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因祸得福

    就在我的意识将要停止的时候,突然一句话在我脑海里响起:力之,蕴于万物,人之,一如宇宙,人无穷大自力无穷尽,浩瀚苍茫所蕴,循环往返无穷,圆乃无尽,无之首亦无之末,以此无尽御力之无穷,致圆润而通达,是为落圆……,随着这句话响起,落圆的运行方法自动自觉地在我脑海里运行起来,只一会,我就感觉到我完成了落圆的第一层,但我根本不能停下来,落圆还是在不停地顺着运行下去,但每修炼出一层落圆,那寒冷就减弱了一分,好似这落圆就是在帮助我抵抗寒冷一下。

    随着我不断地修炼,落圆也越来越强大,我感觉到力量在身体里流动起来,我没有停下来,其实这时候落圆的运行已不由我控制,我想停止也根本停止不下来,似乎是这落圆知道,如果一停止运行,那寒冷就会冻死我一样。

    这样不断地运行,我只感觉到落圆在不断地突破,一直到第五层差不多圆满时,落圆才自己停止了运行,这时我已完全感觉不到寒冷,只觉得在这躺着说不出的舒服。

    我猛地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黑暗,我用手摸了摸,触手是一片的冰凉,我似是在一个冰冷的铁箱子里。

    我试着延伸了下灵觉,没想到穿越到这世界后就再也不能延伸出来的灵觉,居然又能延伸出我的身体了,虽然只是短短的三四米的距离。

    灵觉延伸出去,我才知道我是躺在一个冰柜内,这个冰柜很巨大,分成一格格的,不住有冷气注入柜内,其他格柜内也躺着一些人,只是那些都是死人。

    我心里一动,难道我是在太平间内?

    我灵觉延伸到冰柜把手那儿,落圆涌出轻轻一掰,搭的一声,冰柜即打开,我手在冰柜顶一撑,冰柜就向外滑去,等冰柜停止滑动时,我坐了起来。幸好这时太平间内没有活人,如果有医生看到有人突然从冰柜里坐了起来,那真会以为是诈尸了!

    我脑子一转即想明白了原委:我逆运落圆,让脑海受伤,我一头就栽到了盆里,但落圆还是自动自觉地保护着我,估计因为这逆运让我受伤很重,饭店的老板见我晕倒,就叫了救护车送我到了医院,在医院里我心跳因受伤也停止了,或者是微弱得让仪器都监测不到,脑部因受伤更是停止了转动,脑电波自然也监测不到,这情况让医生以为我已因为脑溢血死亡,所以把我送到了太平间。没想到的是冰柜的寒冷让我的脑部得到了休整,达到了修炼落圆所需要的冷静空明,于是本来就在我身体内自动自觉运行的落圆就自动修炼起来,当我修炼到五层时,脑部与冰柜的寒冷达成了平衡,我受伤的脑部又恢复活力,于是我就醒来了。

    想到这我犹有心悸,没想到逆运落圆会如此的凶险,只片刻就让我脑冲血,差点因此死去。不过却又因祸得福,如非这一次溢血,我也不会被送进太平间,也不会在太平间的冷柜里达到了修炼落圆时的空明状态,还因此修炼出了落圆。真的是祸之福所倚,福之祸所伏啊!

    我走出太平间也没见有人,太平间的门也没锁,我轻易就离开了医院。

    外面天已黑,街上人很少,感觉像是在凌晨,在冰柜中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

    我身上还是穿着刚到这世界时的那套衣服,不知道为什么把我送进太平间时不帮我脱衣服,想来是我没有身份证明,没人认领,医生们也懒得再管,就随手把我扔进了冷柜内。

    我摸了摸身上,饭店老板发给我的四千元工资已不见踪影,想来是被人掏去了,或者是医生掏去作抢救的费用。我哭笑不得,努力了一个月,我还一样的身无分文,错,比刚到时还不如,那时我还有五十元。

    但我现在有落圆了。这是我最大的倚仗。

    这时代与我十年前所处的时代没什么不同,只要你足够强大,那你就有资格站在这时代的巅峰,哪怕你没有一个身份并且是一无所有。

    肚子饿得有些受不了,现在落圆一运行起来消耗很大,比之在扬城和京城时消耗要大很多,那时我不会觉得这样的饥饿,或者是到这一世,脑部要运行太多信息,所以消耗更大,因为据说只有一斤多的大脑要消耗人体30%以上的能量。

