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空白十年

    再过一辆车,却是辆大巴,我一招手,大巴就停了下来,车门打开,我上了车后看向车里,一车的人跟我在扬城和石头城一样,并没显得有什么不同。

    司机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要去哪儿?”

    我更放心了,语言也是一样的,只是语速与我在扬城的那时代有所不同。

    虽然我上了车,但我却窘迫地发现,我没有钱,现在都不知道是哪个时代,我又刚从其他地方穿越来,哪有什么钱坐车嘛。

    我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是来这旅游的,却被打劫,身无分文,我在山里四处乱撞,也不知道这儿是哪里,司机大哥,我没有钱我可以帮你洗车,帮你干活,只要您帮我带到城里就行。”我当然不能说自己是从异世界穿越来的,只能编造一个谎言了。

    司机本来听我没有钱,看那样子就想把我赶下去的,但看到我可怜又真诚的眼神,似乎心软了,手一挥让我坐了进去。

    我松了一口气,能坐上车,能到城里,我就能根据一些蛛丝马迹知道这是哪个时代了。

    车摇晃着在路上开着,不时又旅客上来又下去,这样开了三个小时,才到了一个城市,在进城时我看了下,上面写着“宛城”!

    这是南天省的一个地级市,我知道这地方还是因为我大学里有个同学是这地方的人。地方不大,但也不算小,人口怎么也超过了一百五十万。

    到了车站,我跟着司机下了车,既然答应了要帮他洗车换车费,那我就要在这等着他安排我。

    司机下了车暂时没理我,人下完他就跑到调度室去,应该是在报班什么的。我站在车前,也没走,对于我这样在异世界呆过的人来说,一诺千金是最基本的道德要求,哪怕现在司机不在了,我也要守在这儿等他来后叫我干活。

    司机去了十多分钟后回来,见到我还站在车前有些惊奇:“你怎么还在这儿没走呢?”

    我微一笑道:“我答应了要帮你干活换车费的,我活还没干呢。”

    司机深深看了我一眼,似是想看出我是真如此还是假话,好半天才说道:“那一会你帮我把车上面的货都搬下来,就当是车费了。”

    我急忙点头应是。

    司机上了车,又招手让我上去,然后把车开出了车站,到了一个应该是批发的商店停下车,招呼我一声,我爬上车顶,把那些货物一件件地从车上搬下来递给他码在地上,货物有二三十件,我又饿又疲,搬这点货物也累得我汗流浃背。

    好容易把货物都搬下来,等货主点后,天上却飘起了雨,我见司机手忙脚乱地帮着货主把货物搬进店铺,我也跟着把东西搬进去,三人速度很快,在雨下大前,总算把货搬进了店里没有淋湿。

    我站在店铺前等着雨停,司机也没开车走,就在店里跟货主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避雨。货主见我有些狼狈,就扔了一瓶水给我,我确实也渴了,拧开盖子一口气喝去了半瓶。

    等雨稍小了,司机上了车,见我还在店前避雨没有走的打算,犹豫了一下招手让我过去,我跳上车,司机说道:“我现在要开车往回走,我见你现在身上什么也没有,不如跟着我跑一趟吧,有货物上车的时候你帮着搬一搬,半路上客的时候你帮着收收车费这样,我管你吃,不知道你乐意不?”

    我当然乐意了,我现在饿得要死,正在想着去哪儿找吃的,没想到这善良的司机看出来了,他也不施舍我,就是让我帮他干活赚吃饭钱。

    我们先在车站边大吃了一顿,我饿了也有几天,这一顿吃了几大碗饭,司机见我饿成这样再无怀疑,相信了我编造的谎言。

    从宛城赶回一个乡里用了三个多小时,歇了一小时后,又从那乡里赶回宛城,中间我帮着他收费,搬东西,这些倒也轻松,只是在车上一坐这么长时间,让我这个从异世穿越来的人好不难受。

    到司机收车的时候,已差不多是晚上八点左右,司机又带着我吃了一餐才与我分别,在分别时他想了想,从包里拿出一张钱递给我,我看去,是五十元一张的钞票——真正的钞票,不是我在扬城搞的那种。司机递给我后说道:“兄弟,看你应该是个好人,我钱也不多,这五十给你生活的,明天你可以去打个工什么的,吃饭应该就不是问题。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我也没多言,伸手接过五十元钱,看着他上了车离去,我才转身向着城中心走去。

