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自己的城

    一路手眼温存,因武成隆在,也不方便有太多的暧昧,慢慢悠悠走了四五天才到京城,到了京城买了些吃用,带着两人到了曾经的皇宫,看着眼前颓废的宫殿,母子二人沉默了很久,半晌才拉着我离开了成为废墟的九城。

    晃晃悠悠走了近十天才到达陆扬城,守卫的清风军见到我大喜,一个个上来与我相见,我在陆扬城四处看了看,见没有什么什么样,也没在陆扬城停留,带着两母子往落日城而去。

    这次我们没再坐马车,而是让陆扬城安排了一大船,坐在船上,顺水而下一日即到了落日城。这是目前两城之间最便捷的交通方式。

    当看到雄伟的落日城出现在眼前时,杨纤纤惊呆了,她完全想像不到这是个只用了不到半年时间即建起的城市,我们坐在清风军找来的马车上,顺着落日大道向着城主府缓缓而行,大道两旁的人见到是我坐在马车上,都挥手向我致意。

    纤纤笑道:“你在这两座城果然有很高的名望啊。”

    我一边向两旁的人挥手一边说道:“陆扬城就不说了,这落日城是我从无到有一砖一瓦垒出来的,他们当然知道该拥戴谁。”

    说话间就到了城主府,在落日城的队长们和冷正阳父子都在门前迎接我,见到我都是鞠首行礼叫“魁首”,我把杨纤纤扶了下来说道:“这是我的夫人,你们有的见过,有的没见过,以后你们叫夫人即可。”

    几人又向着杨纤纤行礼,杨纤纤急忙一一回礼。

    所有人拥着我们进了府里,在会客厅坐下,方坐下一队长笑着即说道:“魁首,你在泰州城一剑劈开一座楼的的事迹现在可是传得到处都是了,他们都传说当你劈开小楼的时候,那些代表们都吓得屁滚尿流的。”

    我叹了口气道:“我这也是无奈之举,谁让自由军势力那么庞大呢,我们人太少,真要是对我们落日城动手,我们胜算极其渺茫,我唯有以强大武力威摄他们,才能让他们有所顾忌。”

    一队长也跟着叹道:“陆扬城和落日城发展这么好,是谁看着都眼红,魁首这样做没错,我们的地盘我们做主,怎么可能听那些党代表的!魁首你放心,我们所有人都商量好了,真要打起来,我们宁愿玉碎也不会妥协于他们,这城市可是我们自己一点点建起来的,谁想来动动怎么也要让他付出沉重代价才行。”以前他们是没有根本的士兵,走到哪算哪的,现在凭着自己的力量建设出了诺大的一座落日城,清风军们都有了把根留在这里的意愿,谁要动了他们的根本,他们当然要剧烈反抗。以前是不知道我这魁首的想法,现在既然知道我如此强硬,他们自然要跟着表态。

    我点点头道:“我也是如此想的,陆扬城和落日城我是不可能放弃的,这是我们的根基,有了这两座城,我们就可以建立万世基业,所以,这儿值得我们拼尽全力去保护它,哪怕是拼尽我们的一兵一卒。你们放心,就算你们都因此战死沙场,只要有我在,那些让你们流血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不仅是他们,他们的家人,朋友,我都会杀了为你们陪葬!就是那天我说的,诛连。我不怕别人说我残暴,我们不主动惹人,但对我们动手的人,我们就要让他们死了也不得安宁!这些话你们可以找人传到自由党和自由军内,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小人们好好想想动我们值不值得。”

    听我说得如此地恶狠狠,所有人都听得心潮澎湃,一起站起来抱拳说道:“此生愿永远追随魁首,至死不渝。”

    我也站起来说道:“从今天起,清风军要整军备战,扩大军队,只要有能力的人,咱不怕给钱,一定要把清风军打造成一支精兵,虽然不怕他们,但我们也不得不防。这些事你们几个就自己商量着做吧,不用再通报我。以后所有事你们都协商解决,没大事就不要来找我了。”

    几人都鞠身应诺。

    此后我每日只与杨纤纤母子在落日城内嬉乐,涉及大事时,他们才来找我做决断,其他的时候,我都放任他们去发展,我只是时不时用灵觉扫过落日城,感觉一下他们做的事即可。

    武成隆在落日城里不用再像在京城般去上朝面无表情地作态,在落日城里恢复了小孩的天性,每天与城民的子女们打成一片,不时冷坚也带着他练练功,如果没有人说,都不知道这个小孩曾经是这世界最有权势的人。

