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主席选妻

    再过一个月北方城市经过自由党的休养生息开始发挥出无限潜力时,陆天宇找到我,我就知道我的好日子结束了。

    这是控制北方后陆天宇第一次找我,做为党主席,他事情极多,而对我,所有代表都一致地默认了我现在的地位,如果不是非常有必要,都不会打扰我,作为武力威摄最终极的战力,如果让我时时去处理小事,那就失去了威摄武器的神秘性了。所以,他找到我的话,我想肯定是有事要我出马了。

    陆天宇坐在我院子里,喝着小酒,我们俩闲闲地聊着,我们俩都很久没有坐一起聊天了。

    陆天宇道:“还记得天坑吗?”

    我一愣,那是我们俩同时穿越的地方,没人会忘记。

    他一笑:“我已派人去那儿建城了。其实我在打下幻月城不久,我就暗暗地寻了可靠的人去寻找那天坑,我给了他们大致的地图,要找到那儿就比较容易了,那儿本来也不属于任何人的势力范围,也没人在意那么一个隐蔽的地方了。在我们攻打祝城的时候,他们传来消息说已找到天坑,并且已进去了。”

    我问道:“那他们有没发现什么异像没有呢?”

    陆天宇摇头道:“他们没发现什么,我也不可能跟他们细说这些事,只是把信息传来给我,倒是说,如果要建城,其实也挺容易,外面可以种地,天坑里有鱼,吃的完全不用发愁,还有就是建城的石材在那儿是采之不竭的,而且极易开采。”

    我一笑:“你还是打算要去那儿建城了,现在你这大好局面,难道你还不在想着要回去你那地方?”

    陆天宇从怀里掏出那颗水晶球,凝神了片刻说道:“对于我来说,现在的一切就像是在打一场游戏,打到一定程度时,游戏结束,我就该离开了。只是现在这游戏打得正激烈我没法离开罢了。”

    我笑道:“自由党谁都能离开,就你不能,没有你层出不穷的手段,自由党哪能发展到现在这样。”

    陆天宇道:“当未来这天下统一的时候,估计也是我离开的时候了,在我们那世界有句话说的,要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刚开始时我是要一个结果的,现在我都可以看到我们未来是什么样时,我觉得这过程更重要,当一切都有结果了,对于我这一切就没意义了。”

    他苦笑一声接道:“只是,你还可能离开回到你的时代,至少你知道那个通道,我却走不了,因为我都不知道该走哪儿去。”

    我歇了会说道:“这时代也不错啊,再过几年你收复了所有城市,你就会是这时代最有权势的人,这可是很多人的梦想。”

    他叹了口气道:“我的梦想不是这个,以前还有人说大丈夫一日不可无权,当有了权力的时候,也就那么回事,你还是该吃吃,该喝喝,反而吃吃不舒服,喝喝不舒坦,我就不是那种喜欢权势的人。清风,不怕你说,我的梦想就是每天能弄点好吃的吃个够,睡觉睡到自然醒就行了,权势真非我喜欢。”

    我呵呵笑道:“过猪的生活我也喜欢,只是现在根本不由你控制,你不想要权势,权势却是推着你向前。”

    他也笑道:“反正未来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不会是我了,我早想好了,当天下都归于自由党的那一天,我会帮这个国家设计好一个好的政治制度,然后我就会放下一切,去天坑生活。我想啊,难说哪天又有一个我那世界的人穿越来,我要第一时间就看到他,给他讲解这时代的事。”

    我恍然大悟:“这就是你要在天坑建城的原因啊。”

    他说道:“我也是方便就近观察,说不定哪天就能让我发现了穿越的端倪呢。”

    我回忆了下,两千年后的陆家后人似乎一直都没遇再次穿越来的人,除了我。至于陆天宇有没找到穿越回去的路,石头城里没有记载,我也就不得而知了。

    我说道:“你在那建城是不错,只是要注意你后代早衰的事情。”

    他笑道:“这个倒是简单,他们主要是因为在天坑大石洞里生活没晒到阳光的原因,以后建城就在天坑外也建一个,能让他们随时去晒到太阳。以前我不知道没注意,现在你提醒了我,我自然知道该如何做了。”

    我苦笑道:“这算不算是用穿越扰乱了历史呢?我这样跟你说了,你说石头城还会不会在两千年后消失?”