    到城中心,我首先是去报刊亭看看报纸,我实在想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刚才跟司机在一块,我怕我问出来会被他当成神经病打。

    最新的一期晚报上写着最新的日期:2025年8月2日。

    我不由得苦笑了下,我记得我从大巴上摔下悬崖时的时间是2015年的7月,我这穿越到扬城那世界,再穿越到那世界的两千年前,再穿越回来,结果却是到了地球的十年后了,难怪我见到那五十元钱感觉有些奇怪——钞票的版本或者有改变了。

    我在这世界空白了十年!在这时代,信息空白和落后了这么十年,那是个很大问题了。

    但首先,我要赚钱生存下去。

    我现在连身份证明都没有,以前那经过十年,按法律来说我已在十年前的七月死于车祸,只有我自己能证明我是我,我现在估计连外貌都不是原来的我了。

    为了验证我是不是相貌都改变了,我找一个卖衣服的商店,他们外面立了一大块穿衣镜,我站在面前看到一个我完全陌生的面孔:长相不算英俊,比较普通,却鼻子很挺直,单眼皮,身高在180上下,身材倒是很好,我手在腹部捏了捏,没有多少赘肉,整个感觉上还算是挺耐看的一个男人,只是,这男人是谁啊?

    应该是我的灵魂穿越到了另外一个人身上了,我灵魂穿越过来,却完全没有一点关于这个人的记忆,我身上能证明我身份的所有东西都没有,我从峡谷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我衣服不再是在通道里穿的那一套,衣服里没有任何东西。

    这是个麻烦事。

    只是为什么是这么一个人,而且出来的时候我就躺在峡谷底而不是在其他地方?想着我上次也是摔下悬崖在谷底穿越了,难道说这个峡谷底是个穿越的通道?记得陆天宇也说,他们是骑着摩托然后从悬崖上摔下了然后穿越的,但他们是连着身体都穿越去了那时代,而我每次都只是灵魂穿越到另外的身体里,不管是什么,从悬崖摔下,是穿越必须的条件,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我醒来时见的这个悬崖。

    很有必要去那儿看看。我想着。

    现在我全身只有五十元钱,而且没有任何的身份证明,最重要的是我现在落圆完全没法运用,如何在这时代生存是个问题。

    2025年的物价和我那时候完全没法比了,这五十元最多够我吃十多个馒头而已——这是我去一个小吃店看到的价格。这五十元还不够买张宛城到悬崖峡谷那儿的车票。

    睡觉倒不是问题,桥洞破房什么的都可以睡,幸好现在天热随便一趟也没事,我就当自己是个乞丐得了。我看了看身上,这身衣服看着倒还不算脏,但是发出了汗臭味,比之乞丐也差不了多少了。

    我四处逛着,寻找着一个能让我晚上睡一觉的地方,刚好路过一个肯德基,我恍然记得以前肯德基二十四小时营业店是可以在里面休息,服务员不会把人赶走,于是我就走了进去。

    这时候已近深夜,店里人不算多,我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也没管来回走动的服务员异样的眼神,缩在角落里闭上眼,再试着运行着落圆。

    我按照落圆神功的功法运行了一遍,还是没感觉到一点的落圆在脑海生成,再试了几次,我只感觉到一阵的眩晕,有种恶心想呕吐的感觉,就像之前落圆消耗过大那样,我不敢再运行下去。

    这穿越回来,我寻找到了以前的记忆,却不知怎么又丧失了落圆,落圆以精神修习为主,作用于人的脑海,或者就是因为这神功的特性,所以我寻找回了记忆却失去了落圆。

    我叹了口气,缓缓睁开了眼睛。

    肯德基里只剩下两个小年青在边看手机边吃着东西,服务员也坐在一边打着瞌睡,我看了看店里挂着的时钟,居然已是凌晨三点左右了,我运行落圆只几次,落圆没找回来,时间却花费了几小时。

    落圆没找回来,我却感觉到肚子饿得慌,想来我运行神功时还是耗费了不少的能量。司机请我吃的时候,我可是吃了不少,没想到才这么一会就饿成这样。

    以前可是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落圆运行起来,根本不觉饥渴,落圆一恢复时,就精力旺盛,神采奕奕,哪像现在这样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