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大棒糖块

    清风军一声应诺,急速从皇宫退出按预订计划与其他三队围攻,我拎着叶长风,跟在他们后面缓缓而行,像个巡视自己领地的君主般,确实,现在京城内我就是独一无二的王。

    远处不断传来人临死时的惨呼,整个九城的大街上除了我和拎着的叶长风空无一人,我就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那些惨呼,这九城的繁乱,都不再在脑中,我只是就这样漫步顺着九城长长的大街走着。

    当一切声音都停下时,我从自己的思绪里醒了来,我在街上站定,一会各队队长一一来报已完成任务。

    我把叶长风往地上一丢,叶长风听到只这么一会,自己的五千多人就成了尸体,脸色更见苍白,别说反抗了,直接就像滩烂泥般。

    我看了看时辰,离天亮还有一个半时辰左右,比我预计的时间要快了半个多时辰,虽然乙方的损失还没上报来,但我刚才跟着一二队的人,而他们面对的是最强的攻击,我也能大致知道这次九城之战我不会损失多少战力。

    再稍等一会,所有围杀的人都在我面前站定,五百多个血淋淋的人,没有一个身上是不沾血的,也不知道这些血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

    我淡然问道:“报损失。”

    一队长一鞠说道:“一队重伤两人,轻伤二十一人,无一战死。”他的语气里我听得出有兴奋

    二队长跟着一鞠说道:“二队重伤三人,轻伤十八人,无一战死!”他也是一样的兴奋。

    其他几个队长也一一报出自己的损失数,加起来重伤的不过十二人,轻伤的不足六十人,最让我惊奇的是无一战死!

    这战果太强悍了!

    在我看来,这一比十的战斗,本方有个几十人的战损是正常的,却没想到,居然是没一人战死!

    瘫在地上的叶长风听到这战报,脸上都没了颜色,他现在才知道,就是这么点人,杀得他五千多人没一点招架之力。

    我看看天色说道:“各队各出十人,轮流把重伤者背出九城回驻地交给后勤后返回,轻伤者就地治疗等待。一二队打扫战场,三四五队清理财物,记住,只打扫士兵和重点区域,不能扰民。”

    各队一一领命而去,不一会我边上除了那几十个伤员和叶长风就再没人。

    我微一笑对着叶长风道:“看到我清风军的战斗力了吧?”

    叶长风稍有了些生气,听我说不禁问道:“清风军?您不是自由军的吗?”

    我傲然道:“自由军是自由军,清风军是清风军,以后你就知道了。我也不用瞒你,清风军下一目标就是你陆扬城,今天只是我清风军的头一次实战训练。”

    叶长风脸色又变了,估计在想头一次训练就这么厉害,自己也是倒霉,偏偏这时候要在京城撞上枪口。

    我一笑再说道:“你想要保命也不是不可以,回去陆扬城,你自己拉出一帮人往东边跑,能跑多远跑多远,最好能占了几个东面的小城,到时我需要的时候会去找你。陆扬城你就别呆了,不然等我杀到陆扬城去的时候,我就不会再像今天这样心情好了。”

    我看着叶长风等他消化着这段话后又接着说道:“当然了,你也可以试着在陆扬城组织一下反抗,看是你命大,还是我清风军的武力强。你也可以试着把我的信息透露出去,看有没人敢跟你一起来跟我们对抗。”

    叶长风死命地摇着头,嘴里连连说“不敢不敢”。

    我也没在意他说的,他三次对上我,早被我吓破胆了,又见到清风军这样强大的战力,能逃得一条命,他已要回去烧高得了,哪还敢再有什么其他想法。

    我也是刚才在寝宫时觉得一时半会杀他也没意义,就想着,还不如把他扔出去,对上我他没一点胆子,对上东边那些小城,难说还能发挥一点作用。

    为了早点统一我好做下一步的事,我现在也开始学着布棋了。

    我想了想又问道:“陆扬城除了你作主外,还有谁?”叶长风能在傅作人死后做主,那估计是多方妥协的结果,不可能就他一人作主,不然也不会跑到已是破败不堪的九城来。

    叶长风急忙说道:“另外一个是以前守护团的副团长刘望鹤,他被您打伤后一直躲在陆扬城养伤,到傅作人被您杀了,他也差不多养好了伤,就跳出来争权,只是他守护团的人不多,其他人也不大买他的账,虽然他武功最高也没办法,最后只能是妥协,我和他共同掌控原来傅作人的地盘。京城这儿我也是怕在陆扬城跟他呆久了有磨擦,才主动带人来。”说完他面有悻悻之色,想来对于自己的队伍被我杀个一干二净心有不忿,只是我何必要在意他是如何想的。“

