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杀伐果断

    确实,在开采黄金冶炼的过程,有太多人接触了黄金洞,从那些人嘴里不小心说漏出去也很正常。

    申重恩冷哼了一声说道:“好了,这问题不用再说,落日城和陆扬城我们是志在必得,自由党不能容忍一个不完整的天下,我们党的纲领里就明确表示了统一是我们最崇高的目标。”

    反对那人却说道:“目标是崇高,但得罪了那样的一个恐怖的人物,我认为不值得。”

    申重恩说道:“现在说值得不值得晚了,杨纤纤都被我们请到了京城,我们现在要想的是如何用杨纤纤作饵擒或者杀了陆清风,就算杀不了,也要控制住他,这是个机会。我们不能容忍这样一股强大的力量不受我们控制。”

    那人还是说道:“我持保留意见。就算上代表大会我也会如此说,我觉得陆清风对我们没有威胁,一直以来他都很低调,也从不主动惹事,虽然有那么强的武力,却没见谁说他滥杀无辜。”

    申重恩冷哼了一声:“我说了,不能容忍有这么一股不可控的力量,跟人无关。如果你非要保留你的意见,你也只是一个人,到时代表团表决,少你一个不少。”

    那人说道:“我只是表明我的立场,当年他救过我,我不能忘恩负义。”

    说完那人站起来道:“这个会不开也罢!什么时候自由党也要通过绑架才能达成意愿的了?”

    其他人也跟着站了起来拦着他:“就算你反对,你也不能这时离开会场!”

    那人冷笑一声:“放心,我不会去给陆清风通风报信,怎么说,绑了杨纤纤是代表团集体的意愿,虽然我是投反对票的。我也不会去见他的,我坐看他夫人被绑来无能为力,早已没有脸面见他。”

    听到这儿我已没必要再听,既然绑架杨纤纤是代表团同意的,那杀光他们即是,当然,那反对的代表,我可以放过他。

    我灵觉延伸去,落圆顺着灵觉而出一一点了他们的空点,所有代表本来还在争论不休,突然一下就全被我点倒在地。前面他们还莫明其妙,后面每个人都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点倒他们就没再管,我从武库走出来,一路也没躲藏,遇上人就一一杀死,就这样来到了他们开会的会场,当听到里面有异的时候,有守卫就走了进去,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所有守卫都在里面施救,但我点的空点岂是他们能解得了的,一个个都束手无策,我都走到门口时才发现我。

    我也懒得多话,几剑把所有的守卫刺死,然后走进去坐下看着倒在地上的代表们,这时候他们不仅是恐惧,我看到他们眼里都带着了绝望,没想到这样轻松就被我杀到了门上。

    我缓缓说道:“当时我说了,动我城动我人的人,我必杀他全家,你们以为我只是说了玩的吗?”

    所有代表都被我点倒,不能说话,只能恐惧地看着我说话。

    我摇摇头:“看来是我太好说话了,所以你们以为我就只是说说而已。”

    我站起身来,手一挥,一剑从申重恩的脖子划过,鲜血一下喷出,申重恩的头一下滚落在旁,刚才还高高在上权势熏天的大人物,立刻就变成了死人。

    恐惧的眼神一下变成了绝望,他们只能唔唔地嘶吼着,似是在求饶,我踩着鲜血顺着倒地的代表们走过,一边走一边挥出手中的剑,除了那个反对的代表,只片刻其他人都身首异处。

    我一指解开那个活命的代表的空点,他脸色苍白地从地上爬起,身上满是代表们喷出的鲜血,爬起后他也没说话,这样的时候,恐惧占据了他的大脑,哪还能说出只言片语。

    我冷冷一笑:“得罪我的人我都不会放过,幸好,你刚才一直都在反对,你该感谢自己的坚持。”说完,我也没管抖成一团的他,施施然向关着纤纤的寝宫走去。

    我一路走一路就放出落圆把那些埋伏的弓箭手全点了空点,到我走到寝宫时,除了在纤纤边上贴身守卫的那几人,再没一人能站起来。

    我走到寝宫门口,一脚踢飞了大门,走进去也没多话,抽出剑来,落圆涌出,刷刷两剑就杀死了两人,其他人刚反应过来抽出剑,又被我刺死一个,只瞬间,八个高手护卫变被我杀了三人。

    另外五人有四人刷地抽出剑围向我,我灵觉笼罩着整个房间,四个人的动作都在我灵觉的监控下,他们才一围上,我脚一轻滑,就躲过了他们的包围,再反手一剑,剑意划出,贴着一个人的剑尖从那人的肩膀划过,一条带着剑的肩膀一下飞出。

