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刺破层岩

    我还是大意了,以为自己的武功已是天下无敌,就没把傅作人放在眼里,没想到人家一直都没忘记我,早就一直在谋划着杀我。

    我把灵觉向地下探去,探出一丈左右时,下面居然是空的,我大奇,再探得更深些,却发现这下面的空洞却是被金沙河的水掏空了的空洞,面是一丈左右的岩石,下面就是金沙河水,建房时根本没注意到下面是个大空洞这一丈厚的岩石,也没人会在意下面这个空洞了。

    我唯一的机会就在这空洞了,如果能震碎地下这层一丈厚的岩石,那落入下面的空洞中,我就能从金沙河潜走。

    我剑的长度是三尺,我一剑下去能刺入三尺多深度,这样多刺出几剑,形成一个钻了也的圆,到时我再用全力跺向地面,多跺几下应该能把这层岩石跺裂。

    想到就做,我反手拿剑,落圆涌到手,我一剑刺到地,那剑就直没至柄,我快速拔出剑来,又是一剑插进去,再拔出再插入,只一会就插出了十多个孔。

    傅作人刚开始见我如此做不明所以,但见我多插了几个后也知道事情不妙,急忙大叫道:“快去找弓箭,快去找弓箭杀了他,别让他再刺地了!”一边手忙脚乱地打开机关把挡门的铁板移开。

    剩下的人急忙跑外面去找弓箭,也幸好这群人都是拿刀剑没一人是拿弓箭的,不然射出箭来,我可不能专心地在地刺孔了。

    我没管他们在外面忙乱地去找弓箭,只管专心在地刺着一个个孔洞,到他们找到几把弓箭跑进来时,我差不多已在地刺出一圈近半丈的孔圆。

    外面嗖地一声射出一箭,我灵觉放出,轻松躲开了一箭,然后又是一剑刺入地,再来两三剑,我就能在地完整地刺出一圈剑孔来。

    但我还没来得及刺下去,又是几箭射了过来,我在在笼内四处躲避着,那几个跟我一起被关在笼里的人,没来得及躲避,在这么大点地方,没有我这样的灵觉他们也躲不开,一个个都被射死倒在地。

    我没管那些死了的人,但我却也没空再往地刺出孔洞,如果等更多的人找到更多的弓箭时,那我真的再没机会去实践我的办法了。

    我没再躲避,一咬牙站住,把长剑反手一下刺入地,外面一箭射来,我没能躲过,只能堪堪地侧过身子,那箭扑地一下射在了我左肩,这么近的距离把我射了个对穿,鲜血一下从肩冒出来染红了我的左手。

    我没管这伤,又是一剑插到了地,这一剑刺出,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剑圆,我还没来得及把剑拔出来,又是一箭射出,我稍把身体拔高了些,本来射向我胸的箭一下就射在了我左大腿,从前面射入,从后面透了出来,万幸的是没有射中骨头,鲜血又是刷地一下流了出来流向地面。

    我疼得一咧嘴,一咬牙拔出了剑,地已形成了一圈剑孔。我猛地拔高了身体直到笼顶,然后大吼一声,所有的落圆都落在右脚,我狠狠地一下跺在地,落圆的力量透出,只听轰的一声,只见那些本来是一个个的剑孔,就被裂缝一个个的串连起来。

    我大喜,这证明下面的岩石已经有了裂纹,只要我再狠狠地跺一脚,这岩石就肯定能落入空洞中,我也能从空洞掉入河内。

    傅作人见状大惊,嘴里大叫着:“快放箭快放箭!”一边越过众人冲到笼边,想在我躲避箭矢的时候给我两剑。

    我又是猛地拔起身体,在空中,左肩差不多的位置又被射了一箭,这点箭伤现在对于我来说就是小伤了,我一脚跺向地,只听喀啦啦的一声巨响,我就感觉身下一松,下面的岩石哗地落了下去,我也随着岩石向下落去。

    见到下面居然被我弄出了一个大洞,傅作人不可置信地一呆,我也堪要落入洞中,就在这时,我灵觉探出锁定傅作人,手中长剑一下飞出,正正地钉在傅作人的前胸,把他整个身体带着飞了出去,身体在半空,还有余力探出灵觉感知到傅作人身体已在抽搐,我才哗地一下落入水中。

