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武神就位

    灵觉威压向前掠过整个队伍,被我扫过的士兵都承受不住压力,双腿战战地想要坐在地上,我猛地收回灵觉威压,剑在面前一划,落圆涌出,只见我面前乱石纷飞中尘土飞扬,干硬的地上就被我划出一个深达五尺、宽一尺多的深沟。

    我这一手成了压死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等我再喊出投降的话时,不知谁带着把刀刃扔到了地上,这示范作用让其他人也跟着丢下了兵刃。

    我用剑再一指这群人说道:“回去祝城投降!”后面的人都不敢说一句话,转身就往回走,只片刻,我面前就只剩下一地的刀剑弓枪外再无一个人。

    我吐出了口浊气,一个人面对着四五千人时,压力还是蛮大的,其实只要他们齐心些,一些人牺牲自己拖住我,其他的用弓箭向我招呼,那我也够喝一壶的,要知道我落圆还不能达到源源不绝。

    我离开大道,在边上找了个稍隐蔽些的地方隐藏下来,观察着这通往江城的大道,虽然能把他们劝回去投降,也要防着其他人又重新回转往江城投奔刘传。

    坐了几个时辰,也没有再见人从这儿来,证明除了逃入山里的人,其他人都回去投降了。我这一个人就打败一只军队,回去这功劳又是天大的了。

    这事了了,我想着现在反正也没啥事,到江城也很近了,不如就此到江城去探探虚实,看情况能不能实施斩首,把刘传杀了,那自由军攻打江城时就要少费不少力。

    紧赶慢赶,到了天稍黑时我赶到了江城,这江城比之祝城更大,我到时,城门已关上,城墙上十步一岗,五步一哨,每人都是刀剑出鞘,弓箭上弦,几个巡逻队还随时在城墙上巡逻,想不声不响地跃上城墙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看这样子,张正德死的讯息可能还没转到,但自由军要攻打江城的消息估计早到了。

    我围着江城转了一圈,居然没发现能让我钻空子的地方,这江城的守卫是真正的森严,刘传是打定主意要死守江城了。

    既然没机会进城,我只能是在江城边上找了个地方修炼着等自由军到来。

    这一等就是近两天,自由军才珊珊而来,刚到也没急着攻城,自由军就这样慢吞吞地扎营,围住四个城门,后续的部队到后,也慢慢在准备着攻城用的器具。

    见到我回到军中,陆天宇大笑道:“你知道现在在军中怎么传你的吗?他们都说是你是武神啊!一个人就打败了一只军队,不说把张正德枭首,一个人面对几千人打得人家投降这点,那就不是人所能完成的,所以他们就称你为神!”

    我眼睛望向士兵们,果然,他们眼睛里似崇拜,又似疑惑,还带着一些惊惧,但更多的是欣慰,自己队伍里有我这样一个超强的战力,对于自家,那就是多了一层生命保险。

    我也没多说,现在再不会有人怀疑我的武力,那些只听说过我的人也证实了我果然如传说中强大。

    我说道:“我查看了下,江城的兵力防守很严密,我都没有机会能进城去看看情况,不知道你们有没什么作战的计划?”

    边上申重恩接口道:“这次我们要实地检验一下我们的攻城车,有了这东西,如果真达到试验的效果,现在这江城的城门就跟纸糊的一样,呵呵呵呵!”看来申重恩的心情很不错,虽然面对着这样重重的防守,他也没太在意。

    陆天宇道:“这个刘传,从我们地下党传来的资料看,非常残暴,鱼肉百姓,据说他抢到宫里的女人就多达三百,这个人咱们要活捉他,到时开个公审大会,杀鸡给猴看,那我们收复北方的速度能加快不少。”

    他拍了拍我肩道:“清风,到时活捉的任务那要交给你了,攻进城后,自由军管围攻杀人,你管捉人。”

    他一招手,下属有人拿了张画像来递给他,他顺手递给我道:“这是我们地下党暗地里画下的刘传画像,你看看。”

    我拿过来看了几眼,记住了他的一些主要特征,又把画像递回给了那个下属。

    “何时攻城呢?”我问道。

    “明天一早。”申重恩答道。

    我回到我的营帐,吃了些东西,一觉就睡到了天亮。

    我是头一次见那攻城车,前面是像枪头似的巨大铁锥,光那个铁锥我估计就差不多有千斤重,铁锥是插在一根巨木上的,巨木又跟一似木头房子的东西连接着,不一样的是,这个木头房子有四个大轮子,除去覆盖在上面的那些木板,看着更像是一辆巨大的车。

