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速战速决

    看着那些走来的人,我脸色没一点变化,我问道:“是不是我供奉就只能是对对方的供奉下手?”

    金副掌门扭头看了我一眼说道:“原则上是如此,如果你能把对方供奉这些高端的战力都放倒,你再对其他弟子下手也没人说你,只是那时最好是留点手免惹人口舌。”

    我点点头,这算是明白了。

    这些人走得不快,但这条街并不长,只向分钟,这队人就走到了天娱前面的广场。

    一到广场上站定,队列就从中让出一条道来,那穿浅绿长衫的人从后面直接走到了金副掌门和我的面前,

    那人离我们三米左右时站定,见到我手里拿着剑,瞳孔一缩,眼光从我身上扫过就没再看我,对着金副掌门一拱手行了个礼道:“金副掌门,鄙人千叶派副门主叶士钊,奉门主之命,来为谢家二公子讨回公道。”

    金副掌门也一拱手行了一礼说道:“叶副掌门,想必你也知道,谢滔当日在我们天娱做的事,他不按江湖规矩办事,而且还先打了天娱的人,为此我们才自卫还手,我想该讨公道是我们天极门吧?”

    叶士钊一笑道:“这公道不公道在于人说,谁强大谁就有公道。现在我千叶派找上门来,那就是我们占理了,公道自然就占我这边了。”

    金副掌门傲然一笑道:“我天极门虽小,却也有几两骨头,你们人再多,我们也不怕!来吧,战便战!”

    叶士钊也一笑,没接他的话,却转头看向我说道:“这位想必就是打了谢家二公子的人了,不知道如何称呼?”

    我一拱手说道:“柳清风。”

    叶士钊拿剑的手向前一领说道:“听说你打晕谢二公子的时候是用拳脚,没想到柳兄也用剑,难得啊,今天本人领的命令是一定要把柳兄请回千叶派,如果到时不小心让柳兄断腿断手了,柳兄不要见怪。”

    我一笑道:“叶门主也要小心,我动手之时不会留情,叶门主如果不小心开膛破肚了,那下去地府的时候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叶士钊瞳孔猛地一缩,我看到他握剑的手紧捏了一下,眼睛看定我,似是在看我说这话的分量,我平静地看着他,其实早把灵觉放出到他身前一尺处,他没一点反应,这战斗力比之我穿越此处前在京城长街打斗时的叶长风都有不如,这一派中的副门主,看来也挡不住我一剑一脚。

    他还不值得我用剑。

    我把剑扔给边上站着的一个弟子,那弟子完全没有防备,本能地伸手就接住了剑,然后有些莫明其妙地看着我。

    叶士钊眼睛又是一缩:“柳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淡然一笑道:“我的意思很明白了,叶门主你还不值得我动剑。”

    叶士钊脸色一下变得通红,右手一抽,锵地一声就抽出长剑向我劈来,嘴里还大叫了一声:“找死!”

    随着他长剑的抽出,站在他后面的那些绿衣弟子也哇地一声叫出来,跟着向天极门弟子冲去。

    我灵觉一直在他面前两尺,他这快速的一剑,根本没逃过我灵觉的感知,在我看来,他这一剑劈来,我有至少五六种方法可以避开他,有四五种方法可以反击他,我用不着去躲,我只会用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因为我就想速战速决,我越快解决叶士钊,越能帮到其他供奉和天极门弟子。

    落圆从我脚上涌出,我快如鬼魅地向前一步跨出,叶士钊和我面前三米左右的距离,我一步即跨到了距叶士钊不到一米的距离,我再顺势飞起一脚踢出,正正地踢在叶士钊的胸部,刚抽出长剑正在做动作劈来的叶士钊哪想到我速度快成这样,根本来不及反应,被我这重重一脚踢得向后飞出五六米远,还带着五六个弟子倒在地上,一直没站起来,暂时也不知死活。

    我只一脚,就解决了叶士钊。

    刚向前冲出的千叶派弟子,突然就见到自家主帅向后飞出,然后就倒在了地上,一下全愣住了,他们都看向倒在地上的叶士钊,一时忘了还要进攻。

    我可没像他们一样的愣住,顺着踢飞叶士钊的那一脚,我顺势就冲进了千叶派的队伍内,那后面的二十多个供奉还不知道情况是如何,就被我冲到了他们面前,我或是拳打,或是脚踢,基本没有一人能接过我一招,不过一分钟,二十来个千叶派的供奉也像叶士钊般躺在了地上。

