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杀入陆扬

    陆天宇和我们就在二楼看着,现在就剩下这十来人,再不让这党主席选择那就说不过去了。陆天宇随意看了下,然后就说:“从左数第四个。”

    我望向那姑娘,在十人里是属于最普通的一个,稍好些的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倒还能沉稳如水没一点变化,心态算是最好的那个了。

    我点点头,这个姑娘看着还不错,以后估计也能应对大场面。

    可代表们却不答应了,说至少要选两人,作为自由党的主席,不能才娶一个老婆。在这个时代,男少女多,大户和有权势的人三四个老婆很正常,作为自由党党主席,多娶几个老婆才更与党主席的权势相符,如果能十人都选去那最好了,自然其中也有自由党内派别相争的意义在里面。

    陆天宇当然不会同意,就连两个,也是我们好说歹说了才勉强答应,然后又选择了第八个长得稍端庄些的。这党主席选老婆的事也就算是通过了。

    陆天宇悄然跟我说道:“按我们那时的法律,一个男人只能娶一个老婆,一夫一妻制是社会稳定的基础,有的人找了另外一个女人,那叫小三,要受道德谴责,哪像现在,我找两个别人还不满意了,巴不得我多选几个。”

    我笑道:“我在我那时代也有三四个老婆,还有几个跟我不清不楚的,在这时代,不还有一个杨纤纤啊,没人觉得这不正常,我觉得你以后估计还会再找,到时不找别人也要送上门给你。”

    陆天宇摇摇头,没再说什么,似是对这个时代很不理解一样。至于是不是真不喜欢多妻,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晚上自是又热闹了一番,庆祝党主席找到了老婆,吃喝玩闹后把两个新娘送进了陆天宇的小院内,门一关,我很想用灵觉去感知下他是如何洞房的,想到这事着实尴尬,想想也就算了。

    晚上我跟杨纤纤说了我要去陆扬城的事,她虽然叹气不想我走,但是也知道这是我的事业,不可能我们总是在风花雪月而忽视了我的责任,再就是去杀傅作人,也算是给她和武氏报仇,于情于理她都不能阻止我去。

    这一晚我们自是抵死缠绵。

    第二天她还在睡梦中,我即悄然起身离开了蓉城,这一次去虽然不会有多少危险,但路程稍远,又要很长时间见不到她了。

    我没到过陆扬城,只能先到京城然后再从京城去到陆扬城。

    我不紧不慢地赶了十来天才到京城,到了我那在京城南的院子,院子还在,只是大门开着,里面东西都被人洗劫一空,我也没在意,前段时间那样战乱的情况,房子还在就算不错了,东西还在就是种妄想。

    在院子里随便睡了一觉,再把灵觉扫过整个京城,却发现京城比之我那时要萧条不少,不说外城了,外城人都很少,可以说十室九空,九城内直接就成了一片废墟,城门都没关,也没人守卫,当时武皇叔与李存孝战争焚烧的很多房屋还没拆,整个九城也没多少人,原来的皇宫倒是还算完整,里面却没什么人,也就一两个城卫在守着,这么大个皇宫居然没什么人,我扫过武库的时候,武库里的那些秘籍都还在,刀剑都没人管,看来都知道这个武库没啥好东西,却不想我成就武神之名就因为这个武库。

    那武库我也没管,里面都是破烂。想到武库,我把灵觉扫到守护团驻地,那儿也是废墟一片,我仔细扫了下,没发现在有哪个地方是藏有秘籍。

    京城废了,连李存孝打下这儿,只是把这洗劫一空,却没占据,或者他认为的,打得烂成一片的京城,已不值得他再花费精力金钱来建设。

    既然皇宫没人,我出了院子,直接就奔皇宫住下,住的是以前杨纤纤住的寝宫,想像着当时与她幽会,却从没在这儿睡过,现在算是得偿所愿,佳人却远在天涯。

    第二天起来,京城再无值得留恋的,我出了京城,直奔陆扬城而去。

    从京城到陆扬城我没去过,一路我慢悠悠地走着,也没急着赶路,就当是在游玩般,也确实,这一路的风景倒是挺美,据说陆扬城也在金沙河边上,河对面却没有城市是一片荒地,这也是陆扬城不用与北方乱军对恃的原因。

    陆扬城有个扬字,却跟我的扬城没一点关系,我本来还以为会不会是我扬城在两千年前的城市,结果却完全没一点相似处,所处的位置好像离得也蛮远。想来幻月城那样能传承到两千年后的城市少之又少,而且此幻月城跟左不右的幻月城也不是一回事,只不过名字相同罢了。

