致是多少点,而那人很自信地押上五百万,自是也知道里面就是六点,没想到开出来的时候却完全变了,这由不得他脸色不变。

    李师傅开盅的时候先是一愣,似是也不明白这骰子为什么会变,他当然知道不是自己做的手脚,但赢了全注总是好的,他随后惊喜地喊道:“四六六,十六点大!吃小赔大!”大那边没一个人押,他筹码刮子一伸,把所有筹码都刮到了庄家这方。

    桌前那人似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十拿九稳的点数居然会变化,他看向小江总,脸色有些不豫,看那样子应该是在想会不会是小江总做的手脚,小江总当然不清楚这其中的变化,见赌场赢了这注,圆脸也挂上了笑容。

    那人想半天没想出所以然来,他就算能听得出骰子点数,但我改变那骰子是在李师傅正好喊开的时候,那点数改变的声音他根本不可能听得到。

    李师傅赢了这一注,虽然赢得莫明其妙,嘴角终于有了点笑容,手又拿起骰盅哗啦哗啦地摇了几下放在桌上说道:“下注!”

    那人在骰盅放桌上的时候定了一下,应该是在听骰子的点数,等李师傅放下骰盅,他把面前二千多万的筹码一推,全部押在了孤丁十五点上。因上次跟风押错,其他的赌徒这次押注时稍有犹豫,有押大的,有押小的,也有跟着他押孤丁的,但不像上一把那样,全部跟风押一门。

    李师傅脸色又变得很难看了,这一把两千多万押孤丁点数,一赔那就是五亿多近六亿,虽然天娱不见得赔不起,但如果输了,天娱难说现金流就出大问题了。

    李师傅总算还有些担当,他开前眼睛看了眼小江总,嘴里大喊一声:“开!”

    做好事是会上瘾的,既然上一把都帮了天娱了,这一把输赢更大,我当然不会让小江总输钱,像上把一样,在李师傅喊出开的时候,我灵觉把骰子拨成了一二四七点小。

    这把一开出来,那桌前的人猛地就站了起来,手指着李师傅说道:“你们赌场出千!我要求检查桌子骰盅。”

    小江总边上吃地笑出来说道:“你这人真是奇怪了,刚才赢我们三千来万的时候不说我们桌子骰盅有问题,现在才输了两把就说我们赌场有问题,凭什么让你检查啊?”

    那人嘿嘿一笑,扭头向着小江总说道:“我听骰子从不会听错,如果不是你们赌场的问题,你们怎么不让我检查?”

    小江总脸色也跟着一变,寒声道:“既然你能听出骰子,那还来我天娱闹事赢钱,不讲一点江湖规矩,那是真当我天娱好拿捏不成?”

    那人又嘿嘿一笑道:“你赌场开着门就是让人来的,难道开门还选择客人不成?我会听骰子是我的本事,但如果你赌场出千,我看你还怎么开这赌场。”这人明显就是来砸场子的,跟他讲规矩,他当然不会理。

    小江总冲话都想说出口了,但看到赌场其他赌徒都在看着这儿,终于那血淋淋的话还是收了回去,不然一说出来,这人能不能走出去是一回事,最大可能是得罪了其他赌徒,这人也是拿准了赌场的这点忌惮才如此说。

    小江总看了眼李师傅,李师傅不为人知地摇了下头,这是说这桌子没啥问题,可以随便查。赌场里有些桌子会有有小机关,但我知道天娱里的桌子都没有这些机关,这也是天娱比较大气。

    小江总看着那人说道:“我可以让你验桌子,如果你验不出问题,你该如何说?”

    那人道:“我相信我的耳朵,你们的桌子没问题,那骰子不会变了点数。”

    小江总定定地看着那人:“我让你查,如果你查不出问题,今天你也别想离开我天娱了。”

    说完她又向四周的赌徒说道:“各位可以做证,如果他查出不是我桌子的问题,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天娱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这话必须要说,如果桌子骰盅没有问题,那人就是欺人太甚了,赌徒们自然认为赌场处置那人也是应该的。

    那人稍一犹豫,还是对着刚才与陈全交手的保镖一示意,那人走到骰桌前,赌徒们四散开去,我把小江总拉到背后以防万一。

    那保镖一个高劈腿,只近喀地一声,实木打制的骰桌就裂成了两半,这一腿威势十足,力量也极大,怪不得陈全说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那人见桌子裂开,并没有出现他想像中的机关,脸色有些变,又一示意,那又是一腿劈下,把一半桌子劈碎了,另外那一半也是一脚踩碎,自然是什么也不可能发现。

    见没有任何发现,那人脸色变得有些惨白,伸手拿过骰盅往地上一扔,骰盅裂成几片,除了木头飞起,哪有什么机关。

    小江总在他们劈桌子的时候,就用眼向陈全一示意,陈全手向后一也稍一示意,十多个保安悄悄地从后围住了两人。

    小江总哼了一声寒声道:“我说,查你也查了,有什么发现吗?现在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说法了?”

    那人站起来说道:“不可能啊,我从没听错过,哼,是不是你们用上高科技的骰子了?”

    小江总大怒:“桌子你也打碎了,骰盅你自己也验了,你还想怎么着?陈全,把他们拿下,我看他们就是来存心捣乱的!”

    陈全早准备好了,这时一示意,十多个保安就围了上来,有的手里拿着棍棒,有的拿着高压棍,还有拿着手铐的,围上去就想制服两人。

    那人往保镖身后一站,摆出一个守势,那保镖居然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没等保安们反应过来,一个急跨,飞起一腿就踢飞了一个冲在最前的保安,这一脚踢飞一个,脚刚落地,又飞起另一腿把边上拿高压棍的保安踢飞,踢飞的两个保安一倒地即失去了战斗能力。

    陈全双拳的挥先冲了上去,他没先去面对保镖,而是攻向那人,感觉中那人应该不难对付,擒贼擒王,抓住了这人,保镖自然也就就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