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鸠占鹊巢

    我先用灵觉把四面八方扫了一遍,除了另外单元的楼上有个老人外,其他房间都没有人,想来这时候人都上班了。既然没人,我也不怕别人看到我这房间,我把一些窗户打开通风,窗帘倒还拉着不让人看到,然后拿起拖把和抹布,把这房间扫了一遍,这花了我近三小时的时间,这房子才像个样了。

    闲着没事,我把这屋子都翻了一遍,居然在柜子里发现这家人的证件,还看到一些产权证这些,在茶几里见到了房间门的钥匙,试了试还能打开房门。又在卧室的柜子夹层里发现了些首饰珠宝,我很奇怪,这家人这么多重要的东西留在房间,但这房间却感觉有五六年没人住的样,难道说这家人出了意外?

    既然有了这些证件,那我就放心多了,随便弄个租房协议出来,有这家人的证件和产权证这些,我就可以合理合法地使用这间房了。

    想到就做,趁着前后都没人,拿了那些首饰去当了点钱,反正我也不在意这能当多少,虽然用灵觉去偷点钱太容易了,只是我还是过不了自己心理关,去超市拿点东西已是极限,而且我还想着当未来我发达了,有机会会补偿那家超市。

    打印出租房合同,再把那些证件复印了,随便签上房东的名字,我也跟着签上自己的名,这就是一套合法的租房合同了,就算之后有警察找到我,也一时半会查不清我这是假的。

    有了这个,我就比较心安了。每天我极少出门,不是在房间里坐冰箱里修炼,就是打开电视看看这时代的新闻,我想的是,在我的落圆不突破第八层时,我不外出,而照我的感觉,拥有了第八层的落圆,在这时代就是无敌状态了。按我之前修习的速度来说,修炼到第八层,我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当然是在有冰箱的情况下,没有冰箱,我这辈子别想修习落圆。

    一个星期的时候,我从超市里偷的食物吃完了,逼不得已只能出门去采购,上次当首饰的钱还剩下些,不乱花我倒是能随便过一个月。

    当我出门时,单元房对面也跟着开了门出来,我也没注意到对面什么时候有人了,自从弄了租房合同后,我就比较懒,没用灵觉感知周边的人,没想到这次出来就见到了我同一楼层的人。

    对面住的是一个姑娘,年纪在二十七八岁左右,一身职业装,头发黑而长,戴着一架方框眼镜,手上拿着一厚厚的文件夹,挺鼻大眼小嘴,肤白而细腻,人长得挺秀美的。

    姑娘见到我从屋里出来不由一愣,手不由自主的指了下我,想说什么话,我当然不会惊慌,关上门后用钥匙把门反锁上,然后转过身来对着她微微一笑。

    见我有钥匙,又微笑着对她,姑娘一下就放松下来了,也对着我微一笑,也没说什么,率先下了楼,我也随着她下了楼。

    当我走到小区门口时,见到那姑娘开了一辆车从小区出来,路过我边上的时候,我见她看我,就对着她又微微一笑示意,她回应了我下,开着车走了。

    我就到小区不远的超市采购了些食物干粮,虽然我能做饭,但不想把时间花在这上面,也就买的是干粮速食,这一次又够我吃一星期了。

    回去时我还用灵觉扫了下对面,就再没人,这姑娘应该是单身,房间感觉上只有她的东西,既然只是个单身姑娘,我也不担心什么,反正今天看着对我没什么敌意。

    遇上姑娘三天后的晚上,我正在冰箱里修炼着落圆,这时我已达到第七层的后期,差不多要圆满了,突然听到有人在敲我的房门,我立刻收了功推开冰箱出来,灵觉探出,却见是对面的那个姑娘在敲门,现在是晚上八点左右,不知道这姑娘找我是为什么?难道她怀疑我这不速之客?

    我犹豫了下还是开了门,姑娘站在门口见我开了门,有些急促,轻声说道:“我卫生间的灯坏了,怎么也弄不亮,不知道你会不会修理?”

