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分崩离析

    护城河挖了,然后就也学着落日城,打造了根铁链横在河上,平时沉底,战时拉起,至少能挡从上游冲下的船支。这两措施让陆扬城的防卫要好上了不少。

    天坑的建设也早已重新开始,现在有钱了,之前在洞里冶金的心腹们,带着黄金和一部分工匠出发往天坑而去,他们是分散前往的,到了天坑石头城时再汇合,黄金洞内的冶金现在交给了清风军,这段时间来经过我和队长们的观察试探,能让我们放心的人都让他们发誓效忠后让他们知道了黄金洞的存在,然后由他们分批进入黄金洞内冶炼黄金,有不合适的,也打发他们去守陆扬城了。

    到在两城的清风军突破了三千的时候,一纸军令突然出现在了落日城,那是自由军让我向东进攻李存孝。从清风军组建始,自由军对于清风军的的发展就是放任自流,所以当我在落日城打下这诺大家业的时候,他们也没管我,但当自由军距京城只有两三天路程的时候,却让我向东进,这让我不由得怀疑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我所不明白的东西在里面。

    军令下达到我这儿的时候,陆天宇的心腹随后也到了,听到他带来陆天宇的密信,我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有这样一条军令发出。

    当自由军统一之势不可阻挡之时,我的两个城市横亘在统一的前路上,自由军想东进,只能从陆扬城跨过去,但我特殊的地位又让自由军很是忌惮我,如果自由军与清风军发生冲突,那肯定是与统一不利,所以军部就先下一道军令让我东进,如果我听令,那自然是好,如果不听令,那就有太多理由为难我了。

    其实本来也没人来管我如何发展的,但现在自由军势力渐大,当时所说的党领导军已渐不受控制,再加上党内各派林立,曾经作为党主席的陆天宇所发布的命令最多在蓉城还能执行,再到其他城,阴奉阳违者众,自由军军部已不再听从自由党的指挥,经常自行其事,向这次发令让我东进,党代表会议都还没开,军部就发了命令出来。陆天宇说,这军令我想听就听,不想听就当是个屁就是,我这地位,想对我动手的人都要掂量下武神的雷霆之怒。

    我想不到这近一年我没理这自由党,现在居然就成了这样,当感觉到权力越来越大的时候,没人想过要放弃。

    陆天宇最后一句话说的是,自由党的分崩离析只会是因为争权夺利。

    这我倒是很相信陆天宇的眼光。

    既然都要分崩离析了,那我何必还介意这自由军的军令?不如就让分崩离析从我这儿开始。

    于是我让人给自由军回复,因在进攻陆扬城时损失惨重,建设落日城时军队更是从军转成了民,已不克再继续东进,如自由军需要过道陆扬城向东攻伐,陆扬城可以提供相应便利。意思就是你要打哪儿都行,反正我是不会听令出兵。

    等传令兵走了,我觉得我很有必要与陆天宇再就这问题去面谈下,我脱离了自由党的权力核心近一年的时间,现在有必要去了解下自由党已发展成什么样。

    自由军在离军城不远的泰州城内驻扎,这是离京城最近的一座城市了,半个月前自由军攻打下这儿,暂时没有占领京城,就是因为给我和自由军一个缓冲时间。其实京城已是个不设防的城市,九城内早已成为一片废墟,从我撤出那儿后,就再没人驻防,自由军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占领京城。

    我快马加鞭从落日城出发,用了近五天时间赶到了泰州城,我也没惊动其他人,我用灵觉扫了一遍泰州城,找到了陆天宇的位置,居然看到杨纤纤跟着他两个夫人在一起,这倒是意外之喜,我可是半年时间没见到她了。

    等天黑尽,我感觉到陆天宇回到自己寓所,我悄悄地潜入出现在陆天宇面前,把他吓了一大跳。

    “我说清风,你这真的是神出鬼没啊!不过我想着这两天你应该就会来了。”他笑道。

    我轻轻一抱他,很久没见他,除了纤纤,他就是我最牵挂的人了:“我是悄悄来的,我不大想让其他人知道我来了。”

    他叹了口气道:“你是因为那军令而来吧?”

    我点点头道:“从我组建到我建成落日城,都没有管我一下,军饷粮草什么的,都是我们两兄弟自己筹措,现在却说要让我去打李存孝,他们难道没听说我那已不叫自由军了?”

