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无妄祸起

    我站起身轻轻拉上门出了房间,我们规定了保安是不能进房间的,这监控拍到了,如果追究起来,明天我还要去解释一下。

    才拉上门出来,只见到从楼梯上就冲下了几个男人,几个人见到我也没避讳,顺着房间走廊跑来跑去,一个男人嘴里还叫着:“这么一会怎么就让她跑了?”路过我身边时我感觉到酒气熏天,知道这些是十层的客人,我站在边上避让他们,这些人明显已喝得并不多了,而且现在看着是在找人,也许就是在找江总,我不想惹事,所以避开在一旁。

    这几人在九层跑了几趟,把这层楼的保安都惊动了,知道这是十层的客人,也没管他们,都跟我一样避在一边。

    可我想避让,事却来找我了,这几人跑上跑下找了半天没找到要找的人,有一个呼着酒气站我面前,话还没说先一股酒气喷我脸上,我一皱眉往边上一轻轻一让,那人伸手就来拎我衣服,我往边上稍一避躲过他的手,却没想他还是不依不饶地又伸手来拉我衣服,嘴里还叫着:“操泥玛的,你个臭保安给我躲!”

    我伸手轻一格,把他伸向我的手挡开,嘴里轻说了句:“客人,你喝多了。我找人送你上去。”

    那人被我格开手,似是恼羞成怒了,一脚飞起踢向我,嘴里一边叫着:“你个臭保安,居然敢打我!”

    我不想惹事,但遇上这样的人,我不可能再任由他发作,我手一伸,捏住他的脚踝,手稍一用力,把他轻轻扔出去,他一下没站住,踉跄了几步,倒在了地上。

    其他跟他一起来的伙伴见到这儿出了状况,一下全跑了过来,嘴上叫着:“叶公子,你没事吧?”

    那被叫做叶公子的摇晃着站起来,手一指叫道:“这臭保安打我,给我狠狠打,打死了我负责!”

    其他几人一听,那还得了,见我只是个保安,全都哇地喷着酒气挥拳打向我,有的还飞起脚来踢向我,那被我扔一边刚站起的叶公子,见众人都冲向我,也大叫一声随着众人一齐打向我。

    我在几人中间随意地晃着,几人冲过来打了半天,也没有一拳一脚能打到我,我是不欲把事情弄大,只是在躲避着,不然这几个普通人,我脑子一动就能让他们断手断脚。

    这几人的动静很大,九层的其他保安知道他们的身份不敢上来解救我,还好是惊动了在十层的陈全,他们下来见我正被围攻,不由大惊,陈全冲过来一拉我,我不想让他知道我的身手,就没反抗,被他一下拉到了身后。

    陈全站在我前面对着叶公子等人说道:“叶公子,你们这是怎么了?有什么话好说,怎么向一个保安动手?”

    那叶公子站定后见是陈全,倒没在动手,却想来拉我,陈全身子一动,还是挡我面前,嘴里还是说到:“叶公子,有话好好说。”

    那叶公子站定骂道:“陈全,你别管这事,这臭保安居然敢打我,今天我不打死他我就不信叶!”

    陈全一皱眉说道:“叶公子,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想我的保安不会无缘无故打你的。”

    叶公子手指向我俩骂道:“你没听见我说的吗?我说是他打我就是打我,别以为你护着他,惹急了我,让你在天娱混不下去!”

    陈全淡然一笑道:“叶公子,我在天娱混得下去混不下去是由江总说了算,叶公子你是大人物,就不要为难我们这些小保安了,如果我这下属真有得罪的地方,我让他给您赔罪。”

    叶公子吼道:“江乐天在我面前都不敢这样跟我说话!你算老几!”

    陈全还是很淡然地笑道:“我不算老几,我就是个保安。”

    叶公子似是有些忌惮陈全,嘴上叫得很狠,但却没敢动手:“好,我就让江乐天来,我想问问他是如何管教他的人的!”说完拿出手机,拔了号码,接通后对着电话吼了几句,就恶狠狠地挂了电话。

    只一分钟左右,楼下就上来了一个人,三十来岁年纪,正是天娱的老总江乐天,我也只是在公司的宣传视频里见过他,现在才是见到真人。

    江乐天一上来,见到叶公子等人气势汹汹,陈全和我两人站在一起对面着他们,眉头一皱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叶公子哼了一声道:“我说江总,你这天娱还真的是店大欺客啊,连个小小的保安都敢对我动手。”

    江乐天看了一眼陈全没说话,然后再转头问道:“叶公子能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叶公子哈哈一笑:“刚才在楼上跟人喝酒呢,一会那小姐说打个电话,出来就不见了,我们就出来看看想找人,十楼没找到我就下来这儿,见到这保安想问问他有没见人,结果这臭保安没说话就打了我一下,我正想教训他呢,这陈全就下来了!”