    见我在观察那攻城车,陆天宇道:“这个攻城车里面左右有十人共二十人在里面操作,要攻城时,从远处推着这车向城门撞去,上面覆盖的木板能防城楼上扔下的石头和射出的弓箭,当前面的铁锥撞到城门时,会一下之击碎木门,然后再往回一带,木门就会裂开,这样反复两三次就能把门破坏了。别看着挺大的,但里面的人推着走的时候,很轻巧,速度也很快。这样的攻城车我们准备了四辆,可以从东西南北四个城门同时攻进去。”

    陆天宇在解说着时,我面前的攻城车已开始运动起来,前面还稍慢点,后来速度越来越快,辗压在地上轰隆隆的声音传出很远,这巨大的攻城车飞速向前的那种气势,我感觉到城上的江城士兵脸色都变了。

    自由军在攻城车运动的时候,也齐声地喊了出来,喊声的速度跟着攻城车的速度一样不断加快,到将将撞到城门的时候,上万的自由军齐齐大喊了声增加攻城车的威势,光这万人齐呼的声势,胆小些的江城士兵居然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攻城车果然效果惊人,只一撞,那车前的大铁锥就整个撞入了城门里,一时木屑横飞,城门摇了几下,看着都像是要倒了一样。这一撞入,然后我听到车里的人齐喊一声,倒推着攻城车往回跑,前面的铁锥把木门一带,又带下了很大一块木头,城门上留下了一个三四尺的大洞。我都可以看到城门后惊慌的江城士兵。

    跑出一段后,攻城车又重新启动撞向另外一半城门,这半边城门或许是制作时偷工减料了些,只是一撞,整个门下半部分就飞进了城里,攻城车再拉回来时,这城门已完全成了个摆设。

    这攻城车才往回一撤,后面就是一队人举着藤盾向前冲向城门,这上面见人攻进来,箭从上面像雨般射下,只是全都被藤盾挡住,没伤到一人。

    这一拔上一进城门,就是一阵箭雨射入那破门里,后面紧跟着又是一队人冲出,两队衔接得很快,这第一队射出箭,人往边上一让,后面的人即刻就是一波箭雨射向城门里,这两波箭雨一射,城门里就再没站着的人。

    两队人箭一射完,举着盾就向后退出,后面冲出近千人的刀剑手,这些举着盾的弓箭手刚才能帮这拨人挡住了大部分从城墙上射出的箭矢,这一拨近千人的刀剑手速度很快,城门里的士兵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就冲了进去,只听见里面一时惨叫连连,双方已交上了火,只片刻,这千人的刀剑手就全部攻进了城里。

    这刚进入城。后面又是一波人冲出,这次是先对着城墙上射出一波箭雨,这些人用的弓似是跟前面的那两队的弓有所区别,更大射得也更远,虽是仰射,却也射得城墙上的士兵根本抬不起头来,这一波才射完,后面又是一队人射出,这队射完,后面又接着是一队,这边刚放下弓要搭上箭,前面的人已拉开了弓,然后又是一轮齐射,三队人没有一点间歇的齐射,上城墙上的士兵根本没人能抬起头来。

    在这三队人才射箭的时候,后面又是一队接一队的刀剑手冲出,这些刀剑手都是一手刀或剑一手的盾,很快就冲进了被推开的城门里,片刻,城墙上就听到声声惨叫,接着就见到自由军的军装在城墙上闪现。

    这时我们知道,自由军已占据了这城门和周边。

    申重恩又一挥手,后续的部队一队接一队的进入城内,到最后一队人进入江城时,其他城门的传令兵也传来消息,其余三个城门已攻破,自由军正按计划向城内围歼。

    我看着这一次的强攻城池,从攻城车出动到攻进城去,不过半盏茶的功夫,自由军感觉没费一点力就攻进了我看着防守严密的江城。

    陆天宇笑吟吟地道:“看到了吧?我们的军队越来越专业,各军种分工合作,弓箭手做弓箭手的事,刀剑手做刀剑手的事,攻城兵做攻城兵的事,各司其职,军队的进攻效果就像今天这样事半功倍了。未来还会再细分出更多的兵种出来,越细分,这战争就越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