    从后面攻向我的高手刚刺向我,就有一人被劈开了肩膀,那人一咬牙当没看见,反而加速向我刺来。

    我突然一下半倒在地上,那刺向我的剑就从我胸前划过,那人力量用老,想收一下收不回来,我右脚一点地,左脚倒飞起来,一脚踢出正好踢在那人的面门,只一脚就把他的头踢得粉碎,人倒飞出,死得不能再死了。

    踢死一人我没闲着,倒在地上剑一挡,面前砍向我的两柄剑就砍在了我的剑上,我落圆涌出,一下就把他们的剑嗑断成四截,两人大惊,把手里的断剑顺势就扔向我面门,人跟着急速地向后退去。

    我飞快地伸左手一捞,两柄断剑就被我捞到了手上,再随手一挥,两柄断剑刷地一下往回飞去,速度比之刚才他们扔出不知快了多少倍,那两个正飞速倒退的护卫根本没来得及反应,两柄断剑从胸口贯入,带着两人一下钉在了墙上。

    从我进入寝宫只交手了几下,八个高手就死得只剩下三人

    我剑一点地站了起来看着那三人,有两人刚才没对我下手,全用剑比划在纤纤和武成隆的脖子上,另外一人不知道是该继续进攻还是该逃走,战抖的双手我看他连剑都要拿不住了。

    我慢慢踱向他们,威压如山般压向三人,那在发抖的高手实在忍受不住这样的煎熬,大叫一声举着剑向我劈来,重压下已不知道该用什么招工,只是下意识地砍向我,说他是自杀更多于在进攻。

    等差不多砍到我,我稍一侧身,剑顺势从他肚子划过,人就被我剖开了腹部,鲜血一下涌出,我手一轻推他背,那人倒地上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杨纤纤一直抱着武成隆没让他看到这血腥的场面,但她却一直看着我走向最后两人,两柄剑比划在她们的脖子上她也没害怕,我看她时甚至见到她微微一笑。

    那两人现在还能站着已着实不易,我看都没看他们比划在纤纤脖子上的剑,只是缓缓向他们走去。

    见我越迫越近,那两人尖叫道:“别过来!别过来!你再过来我会杀了她的!”

    我看着他微微一笑:“你杀得了吗?”说完我手中剑一挥,剑意涌出,那人根本想不到离我还有一丈多远我就出手,剑意从他手上划过,那人还没反应过来,手臂就从肘处断开,鲜血一下喷到了纤纤上半身,把她吓得大叫了一声。我再一刺,剑意从那人胸口刺过,那人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前胸后背鲜血涌出染红了地板。另外一人见我离着一丈远都能杀人,吓得手一松,剑从武成隆的脖子上掉下落在地上,害怕得两膝一软跪在地上,头耸拉下来,连求饶的话也说不出来。

    我都懒得再挥剑,走到面前一脚踢到他头上,那人飞出贴着墙溜下,鲜血从七窍流出,也被我一脚踢死了。

    我走到纤纤面前,伸手摸了摸她说道:“纤纤,你受苦了。”

    她一手放开武成隆抱着我,泪水从眼里涌出,我感觉到她紧咬着牙没有哭出声来,但她的痛苦让我也感觉到心里猛地抽了一下。

    我没再多说,伸出手把她拉到我背上,然后又把武成隆抱在我胸前,顺手扯下床单,前后一扎,把两人固定住,我站起来,试了试绑得很紧,落圆从脚下涌出,几个起落就离开了这修罗道场。

    在离开前我先把那些被我点了空点的护卫全部刺死,之后我在皇宫里四处乱走,见到人即一剑杀死,到我离开皇宫的时候,皇宫内除了我没杀的那个代表再无一个活人。

    我出了皇宫避开人一路潜行,上了城墙一跃而下出了九城,到了我那在城南的老院子,我先打水把他们和我洗个干净,又外出收罗了几套衣服换下他们和我被鲜血染红的衣服,又把他们绑在胸前背后,灵觉扫过外城,找到一家马店,跳进去牵出马匹和马车,把他们扶上车,我赶着马车向陆扬城奔去。

    自由党完了,一下死了这么多核心领导,自由党不因此分崩离析才怪,这也已我无关,经过这一次的屠杀,我想不会有人再敢打双城的主意。

    五天后我们回到陆扬城,休息了一日,又坐船回到了落日城,休息了一日,我才派出探子出去打探这次屠杀后的情况。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