    我人一入水,受冷水一激,我身体的伤不那么痛了,但我伤口在流血,不能长时间在泡在水里,我要尽快找到出路,找到安全的地方处理伤口。

    我灵觉向四周探出,刚才在跺碎岩石时使用了太多的落圆,现在身体还没恢复太多,虽然不会再像以前般因使用过量而晕劂,但流血过多加消耗过大还是让我感觉到一阵的虚脱。

    幸好我灵觉只探出一点即感觉到了有水流流过,我顺着水流快速向下飘去,一边我用灵觉前面探着,只飘了一会即感觉到了一个水底的出口。我忍着剧痛,从水底潜出,片刻即到了洞外,我露出水面透了口气,然后向后看去,却见我已离傅作人的已有十多丈远,我还能听到傅作人的下属在大呼小叫的声音。

    从洞中潜出,我已脱力,消耗虽然巨大,但最重要的是我要找一个地方裹好伤口止血,不然在水里泡着,流血也能把我流死。

    顺水再飘出百来丈,我见到有一片滩涂荒地,我强忍着痛和眩晕感爬了岸,岸后我拼尽全力拔出了肩的箭,拔箭的时候疼得我冷汗直冒,幸好我还没晕过去。我撕下衣服,把衣服撕成一条条地缠住肩的伤口,感觉了一下,血流得似少了很多,本来想再拔出腿的箭,又怕这一拔出来扛不住晕过去,到时被傅作人的下属搜索来找到那就麻烦了,想及此,也就作罢没再拔腿的箭。

    我落圆差不多已消耗一空,剩余的落圆只能够让我的灵觉探出几丈远,也幸好还有这么点灵觉,我探出后发现在我几丈不远的水边拴着一条小船,船主人不在。

    这是天无绝人之路了,我勉强用一条腿一只手爬着到了船,躺倒船解开绳后,我奋力的一脚蹬在岸边,见船离开河岸顺水向下游流去,我松了口气,现在可以处理腿的箭了。

    我用尽全力拔出腿的箭,疼痛让我好半天都没力气去做任何事,等稍恢复一点力量,我还是用衣服绑住我的大腿伤处,感觉到血慢慢止住,我再也没忍住眩晕的恶心,人一歪倒在船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脸有点点凉意,一会凉意变成了一片的清凉,我眩晕的感觉稍减,人也醒了过来,却是见天下起了雨,雨挺大,淋在我脸身,带给我丝丝凉意。

    我看了看天,天阴沉着,下着雨我也看不出现在是什么时辰,更不知道我昏睡了多久。我勉力坐了起来,只见船被伸入水中的一根树枝拦住停在了岸边,距岸也就一两尺的距离,我摸了摸肩,血早已止住了,我又摁了下大腿伤口,也一样没再流血,只是疼痛依然。

    要先养好伤才行。

    我伸出手拉住树枝,把船靠在了岸边定住,我拖着一条腿和一只手,慢慢爬出了小船,了岸,我从那树枝折下一支稍细的作为一个拐杖,试了一下,还能支撑着我走路,只是只用一条腿走路,这速度慢得不行。

    这一段应该是片荒滩,我走了很久也没感觉到有人,再走了一段,总算是见到一个小村子,我长出了一口气,现在有救了。

    这小村子并不大,看房子也就十来间,我拄着树枝走到一户人家门前敲了敲门,没人应,我又换了一家,还是没人,我轻轻推了下门,门一推就推开了,我看了下,屋里很干净,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应该是有人生活,只是现在不在。

    好吧,我就在这儿等等,人总会回来的。

    我坐在门口等着,一边慢慢的运行起落圆,前面消耗一空的落圆又有了起色,慢慢在我脑海里形成,然后再从到下从左到右地流转我全身,当落圆流转过伤口时,感觉伤口都不怎么痛了,想不到落圆还能疗伤!以前我从没受过这么重的伤,所以不知道落圆能疗伤也很正常。

    我大喜,一遍遍地运行着落圆,让落圆快速在全身流动,我只感觉伤口一时热一时凉,有时候还痒痒的,却不觉得疼痛,看来这落圆疗伤真的很强大。

    运行了一个时辰左右,雨也停了,我听到远处传来了人声音,我拄着树枝站起来,却感觉腿的伤口不怎么痛了,我试着把树枝扔了试着走两步,拖着一条腿倒也能一瘸一拐地走,看来再过几天就能完全愈合。

    这时那走来的人到了这屋前院子,见到屋前站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一下定住了。

    这是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小孩,中年人三十多的样子,小孩十二三岁,肩挑着鱼网,腰都挂着一个鱼篓,看来这是一户鱼家,刚从外面打渔回来。

    我忍着左肩的痛一拱手微笑道:“本人骆阳,在河被劫,幸得逃命到达贵村,望收留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