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雁行战阵

    我叹了口气道:“现在战争也在改变,之前是列队于野,大家齐攻,自由军发明了弓箭和投掷枪后,就没人再这样做,大家都死守着城池,龟缩不出门,期望着用坚城防守死扛,但自由军现在又出现了攻城车和军队细分,敌人死守城池也不行了,不知道后面又会想出什么样的招来对待我们。”

    陆天宇哈哈大笑:“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等他们再想到对付我们的办法时,我们又能想到另外的方法来进攻他们,办法总比问题多。”

    他一拉我:“走吧,进城了,到你开工啦。”

    我一笑跟着他就进了江城。

    城内自由军从四周不断压缩着江城兵,把他们向中间赶去,自由军也不着急,只是按部就班地一点点推进,一队人进攻一刻,后面就换上一队生力军去进攻,这样保证了虽然进攻推进缓慢,却是不断地向前挤压,而人数比自由军少得多的江城兵,只能是苦苦支撑着不断后退。

    我进城后先是用灵觉扫了一圈,感觉到核心的地方有很多士兵不断向一处来往返复,我仔细地探去,果然在那中间见到了江城的乱军头子刘传,他现在正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听着自己下属汇报着各处的战果。

    我对着陆天宇一笑道:“是不是该我上场了?”

    陆天宇也一笑:“需要不需要找人跟你配合?”

    我想了想,现在城内双方士兵太过密集,江城士兵更是被自由军赶得挤在城内极小的一块内,我想进去搞偷袭那是基本不可能的了,还不如硬上,反正这世上能威胁到我的人或许有,但不可能是江城的士兵,现在这情况不如强攻直取。

    “我看今天后面进城那批盾牌刀剑手不错,你找那队人挑五十个左右跟着我吧。”我想了想道。

    陆天宇笑了笑拍我肩道:“你倒是识货,那队人是自由军内最精英的士兵,不然也不会用在最初的攻城战上,这可是自由军中的特种兵。”

    我知道他经常会有些新鲜词,这特种兵应该也是他那时代的词语。

    申重恩在边上听着,招手把边上的传令兵叫了来发传了命令下去,片刻五十人的盾牌刀剑手就跑步来到了我的面前列队站好。很多人估计才从战场上下来,身上都是血迹,有的还带着点小伤,不过每个人脸上都很兴奋,毕竟他们听说是跟着我去强突,能与我这号称的武神一起战斗,还能见识到我的武技,以后跟人说起来那毕竟都是件露脸的事,如果再能从我这儿学到点东西,那就千值万值,至于强突的危险却被他们忽略了。

    我看了这些士兵一眼沉声说道:“原地休息,半个时辰后出发。”这些士兵看着很强悍,但有的应该是才下了战场,这样的状态与我快速突破那只会拖累整个队伍。

    休息这么一会也不会影响什么,这江城的战争一时半会也不会停止。

    整队人相互看了眼,就坐在了地上。我自己也原地坐了下来,静静地调养自己,外面的厮杀声惨叫声就像被我隔绝了般,我再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等我睁开眼站起来时,刚好半个时辰过去,见我站起来,那些休息的士兵也跟着站了起来,现在看去每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处在极佳,只这五十人,我有信心从江城大街的一头凿穿到另外一头。

    “检查武器盾牌。”我又沉声说道。

    等每个人都检查了一遍后,我也不多话:“走。”

    陆天宇和申重恩从边上走了过来,他看着我,手在我肩上拍了一下道:“我知道你厉害,但还是要说声保重!”

    我微微一笑点点头,也没跟他说什么,领着人往江城大街走去。

    江城大街是江城最宽的一条街道,也是两军争夺最激烈的地方,两军五六千人的队伍,都挤在这里拼杀,因为江城大街最尽头处就是原来的江城太守府、现在刘传的宫殿,两军一寸寸地争夺,自由军每向前推进一丈都要付出极大代价。

    我敢于这样带着五十人就能强突是想到了当时在京城里我以雁行阵抵挡住城卫几百人的进攻,而且还能把对方压迫得后退,要知道我的灵觉可以纵观全局,能知道要攻击对方哪儿才是最薄弱,怎么移动才能补强自己阵形,在这样拥挤的情况下,是最有效的。

    何况现在我的灵觉和落圆比之当时要高出不知多少。

    我们面前的两军还在交锋,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我们这五十一人的队伍。

    “列雁形阵!”我大喝一声。

    雁形阵是小队形战阵中最常见的,在这样拥挤的地形下,只要有一个最突出的攻击手,当这人突出到对方队伍里时,能发挥自己人数的最大优势,而面对的却是对方较少或同等的人数,哪怕对方数倍于己方。

