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重寻回路

    陆天宇呵呵大笑道:“要是你这样的人穿越到我那时代那就好玩了。凭着你的身手,在我那时代可就是呼风唤雨的无敌存在了!”

    我吃地一声:“在这时代也是一样无敌。”

    陆天宇又笑了:“也是,这时代再也容不下你了。不行,我要好好练习《落圆神功》我也要变成你这样的无敌存在!”

    陆天宇没有修炼落圆的天赋,这样也只是说说而已:“你别想着修炼落圆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你就好好动你的脑子,别想着武功了。”

    说着说着,我们就走到了湖边,我灵觉扫了下,没感觉到上次我出来的那个地下水道,我也不在意,毕竟这湖极大,我极尽落圆也不能扫完。

    站在湖边看着广阔的水面,过了很久陆天宇才问道:“什么时候走?”

    我轻轻说道:“安排好他们母子就走。”

    他点点头,望着湖水没再说话。

    陆天宇安排了一座小院给纤纤母子,又找了个信赖的心腹的家属陪伴着她,还在外面请了个人做保姆照顾他们母子起居,等一切都帮她安排好,我知道我该离开了。

    我没跟纤纤说我离开的原因,也没跟她说我什么时候离开,某天他们睡下时,我悄然起身,在她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起身看了眼这个时代我最爱的人,然后轻轻跃出了小院。

    陆天宇早已在湖边等着我,他给我准备了些食粮,凿子,还有一把短剑,凿子是怕我到时用得到凿岩石用,短剑极其的锋利,按他的话说是这时代最好的短剑了,留给我到那时代做个纪念。这些东西都用油纸裹好放在包裹里,就算是下到水里也一样没事。

    陆天宇把东西递给我,我把包裹背在背上看着他,他重重地抱了我一下说道:“保重!”

    我也抱了他一下说道:“你也是!”

    他离开我的怀抱,站定了看着我说道:“我听你说过两千年后你认出了水晶球,而这个水晶球是我让我的族人传下去的。我决定了,以后我就让族人把这水晶球作为秘密流传下去,直到某一天你来看到,就算你看不到,当哪天又有我那世界你那时代的人穿越来,他看到后会知道在这世界他其实并不孤单。”

    我一笑,没再答他,再伸手抱了下他就转身离开了。

    我不得不马上转身,因为我不想让陆天宇看到我眼里流出的泪水。在我转身的一瞬间,我也见到了他笑脸上流下的眼泪从颊边流过。

    我一路走一路把灵觉向地底探去,我记得上次我出来时就是处在湖中,而地下河很长,如非是地下河中时不时有些孔洞能让我呼吸,想游到这么远也不可能。

    我害怕的是这两千年前的地下河没有能让人呼吸的孔洞。

    我按着记忆走了一天,因为不时要用落圆探查,走得很慢,这一天却没什么发现。我也没急,反正我顺着湖边走一圈,总会遇上,除非是两千年前还没有那条地下河。

    这样走走停走两三天,间中也探查到一些地下河,我用灵觉探向地下,跟着这些河走了几段,然后再对比了下在天坑的位置,感觉都不像我两千年后出来的那条河,为此又浪费了我不少时间。

    到走了湖超过三分之二时,我感觉到了一条地下河。这条地下河出水口距湖边有两百丈左右,这比两千年后感觉距湖边要近不少,也难说两千年后湖面扩大了,也可能是那时我灵觉探察的距离比较近,没感知到离岸近,而我去反方向游向了湖中。

    我探查了很久,这条河从岸边开始也有一些被水流冲出的孔洞,最难的距离就是从湖中水口到岸边这段两百丈左右的距离,这段距离水流很大,而且没有孔洞可以换气,我想了想,当时我好像很快就被冲上了湖面,没觉得气不够,但那是顺流被水冲着走的,现在我要逆水潜游,这段河道将是最大的挑战,虽然我现在比两千年后武功不知高了多少倍。

    现在已没有退缩的可能!

