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黄金宝藏

    我把灵觉向下探去,那层淤泥有两丈厚还多,越到下面,含金量越多,我又把灵觉探过边上的一些水潭,果然,大大小小的水潭里都是一层厚厚的淤泥,淤泥里都是含有金砂。就这个不大的一个洞里,就是一个巨大的藏金洞了!

    想来是金沙河的水不知道怎么流经了这里,然后就沉淀了下来,河水里的河沙带着的金沙也跟着在这儿沉积下来,日积月累,这些水潭里就积满了沉积的金沙了。

    原来两千年后落日城的黄金洞的黄金是这样来的。

    我把灵觉缓缓地在整个洞里探去,其他地方也还有一些水潭,但是却不通甬道,如果要到达那些地方,就要挖通才行,这些水潭或多或少都带有沉积的金沙,合起来,那就是个巨大的量了。

    我呼出口气,现在算是明白了当年落日城的金沙是如何来的了,但是谁把这些金沙提炼出来浇成金块的呢?

    难道就是我自己?

    既然发现了这么大个藏金宝库,我肯定是不会放弃的,最有可能的就是我找人来开采提炼,这样说来,我真有可能把现在的黄金提炼了藏到洞里然后在两千年后被我发现再被我使用来统一天下。

    那我会现在就把这个地方告诉自由党吗?

    不能,如果我现在告诉了他们,我能保证自由党会把这地方保留下来不开采提炼吗?不能,那未来当我从落日城落魄去扬城时,我哪还有资本去与其他各城一争天下?别说这个了,到时落日城还有没有都是另一回事。

    所以,这个黄金大洞,我还只能是自己悄悄地找人开采,最多最多,我只能告诉陆天宇,他知道我底细,明白这黄金对两千年后我的意义,不会打这些黄金的主意,再说现在自由党统一天下的势头已不可阻挡,多这点黄金不过是锦上添花,他会想明白这些事的自由党的事再大也不如我们兄弟俩的底细大。

    想好了我就不再纠结,我又用灵觉把这洞里外都完全探了一遍,这儿不仅有这些沉积的金砂,还有一些黄金的矿脉,有的在地底浅表,有的藏得极深,到时能开采的就开采,不能开采的就随他了,反正未来那一洞的黄金足够我使用了。

    从未来落圆进来的那个山洞要封死了,等真正开采的时候再做一个石门保证这儿的秘密,现在暂时也没有趁手的家伙封锁甬道,只能等回去后再从冷正阳那儿寻找工具了。

    出口那儿我也有必要去探探,想及此,我来到我和紫晴小玉潜游出去的那个山洞,用灵觉顺着水流向外探去,还好,一直到出口都是畅通的,只是有些地方比较狭要凿去部分的石头才能通过,出口也还是被石头堵着的,不过这些都不是大问题,到时找人把这儿凿通,我只要证明两千年后这儿还能畅通即可。

    从原路返回到未来的落圆山洞,我找了几块大石头把我破开的洞口又重新封上,除非是用工具几个人搬运,不然是没办法打开这洞口的,而几个人也不会带着工具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撬几块大石头。

    弄好这些出来后,却已是深夜,我随便在河里弄了两条鱼出来,找了个能避雨的地方把鱼烤吃了,也懒得再去落日村,就合衣睡了一晚。

    第二天回到落日村,冷正阳见我安然无恙地回来,也很高兴,也没拉着我问长问短,只是叮嘱了下让我小心自己的身体。

    再过了几日,感觉到我身体完全康复了,我问冷正阳有没有剑或者刀什么的,说我想练练剑。他从不知哪儿找来了一把剑,我试着比划了两下,感觉还行,虽然不是上好的剑,但用起来也还趁手,等他们父子去打渔时,我极快地来到黄金洞口,剑一划出,把甬道顶弄塌了几段封堵住甬道,出了洞还是用大石封上,这样才万无一失,不虞阴差阳错让人发现了这洞口。

    我很快又回到落日村,是时候考虑回蓉城了,只是冷正阳父子对我不薄,这样把他们扔下不管怕是有些说不过去,既然遇上了我,怎么着我也要给他们一个好的归宿。再说,凭着他们这个姓,我隐隐地感觉会不会跟我有关,万一真的是自己先祖,有机会我不搭把手,那真说不过去了。

    等他们父子回来,我跟他们说我要离开的事,说完后我犹豫了下还是郑重说道:“我走后估计不长时间就会回来,你们最好能在这儿等着我回来,万一迫不得已要离开,那能回来就回来,不能回来时,你们去蓉城找我即可。”