    我轻吁了口气,不是怀疑我什么,只是求帮忙的。想着我在穿越去异世的时候,公司的水电都是我在弄,想来她卫生间的灯不会是太大问题。

    我点点头,从工具柜里拿了一把螺丝刀和一把钳子,微一笑示意让姑娘带路,姑娘急忙带着我到了她家的卫生间,我拧下灯,换上一颗新的灯泡,见还没亮,我拧下灯头,见是连接的电线脱落了,这简单了,重新接上拧紧,再接上灯泡,一摁开关,亮了。

    我微一笑说道:“好了。”

    说完也没等她道谢就离开了她的房间,走到我门前想了想觉得这样太生分,又扭头对跟着走到门口的姑娘说道:“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我刚租了这间房,还没跟你们这些邻居打过招呼呢。”

    她见我说话,遂奇道:“你是才租的吗?我在这儿住了五六年了,从没见过对面的人,前两天见你从屋里出来还觉得奇怪呢。”

    我微笑道:“我前不久跟房东租的,房东在外地与我认识,听我说我要来宛城生活,就把这间房租给我了,说空着也是空着,租给我住还能有点人气。”

    姑娘点点头:“原来这样……认识一下,我叫张珊珊。”说完伸出了手。

    我伸手于她轻轻一握:“骆阳。”报完名字,我扭头进了屋,想想这样好像不大好,又转身问道:“要进来坐坐吗?”

    她稍犹豫了下,还是随着我进了屋,我拿了瓶水递给她,她拿着水在屋内随意转了圈道:“这屋确实不错,就是长时间没人住有些破旧了。”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叫张珊珊的姑娘跟心怡也差不的性格,也就不想那么多的笑道:“没事,有住的就行,反正我是不挑剔的人。”

    她点点头道:“也是,宛城现在人太多了,租个房都不容易,你能租到这就不错了。对了,刚才听你说你才来宛城,不知道你以前在哪儿呢?”

    我想了想道:“在牛城。我也是在那儿认识房东的。”

    她恍然大悟道:“那儿有钱啊,怪不得房东这样的房子一放就七八年。”

    我笑了笑没多说,多说多错,我说的很多是经不起仔细推敲的。

    我忽然想到一事问道:“我身份证在来的时候掉了,想问问你在宛城能不能补办呢?”

    她笑道:“身份证现在是全国联网的,你要去办随时就办了,当天就能拿到。”

    我不知道现在去办理要什么手续,想了想就随意地说道:“就是怕麻烦啊。”

    张珊珊笑道:“没什么麻烦的,现在去派出所,用人脸识别系统对着脸一扫,直接就镌刻出芯片,半小时不用就能拿到了。”

    听如此说我心一动,我现在根本不知道我这张脸的身份,现在既然有人脸识别,那我晚上偷偷去派出所办理一张现在这张脸的身分证,那以后我就方便多了。我在的那时代,人脸识别虽然也有了,但用得不是很普及,想不到现在就简单得多了。

    想到这我也没声张,就跟她随便聊了几句,张珊珊毕竟才头次见我,也不方便多呆,一会也辞别离开回家了。

    想到就做,大致我也知道距我最近的派出所在哪儿,等张珊珊走了,我关了门就往派出所赶去,到了那儿一看,这派出所想来因为在闹市区,这半夜了还有好多人,我一时也不方便下手,先用灵觉扫了下,知道办理证件的在哪儿,等下半夜人少些时,我再进去弄身份证。

    等到凌晨三点左右时,整个派出所就安静了不少,除了值班室内,其他办公室里人都走完了。

    我灵觉先点了值班室内两个警察的空点,两人一下倒在桌子上没了知觉,我灵觉再到监控室,暂时把监控全都关了,等做完这一切我都潜入派出所的办证厅。

    办证厅很大,我也不知道这办证是如何操作的,想着有些后悔,应该先白天来这儿看看人家是如何操作的,晚上再来就有把握些,现在就是两眼一抹黑了。

    先不管了,我在办证厅里四处逛了下。见都是电脑操作的,这新时代的电脑跟我那时候的电脑区别还蛮大,我只见到一个显示器,找半天却找不到主机在哪。

    我这真的是两眼一抹黑了,我可是一个多月前刚从冷兵器时代穿越来的人,面对如此新式的电脑,都不知道该如何办了。

    罢了,只有明天来看看人家如何操作,明天晚上再来吧。

    我又悄悄地出了办证厅,再潜出派出所,然后用灵觉把监控打开,解开两人的空点,想来这么短一点时间监控缺失,也不会引起人注意。

    第二天我上班时间就来到派出所对面找了个小店坐下吃早餐,边吃我边用灵觉观察着办证大厅是如何操作的,到看了差不多十人左右的办证,我大致也能学会如何弄出一张身份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