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再临落圆

    我知道我的微笑一直都能给人安稳、平静和安全的感觉,只要微笑起来,很少有人能拒绝,果然我这才说,那中年人就完全放松了下来,带着小孩走进了院子说道:“没事,谁还没有个意外呢,既然到了这就是有缘,你安心住下就是。我这也有些草药,给你治治伤很不错的。”

    我又一拱手说道:“大恩不言谢,容后再报了!”

    他一摆手,带着小孩儿推门进了屋,我跟着他也进了屋内。

    放下鱼具鱼篓,他先洗了个手来到我面前,伸手帮我把我缠的那些布条解开,我看去,伤口已完全的愈合了,只是还有些红肿,解布条的时候又拉出些血出来。

    那人说道:“你这伤口愈合不错,再包上我的药,过几天红肿就能消除,到时都不用再包扎了。”

    他找了块干净的白布,烧了些热水来,把我破碎的衣服裤子都解开,先把我伤口的血污都清理干净,然后去找了些草药来放碗里捣烂,又用另外一块布包住,再撕了些布条给我缠上,我只感觉到伤口丝丝凉意透入身体,看来这伤药挺管用。

    “就这样包着,明后天再各换一次就好了。你身体好,痊愈的时间也快。”他帮我弄好药后笑道。

    我拱手又谢了他,想着衣服袋子里应该还有些金银,翻了一下,幸好没在落水时失落了,我拿出来说道:“这些金银就麻烦您给我买一身衣服,再弄点吃的给我了。”

    他手一推道:“你到时穿我的衣服即可,吃的么我们吃什么你就吃什么,哪用得着什么金银。”

    我一正色道:“我这伤一时半会好不了,要在您这吃住,还要换药,我看您这儿过得也不宽裕,反正现在这些金银我也用不上,您就拿着就当帮我了。”

    他见我说得坚决,也就收了起来,然后从衣柜里找了套干净的衣服给我,又烧了一大锅热水倒盆里,我把全身洗了一遍穿上衣服,这才感觉回到了人间般。

    弄完这些天已黑尽,我这难道是昏睡一天了?算算时间,我落水的时候是正午上下,我伤口愈合的程度,我不可能只是睡了几个时辰,最有可能的是昏了一天多,很可能还是睡了两三天。

    晚上吃的就是他们打来的鱼,弄得简单,味道却极鲜美,我问了下他,说是姓冷,名正阳。

    我一愣,居然还跟我同姓,不过我跟他说的是叫陆清风。

    冷正阳说他们经三代都住在这儿,也都是以打渔为生,他妻子早死,因为太穷,也没再续弦,现在就跟着儿子相依为命。

    晚上冷正阳把他儿子的床给我睡,他和儿子挤一床,我又只能不住道谢。

    我躺在床上却没睡着,我想到那日傅作人应该是被我飞出的剑射死了,再过一段时间,消息应该能传到蓉城,只是不知道那时这陆扬城又被谁控制了。又再想到在蓉城等我的杨纤纤,心里不由一叹,这次幸好我逃出生天了,如果因为我的大意就此死去,那真太对不起她了。只是现在不知道身在何处,还身上有伤,要回去,只能之后再想办法了。

    想到这,我闭上眼睛,默默运起落圆,让落圆运行遍布全身,一会落圆即自行在全身流转,渐渐地我放松了全身睡了过去。

    此后几天我都在冷正阳的屋里没有出外,冷正阳白天去打鱼,晚上回来帮我换上药,如此过了三天,我伤口已完全结疤,想来再过十来天就能完全痊愈了。

    冷正阳很惊异我愈合的速度,这样重的伤按他所说,没一两个月是不可能痊愈的,我居然十多天就能好痊,那真是奇迹了。我自然不会告诉他我有神功能帮助伤口愈合。

    又过了五六天,我感觉到这伤口已不能影响到我的行动,想着已在家闷了很多天,就提议跟着他们一起去打渔,冷正阳见我已没多少问题,也就同意了。

    按冷正阳说的,他们这地方叫落日村,所有人家都是靠着打渔为生,只是生活愈加艰难,有几家人都迁出了落日村,现在村里就只有两三户人家。

    走出村,就见河边有个小小的码头,上面停着几艘渔船,都不是很大那种,感觉一个风浪就能把这船倾覆,看来在河上讨生活也不容易。

    上了船又开出了一段河才开始撒,但今天似乎运气不大好,撒了几也没捞上一条,冷正阳笑道:“我们打渔的就这样,靠天吃饭,有时候一就够几天生活,有时候一天也捞不到一条。今天这儿打不上,我们换一个地方。”

    船又向下游飘了一段距离,冷正阳才又撒,我见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四处打量着这儿的环境。

    这段河蜿延向下,很是平缓,两岸风景如画,再延伸出去是大片的平地一直到一座山的山脚下,另外一个方向也有一条河也从山脚下流过,我望向那座山,感觉有些熟悉的样,我很是奇怪,这儿我肯定是没来过的,怎么会感觉到熟悉呢?正好冷正阳收了在休息,我就问道:“冷大哥,这座山你们叫什么啊?”