    冷正阳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说,但见我说得郑重,还是点头答应了。

    第二日我悄然就离开了落日村,连冷正阳父子都不知道,我首先要去陆扬城看看,傅作人死后,这儿又变成了什么样。

    陆扬城感觉没什么变化般,晚上还是一样的严格,守护团的人时不时还能见到,白天时也没见盘查得有多严格,想来该干嘛还是干嘛了。

    我进了城后还是住在那家客栈,然后到酒馆里随意地听着当地人聊天,才知道现在陆扬城领头的居然变成了叶长风,我有些哭笑不得,怎么我杀了傅作人后,反而便宜了这个他呢,不过这样也好,叶长风武功没有傅作人那么高,要做什么事肯定会多方制肘,这样一个弱势的城主,未来自由军进攻时也要方便许多,说不定不等自由军上手,他就会被其他城吞得个干干净净。

    没再管陆扬城的事,一路紧赶慢赶,十多天后回到了蓉城,自由党人见到我,都大惊。

    很快陆天宇就闻讯而来:“哇!传来的信息说你落入金沙河,生死不明,十多天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们还一直在让人打探着呢,你失踪的消息都没敢跟杨纤纤说,没想到你这就回来了。”

    我把我的遭遇一说,只是隐去了黄金洞的事,他和随后跟来的人不胜稀嘘,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如果不是天无绝人之路,我真可能就交待在了陆扬城。

    陆天宇笑道:“既然安全回来了,那先回去吧,怕是杨纤纤都等你心焦了。”

    我笑道:“好,我先回去,嗯,晚上来我那儿吃饭,有些事跟你说。”现在人多嘴杂,很多事不宜让人知道。

    他点点头。

    我回到院子,一开门,杨纤纤正和武成隆在院子里坐着,一见我,我就见她眼泪刷的流了下来,一下子冲到我面前跳到我身上,哭着说道:“外面都在传你生死不明,我不敢确定,每天都不敢走出院子,怕你回来找不到我,你还是回来了骆阳,我好想你!”

    我紧紧地搂着她,不住地吻着她的脸和脖子,如果不是顾及武成隆还在边上,我早抱着她进屋里剑及履及了。

    “没事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传闻都不可信,你难道不知道,这世上还没有人来伤害到我吗?”我笑道。

    好半天她才从我身上跳下来,脸红红地,眼睛也红成了两个桃子般:“这次蓉城传闻听着很真啊,我都担心死了,如果你真有什么,我真不知道该如何了。”

    我一笑:“没有我你也要好好活着啊,你还要把隆儿抚养成人的,以前我没在的时候,你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嗯,如果不是想着隆儿,我早跑去陆扬城找你了。”杨纤纤轻声说道。

    我心里暗叹了口气,我和武成隆之间,她更在意的是武成隆,这也没错,毕竟母子亲情浓于水,我虽然与她情热如火,但要为我放弃武成隆,她也做不到,之前在京城时她就有过选择。

    安慰好她,又吩咐人做好饭菜,差不多的时候,陆天宇施施然就来了,只有他一个人,现在他去到哪儿都是一群人跟着,像这样一个人能去一个地方的吃饭的,除了来我这儿,其他地方都不可能。

    边吃边闲聊着,我也没提其他事,就是把在陆扬城的一些事详细说了,等杨纤纤带着武成隆上楼睡觉,我才把我发现黄金洞的事跟他说了。

    陆天宇叹道:“当年你跟我说起你们落日城时,我还在想着,那些黄金是何时是谁放在洞里的,现在知道了,就是你自己把黄金开采了出来藏于洞里的。”

    我苦笑道:“我也想不明白了,又是穿越的悖论问题。”

    陆天宇笑道:“先别管是不是悖论,反正不管如何,这个黄金洞咱是要开采定了。”

    我点点头:“是的,只是要找到合适的人去开采是个大问题,我这儿除了那冷正阳父子值得信赖外,我就真找不到其他信赖的人了。”

    陆天宇笑道:“这倒没关系,之前我不是跟你说了我找了一帮人去开发天坑吗?那帮人就是我发展起来的心腹,正好天坑石头城我缺钱要歇了,就把他们从那儿找回来去开采冶炼黄金去,有了黄金,再去开发建设天坑石头城。”

    我喜道:“如果有这样一帮值得信赖的人,那黄金洞倒是可以放他们去开采了。你什么时候把他们从天坑石头城那儿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