    我想了想道:“那你现在就回陆扬城,用分化也好,拉拢也罢,你自己带帮人走,我给你五天时间,唔,加上路程我给你七天时间,你自己好好把握吧,别怪我到时又逮到你,那就没这么好心情还跟你玩了。”

    一听我要放他,叶长风一下来了精神,居然站了起来,要知道从见到我开始他就没站起来过:“骆队长你放心,我回去马上就着手,不敢说能带走全部,一大半的人马还是可以的,只要我到时把京城的事一说,我想是个人都知道如何选择,只要想到是跟你作对,我想是谁都要掂量一下。”

    我点点头:“那就去吧。”

    叶长风站起来,本来拍屁股就想走,想想又不妥,回来又向我鞠了一躬,才急速离开。

    只一会,打扫战场的一二队回来了。说是打扫战场,其实就是收走有用的东西,没死的人补刀弄死,然后扔哪儿一堆一埋了事,

    再一会,收刮财物的也回来了,我望去,有二三十人背上都背了个大包,想必就是从叶长风那得到的东西,等两边汇合了我一挥手,有人扶着那些轻伤的,几百人哗啦啦就离开了九城,当我们离开后,九城就像死了一般寂廖无音。

    很快就回到了驻地,重伤员被后勤人员妥善处理了,汇报来说都没事,养上几个月就能回队了。轻伤的更简单,随便上点药包扎一下,休息两天又可以上战场了。

    我吩咐几个队长把那几十包财物打开,堆在一起,很大一堆,金银珠宝什么的看着闪花了眼。

    我指着那堆金银说道:“这堆东西你们分了,我不参与,如何分配你们几个队长商定,我只有一个原则,重伤的多分,轻伤的次之,勇猛之人多分。以后还会再有这样的事,原则就按这个。”

    我看到所有人都面露喜色,这些人当兵不为求官,只为求财,提着脑袋战斗,不就为了有钱花有饭吃吗?现在这一大堆东西,分到各人手上,那够花一阵的了,更重要的是,我这主官不参与分配,这又可多拿一大部分,本来按自由军的规矩,主官至少要分去四分之一的。

    我又说道:“这些财物分了,给你们放假一天,去京城的外城好好玩玩,随便玩随便花,还是有个原则,不许扰民,不许强迫,其他爱怎么玩怎么玩,你一天找十个姑娘或是一天吃十个酒馆我不管,到后日这时候,我必须见到人,如果人不到,那也不用来了。”

    刚听说有钱分的清风军,又听到居然还有一天的假期,再忍不住哇的叫了起来。我看着他们兴奋也跟着很高兴,下属不仅要大棒,时不时也要给块糖吃,分钱和休假就是给他们的糖块。

    我又说道:“重伤的几个,在外城找几个可靠的人家帮养着伤,不怕多给钱,就是要把他们养好。怎么弄你们自己商量吧。”

    说完我没再管他们,扔下几个队长商讨分钱的事,我回到外城自己那已有些破败的院子,随便找了块能睡的地慢慢运行起落圆。

    醒来时却已是中午,我用灵觉随意在外城扫了下,这本来因战乱死气沉沉的外城,因这五百多人,一下子活了起来,青楼是最受欢迎的,一个清风军基本都是人手两个姑娘,或是在激战或是在跟姑娘**;然后就是酒楼,看来他们真像我说的,要在这儿吃够喝够。而那些本来躲了起来的京城人,见到居然有外人在京城消费,而且还大手大脚,也胆子大了起来,慢慢的也从地窖等藏身处走了出来在大街上晃荡,或是像清风军一般大手大脚地消费,只是都还不敢进入九城内。

    我一笑,没想到我放假一天还带来了这样的副作用,但这样的副作用是我最乐意见到的,一个城市不能因为战乱而被人们遗忘,不管战争如何,普通人的生活总要继续,而这世界,组成最多的还是普通人。

    既然如此,那每次战争后给清风军放假就可以变成常态,只要注意了安全,既放松了他们的神经,又能给当地千疮百孔的城市创造些效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