    冷正阳笑道:“是不是觉得这儿风景如画很好啊?那座山我们叫碧塔山,诺,那边那条河还是我爷爷以我们姓命名的,我们就把它叫做冷蓝河。”

    冷正阳的话刚落,我脑子里翁地一响,碧塔山、冷蓝河,怪不得我说这座山看着很熟悉呢,这一片不就是两千年前的落日城吗?只是现在这一片还是完全的蛮荒之地,完全想像不到两千年后那繁华的落日城就是在这样的荒滩上建立起来的。

    我忍住心里的激动,对冷正阳说道:“冷大哥,你把船摇到那边,我想过去看看。”

    冷正阳也没在意,慢慢把船就摇到了岸边,我轻轻一跃就上了岸。

    我转头对冷正阳说道:“冷大哥,你先忙,一会您忙完了先回去,到时我再从岸上找着回去就是,如果我今天晚上不回去也没关系,你不用等我了,我要在这附近好好逛逛。”

    冷正阳稍一犹豫道:“那骆兄弟你小心些。”

    我微微一笑道:“没事了,我现在基本已经好了,应付一些事已不成问题。”

    他点点头,把船撑到了河中,慢慢摇了回去。

    等冷正阳的船离开,我找准碧塔山的方向走去,我很想去看看这时的落日城原址跟两千年后有什么区别。

    只一会我就到了碧塔山下,我按着记忆找了下,确定了老落日城的位置,既然能找到老落日的位置,我就要去找找,看当时我修炼落圆、又把我和紫晴和小玉关了半年的落圆洞不知道这时存在不存在。

    我按着记忆找去,到了以前落圆的位置,却见那是一片的石壁,并没有石洞,我也没气馁,灵觉探去,却发现外面是薄薄的一层石壁,里面就是个天然的石洞,后面还是一条长长的天然甬道,长度连我现在的灵觉都探不到头,我心一松,果然都是一样的。

    我找了块石头,几一把那层薄薄的石壁敲碎,搬开碎石,我走了进去,我灵觉感知去,果然是跟两千年后的落圆一样,除了一地面上一些凸出的石块被凿平,连石洞顶上那些石头都与两千年后一模一样。

    这情景让我感觉有些怪异,我知道两千年后这石洞的情形是什么样的,而我现在却在这石洞没有改变前走了进来。

    我很期待我再走进去落圆会遇上什么。

    我用灵觉在前面探着路,一路去跟那次我进入没什么区别,甬道的大小都一样,只是地上不时出现的石头和碎石提醒着我这儿与两千年后的平整不同。

    走了好一会,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经过石门的位置,因为这些地方都太像了,而不是像两千年后在石门那儿是很光滑的,就是不知道这石门是什么时候安装上去的。

    再走一会,就遇上了岔道,我记得从这条岔道过去就是一条巨大的地下河,我没管,又顺着原来那条道一直向下走去。

    我一路一路用落圆四处探着路,再走一段,我站定用灵觉把所有的通道都扫了一遍,找到了与紫晴和小玉一起藏身的石洞,然后找到通向那个石洞的通道,放出灵觉慢慢走去。

    当我走到那个石洞前时,我心思起伏,两千年这儿也没有多少变化,除了后面开凿出的人工通道,其他都跟两千年后肖似,就连我们经常洗澡的那个水洞和出口都没多少变化,两千年并不能让自然改变多少。

    我来到我们曾睡过的好个洞,边上那个藏着黄金的洞当然也在,只是没有了那些价值连城的黄金。

    感知着那个山洞,想着曾经我、紫晴还有小玉三人在这洞中的水潭内洗澡嬉戏,我忍不住一下就跳进了水潭内。

    记忆中的水潭很深,但现在这水潭却不深,下面是厚厚的一层淤泥,记忆中当时这些泥有,但没有那么厚,我潜下一点伸手抓起一把泥来,灵觉感知去,却感觉这泥中似有细细的金色的东西,我用水把泥慢慢淘去,果然,在我手上剩下的是一层细细的砂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