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设计伏杀

    我摇摇头道:“我怎么会知道江总是怎么想的。”

    陈全说道:“你今天做得不错,你扶进去睡觉的那个姑娘是江总的妹妹,江总也不知道怎么她会跟叶公子他们一起喝酒,还被灌醉了,幸好是遇上你,不然会发生什么事真说不清楚。”

    顿了顿他又说道:“就怕叶公子报复你,这几天你就在宿舍里住吧,以防万一。”

    我一笑:“没事,这点小事我还不介意。”对于在异世杀了千儿八百人的我来说,让一人无声无息地死去那太简单了,杀个把人我是没一点压力的,特别是现在这时代,就算知道跟我有仇,我杀了他你没证据,也拿我没办法,如果因此私下报复,我会怕私下的报复?虽然没试过能不能躲子弹,但有灵觉这个大杀器,对我不利的人,我都能早一步发现。

    陈全见我没在意,也不知道我是有倚仗还是真不在意,想说两句,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说到了不听,那就是我的问题了。

    下班出了公司,我先用灵觉把周围都扫了一遍,也没见有异,想来那叶公子一时之间还没法知道我的底细。

    第二天晚上上班时,还没进公司,我就感觉到有两股有敌意的目光在背后盯着我,我灵觉感知去,却是见两个男人在我背后二十米外看着我,两人慢慢跟着我走着,不时还低声交谈着,我听去,说的就是叶公子吩咐要如何如何,我知道是姓叶的还是不忿,想拿我开刀。

    到赌场下班往回走已是凌晨四点,才出公司,就又感觉到那两股敌意的目光跟着了我,这次盯我稍远些,有个三十米左右,两人在商量着如何把我绑走去见叶公子,叶公子在宛城大酒店等着他们。

    好了,既然知道姓叶的在哪,那我要做的事就轻松得多,我去找别人,哪有让别人来找我来得轻松?

    我故意伪作不知,在监控看不到的地方转进了一条小巷,这条巷子也没有监控,是个死胡同,我前面感知过,里面堆满了垃圾,在这里收拾那两人不会有人知道。

    只稍等了一会,那跟踪我的两人又带着两人进了巷子,想来他们也知道这是条小巷,以为我进去是方便,所以也不急,又招集了两个同伙来抓我。

    四人才进巷子不久,我从巷子深处走了出来微笑着看着四个人。

    那四人堵着我,见我没一点反应,也没多话,四人一围冲向我,手里拿着的铁棍和木棒就向着我手上脚上招呼,想来是要打断我的手脚再拉去见叶公子。

    这些只是稍有力量的普通人我哪会看在眼里,我只是一侧步就让过先击向我的两根铁棍,手伸出就捏住了后面两人的手腕,落圆稍一涌出。喀嚓两声就捏断了两人的手腕,还没等两人痛得叫出来,我放开他们手腕,双手闪电般一击在两人喉管,两人声音还没吭出就倒地上死了。

    另外两人一招用老,人还没转过来,我杀了两人也懒得转身,腿向后一蹬,一脚就把一个人踢出了十多米远,落在巷子的最深处,另外一人才见到人飞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我另外一只脚又踢了出去,这人跟前面人一样也飞进了巷子的最深处。

    我拎着前面已死的两人走到巷子最深处,灵觉感知了下,两个被我踢飞的人,胸口突出,脊柱断开,已是出的气多入的气少,离死不远。

    我把手上的两人跟那两人扔一块,用灵觉把地面感知了下,见没留下什么足迹,我走回巷口,用灵觉搬起那些垃圾扔在四个死人身上把人埋住,现在是雨季,每天都下一场两场雨,这巷子本来就少有人来,四五天没人发现很正常,没人会闲得来翻这些垃圾,过后再想找我一点点蛛丝马迹,那完全不可能了。

    我出了小巷,外面街上也还没人,我这一下也就花了一分钟解决了四个人。

    然后到叶公子了,我不喜欢让人惦记着,既然他想对付我,那就要有被我对付的准备。

    我先回了趟家里,然后再开窗跳上了街,上次我弄坏的监控还没修,也不怕看到我,这是以防真有人查我,见我回家的时间不对去查监控对不上时间。然后我躲着监控,在小巷墙角穿行,只一会就到了宛城大酒店。

    宛城大酒店是宛城五星级的大酒店,设施装修很豪华,麻烦的是到处是监控,我在远处绕着酒店用灵觉扫了下,基本上就没有监控的死角,而且保安还在巡逻着,怎么进去是个麻烦事。

