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绑架母子

    在李存孝更东的几座城,包括叶长风被我赶走后控制的两座城宣布加入自由党的大家庭,自由军绕过李存孝控制了那些城市,至此,整个天下除了李存孝控制的四座城市和我的陆扬、落日两城,都被自由党收入囊中,李存孝被围在中间,想跳海逃跑都成为了妄想,被攻下也只是时间问题,至于我的双城,我不知道他们有没胆子来尝试进攻。

    陆扬城和落日城在雄厚财力的支持下,飞速地发展起来,落日城吸引了因战而逃来的人,现在已近五十万人,对于一个才建立起来的城市,这样快速的人口膨胀非常的恐怖,如果规划不善,很可能酿成大事,但因为先期规划得好,飞速加入的人口只是让落日城更加的繁荣。至于陆扬城,在我有意的控制下发展成了军事重镇,要想攻占落日城,必须先攻打下陆扬城才能再进攻我的落日城。

    到陆天宇的第一个孩子满周岁,陆天宇带着家眷部属离开了落日城前往石头城,而这时李存孝也因为部属的叛变而被杀,杀死李存孝后,他的部属们也宣布投靠了自由党,整个天下除了我的双城,全部被自由党控制了。

    当这一天来临时,我在想,或许,自由军对我动手只是迟早的事。

    我并不在意。自由军想攻下陆扬落日两城,就算是一比十的牺牲,他们也不一定能攻得下,而且还有我这样超级的战斗武器,谁带队来,就要面临被我诛杀的命运,不管是谁来,躲在什么地方,有多少人保护都逃不了。

    只是我想像不到的是他们却是从我身边的人下手。

    一般来说纤纤母子最多就是在城内四处逛逛,到下午的时候他们知道我处理完事都会回来,但今天我回来时却没见他们,我有些奇怪,这是从没有过的。

    我灵觉先在城内扫了一遍,居然没见到他们,我心一沉,急忙来到城门处问守卫可曾见到纤纤,守卫答说曾见夫人一个人出了城,时间是中午时分,守卫本来想说派人跟着一起去的,纤纤没答应,只说是去去就回。

    纤纤平时去哪儿的时候,都会跟我说明白,这次不告而别,估计是有了什么意外。

    我让守卫找了匹马来,我骑上马急往陆扬城赶,到深夜时就赶到了陆扬城,一到城门隔着护城河,我就大叫道:“有没看到夫人来城内?”

    城头上守卫伸出头听是我声音,急忙放下吊桥,我进了城又问一遍,守卫们急忙到处打听,都说没见到夫人。

    我担心的事终于来了,自由军不敢对我和城池下手,他们就绑了我亲爱的人去逼我就范!

    就一下午的时候,现在估计他们还在路上,距陆扬城最近的就是京城,只是不知道他们敢不敢走官道,如果走官道,我快马加鞭应该能赶上。

    想到我急忙吩咐道:“我现在去京城,你们马上通知各队长,再通知到落日城,这几天内加强戒备,晚上实行宵禁,我没回来时一切事务由他们协商解决,如遇攻打,就给我狠狠的打回去。”

    守卫们马上领命而去。

    我翻身上马,一路向京城狂奔,骑着马跑上一时辰,我就下来带着马飞奔一时辰,然后休息半个时辰左右,再骑上马飞奔一个时辰,这样轮换着跑了四个时辰,我见马都要跑吐血了才停下来休息睡觉。

    一觉醒来我又是轮番地奔跑,但一直没见到纤纤他们。我算了算时间,我这样飞奔,他们不可能像我这样不惜力地赶路,这么长时间来差不多也能赶上了,但现在还没见到,难道他们走了山路,没走官道?

    我休息了会又向前狂奔,又跑了五个时辰,我看马已跑废,我才停下把马赶回去,凭着自己的脚力向着京城飞奔。

    我一路不惜力地飞奔,却也没见到纤纤他们,如此的赶路,如果他们是坐马车或者是被绑在马背上,我也早赶上,既然还没遇上,那可能是走的山路,或者是绑去了其他城市。

    走山路不怕,他们总会到京城,既然是绑走的,那肯定是要通知我达到他们的诉求,见不到我,他们一时半会也不会杀害他们,既然如此,不如去京城等着他们到了我再解救。

    除了这样去守株待兔,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办法。

    想好我就往京城飞奔而去,又过了一天,我就赶到了京城。

    京城外城还是一样没受到自由军的控制,我到了我那废弃的院子,居然发现还没人去居住,虽然破败不堪,但随便歇会还是可以的。

    我住进院子,连续赶了几天的路我已是疲惫不堪,随便找了间房躺下,我把心里的焦虑放下,一会就进入空灵状态,运行起落圆,身体在急速地恢复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醒来后感觉到身体已完全恢复,我把灵觉向九城内扫去,纤纤他们被绑来,最大的可能就是在九城内。

