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十九章 赌局砸场

    他瞄了我一眼,似乎想在我脸上看出什么来,我除了刚才的微愣的表情,没有其他表情能让他看出来,就连心跳都没一点改变。对于以前杀人如麻的我来说,杀叶公子真没有半点的心理负担。

    “据说是昨天晚上死的,酒喝多了,又跟小姐干了一晚,去洗澡的时候估计没站稳就溺死在浴缸里。小姐下午起来才发现报警时,人都硬了。”

    我微一笑:“这对我是个好消息,我还担心这段时间他来报复我呢。”

    陈全又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下说道:“你和我跟他在天娱的冲突怕很多人都知道,到时难免会有警察来找你了解情况,你如实说你昨天晚上在哪即是。我听到的消息就是溺毙的,除了那个小姐,没有任何人出现在现场过。”

    我一笑应是,我才不会担心什么,打死警察也猜不到我是隔着百米杀的人。

    第二天去银行把卡里的钱取了,居然有十万,这差不多相当于我十个月的工资了,对于一个小保安来说,这算是巨款了,只是随便一出手,就有点小钱进账。没想到这江副总出手倒是挺豪爽的。

    到第三天的时候,果然有警察来找我和陈全了解情况,陈全有人证视频证明当时他还在公司,我就说我下班后就回了家,虽然下班时间与叶公子毙命时间大致相符,但我回去家里是有小区监控证明的,我也不怕他们去查。再说叶公子死时没人进过那屋,他们完全没证据,找我和陈全也只是按程序排查而已。

    警察只是随便问询了下,然后让我签上字,之后就没再来找我,想必他们回去查小区监控见到我回去后就没再出来。

    时间一晃而过,杀了叶公子后过了一星期,就是我在天娱干满一个月的日子,到昨天,我的落圆终于突破到了第八层,第七层时在这时代我就是无敌存在了,到第八层,我都很想去试试,能不能像科幻电影里那样空手接子弹了,只是我没有接近枪械的机会。

    上班时先去领了自己的工资卡,一个月一万元,在这时代的宛城,勉强够生活。

    从那天见了江副总后,我就一直都在赌场,没去夜总会了,领了工资到赌场时,居然见到小江总在赌场里,之前听说她是在管演艺吧,难道因上次的事要来管赌场了?上次出事也不是在演艺吧啊。

    她随便在赌场里转了下就坐进了办公室内,我巡逻了一圈回来,居然见她坐在老虎机那儿,正往里扔币。

    我就当没看见她一般,从她边上巡逻了过去,她抬头看了我一眼,没说话,手上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往里扔币,到我再转了一圈过来,她忍不住叫住我:“柳清风,来陪我坐会。”

    我有些无奈地说道:“江总,我还在上班时间呢。”

    她眼一瞪我说道:“我现在是赌场的经理,我叫你陪在这就是工作!”

    我无奈地说道:“江总,我一保安跟你坐在这儿,让别的保安看到怕不大好。”

    她哼了一声道:“你现在是在保护我,谁敢说?”

    我无奈地叹口气,坐在了边上的老虎机椅子上,看着她扔币拉杆,我也没吭声看着,只是她这运气也太差了些,我坐这一会,就扔进去了几百币。

    她把所有币都扔进去随便按了个图案,再一拉杆被吃个干净后说道:“我决定了,以后你就在赌场里跟着我,保护我吧。这事我会跟陈全说的。”

    这姑娘也不知道看上我什么了,怎么就非要拉着我呢?

    我说道:“只要陈队长同意了,我自然服从分配。”

    她拿起对讲机,跟陈全这么一说,陈全自然不会反对,这公司就是江氏兄妹的,作为副总安排一个人那真是太容易了,何况是为了保护小江总。

    放下对讲机,她一摊手说道:“好了,以后你就跟着我了,到我下班时你跟着下班即是,工资提你百分之五十。”

    我装作很高兴的样子说道:“谢谢江副总。”

    她从老虎机前面站起来说道:“好吧,跟我去巡查一下其他各处。”

    我点点头应是,也站起来随着她一起在赌场各处巡看。

    天娱的赌场占了两层,说是地下赌场,占的却是天娱第五和第六层,第五层是非常大众的像轮盘老虎机这些,第六层是骰子、麻将、梭哈、二十一点这些,这层的有的是跟赌场对赌,有的是客人自己对赌,赌场抽水,客人对赌专门有VIP包间,赌场做庄的就在大厅内玩,能上这层的人基本都是赌本上百万的了。

    刚才在第下一层时风平浪静,多听到的是机器的声音,上到第六层时,那就是一阵声浪突然涌出,有咒骂,有兴奋,有惋惜,可以说一个赌场就能看出人间万相、悲欢离合。

    小江总和我上到这层还没等她开口询问,大堂助理就走过来说道:“江总,我刚想联系你,骰子第二桌出问题了。”

    小江总眼朝那儿看了一眼,嘴里随意问道:“什么事?”