    陆天宇拉着我坐下才缓缓说道:“本来组建那自由军独立团就是为了把你打发走的,到后面你改名叫清风军,自由军也就睁一眼闭一眼,只要你不参与权力争夺即是,这次打到了泰州城,马上就进入京城,就有人说你控制的陆扬城卡在了征东的路线上,有必要把你的军权收回军部,于是军部就下了那样的命令,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眼红你控制着的两座城市。到命令发出两天了我才知道有这回事,于是就又叫人急速告知你,让你不要理会。”

    我冷冷一笑道:“他们当我是纸捏的不成?想踢出来就踢出来,想收回就收回去?”

    陆天宇笑道:“他们是忌惮你,但你那点军队他们还没看在眼里。”

    我也笑了:“那就让他们来惹我看看。”

    陆天宇道:“现在自由党代表团,军部的势力占了大半以上,军部有什么决议,直接就通过了,我想提意见,却要跟他们讨价还价,像调你东进的命令就是这样。未来我最担心的就是当天下一统的时候,这天下却变成了军管,那统一一段时间后很快又会陷入军阀混战中,军人当政是大忌啊。”

    我沉默了一会说道:“我暂时不想与他们有冲突,就算以后天下一统,我也没兴趣争权夺利,我只想让落日城好好发展即可,有没什么方法能让我免于这样的纷争?”

    陆天宇叹道:“争权夺利也非我喜好啊,我很想现在就退出自由党的核心,他们爱怎么弄怎么弄,只是想着这完成一统的心愿没有完成啊。”

    他停下想了一下才又道:“如果你不想卷入纷争,那明天党代会我就提议,你控制的陆扬城和落日城自治,不受自由党的钳制,至于他们从陆扬城借道东征,随便他们弄,如果有反对意见,那就看你的武力了,你要让他们明白,就算你有命争得了那权力,你强大的武力也能让他们没命去享受。”

    我也笑了:“这倒是不错,这时代想杀我的人还没出生,但我想杀谁,就算躲到十八层地狱也逃不了。”

    陆天宇也笑道:“其实是他们经过这一年的时间,都忘了你的武力有多强大,你要时不时地展示一下自己的肌肉和力量,让他们知道与你为敌是不智的。”

    我点点头:“这不是问题,明天你提议,有反对的时候,我来即是。”

    陆天宇见我有些急不可待就笑道:“得,就这样说好了,其他也没什么,天坑那儿还在建,但也可以住人了,过段时间就能移居人过去了。我巴不得现在就去那儿呆着。”

    他又顿了一下道:“去吧,找你的美女去。”

    半年没见纤纤,我其实也很想她,我本来还以为她在蓉城,没想到却跟着陆天宇来到了泰州城,没见到的时候没什么太多想法,现在知道了她就离我不远,我这想见她的急迫心理直让我坐立不安。但我现在还不能去找她,因为陆天宇的两位夫人在陪着她聊天。

    陆天宇见到我这样也笑了,出去叫了他的两夫人和杨纤纤进来,她一看到我,啊的就叫了出来,一下跑过来抱住我,我也双手紧拥着她柔软的身体,很想狠狠地把她揉进我的身体里。

    当我们俩分开时,屋里就只剩下我们俩人,陆天宇夫妇也不知什么时候出去了,我再没顾及其他的,伸嘴就吻到了她的唇上,她剧烈地回应着我,身体不住在我怀里来回摩擦,我能感觉到她身体的温度在不断上升,似要点燃我才罢休。

    只是这屋不大适合我们交流,我恋恋不舍地松开嘴,她像一滩泥样的挂在我身上,我稍离开她的身体,看到她已是泪流满面,或者这长久离别后的相聚让她再忍不住自己的情感。

    我用手轻轻擦去她的眼泪说道:“别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啊,你该高兴才是。”

    她哽咽着说道:“你这一走就半年多,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这次他们说来泰州城,我想这距你更近些,所以我怎么也要来这里,如果你再不来,我就要去找你了。”

    我叹了口气道:“我也办法,这次因为建城耽搁了一些时间,现在城已建好,你也可以跟我去落日城里生活了。”

    她抬头看着我的眼睛道:“我听说很多人不想让你在落日城,要把你赶去东边,是不是这样啊?”

    我微微一笑道:“你觉得这世上还有人能勉强我做不愿意的事吗?”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