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再次穿越

    我用灵觉感知去,果然还是像上次我经历的那样,洞底又感知到了那条通道。我没急着进去,我在洞底坐下调息好自身,又吃了点东西,等身体状态达到圆满时我才向上次那样用灵觉探进了洞内。

    当我跨入通道时,还是像原来那样,山洞消失了,我左右只剩下一条通道,灵觉已不能再用,幸好这次我带着干粮,不用像上次那样走得人都要饿晕了。

    我想了想,上次我是向前走的,然后到达了两千年前,那这次我是不是该向后走,那我就能回到我那时代了?

    我有些犹豫,这没什么可以参照的,只是想当然的以为是这样。

    在通道中站了半晌,我一咬牙,转身向后走去,其实这通道本没前后之分的,只是我站的位置让我觉得这是向前还是向后。

    又是无尽的一模一样的通道,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我知道这通道总会有尽头,走到尽头那就是到地方了。

    这次我没有像上次那样急冲冲地向前走,我走大概七八个时辰,我就休息睡觉,在这完全没有感观的地方,时间也只是我大致的概念,或者我没走那么长时间,或者走了更久远,反正总是在走着。

    这一次似是比上次一次走的时间要长得多,我有些恐惧,时间比之前用得长,那我会不会又穿越到未来呢?如果真穿越到了未来,那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走了不知道七八天还是十天,我已完全没有了时间概念,只是机械地向前走着,后面几天我干粮都吃完,感觉到这通道还是没有尽头,当我已筋疲力尽时,通道前面出现了光亮。

    我的心不由得猛烈地跳动起来,像上次一般的感觉,这是要穿越到现实世界了。

    这次最后的这一段山洞是完全天然的,而不是像上次那样是人工开凿的石洞,走到洞口的时候我没像上次那样的跃而出,而是站在洞口外向看去,但我什么也看不见,外面是白茫茫的一片,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地方。

    会是石头城吗?

    我站在洞口想到。

    我只能迈出这一步,我不可能再往回走了。

    我深吸一口气,终于一步跨进了那片白茫茫之中。

    我是想保持着清醒跨进去的,只是当我跨进那片如水般冰凉的地方时,我还是晕了过去。

    我似是睡着了,昏沉迷失中,我感觉到一段我不曾有过的记忆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在记忆里我见到了我父母,不是冷落日,而是另外两个中年人,他们带着我一直从小生活到大,我上小学,初中,高中的那些同学也一一在眼前出现,然后在大学与同宿舍的哥们交好,毕业后我们各奔东西,我谈了一个女朋友又分开,分开时我心里似被撕裂般痛苦,后来我离开那儿去投奔那开了公司的哥们,在公司里也受到各种排挤,我们一起去游玩时我掉下了悬崖,最后在脑里浮现的是那压向我的大巴车。

    一切都找回来了,怪不得我能知道那水晶球,而且时不时脑里会有一些奇思怪想出现,原来我就是像陆天宇所说,本来就是从他那时代那世界来的。

    只是为何以前我想不起来这些,现在又想起了?

    我的回忆继续向后,我穿越到冷清风身上,被从水里救去,在落日城里纨绔,我名义上的父亲闭关,出关,我被打受伤,然后一切就到了那晚我趴在紫晴身上。

    原来是我**了紫晴啊,怪不得前面她那么恨我,后来在黄金洞里她原谅了我,我们一起生活……

    一切都想起来了。

    我想睁开眼来,但眼前一片白茫茫的,我没法睁开眼睛去看任何地方,但我却还是能感觉到我脑子无比的清醒,记忆一遍遍在我脑里翻来覆去,我都能想起我小学老师喜欢穿什么样的衣服,我的同桌是个多高的胖子。

    我嘴角不禁带上了笑意,原来那胖子其实挺可爱的,想到这我睁开了眼,眼前再不是像雾气般的白茫茫,当图像渐渐清晰时,我看到我自己躺在峡谷底部,眼晴看到的是蓝天和不住向上延伸的悬崖,悬崖很高,也很陡峭,差不多是直上直下那样。

    我艰难地转了下头,身边能看到一些破碎的摩托车和汽车的零件,有的锈迹斑斑不知道过了多少年的,有的看着倒是挺新。看来这儿常有车祸发生。

    看着这些现代化的东西,我只觉心里空空如也,我这是穿越到了现代了?我没回到我那时代那世界?