    对于叶士钊和这些供奉,我是没一点留手,叶士钊被我一脚踢中胸口时,他的胸骨已被我这一脚踢得凹陷下去,肋骨已刺破了心脏和肺叶,死只是时间问题。对于这些供奉,因为他们也是和我一样只是受雇佣的,所以我没下死手,但又不想此后他们又来找天极门的麻烦,所以动手时每个人不是断腿就是断手,想要重新能战斗,那至少是在一年后了。

    这几下真正的是快如闪电,叶士钊飞出,我杀入对方队伍里,供奉们受伤,而这时,两方的弟子都还没来得及交手,就看到千叶派的高端战力全都叭在了地上。

    到最后一个供奉倒在地上哀嚎,我即停下了手,有金副掌门在,还有五个供奉,再加上四十多个弟子,对上已肝颤胆寒的千叶弟子,再用不着我动手了。

    金副掌门总算是个领导者,在初期稍愣到我停下后他马上就醒了过来,见现在可是机不可失,急忙大叫一声:“杀!”率先向那些绿衫弟子杀去。现在千叶门所有高端战力都被我杀翻在地,现在对上千叶派普通弟子,虽然有捏软柿子的嫌疑,但为了门派前途,做也就做了。

    金副掌门和五个供奉这一冲入对方普通弟子群中,那真如狼如羊群般,举和投足,总会有一个千叶门弟子惨叫着倒地,四十个弟子也精神大振,平时只有八成的战斗力,现在直接发挥超过十二成,千叶派的弟子则是完全相反,想的只是如何逃得了命,能拼命抵抗的十不足一。

    片刻功夫,前面的千叶弟子就被打倒在地,后面的早无了斗志,前面有人帮着抵挡,后面的弟子向来路一轰而散,从我出脚打倒叶士钊到千叶弟子逃出天娱,不过四五分钟时间,地上除了一片惨叫的人,天娱广场前千叶派再无站着的人。

    见千叶派逃得一干二净,天极弟子也没去追击,站在天娱前感觉都有些发愣,之前认为的生死拼杀,却没想到只瞬间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子,好多人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捞到,战斗就结束了。

    金副掌门走到我面前一拱手道:“柳兄这武力……佩服!”

    我手一按,没让他再说下去,又接着说道:“现在怎么办?”

    金副掌门稍一犹豫说道:“趁他病,要他命,千叶派百分之八十的战力都折损在天娱广场了,趁现在他们山门本部乱成一团,我们反杀回去,吞并千叶派,控制宛城。”

    我微一笑:“我只管出手,如何做金副掌门你做主。”

    金副掌门道:“好!即刻出发,进攻千叶派!”

    金副掌门马上发出一连串的命令,不到一分钟,就从街头开出两辆大巴,和两辆大奔,所有弟子哗地都上了车,金副掌门带着我和五个供奉上了两辆大奔,车没一点犹豫,就向着千叶派山门杀去。

    千叶派山门距市政府也就一步之遥,是一座二十层的综合性大楼,我们五分钟不到就杀到了这里,我们从车上下来时,还见到刚从天娱广场逃回的那些千叶派弟子正在往回跑上山门。

    两辆大巴上的弟子一下车按计划就分别从各方向冲进了千叶派,那些刚跑回来的弟子还没反应过来,在天娱逃了回来,却在自己山门前被击杀。

    守卫在大厦门口的保安见是门派争杀,根本没说什么,哗地一下就全散了,连个报信的人都没有。

    一冲进大厦内,一些穿着绿衣的千叶派弟子大惊下冲过来,只是寡不敌众,又是匆忙上阵,被天极门几拳脚就打得吐血倒地,一些弟子从逃生门向上杀去,一些走楼梯,只要见是穿绿衣的,二话不说上去就打倒在地。而我和五个供奉加上金副掌门直接坐上电梯向着楼顶而去——那儿是千叶派掌门驻地。

    金副掌门说道:“现在千叶派除了掌门叶士铮,最多就剩下三四个供奉,上去后如果遇上,柳兄你对上叶士铮即可,其他人我们六人来对付。”

    我点点头,刚想说话,电梯停下打开,两三个绿衣弟子正想走进来,我一脚踢飞一人,其他两人也被另外两个供奉一人一脚踢出了电梯。

    一路向上,遇上要进电梯的千叶弟子不下十人,都被踢了出去,要到底层的时候,还遇上一个供奉要进电梯,一见我们稍愣一下,刚想动手,天极的一个代奉一下冲了出去,先一脚踢在那人的肩上,再挥拳急攻千叶供奉。

    我一按电梯,电梯又继续向上,终于在二十层停下,金副掌门和其他四个供奉深吸一口气,都准备好了电梯门一开就冲出去打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