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以一挡千

    看着这一切,陆天宇笑道:“这张正德倒是跑得快啊,传说他不是非常厉害的?陈武朝当年要剿他的时候,反而被他围剿的,怎么连跟我们一对都不敢了?这跑得比兔子还快。”

    张正德就是控制祝城的乱军首领。

    申重恩说道:“情报显示,张正德与江城的刘传关系很好,会不会是他跑到江城去了?如果他们两个联合,那我们攻打江城时要麻烦一些了。”

    陆天宇道:“问一下情报机构吧,他们现在应该得到地下党传来的消息了。”

    果然一会一人进来报告,听他一说,还真被申重恩猜到了,张正德一天前就把所有部队全带往江城跑了。

    祝城距江城有两三天的路程,他提前一天跑,大部队现在要追他也追不了。

    我想了想道:“我跑得快,一会我追着张正德去,他人多走得慢,我一个人走得快,应该能在他们进江城前赶他,我想只要把张正德一杀,这祝城的乱军没有首领,两城就联合不起来。”

    陆天宇道:“张正德可是有两万多人的兵马,你一个人能在那么多人中杀了张正德?”

    我笑道:“我可以挑一匹快马追去,马跑疲了,我再靠脚力赶路,这样最多一天就能赶张正德,半路我休息一下,他们这样赶路也应该会人困马乏,没有防备下杀他应该是没问题的。“

    陆天宇想想,再跟几个代表商量了下,觉得这样应该没有问题,主要是刚才我城墙的英姿也让他们放心了不少。

    说定了就有人给我牵来了一匹快马,我随便准备了下,带点粮水,翻身马朝着江城方向急奔。

    这马跑着也挺快,我在马坐着也不费什么力气,甚至还有空试着在马修炼了下,只是效果甚微,我也就作罢了。

    跑了半天,我见那马已是有些跑不动,就下了马,靠着自己的双腿,运起落圆在大道狂奔,速度居然不比刚才我骑马慢多少,那马在疲惫下居然都差点跟不我的速度。

    又走了半天,天已黑尽,我随便找了个地方躺倒休息,把马拴在有水草的地方让它自己休息,我也不着急,张正德他们赶路也是要休息的,我相信在明天下午左右就能赶他们。

    第二天一早吃了点东西,我又骑马狂奔,休息了一夜,那马也缓了过来,速度又跟昨日一般。如此又跑了半天,见马再跑不动,算算距离,应该距张正德他们已不远,下了马,把马赶走让它自回,我靠着双腿又向着江城奔去。

    果然再跑了一个时辰左右,我就感觉到了张正德的后卫部队,我远远地缀着他们,也慢慢地把刚才消耗地落圆恢复过来,张正德走得真不慢,这么多人在大道算是小跑了,我见到有些士兵都有些跑不动,但却也没有停下来休整一下,想来这逃命时人的潜力真是无穷。

    缀了他们我就不着急了,我还真不信他们能一直这样的跑着不休息,到晚张正德一扎营,那就是我的天下了。

    果然天还刚擦黑,张正德的大部队就在一块大空地停了下来扎营,我也跟着停了下来吃东西休息,等天再黑些时,我先把灵觉扫过整个营地感知了下。

    张正德的营帐被围在了整个营地的最正中间,四面都是他的部队,也不是按行军布阵的规势靠山或是靠水扎营,把自己弄在最正中,想来这样才能保证他自己的安全。

    我再感知了下,疑似的主帅大营他居然还搞了四个,估计也没人知道他要睡在哪个帐里,这也不知道是要防刺客呢还是防自己的士兵。

    我灵觉再扫过四个帅帐,四个帐居然都有人在睡觉,而且布置和人数什么都差不多,我有些后悔,没有打探清楚张正德长成什么样,这四个帐里都睡了人,那谁才是张正德呢?张正德如此多疑,说不定这四个帐都不一定有他。

    我有些头痛。

    看到营地周围堆着的火堆,我灵机一动,落圆顺着灵觉来到一个火堆边,这火堆边是个营帐,还有些士兵坐在边打盹,趁着那些人都在睡觉,我灵觉一挑,一根燃着火的木柴从火堆里跳出落在了帐顶,棉布的营帐非常易燃,只一会,那帐就燃起了熊熊大火。