    既然进不去,那就不用进去了,让他在酒店内死于意外或者是暴毙即可。

    我落圆第七层趋圆满的灵觉能延伸到一百二十至一百三十米,如果落圆顺着灵觉涌出的有效距离在一百米左右,超过这距离想远距离攻击就力有未逮,到第九层圆满,整个城都可以在我控制下。

    宛城大酒店极大,前厅后院,住宿大楼在中间,我灵觉从围墙外只能扫到住宿区的一部份,而且我还不能离围墙太近了,以免监控拍到我。

    我绕着酒店慢慢走着,一边用灵觉寻找着那叶公子的下落,也活该他今天就要死,他住的正好是酒店的端头房的十五层,是间套房,离围墙也就三十来米,再加上空中这段距离,远远不到一百米,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抱着个姑娘在床上运动着。

    这么晚不睡,应该是在等着他手下给他传来消息,我还在想着该给他个什么样的死法,这两人在床上的运动结束了,那姑娘似是累极,完了后裹上被子就睡了,叶公子躺了会,披了个睡袍站起来,还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想想又把手机放下进了卫生间洗澡。

    得,就让他死在卫生间吧。

    等他进了卫生间站到浴缸里,我落圆顺着灵觉涌出点了他空点,他刚把喷头打开,人一下就不能动弹,滑倒在浴缸里,我把用灵觉把下水盖上,再打开浴缸的龙头,感知着水一点点漫过他的口鼻,过了差不多五分钟,感觉到他已没了生命体征,我才收回灵觉,慢慢离开了宛城大酒店,离开的时候床上那姑娘还睡得死死的。

    明天酒店就会发现一个不小心溺毙在浴缸里的客人,唯一麻烦的是这个客人来头比较大,是宛城市长的儿子,但现在已与我无关了,就算知道叶公子头一天刚和我有过冲突,但酒店的监控没见到我进酒店,他们打死也猜不到我能这么远的距离杀人。

    其实我现在也能直接点了他的绝点让他暴毙,只不过那样七窍流血的样子让人怎么看着也是被人杀害,虽然不一定会查到我,但我不喜欢麻烦。

    回到家睡了一觉,起来已近中午,随便弄了点吃的,我又在冰箱里继续修炼,然后晚上又继续去上班。叶公子已成过去式,不会影响到我分毫。

    今晚我是在赌场上班,却没想才上班陈全就叫我去办公室,说有事找,难道是叶公子的事就查到我了?

    办公室里等着我的却是圆脸姑娘江总,我现在知道了,她是公司的副总,江老总的妹妹。

    见到我她脸一红,犹豫了半天似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还是一咬牙还是说道:“前天非常感谢你帮了我,如果不是你把我扶去屋里,那晚我真不堪想像了。”

    我微一笑道:“对于我只是举手之劳,再说我们做保安的本来就有责任义务做这样的事,江副总您不要太在意。”

    她脸又一红:“那晚他们在酒里下了药,本来以为只是随便陪他们喝一杯的,没想到他们那么下流,幸好是遇上你,不然我真不一定能逃得了。”

    我恍然大悟,我就说怎么这江副总会陪着叶公子喝那么多酒,原来是被下了药,怪不得那晚这小江总脚软得都站不住,不是酒喝多了,而是药吃多了。没想到这叶公子不仅狠辣,还这么下流,那他被我弄死了也不算冤。

    我当然不会跟他说叶公子已被我弄死了:“江副总,我都说了,那时候救下你就是我们保安的职责。”

    她说道:“不管如何,你这算是救了我一难。”她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我,我接过来一看,是张银行卡。

    她接着说道:“这里面钱不多,但不如此不能表达我的谢意,就请你收下吧。”

    我一想,如果不接,怕她要一直惦记着这事,还不如让她心安的好,于是把卡往口袋里一放说道:“那就谢谢江副总了。”

    她见我接了银行卡,长舒了一口气,看来如何向我表达谢意是她想了很久的。

    我说道:“江副总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我上班去了。”

    她点点头,没再说什么。我对着她微一笑,回去上班了。

    我刚到赌场,陈全就找了过来说道:“江总只是为了感谢一下,你也不要太在意,有什么收下就是。”

    我点点头,拿出那张银行卡,他见了一笑,没说我贪心之类的话,反正他也知道我们做保安的没钱。

    他又说道:“今天我听到有人说,叶公子死了?”

    我装作一愣问道:“他死了?什么时候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