    我调整好身体,让身心都达到一个最完美的状态,我才向湖中游去。

    两百丈的距离很快即到,我深吸一口气,落圆在身体里不住游走,因落圆的关系,我现在不用呼吸也能长时间在水里闭气,只是我没试过这闭气的极限是多长时间。

    等落圆到了最佳之时,我才头朝下向出水口游去。

    湖面到出水口有十来丈的深度,我才接近出水口就感觉到一阵冲力把我向湖面推。我落圆从脚底涌出,把我向湖底推去,不消片刻即逆流潜游到了出水洞口。

    洞口有一丈多宽,水势非常汹涌,我每向前游出一尺都极其费劲,这样不是办法,两百多丈的距离,像这样我根本游不到。

    这样不是办法,我想了想,又反游回来到了湖面,想想,从包裹里拿出凿子和那柄短剑,又把包裹重新背在背上,我再次深吸一口气,落圆在体力来回返复,等感觉到圆满时,我才又重新游向出水口。

    出水口因为水势很大,洞底非常的光滑,也没有一点碎石。我一手拿着凿子,一手拿着短剑,稍运起落圆,右手的凿子一下就刺入了地底岩石中,我人就挂在上面,被水冲得头前脚后地飘在水中,我左手的短剑再一刺,同样也刺入前面一尺左右的岩石中,我右手顺势就把凿子拔了出来,左手再一用劲,右手向前又刺入岩石内,落圆不住在的我两只手涌出反复,我就像两只手走路般走进了洞内。

    虽然每次只是短短的一尺多的距离,但这样走起来极快,我落圆的消耗也不大,到我一口浊气还没散尽,我的灵觉就感觉到了前两一丈多有一个两三丈宽大的孔洞,我几下走过去在洞中浮出水面,顺手又用凿子把自己挂在岩石上消息了片刻。

    没想到我认为最难游进来的这段距离居然这么容易就走进来了。

    我稍休息了下,把灵觉向前延伸,感觉到几十丈外又有比较大的孔洞出现,一直向后都是这样,距离或长或短,距离最长的不过百来丈,这些都是小意思了。

    我就这样用凿子和短剑快速地逆游向上,到方便消息的时候才爬上一些大石吃点东西休息,吃完恢复完我又继续向前,洞中无日月,我觉得大致经过了十二个时辰了,但还没到那个向上的水口。

    我回忆了下,上次我是经过近一天的时间才游到湖里的,但那是顺流,速度比我现在要快得太多,这样我估计要花四五天左右才能到达。

    之前没印象,没想到是距离这么远。

    现在也由不得我后悔,我只有一直向前才行。

    如此反复向前,太累了我就爬上石头找个地方休息,有时候还睡一觉,我彻底忘记了时间,精力好时就多游一会,疲倦了就休息睡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灵觉延伸去,感觉到那水流在前方十四五丈处变成了飞流而下,我大喜,应该是到了那次我失足落水的洞口了,这一段上去还有近百丈的高度,以前是不可能爬上去,现在对于能在水流冲击下逆流而上的我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我灵觉向上延伸,果然,在近洞顶的地方,那条长长的通道还在,就算是现在,我也没法用灵觉感知到尽头。

    总算是找到了。

    我又稍休息了下,继续向那游去,只是到了水流冲击的地方,感觉有些吃力,毕竟从百来丈的洞顶冲击下来的水流,那冲力怕是连石头都能冲碎。我顶着水流,左右手互换着一点点向洞口挪去,到要到垂直的洞口时,水流极其的强轻,我都感觉手都要握不住凿子和短剑,全凭着落圆在体内快速流转带动,才让身体有力量对抗这冲劲。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面前出现了一面垂直向上的石壁,我短剑一刺,就刺入了洞壁,比之洞底的岩石要松软得多,我又凿子向上刺去,几下人就爬上了一丈高,冲力一下消失了。

    我感知了下,一条巨大的水流从我头顶不足一尺的地方向下冲去,水哗哗地溅到我身上,冲到洞底的水流声震耳欲聋。

    我松了口气,没有反作用力,我两只手挂在洞壁上承受一个身体的重量没有一点问题。

    休息了下,感觉到身体已稍有恢复,我双手交互着刺入洞壁,一点点向着那通道前进。这下速度就快得多了,片刻这百来丈的距离我就到了那通道。

    爬进通道,我坐在洞底深吸了口气,这日思夜想的地方我终于又来到了。

    我还是能感觉到那熟悉的吸引力,两千年前的通道跟两千年后没一点区别,还是走了半个多时辰,又到了那个光滑没有一点印迹的山洞。

    我想像着当我进来的时候,能看到路婵和紫雨站在洞中,那我这么多年所经历的一切就只是一个梦境。但一切都只是我的妄想,山洞倒是跟两千年后是一模一样,但我所期望的姑娘却没在这里面。

    我经历的是现实,不是梦境。

    我嘘出一口气。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