    我站在雁形阵的最中间,两边各排出十五人,我稍稍突出,后面的人就顺着向后刚好把整条大街都覆盖了。我抽出长剑,剑向前一指,灵觉扫过整条大街,己方和敌方所有人的动向都反映在我的脑里,这次比之上次明泰楼之战还要更细化清晰。

    “走!”我只喊出一个字,带着人就向前冲去。

    我们距双方的战场也不过二十来丈的距离,我这一发劲前冲,很快就冲到了战场中,也没管自己的部队还在与敌人拼杀着,我剑一扫,我前面的五六个江城士兵就向后倒下,再又一剑画出,对方的刀剑和残肢断臂都飞了起来,只两剑,对方的阵形就全乱了。

    我人稍稍控制着速度,要是我一个人,可能只画出几个圆就能冲到对方的腹地内,那我就前后左右都陷入对方的重围了,我控制着速度,与我后面的五十人配合着,灵觉掌控着全局,身体时左时右的突进,带着整个队伍时而重点攻击左,时而攻击右,片刻,江城大街上倒着的全是江城士兵。

    刚开始时配合不够,我还时不时要去支援那些遇上危险的士兵,到后面攻击了差不多一刻钟后,五十人与我的配合已磨合成型,到后面,我只需要向左或向右挥出剑,其他人就知道这时是要攻哪儿救哪儿,真正的做到了如使臂指,拼杀了一这么一会,我们一队五十多人,居然没损失一人,而地上早躺满了江城的士兵。

    这也是我们挤压得太紧太快了,双方挤在一起,之间剩余的距离早压迫到最紧,对方的弓箭手都根本没机会发出箭,这种情况下射出箭,射中敌方和射中自己人的机率都差不多,肉博战弓箭手在这时候基本没有用。

    这样的拼杀我消耗其实极少,更别说我现在落圆可以用磅礴来形容,如果就是一直这样战斗的话,我可以拼杀一天也不会有问题。

    又这样不急不缓地拼杀了半个时辰,自由军有几人受伤被换了下去,幸好都不是什么太重的伤,对比着躺满了整条大街的江城士兵来说,那根本就不算伤。

    这样的情况让江城士兵出现了混乱,我看到了他们在面对我们时脸上出现的恐惧,那样的恐惧我在祝城士兵面对我时见过,在这样的恐惧下他们还能坚持着,只是一种条件反射,而不是上级的命令,只要再遇上一根稻草,这些人就会崩溃。

    我想要做的就是加入这根稻草。

    我一剑挥出先腰斩了两人,然后再向后大喊一声道:“加快速度,杀光他们!”自由军轰然应诺,随着我加快前进的脚步,对面的江城士兵压力聚然增大。

    我一边加快着挥剑速度,嘴里叫着:“投降者不杀!放下武器者不杀!”后面自由军们自然也知道这时候增加压力,能达到什么效果,手上不闲着,嘴里也一起跟着我喊:“投降者不杀!投降者不杀!”

    我前面一个应该是新兵,在我刚才一剑杀出腰斩两人的时候,已是两股战战,到直接面对我时,我看到他已是完全站不住了,脚一软就跪在了地上,双手举着手上的兵器,嘴里大喊着:“我投降,我投降!”后面那些本来就连刀剑都挥不起来的士兵,一下子也跟着这个士兵跪在了地上,我没管这些跪倒的人,他们胆子已吓破,现在让他们再挥刀杀敌也没那能力了。

    这一波人投降,我们前进的脚步更快了,这些投降的士兵后面自然有人去收编,我们只管是向前杀进,嘴里还是一样的喊着投降的话。

    示范的作用是非常明显的,前面一片人跪地投降,后面一片一下就面对我们,见到我们势如猛虎地冲向他们,想都没想地又是双脚一软跪下,只见呼拉拉的,前面十丈开外就没有再站着的人。

    在队伍后面督军的一个江城军首,前面人一跪,就剩下他一个人独自面对着我们,他原本是拿着刀正准备教育一个投降的士兵,见突然只剩下他一个人面对我们整个部队,脸一下吓得白了,急退几步转身就跑。我顺手拿过一个边上投降士兵的长剑,灵觉锁定住那人,右手一挥,长剑嗖地就飞了出去,那个军首才跑出两三步,就被长剑从前胸穿过,被长剑的力量带着又向前飞出了三四丈的距离,才倒地死得不能再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