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围攻猎杀

    那儿正向着士兵潜行过去,这儿又是几批人爬上了城墙,这刚上到城墙,二十多丈外守卫的士兵就全被射杀在地,那些人继续向着远方行去,而更多的人再无顾忌,纷纷拿出随身携带的钩绳爬上了城墙,四五十人片刻就全上了城墙。

    我也顺手搭了一根绳钩,两下就翻上了城墙,有落圆,又有绳,比之我用剑刺入城墙更轻松。

    上了城墙,自有人去收拾那些绳钩,其他人按着计划向城楼下摸去。

    因为今天是要检验实战的效果,我一直都没出手,只是离得稍远些感知着他们不断地射杀那些士兵,有的不方便射杀的,就摸到近身直接割喉,只片刻功夫,城门附近就再没有对方士兵。

    打开城门,等所有士兵都进了门,还是按照原定的计划从几条大街向主要的进攻据点摸去。一二队从北门进入,主要是进攻原来的皇宫,这儿是叶长风的军队最集中的地方,皇宫被他改成了军营,五千人的队伍大半都住在皇宫内。这是探子们白天探听来的,我用灵觉探知了下,这儿大致驻扎了两千多人。所以当一二队同时进攻皇宫时我没反对,这两千多人,两百多的清风军进攻,也倒是能检验出训练的效果。

    等时间差不多,两队队长一挥手,两百多黑衣人全向着皇宫扑去,他们前进的速度极快,而且居然没一点声响,路上遇到有人,不管是平民还是士兵,一律都是快速的射杀,从北门到皇宫这么长的距离,中间还射杀了十来人,居然一刻钟不到就奔到了皇宫附近。

    到了皇宫附近,先停下,又派出几人绕着皇宫潜行了一圈摸清了各个门的守卫情况,两队长快速地合计了下,又重新分配了人手。

    皇宫也是四个宫门,我感知了下,每个宫门两排共十人在守卫,对于清风军来说,最麻烦的是如何无声无息地把这十人同时杀死,而不让宫内的人知道,而从潜伏到最近不会被发现的距离到宫门还有近十丈远皇宫附近当然不会有其他的民宅了,这大大增加了杀死守卫的难度。我想了下,最直接的就是十把弩箭齐射,一举全杀守卫,但只要对方一人发出声音,或者一人因射偏而叫出来,那后面进攻皇宫的难度就会大大增加,十丈的距离弓箭的准确度不足一成,而用强弩,我的清风军成功的机会有八成。

    当然,清风军也可以从宫墙翻进去,只是他们不像我有灵觉,翻进去后是什么情况根本不知,而且这样翻进去惊动暗哨的机会更大,而宫门有守卫,进去后再遇上暗哨的机会就会小得多,哪有布置了这么多守卫又再布置暗哨的!

    果然清风军的计划就是十箭齐射,他们有极度的自信能一箭毙敌。

    潜行到最近距离后,分队长手一挥,只见十箭一齐飞出射向各自的目标,十丈的距离根本阻挡不了清风军的强弩,我望去,每个守卫都是喉咙上插着一支箭倒在地上。

    一会功夫,其他宫门也传来信号,四个宫门的守卫都清理完毕。

    丙个队长一打手势,其他的士兵就分成了四队奔向各个宫门,然后极快地潜了进去。

    我没有随他们进宫,我在宫外远远地用灵觉感知着,四支队伍潜进去了半刻钟,居然没有听到一声惨叫声发出,而我能感知到他们已杀了近百人,死了这么多人,整个皇宫里还是没一丝风吹草动,连那些不多的暗哨也被他们找出来杀死。清风军这杀人的效率和速度太吓人了。

    终于到进入皇宫最核心的大殿时出了意外,一个被射杀的人临终前发出了一声惨叫惊醒了四周睡着的人,当那声惨叫刚发出时,清风军一反刚开始的缓缓前行步步为营的状态,一队人猛地一下提了速度,只瞬间,几个睡觉的营地就涌进了二三十人,这些人进去就刀剑齐飞,效率极高的屠杀着那些刚惊醒还不明所以的士兵,一个营地内几十名士兵,根本没一点反应,就全被杀死,几个营地几乎是同时被杀光。

    既然已惊动了人,清风军就再不留手,以二十人一个小组,向着每个房间杀去,有的拿的弩箭,有的拿着盾牌,有的拿的是刀剑,这样一个组合,可以面对任何方式的攻击,在这样复杂地形下,这样训练有素配合默契的队伍可以说是敌人的噩梦,基本是才一交手,敌方就被杀翻在地。

