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双城防守

    再一个月时,陆扬城的人都知道在碧塔山边有一座城市正在兴建,很多人跑来这儿寻找做工的机会,我来者不拒,反正我是不愁钱的,当初觉得这六千人的俘虏在建城时已够用,但当四处开建时才觉得这人手还是少了,既然现在有人,那我当然要用。于是就把这些工人组织起来,建房的建房,开垦的开垦,这些人见钱拿得多,机会也多,就又招集了大量的工人过来,我都是来者不拒,我需要的是尽快建立起这座城,而成本和花费是我不用去考虑的,这导致了陆扬城到落日村之间的大道日夜不停都有人在进出,繁忙有如大街,工人最多时,碧塔山下有近三两万人在同时开工,要不是人实在多都出现治安问题了,为了建设速度,我都还想再叫人来工作。

    只又一个月,一座城市就矗立在了碧塔山脚下,城墙也完全立了起来,外砖内土,宽有一丈,高五丈,因有金沙河,我在这时代开创了护城河,河口灌满了水,深达三丈,只有一座巨大的可升降的桥与外界连通。

    码头已可开船,从陆扬城一日即可到达,这码头前后都铸了大铁链,平时沉入水底,到有事时把铁链升起来,就再无船能从河上进入城内。这也是我的一个创举。

    城内的街道还在开工建设,但已基本铺设完毕。一条笔直的大道从码头一直延伸到黄金洞,黄金洞所处位置即为城主府,城主府最里就是黄金洞,警戒护卫力量也是最重的。这条大道宽达十丈!依着这条主干道,横平竖直的分出四纵四横的八条大道,都三丈宽,再依此又分成若干小巷,因是新城,规划时就把住宿、商业、行政、军事等都有意地区分开,办公用的和军事设施的房屋都大致建成,清风军再不用去住在临时窝棚,已暂时可以居住在其中。

    城市已大致建好,我也没再当那些俘虏为俘虏,给了他们一些在建设时表现好的人城民的身份,在城内给他们居所,干得好的管理者还在主街上分给一些商铺,让他们未来能在城内经商。而那些来做工的工人,见这城市的巨大,想像着未来的繁华,也在城内买地盖房,不用我去鼓励,城市还在建设中,商业就已发展了起来。到我和冷正阳一起搬入城主府时,这座新城已变成了一座能容纳十万人的城市。

    但这还不是终点,因为陆扬城和其他城市的人还在源源不断向这座城市涌来,刚开始我放任他们进入买卖房屋地产这些,到后面我有意地控制了他们,鼓励他们在城市外围开发,很快就把城外开发了出来,离着城墙十丈远,一些荒地被平整出来盖上房子,到后面直接连接到了落日村,这是我完全想像不到的。

    商业有了发展,农业自然也跟着要发展,城外有大片的荒地可以开发,我宣布了谁开发出来的土地就是谁的,而且还给那些开垦荒地的人以奖励,冷蓝河周边和金沙河两岸的荒地都被从其他地方涌来的人潮挤满了,从建城始到建城完成这四个月,几万亩的良田就已开始在耕种,而且还有大片的荒地正在被开垦出来。

    我和冷正阳站在城主府的最高处,看着这座我一手打造出来的城市还在不断地在扩大,就算在深夜,也还有人在盖着房屋,这时已是我进入落日村后四个半月后了。

    因为地势原因,城主府是整座城市的最高点,我站在上面可以远远看到金沙河码头,码头上还不断地有船只在把物资卸下来,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这是一座非常有活力的城市。

    望着这一切,冷正阳叹道:“我想没人能相信,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就建成了如此规模的一座城市!”

    他用手指着城内和城外还在建设的那些房屋说道:“等这些全建起来,这座城市将能拥有至少上百万人!”

    我一笑道:“现在城内长住的统计下来有多少人了?”

    他笑道:“已近十万人,但我们城内还有那么多空地和空房没人住。等都住满,城内将至少有四十至五十万人。”

    我点点头,想像着两千年后我父亲建成的落日城也是涵盖了百万人,我雄心万丈,我在两千年前就已建成了百万人的城市!虽然现在还远远达不到这规模。

    “我们有黄金,有地,有城市,现在缺人啊!”我叹了口气道。

    冷正阳笑道:“陆扬城的俘虏都变成了我们的长住城民,我们人还是太少啊,没办法的事,人口是最急不来的。”

    我看了他一眼说道:“你现在能熟悉处理城里的事务了吗?”