    九城那些废墟都清理干净,有些地方还在盖房子,原来的皇宫倒还好,一直以来都没受到大的损坏,我灵觉扫过皇宫,感觉到几个代表团的代表,看来代表团把原来的皇宫作为了办公地点,但我没见申重恩,也没感知到纤纤。

    我又在四座城门都扫了几遍,也没感知到纤纤的存在,想来还没被绑到京城。

    为了不让人发觉,我晚上潜入几个饭店,弄了些吃的回来,在院子里吃了后,想了想,觉得还是去九城内呆着更方便我解救,于是趁着夜色悄悄地潜入了九城内。城门上的士兵对于我来就像是摆设一样。

    我灵觉早知道皇宫原来的武库还是像以前那般的没人在意,那儿是个不错的藏身之所。

    皇宫的守卫虽然不错,却是挡不住我无所不在的灵觉,我躲进武库后,找了个舒服的地方闭上眼睛放松身体,只是把灵觉不时的延伸到整个皇宫,如果他们把人绑来,最可能的地方就是放在皇宫。

    到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我突有所觉,人一下就从放松状态下醒了过来,我把灵觉向着皇宫门口延伸去,只见一辆马车从外面直驶进了皇宫内,守卫着这辆马车的七八个守卫居然在我灵觉靠近的时候有所觉查,人一下把神经崩紧了。

    在他们一觉察时,我就收回了灵觉,如此多相当于刘别鹤那级别的高手护卫着一辆马车,那辆马车的重要性无庸置疑了。

    等那些人放松下来,趁着他们离那马车稍远,我灵觉轻扫过去即收回,但这足够了,车里果然是纤纤和武成隆。

    人没事就好,我心一下就放了下来。

    心一放下来,我就要看看,是谁搞出这么一出来,之前我说过,对我的双城和我的人下手,那我就要杀他全家,搞诛连,现在既然对我最爱的人下手了,那我不介意杀他个血流成河。

    就这么一会,纤纤和武成隆就被他们带去了一间宫殿内,除了那几个对我灵觉有反应的高手外,宫殿四周还埋伏了不少的弓箭手,配备的是少见的强弩疾弓。

    这是要擦纤纤他们为饵,引我入殽了。

    这点人我还没放在眼里,说杀也就杀了,那些埋伏的弓箭手在我面前无所遁形,稍麻烦点的是那几个在纤纤边上近距离守卫的高手,而我更想知道的是谁下的令打的是什么主意。

    纤纤被软禁一夜后,许久不见的申重恩出现在了皇宫内,跟着他来的还有几个代表,这几个人都是代表团内军部的代表,也就因为他们,陆天宇才被架空而不得不请辞。

    申重恩他们到来,再加上之前在皇宫的几人,十一个人的代表团来了八人,这看来是要商议比较重大的事情了。

    等他们坐定,我把灵觉延伸过去感知着他们的动静。

    八个代表方才坐下,坐在下首的一个代表就说道:“现在杨纤纤和她儿子已绑到京城了,不知道落日城那儿有没消息传来,那陆清风有什么反应没有?”

    申重恩摇摇头道:“现在还没消息传来,当天绑了后,想着是等过一天后再传消息给陆清风让他就范,但一天后传消息的人说就没见到陆清风在落日城出现,陆扬城和落日城都加强了戒备,想来我们绑走人他们是早知道了。”

    刚才发话的人一拍桌子说道:“我就说,绑了杨纤纤,陆清风肯定要来寻找报复的,他不在落日城肯定是往京城赶来了。”

    申重恩说道:“他来了也好,有杨纤纤在手,他投鼠忌器,我们提要求他也只有答应了。”

    另外一个代表说道:“我是不赞成用杨纤纤来威胁陆清风的,那天他一剑就劈开一座楼你们也见了,那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办到的,落日城和陆扬城虽然繁华,但也就只是两座城,我们犯不着得罪陆清风从而惹祸上身。”

    前面说话的那人冷哼了一声道:“短视,你知道什么,落日城可是听说发现了……”说到这儿他就住了嘴没再说下去。我感觉到是申重恩在他说到这时用眼睛横了他一眼止住了他继续说下去,难道是自由军也知道了落日城发现了黄金?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