    陆扬城也是个大城,大小堪比幻月城,按陈武朝人的说法,当时是个仅次于京城的大城,不如此也不能成为曾思贤的老巢,只是现在京城破败,幻月城崛起,这陆扬城再说仅次于谁,那就名不符实了,至少我看去除了地盘比蓉城大,繁华程度比之蓉城还不如。

    到陆扬城,我在考虑我就这样进去,还是晚上潜入,观察了一晚,晚上他们的守卫还挺严,我还隐隐在其中看到守护团原团员的影子,这让我更不敢轻举妄动,晚上进不去,不如白天正大光明地进去,城卫能认识我的人估计不会太多,到时我观察下如果稍有熟悉的,我换个城门再进即是。

    第二天我随便看了看,这个城门看来多是新人,我也就没在意地交了进城费,进了城。

    进了城先是找了个客栈住下,然后才把灵觉慢慢扫过。

    傅作人和一些守护团的人对于我的灵觉有感应,我在扫的时候就要比以前要稍小心,这一小心,速度就慢了很多,再加上陆扬城也真是大,过了一个时辰,我都没感觉到傅作人在哪儿。

    这样不是办法,我想了想,收回了灵觉没再去探路,先睡了一觉起床,然后才施施然地在陆扬城四处闲逛。

    别说,这样还真让我打探到了一些消息。我这样闲逛了三四天了解到,傅作人没住在曾思贤曾经的皇宫内,而是在靠金沙河边上的一个庭院里住着,守护团原来的团员在庭院里有一部份,一些分散到了傅作人控制的城市,或是做城管,或是进入军队,守护团控制了几个城市的所有命脉。

    这也是必然,不然守护团在京城做供奉好好的,没有天大的好处,也不会反出武氏皇朝。

    我还打探到了这几城有股暗流在涌动,按那些人闲聊时所讲,好像是傅作人与李存孝又交恶了,原因是分赃不均,李存孝在京城之战中虽然出了大力,却也占去了大多数城市,而傅作人这叛变了武氏的人却只得到三个城市,他当然不大甘心,特别是他还掌握着守护团这个高端的战力的情况下,他自然更有野心希望得到太多。

    这是我猜测的。

    我还在陆扬城的一些地方看到了挂着人头和吊死人的情况,这应该就是陆天宇所说的傅作人清除地下党的罪证。他也不在意自由党的报复,那些地下党的尸体也不入土,就这样挂在各处提醒着人们。

    难怪陆天宇一定要让我来清除傅作人,这样曝尸于野,已是这世上最大的恶。

    看着这些尸体,我有点后悔当时在面对傅作人时没有把他杀死,让他能继续作恶杀害自由党员,其实我也想不到一个看上去风度翩翩的高人,会做出人神共愤的事。

    我从没那么急切的心情想要杀死一个人,哪怕是在面对当年侵入落日城捉拿了我父亲的人时,我也没有这样急迫地想杀死他,但我现在就想着如何杀死傅作人。

    我不能用灵觉近距离感知,我害怕傅作人感知到我后远遁而去,但不妨碍我远远地把灵觉放在陆扬城人所说的傅作人所在的院子周围,只要确定了他在院子里,我就杀入进去,根本不想要什么阴谋,就如此堂堂正正地辗压过去。

    这样探查了两日,也没感知到傅作人,我干脆搬到了距他住所不远的客栈里,那客栈刚好能看到傅作人的大门,我也不用灵觉了,就坐在客栈里,喝着茶等待傅作人出现。

    我不着急,只要能杀了傅作人,等再多天我也值得。

    到第四天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一队人出现在住所大门,我远远地看着,只见傅作人从马车上下来,前后跟着的都是原来守护团的成员,他随意地看了看,眼角都没朝我这方望一下,就走进了他的住所内。

    终于让我等到傅作人的出现了。

    我松了口气,这在陆扬城就耗费了我十来天,虽然我不着急,却也想尽早完成任务回去与纤纤团圆,这样的恶人,我也不想让他多活几天。

    我上楼拿了剑,也没在意其他人的眼光,就从客栈的正堂向傅作人住所走去。

    这段路不算远,我片刻即到,望着我镇定沉静的目光,看门的人都没什么反应,只有一个人走到我面前问道:“站住!你什么人?你找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