    他点点头道:“刚开始太不适应了,你知道我以前就是个渔夫,识几个字也不多,所有东西都要从头学,幸好清风军里很多人都懂不少东西,他们也愿意教我。现在大致不需要他们指点也能处理了。”

    我笑道:“不着急,反正我们是座新城,一切都是摸索着来,你这城主大人也是要如此,慢慢摸索吧。”

    冷正阳顿了顿道:“清风,你真的不在这儿长住?”

    我点点头道:“是的,我不属于这儿,所以你要学会在我不在的时候处理事务,你要树立自己的威信。”

    冷正阳沉默了,或是不能理解,我千辛万苦建起一座城池,我却不在这儿生活。

    我又道:“城市守卫的招募要开始进行了,这个到时你跟清风军的几个队长商量,我已跟他们说过协助你,只要是安家在城内的,都可以招募,不要在意他们是什么人,待遇可以给高,对城市的忠诚是第一位的。”

    冷正阳笑道:“我们城市都建好了,现在城名都还没取呢,不知道你有没想好我们城市该叫什么?”

    如果我选择,首选当然是叫落日城,只是我对于自己干预历史已有些恐惧,这城市名我不会再取。于是我说道:“你是未来的城主大人,这名字当然是你来取了,你说叫什么就叫什么。”

    冷正阳也没推辞,沉吟了下说道:“有的人说叫碧塔城,有的叫金沙城,还有的说就叫新城。想当年我先辈来到这儿的时候,太阳正从碧塔山落下,他就说这地方就叫落日,我们那村子就叫落日村,这片地方就是日落之地,是有大气运的,现在我们在这日落之地建起了一座城池,我想,这儿还是叫做落日城吧!”

    当他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我心里一颤,似乎历史并没有因我的出现而改变,这个地方还是有了他一脉相承的名字——落日城,只是我不知道两千年后,当我父亲再重新建立落日城时,为什么还是一定要把这儿叫做落日城。

    我稍收敛了下心神笑道:“好!就叫做落日城!一会你马上叫人刻好了匾挂在城头,到时咱们再庆祝一下。”

    我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本书出来,是我抄写出来的《落圆神功》,我从答应了教他的儿子冷坚武功那天,每天都在教冷坚落圆,经过四个多月的努力,冷坚已突破了第二层,这个速度比我当然是要慢得太多,但我没有对比,也不知道他这算是快了还是慢了,也只能努力教他。

    我把书递给他说道:“这本武功秘诀,你也可以看,如果学不了,那就不要勉强,过后你拿给冷坚,让他一定要记熟,以后就当是你家传的神功吧!”

    冷正阳郑重地接过《落圆神功》小心翼翼地放进怀里说道:“放心,就算我死了,这本书都可以传下去。”

    我转回头看着码头方向,不再言语。虽然我已有在交待我走后的事宜,但我想一时半会从这儿抽身,还暂不可能了。

    在我们建设落日城的这段时间,也有几股流兵看到陆扬城无人守卫来打主意,都被清风军轻松扫平,到后面知道陆扬城虽然没有守卫,却是被一支强大的军队罩着,也没人再敢打陆扬城的主意,而没有城主城管这些,陆扬城发展得好像也没什么不妥,我也就随他而去,到后面落日城和陆扬城来往日渐频繁,两城城民很多时候已不分彼此,我就更不容其他人打陆扬城的主意了。于是以清风军为主干,又组建了一支不大的军队守护陆扬城。

    而自由军在西边,按每个月一至两个城市的速度在向东推进,按这速度,再几个月就能收复京城,而京城到陆扬城也没有多远,到时我就要面对自由军了,如果自由军也按敌对势力来收复,我该如何自处?

    这是我一直担心的。

    每想到这问题,我就只有叹一口气把这事放下,先关注眼前再说了。

    我想了下,这陆扬城的守卫现在是个问题,遇上自由军那样的基本是没有抵抗力。我与各队长一合计,就学着落日城,在陆扬城挖出了条深深的护城河,宽度也堪比落日城,其他几个门都封起来,就留一个门弄上吊桥,这样至少能保证我们在被进攻时的专注。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