    我想坐起来,却只觉得浑身乏力,我想运起落圆,脑子里却是空空如也,我居然一点落圆都不能运行起来。

    我大骇,如果没有落圆,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比之寻常武者都有所不如,现在还不知我处在哪个时代哪个世界,而我却没一点自保之力,这让早习惯了有强大武技的我来说,感觉到十分的恐惧。

    我急忙按照落圆的心法缓缓从第一层开始积蓄落圆的力量,只是现在我脑子里充满了各种记忆和思虑,哪还能做到落圆所要求的空明,半天也没能运行出一点。

    我心猛地一沉,没想到我穿越过来,却是变得手无缚鸡之力了,我那时代赖以生存的武功,现在只余一具空空的身体。

    我又坐了一会,还是没有凝聚出一点的落圆,看来这穿越来穿越去,我的记忆混乱了,落圆居然也跟着消失了。

    先不管那么多了,离开这地方再说,我就怕再从上面飞下一辆大巴或者摩托,我相信如果被砸到不可能是穿越了,而是变成一团肉酱。

    我勉强爬了起来,只感觉手脚发软使不上一点劲,想走两步都感觉很费劲。

    见身边不远正好有根棍子,我拿起来拄着,总算是感觉有点力量了,然后我认准了一个方向,顺着这峡谷底慢慢走去。

    我从没如此的痛恨我走路的速度,比之以前我飞奔如马的速度,慢了不止一点半点,这条峡谷并不是很长,我却是走了很久也没走出,我本来饿了几天够晕的了,现在走这么久累得要死,我更是觉得肚子里如火烧般的饿。

    幸好这峡谷里还能见到清泉,我也没管干净不干净,先灌了一肚子的水,我水边见一些印象里还能吃的野果,也不管是不是酸涩难当也塞进了嘴里。

    水和食物吃进去后,我感觉到稍稍有了些力量,感觉到不需要木棍也能走得稳了,于是我歇了会,顺着泉水流动的方向,一点点地走出了峡谷。

    走出峡谷时天已黑尽,我根本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地方,只感觉到是一块平地,没有灵觉帮我探路,我只能睁大眼借着点星光慢慢摸黑走着,也不知道这样走了多久,终于感觉走到了一条不宽的小路上,我吁了口气,有路就好了。

    顺着路走了一段,感觉身体机能在慢慢恢复。我试着又运行一下落圆,却是因脑子里思绪翻飞根本没办法运行。想着我以前几个时辰就突破到落圆二层,对比现在,我只觉欲哭无泪。

    难道我要再一次失忆才能修习落圆?我不可能找人去打我一棍吧?这打的地方不对,不一定会打得失忆,打成傻子的机率会更高。

    落圆只能慢慢等我想办法了。

    没法可想的事,我总能先把他放下不去管,我现在要搞清楚的是我在哪个世界,哪个时代,还有,这是在哪儿?

    走了一段路,只见前面出现一间砖瓦房,房屋非常的破败,走进去,挡个风雨还是没有问题,我进去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坐下,靠在墙上只感觉说不出的疲惫,只一会就沉沉睡去。

    把我惊醒的是一阵鸟叫声,我睁开眼,外面天已大亮,感觉应该是早上九十点左右,这一觉睡得挺长,我站起来,感觉到身体恢复了不少,精力也旺盛了些,只是肚子还是一如继往的饿。

    走出破房,我站在门前看了下,见远处好像有公路,距离大致两三公里的样子,我松了口气,不管如何,这应该是在一个人类的世界里,再怎么穿,只要有人就好。

    两三公里一会就走到了,这应该是条二级柏油路,双向两车道,中间画着线,但车不多,我等了半天,也没见一辆车过去,我倒是没有气馁,这点时间与我孤独地在地下河穿行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再等半小时左右,有一辆面包车开过,我一招手,那车停也没停就从我面前驶过。我望向车牌,车牌写着南g29t44,我这是到了南天省了?

    我当时在同学店里打工是在靠海发达的牛城,我穿越来穿越去,现在居然到了南天省了。

    只是一块车牌我并不能确定,等又过了一辆车,我见车牌还是跟前面那辆一样,也没停下来载我,我知道,我大致真的是在南天省了。

    这是一个内陆省,山多水多,旅游业发达,工业却不多,只是我现在不知道我处在的哪个时代,倒是确定在国内在地球上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