    我在街上随意地逛了下,街上人不是很多,我更是找人少些的地方去,见到有一个不大的超市已关了门,我装作低头走路,灵觉却感知到这超市有监控视频,这可不能下手,我走过这超市,换到另外一个方向,见他离地三米左右开了个钢窗,我灵觉感知了下,这附近就没有监控了,这个钢窗里面只是用插销插上的,有地方可以进去了。

    我用灵觉拔开那插销,落圆涌到脚下,轻轻一跃就到了窗前,我手一搭,就上了窗,另外一只手轻轻推开窗户,先灵觉进去感知了下,这儿是一个杂物仓库,没有人。

    我翻进去先用灵觉感知了下周边,附近都没人,打开门走出去,一边走一边灵觉感知着,这超市并不算大,监控也只是用在门口,超市里的监控已关闭,我可以放心在里面享受一下了,虽然我这是在偷盗。

    先找了个背包,到食品处先乱七八糟地塞了些食物进去,然后又到卖衣服的地方胡乱挑了些衣服裤子,想了想,又到卖厨具的地方拿了一把稍长些的西瓜刀,这可以当剑用来防身。想了想,又拿了一瓶洗洁精,才出了超市回到杂物间。

    倒出洗洁精,找了块布倒退着把我脚印都擦了,超市里那就没必要了。再跃上窗台,用布把踩过摸过的地方都擦了一遍,想想没哪儿再有疏漏,才把包先扔出去,然后才跳了出去,再用灵觉把插销关上。就算意识到失窃,知道是从窗台进来的,但这插销的问题将会困扰到警察头痛。

    我背上包,还像之前样一路走一路用灵觉探路,尽量避开有摄像头的地方,这样七弯八拐了五六公里后,我才收回灵觉,施施然地在街上走着。

    走到一条避静的小街,一楼是铺面,二楼是小区住户,小区感觉还算是比较新的那种。我顺着街随便走着,灵觉感知到有间二楼的房间没人,家俱上都布满了灰尘,主人应该是很久没来过了,感知了下,这附近监控有两个,灵觉延伸去,把两个探头的线扯断,然后同样用灵觉把窗户插销打开,轻轻一跃上了窗户,推开门进了屋,顺手再把窗户关上了。

    这间屋到处是灰尘,虽然是晚上,地板上一踩即可见到清晰的脚印,也不知道是多少年没人住了,但两室两厅的房间装修还挺好,我到了卧室,打开衣柜看去,里面居然有些新的床上用品,我也没客气,用旧衣服把床上清扫了一遍再铺上床上用品,这就是很舒服的一张床了。

    我试了下床灯,没亮,应该是早就被拉了闸,我走到门口,用灵觉感知了下,只是供电把空关关了,虽然控电箱是锁着的,当然难不住我,用灵觉把空关推上去,再一开电,有了。

    拉上厚厚的窗帘,把房间里灯打开,别说,这户人家家俱家电非常齐全,冰箱电视什么的都有,只是款式较为老式,想来长时间没人的原因。

    我打开冰箱,这是款双开门的冰箱,通上电的冰箱居然还能听到压缩机在翁翁响的工作,我大喜,有这东西,那我修炼时就能在冰箱里,那就跟我在太平间内一样,事半功倍了。

    再到卫生间,一开龙头,居然自来水没有停,龙头里流出一股黄浊的水,我把龙头喷头都打开,放了一会水就清澈了。

    打开即热宝,居然也还能用,热水片刻即流出,我脱光衣服,也不介意房东的洗浴用品都已过期,花了半个多小时,才把全身洗了个遍,洗时我回忆了下,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样用淋浴洗澡了,穿越来穿越去,一会是这时代,一会是那世界,感觉过了几千年一样。

    换上从超市里顺来的衣服。只感觉全身舒服得要死,躺在还算干净的床上,穿越到这世界一个多月,就现在躺着最舒服。

    其实在穿越到陆清风身上时,我一直就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能什么也不考虑地安稳睡上一觉都是奢望,最舒服的日子是在扬城做骆阳之时,不仅有爱人娇儿环侍,人也身居高位生活安逸。

    也不知道那个世界的爱人们怎么样了,我躺在床上想道,我还能回到那个我喜欢的乱世吗?那个悬崖下的时光通道还能不能用呢?我不知道。

    胡思乱想中,不觉沉沉睡去。

    醒来时我有些迷糊,想了半天才知道自己在哪儿,我轻轻拉开窗帘,外面已是中午时分,这一觉睡得我全身舒坦精力充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