    陆天宇大笑道:“呵呵!我想在那儿建城也是因为你说过天坑曾有个城市,你早已扰乱了这时代的历史了,也不多这么一件事,至于两千年后还在不在,儿孙自有儿孙福,随他们去吧。”

    我笑道:“你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说什么儿孙呢。”

    他也笑道:“这简单,我倒是不强求,现在我只要说要找老婆,不用我操心,自由党都会帮我操心了,至于是不是我喜欢的,那不重要。唉,现在我这人不属于我,而是属于整个党的,娶个老婆也是为党而娶的,与我爱不爱无关。”

    他又拿起那个水晶球,看着里面的人像:“我爱的人在我那世界已离我而去。”话语里是不尽的哀伤。

    看他有些不对劲,我插开了话题:“你找我不就是为了讨论老婆的问题吧?如果你觉得我可以帮你参考下,那行啊。”

    陆天宇笑了:“也不是不可以,要不就这几天你帮我参考下,我就随便找个人结了吧。”

    我大笑道:“这没问题,我还可以叫纤纤来帮你一起参考。”

    他也笑道:“那说定了。一会我们就去办这事。”

    他顿了下又道:“其实找你来是因为一件事。傅作人控制的陆扬城,我们很多地下党都被他清理了杀害,他控制的几个城内,搜捕地下党非常厉害,现在基本说在他的城市里已绝迹,我们就商量了,这傅作人是你手下的败将,既然他不管不顾地杀我们自由党,那我们就只能以杀止杀,你可以用任何方式去杀了傅作人,至于陆扬城乱成什么样不以后再去处理。”

    我点点头,傅作人这个陈武朝第一高手已是昨日黄花,对其他人可能还算个是高手,对我,不过是一两剑的事儿。

    “那等帮你把你的婚姻大事解决了我就去陆扬城。”我笑道。

    陆天宇站起来说道:“那就现在吧,咱去把这终身大事解决后,你这做兄弟的也好去办你的事。”

    我哈哈大笑着楼叫了杨纤纤,跟她把事一说,她也很高兴,这其实就像给皇帝选妃子般,能参与其中自然高兴万分。

    到了代表团驻地,跟代表们把事情一说,大家嘻嘻哈哈地马就叫人去通知下去,把党内年龄适合且未婚的少女们的资料都找一份来,先粗略筛选一下,差不多了再去叫人来。

    一会功夫,就厚厚的几大叠资料抱了出来,几大代表们事情也不做了,帮着陆天宇把那些资料一一查看。

    这些资料就是一个名字、年龄、加出生在哪儿、生活在哪、哪年入党、介绍人是谁,、属于哪个党支部、家里有些什么人,这些,有的更重要些的党员,还有张画像。

    既然是给党主席选老婆,那就是比较重要的政治事件了,要多慎重就有多慎重,首先选择的不是长成什么样,而是选择那些最死忠的党员,相貌么过得去就行,基本在寻找人选的时候,陆天宇就在边笑吟吟的看着也不说话,也不发表意见,好像给自己选老婆跟自己关系不大似的。

    经过半天的筛选,从近四百份资料里找出了十个人,然后就是让通信兵快马去通知,当然是先找到所属党支部,再由党支部代表带着人一起到蓉城,只要跟他们说是陆主席选妻子,大家都会知道这事该如何重大。

    选出了人,然后等人到就是第二第三天后的事了。也幸好这次选的人里最多的是在蓉城和幻月城,最远的就是金城这几个早期自由党控制的区域,都比较近,快马一天能到,一天能回。

    第二天就有六七个姑娘到了,她们都已知道这是为党主席选妻子,由不得她们不紧张,要知道,陆天宇现在就是这时代最具权势的几人之一,嫁给他那真的是一朝变凤凰了。

    陆天宇暂时没选,他说的意思是等所有人来了再一起挑选,不然是对谁都不公平,这也无不可,反正总是在这十来人中选择了。

    再第二天下午,所有姑娘才都到齐,先让这些还在风尘仆仆的姑娘去洗漱休息,晚才一起在自由党的党部客栈内选姑娘。

    当听闻党主席要选妻,蓉城内很多党支部代表都跑来了党部客栈,想看看这主席同志会挑选个什么样的姑娘出来,能第一时间知道主席夫人那也是很重要的事。

    十个姑娘都坐在了客栈大厅里,或端庄,或娴静,或是英气逼人,看着每个倒都长得算漂亮,看来代表们的欣赏水平还是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