    江乐天一看陈全问道:“是这么回事吗?”

    陈全也看了一眼江乐天说道:“具体我也不知道,我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见到叶公子他们在围攻他,我没见到他还手,怕有什么误会,所以才阻止了叶公子他们。”陈全轻拉我一下,把我让了出来。

    江乐天自然是不认识我的,见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保安,眉头一皱,似是不明所以,嘴里还是问道:“你说说,是怎么回事?”

    我看了一眼那叶公子,没理他吓死人的眼光说道:“刚才我在巡逻,就见他们几人急匆匆地从楼上跑下找人,我还没说话,这位叶公子就要来抓我衣领,我避开了,他不依不饶又来抓我,我就用手挡开了,他就骂我还踢我,我没办法只能还击了,但我可没有打他,后面他们围攻我我也没还手,这些弟兄们可以作证。”

    见我说完,叶公子边上大骂道:“臭保安,老子问你话是给你脸,你还敢还手?”

    江乐天又一皱眉说道:“叶公子,不知道我这保安说的可是实话?”

    叶公子哼了哼骂道:“江乐天,就算他说的是实话又怎样?我想抓他问话,还需要他同意不成?”

    江乐天嘿地一声说道:“叶公子,我这天娱和我江乐天在宛城也算是有字号的人,您这无缘无故打我下属,是想打我脸吗?”

    叶公子斜着眼看了下江乐天道:“江乐天,别以为你靠着门派,你也不想想,这宛城是谁的天下!惹急了我,我让你这天娱关门。”

    江乐天面无表情地说道:“我这天娱想关门不是由你叶公子说了算的。不过叶公子,你父亲可是宛城市长,你这样飞扬跋扈,你也不怕给你老爸惹麻烦?”

    叶公子似有所忌惮,没再接这话,嘴里只是说道:“江乐天,你是打算因为这小保安跟我作对了?”

    江乐天还是那表情:“有理走遍天下,我这保安没做错事,我不保他,以后谁还敢给我作事?”

    叶公子看着江乐天,半天没有吭声,然后看了看四周说道:“行,今天我给你江总面子,但你让这保安小心点,别让我在外面遇上,还有你陈全,也给我小心些!”说完招呼上他的朋友,一挥手走了。

    等他们走完,江乐天对着聚在边上的保安说道:“都散了吧!”然后一指我说道:“你留下。”

    等其他人离开只剩下陈全和我,江乐天看着我说道:“跟我说说,今天是怎么回事。”

    我不卑不亢地说道:“事情就是刚才我说的那样,经过什么的您可以去看监控。”

    江乐天哼了一声:“上班时间,这监控都是关着的!”也是,这样的场所,那些大富大贵之人不希望自己的行径被拍到,这监控在上班时只会是个摆设,而且还是安装在非常隐秘的地方,即便如此,上客的时间,也还是把监控关着,就怕万一让人知道,那真没人敢来了。

    江乐天又问道:“那他说的有小姐从上面跑下来,你有没见到?”

    我说道:“刚才只有江总喝醉了从楼上下来,我见她已有些不醒人事,所以把她扶屋里睡了。”

    江乐天一愣:“哪个江总?”

    我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是哪个江总,但人力部的李倩儿说她叫江总。”

    江乐天脸色一变,急忙问我道:“那她在哪儿睡着?”

    我领他们到姑娘睡着的房间打开门,江乐天进去一看,骂了一句“操”,然后脸色铁青地关了门出来,出来后半天也没说话,我也没说话,跟着陈全站在边上陪着他。

    江乐天好一会才说道:“你以后出了公司小心点,那叶公子在公司不敢对你怎么样,出了公司就说不定了。今天你做得不错,如果有什么事,你可以找陈队长,让他帮你安排,最好你这几天都在公司别出去了,省得麻烦。”

    我也没在意,但也懒得反对他说的,只是点头应了声。

    江乐天说完即离开,陈全一拉我,我跟着他下了楼到地下二楼保安室,他才说道:“知道江总为什么最后那么生气,还关心你让我关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