    火一燃起,里面住着的人哇哇叫着就从帐里跑了出来,有一些睡得太熟没跑出来的,被大火烧得哇哇大叫。

    我灵觉关注在这些营帐内。

    大火一会就被扑灭了,只是把一个营帐烧尽。

    一会我就感知到一个营帐里有人问道:“怎么回事?”外面跑进一个人说道:“大帅,是一个营帐意外失火,大火已经扑灭,有三人死亡。”那人又说道:“要各营地守卫加强守卫,别让人偷了大营,还要注意明火,别再出类似事件了。”

    我灵觉锁定了那个人,那人居然没住在中间四个营帐中的任何一个,如果不是用火打草惊蛇,再加我灵觉的奇妙,不然真的很难从这么多营帐中找到一个人。

    现在他跑不了了,区别只在于我想让他什么时候死。

    我静静地坐着调整着自己,我在等着多数人都睡熟后再下手。

    到深夜时,我扫了一圈,大部份士兵都已熟睡,就连营地外的守卫都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打盹。我站起身来,灵觉在前面探着路,绕过一个个熟睡的人和守卫,很快就潜到了那人所在的营帐。

    我灵觉早感知到这营账门口有两人守卫,里面还有四人潜伏在帐四周,如果是不明所以的人,进去肯定就会被发现。

    我把门口的两人都点了空点,里面的四人也一一被我点了,等他们全倒地,我才施施然地逛进了营里。

    营帐里有张大床,床躺的应该就是张正德了,这人睡觉都还抱着一把刀,这是已被自由军吓破了胆。

    我走到床前抽出剑来,顺着他的头轻轻一剑,血从脖子喷出溅在营帐,一个人头就直接滚落在地,张正德哼都没哼一声就被我割了首级。

    出来我还有些不放心,又到那中间四个疑似大帐内,把睡在里面的人都一一环首,直到都没一个活人,浓浓的血腥味渐渐渗出,我才潜出了营地。

    虽然潜出了营地我并没离开,为了稳妥起见,我还是在远处关注着。

    到白天的时候,整个营地一下就乱成了一团,士兵们都不明所以地乱跑,有些人嘴里叫着:“大帅死了,大帅死了!”这些话喊出,营地更乱了,有几个应是军首的在不断争执,我听着,有的是说回去投降,有的说还是继续前进去投靠刘传,有的说不如大家把大帅的钱财一分各走一边,有的却又嚷嚷着杀回祝城为大帅报仇,这争执到后面,那嚷得最凶要报仇的人,先不被其他人一刀杀了扔在一边,其他人谁也说服不了谁,大家一合计,各领一帮人散了,一时之间,营地剑拔弩张,时不时有不同意见的人刀剑相加。最后还算军首能压得住,按前面所说的各走各桥。

    往回走应该是投降的人有一半以,剩余有一半往山里逃去,想来是去山里当山大王了,我记下他们去的方向,未来等自由军稳定了,这些人也是要剿灭的,其他的人还继续向着江城逃窜。

    我想了想,既然还有要负隅顽抗的人,那我闲着也是闲着,自是不会放过他们。

    我追着他们的尾巴就追了去,等跑出一段路,我都懒得去再跟他们玩阴的,直接从后面跳出来,追着他们队伍的尾巴就是几剑,这些逃兵根本没一定反应,就被我几剑杀了十多人倒地,前面的人才反应过来停下想追我时,我几个起落,已脱离了他们的视线。我的速度他们想追是痴心妄想。

    祝城兵刚派出一些人在后面警戒,我早跑到了队伍前面,从队伍侧翼杀出,还是几个圆画出,只要沾的无不倒在血泊中,这几下快如闪电,士兵才把兵刃抽出,弓还没来得及搭箭,我已又跃出了他们的视线。

    如此反复几次杀了近百人,这些想跑去江城的士兵不敢再跑,只能是在一个宽阔之地围成一圈组成防御阵形,我也不着急,一边调息,一边用灵觉注意着他们,等他们稍有松懈,我急速地跃出又杀了几个然后快速地又跃回,让这些士兵想抵抗都找不到人干着急。

    近五千人的队伍,被我一个人就困在了一个地方不敢动弹,他们随时要紧崩着神经以防我偷袭,而我却是想睡就睡,想走就走,想杀人的时候就出手。像我这样的一个超级高手如果要玩这样无赖的战术,那真的是让人抓狂。

    这样只过了一天,我感觉这群人精神都要崩溃了,我才拎着剑走出来喊道:“回去投降自由军者生,去江城者死!”这次我没再跃走,就这样拎着剑看着这近五千人的队伍,他们这么多人居然不敢对我动手,放任我在阵前喊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