    我感知了下,从四个宫门攻入的队伍,都没遇上什么像样的抵抗,都在极速地向预订的地方压缩靠拢,等四个方向的人汇合在一起,这皇宫内就再没能站着的人了。

    我的灵觉跟着一队的人向皇宫核心地带前进,当我扫过核心地带的时候,我居然感知到了一个我想像不到的人,而且是个大仇人叶长风!他正在原来太后的寝宫内接受着四处传来的信息,在调配人手。

    当时跟我长街比斗被我大败,后来我陆扬城杀傅作人,居然他跟在一起聚众来杀我,说是杀我是给他们面子,那样精密的布置居然也让我跑了,如果见到我,不知道叶长风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我急速跃进皇宫,也没管正在杀敌的清风军,顺手还杀了几个不长眼想偷袭的,几乎没耽搁的就到了寝宫,现在皇宫内的人手都忙着对外御敌,寝宫这儿除了几个报信的人跑来跑去,还真没什么人,见我突然从外围一下就杀到了这儿,都吓了一跳,那几人才拿起刀剑,就被我几剑斩杀在地。

    叶长风听到外面传来交手声,拿着长剑也跑了出来,一看到是我,脸一下白了:“骆骆阳!”他应该是想到了在陆扬城围攻我时的情形,那样的情况下我都能逃出生天,顺便还把原来的陈武第一高手杀了,现在他单独面对我哪还有幸理。

    我微微一笑:“叶长风,好好的陆扬城你不呆,跑京城来干嘛啊,我都不知道该说你是运气好呢还是运气差。”

    叶长风扑通一下就跪下了:“骆队长,骆武神,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吧,上次陆扬城,我也不想去的,只是傅作人他逼着我们去的,不去他就杀人啊,形势所逼,我也不得不如此,你也见到了,我去的时候可都没敢向你递刀子。”为保命,这段话说得快速无比。

    我稍一回忆,好像还真是,当时围攻我的时候,叶长风可是一直往后缩的,也不排除是他知道我的厉害,缩在后面死得慢些。不过,说没对我动刀子,还真没动。

    我也懒得跟他计较了,以前还有跟我一战之力,现在只是蝼蚁一般。

    我走到他面前站住,感觉到他身体抖得像筛糠一般,也不知道这点胆子当时如何当上太后的副队长的,他的长剑还在手上,就这距离,他也不敢说拿起剑来吹我一下,只知道跪在那儿抖成一团。

    我连空点都没点他的,拎起他就进了原太后的寝宫,他手一软,长剑当啷一声掉地上,挺大人被我像小孩般拎进了寝宫内,扔在地上坐着。

    我也没说什么,就坐在椅子上,灵觉感知着外面的情形,只这么一会,清风军又推进到距寝宫不足五十丈的距离,有想跑来找叶长风报信的,还没进寝宫,就被我远远的点了空点倒地上。

    我再把灵觉放到全城,其他地方叶长风的队伍已经崩溃,稍有抵抗的全被杀了,其他人只知道没头苍蝇般,感觉哪儿人少些就往哪儿跑,但围攻的计划做得很周密,清风军人虽少,哪一步主要围攻哪条街巷,人会往哪儿跑都照顾到,有的地方人手安排得多,有的就安排得少,但在哪儿都感觉像有清风军一样,这让敌人更是慌乱,只能按着清风军的计划,不住地向内压缩。

    我估计了一下,最多半个时辰,皇宫的围杀就能结束,杀光皇宫的人,一队二队再从皇宫反杀出去,最多再一个时辰就能全部歼杀了叶长风的人。

    叶长风听着外面越传越近的惨叫声,似想站起来,又不敢,后来一横心就干脆坐着不起来,听着外面自己的手下被杀。

    等听到外面箭矢横飞,惨叫声都在门口传来,我才走了出去。

    整个院子堵了有几十个叶长风的人,清风军打到这儿来也不着急了,只是先从外围一点点围杀,盾手,箭手和刀剑手相互配合无间,根本不给对方一点机会,只见着叶长风人不住倒地,那些人都一面向外面,都不知道自己后面站了一个对方的大魁首。

    清风军见我从后面走出来,都稍一愣神,还好他们都训练有素,没在这一愣神中让自己吃亏了,见我也没说话就那么看着,就加紧进攻,一时之间惨呼连连,不一会寝宫前除了清风军,就再没其他人。

    我进屋拎了叶长风出来又命令道:“出皇宫围剿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