    助理说道:“左二那位男的,已赢了两千万。”

    小江总还是看着那方向问道:“李师傅没上吗?”

    助理说道:“上了,但还是压不住。如果这样赢的话,场子怕要扛不住,现在其他赌徒也在跟他风了。”

    小江总一扭头看向他:“李师傅都不管用了?查到是哪儿来的人吗?”

    李师傅是镇场高手,每个赌场如果没有这些镇场的,遇上一些高手来时,那就要输大发了,这李师傅据说在澳门都是数一数二的,现在都镇不住场子了,那说明这人手段比李师傅高不止一筹。

    “没查出来,不是有名有姓的那些人。”助理又说道。

    据我所知,赌场有一个黑名单,很多赌界高手都属于不受欢迎的人,来了,如果被认出来,那给红包礼送出境,如果这样还要在赌场搞风搞雨,那就算是猛龙也会被地头蛇打成泥鳅,认不出来的那些,只要没抓到你出千,吃一点就收敛的,赌场也会放行,毕竟你开了赌场就要面对这样的人,不可能每次你都要处理得血淋淋的,那谁还敢来赌场玩?那些赢个没完不知道收手的,那时赌场就要用武力来保证了。这人赢了两千多万,还不肯下场,以至于其他赌徒都跟风,那就是不大上道了。

    小江总听助理说完,眉头一皱走了过去,我自然也只能跟着她去了。

    坐在桌前的人二十四五岁,面前已堆了一大堆的筹码,其他十多个赌徒就盯着他,每次李师傅摇好骰子,那人下注后,基本所有人都会跟着他下,一次的注都近三百万左右。刚才说话那会李师傅摇了五把,那人能押中三把,而且有一把还押中数字孤丁,其他的都是押大小中,这就很恐怖了。我看到李师傅额头都见汗了,这五把换了几种摇骰的手法,但都没难得住那人,这差距就不是一星半点了,那人输的那两把感觉都是故意输的样。

    我和小江总站在边上又看了几把,这人赢的筹码已近三千万,但却是没一点收手的迹象,这就真的是不正常了。

    有时候赌场也会遇上砸场子的事,像现在这样,多半就是有人来砸场子了,我来天娱一个月,这是头一次遇上砸场子的人。

    大堂助理已通知了陈全,这是必须的,砸场子的事如果处理不好,最后都会变成血淋淋的收场,不清楚对方的底细,自己这方有个高手坐镇会心安些。

    小江总再看了两把,就没再等待,径直走了过去,却不想离那人还有一米的距离时,那人背后一直默默站着的一人突然一步跨前站在了小江总和赌桌那人前面,险险地小江总就撞到他身上。

    小江总被吓了一跳,人往后急退了一步差点摔倒,我过去手一伸搭了她背一下,止住了她后退的趋势没让她摔倒。

    坐在桌前的那人手里正玩着一块筹码,眼睛斜着看了一眼小江总,没吭声,那突然站出来的人发声道:“请你离我们远一点。”

    小江总站稳后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没理那个发声的人,只看着玩筹码的人说道:“我是这场子的经理,这位朋友贵姓?”

    那人还是没理小江总,面向李师傅说道:“还摇不摇?”

    李师傅看着小江总,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再摇是输,现在有经理在,那就要看经理如何处理了。

    小江总稳了稳心神又说道:“这位朋友,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那人又看了一眼小江总才说道:“怎么,你们敢开这赌场,就不允许我在这儿玩?”

    小江总微微一笑道:“敢开赌场,当然是不怕你玩,我想说我们那边有VIP包房,这位朋友能不能去那儿玩?”这是变相的提醒这人了,如果这人收手去包间,那赌场包个红包,你赢的钱拿走,大家好聚好散,下次你再来那就是找死了,如果不去还要一直赌着,那十有**就是砸场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