    我回来后半月,自由军终于占领了京城,因京城特殊的地理位置,自由党就宣布把自由党总部从蓉城迁到了京城,九城内也大兴土木,把以前的废墟推倒了重新建起了房屋,只用了两个月时间,九城又恢复了往日的荣光。

    到自由党迁入京城时,陆天宇就辞去了党主席的职位,不再担任党内任何职务,只是没像我那样正式**,然后党主席就由申重恩接任,再加上以前他所担任的军长一职,申重恩一时权势无两。

    陆天宇去职后就搬到了落日城,他两个夫人都怀孕几个月,有一位还差不多要到临盆,这也是他要辞职的原因。他说道:“现在的自由党已到了崩溃的临界点,党内派系林立,申重恩看似大权在握,很多城的兵力他却没法调动,我感觉当自由党统一了这天下时,也就是自由党分裂的开始。”

    我笑道:“你一手建立的自由党,看到它分裂了你不可惜?”

    他摇摇头:“我本来说按我那时代的政治来组建自由党,我尽量地去避免政党的那些弊端,想把自由党变成一个完全公正的党派,结果我忽略了这时代人的特性,他们不明白政治生活是什么,他们要的只是尽最大可能地夺取利益,这跟党派的特性有很大冲突,最终党派也只能沦落为个人争权夺利的工具,现在的自由党就是如此。所以我再没兴趣呆下去,让他们自己玩吧。”

    我又说道:“那你什么时候去天坑石头城呢?”

    “那儿现在已建成了能容纳近万人的城镇,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人,我在等自由党统一后又分裂的那一天,那时,有大把的人任我挑选。其实现在也有部份人厌倦了现在的争斗,我只要登高一呼,他们就会跟着我走了。”

    我叹道:“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权力的,很多人觉得平静地生活就不错。”

    他笑道:“反正你我两兄弟是不喜欢。本来我们组建自由党的目的就是为了能保证生存下去,现在完全不是问题了,这党要不要真没什么。想当初我还想着在这世界风云一把呢,结果才几年,我就厌倦了。”

    我说道:“总要有这样一个过程,不去经历,你哪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呢?”

    他往外看了眼轻轻说道:“那你想要什么生活?你还想回去吗?”

    纤纤她带着武成隆逛街去了,现在自然不在府内。但说到这问题时,我们总会不由自主地轻声。

    我沉默了半天才道:“现在还没办法跟她说清楚事情真相,我就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跟她挑明了。很矛盾啊,那边有我妻儿,这边也有,不过去那是不负责任,过去了,也是不负责任,我担心的是,我过去了,却再回不来了,就算找到了那时光通道,我就怕再回来时也不知道会是哪个时代,你们在不在都不确定了。”

    我停了一会又说道:“还能不能回去我都不确定。”

    陆天宇道:“我在这儿生活一段时间,等天坑那儿再完善点我就过去生活,到时我派人去帮你寻找那条地道。”

    我摇摇头:“地道怕是很难寻找到了,主要当时没太在意那出口的方位,经过这么长时间,我更是忘得差不多了。目前觉得最大的希望就是那条把我冲到湖里的地下河,我逆流而上难说能回到那山洞里。以前我是力有不逮,现在凭着我的武力应该不是问题。害怕的是两千年后连通的地下河,现在却没有连通那时光通道。”

    “患得患失。就是我处在你这角度,也是会一样的为难。”

    我点点头,思绪飞到遥远的扬城,我有些恐惧,时间是如此的漫长,我那些刻骨铭心的爱人们因时间已在我脑海里模糊了。

    外面传来了武成隆清脆的童音,我往外望去,纤纤一脸爱意地看着武成隆吱吱喳喳地说话,感觉到我的眼光,她才抬起头来微笑地看着我,眼里也满是爱意。

    先怜眼前人吧,未来过后再说。

    两星期后,陆天宇的一个妻子为他诞下了一个儿子,再过两月,另外一个妻子又为他生下一个儿子,看着他高兴得合不拢嘴,我在想,我是不是也该跟杨纤纤生一个呢?

    在这过程中,自由军从陆扬城擦边而过,没敢打扰到我们,一直向东打下了李存孝控制的两座城市,把李存孝逼得向东跑去,只要再攻下几座城,李存孝除了跳海外就再没地方跑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