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出征祝城

    我奇道:“为什么你们现在还放缓了脚步呢?之前不是说先统一北方再与陈武争天下嘛。”

    陆天宇笑道:“北方这些城市其实我们要打,真的太简单不过了,这些乱军哪会治军治国嘛,每个城市都搞得乱七八糟,我现在把那些城市放一放,也是有个对比,你看我们纪月城繁华的程度,再对比他们那些城市的杂乱,到时我真要打这些城市,就不用费太大劲,民众肯定都会支持我们。我们现在也在北方各城发展基层党组织,地下党遍布北方,只要想,北方很快就能被我们拿下。我们本来也打算在这段时间再拿下两三个城市再调整一下的,现在看来要加快速度了。嗯,南方也要尽快发展地下党才行。明天开会把这事要说一说。”

    我说道:“需要我的时候说一声,你知道我出谋划策不行,出力气活倒是可以。”

    陆天宇道:“对了,你现在武功到底突破到什么程度了?是不是到天下无敌的境界了?”

    我一笑道:“不知道,反正现在感觉没人能打得过我吧。”

    他叹了声道:“那是不是说你要打算去寻找回去的通道了?”

    我抬头看了眼楼上沉吟了下道:“现在牵挂的是她,如果我去寻找那通道,肯定是不能带上她的,她也不可能跟着我回到我那时代。唉,纠结啊。”

    陆天宇点点头道:“是有些难办,按你性格,想抛下她很难,只是,你那时代……”

    我摇摇头道:“这事先别想,我现在能力更大了,就要帮助你完成你的目标再说,至于她的事,后面再说吧,或许到时又会有两全的可能。”

    他站起身拍了拍我肩膀道:“你先睡吧,明天开会时叫你。”

    我点点头站起来轻轻拍了拍他的手,把他送出了院门。

    关了门上了楼,却见纤纤从床上坐了起来,我抱着她问道:“怎么还不睡?”

    “听到你上楼就醒了。”

    我看了看床上问道:“隆儿睡了?”

    她点点头,犹豫了下说道:“骆阳,我没想到你在自由党中有这样的权势,你应该在这好好发展的。

    我笑道:“当初是我和陆天宇商量着成立了这自由党,他的作用更大,我就是个打手的角色。”

    “唉,真不知道你去京城是为了什么,如果不是你没对我做过什么,还多次救了我,我都怀疑你是去卧底破坏我们陈武的。”

    “我跟你说过,我就是去寻求武功突破的,说实话,如果不是遇上你,我想突破也不可能,真的要感谢你对我的信任。”

    她说道:“从第一天在九泰那儿见到你,我的直觉就告诉我能信任你,所以才把你从九泰身边要走。我觉得这是我这一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了。”

    她手一紧抱住我,嘴在我耳边说道:“骆阳,我想要你。”

    我抱起她走出这间屋,来到卧室,把她往床上一放,她猛烈地吻着我,我脑里一闪而过一些生离死别的场景,然后热烈地回应着她……

    第二天我从她肢体的纠缠中醒来,这是第一次我和她共同睡在一个屋内,以前跟她幽会完,我都只能无奈地离开皇宫。能睡在一起的感觉真好。

    我轻轻地下了床,没惊醒她,她跟着我这么多天,总算是能在床上睡个安稳觉了。

    出门到了代表团开会的地方,其他的代表和陆天宇先后进了会场,我到后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其他代表都向我微笑致意,我一一回应了他们。

    陆天宇把我昨天说的话跟代表们一说,代表们就在下面议论开了,等他们议论了一会,陆天宇才道:“现在对于我们自由党来说是个最好的机会,我们的优势就是组织的严密性,这天下越乱,我们的优势越明显,我觉得我们现在就要加快收复北方的步伐了,本来我们也是打算要这段时间就进攻的,只是时间要抓紧点,另外就是南方地下党的建设要加紧,等我们统一了北方,就是南方地下党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代表们纷纷点头,这个表决没有异议地全票通过了,自是有人会去安排如何开展工作。

    申重恩接着发言道:“因为现在其他乱军都配备了弓箭,我们新武器又新开发出了能抵御弓箭射击的藤盾,现在已演练成熟,下次战争中就能够应用上。另外就是攻城车和投石机,也在主席的关注中研制成功了,我们军部就想在这次的攻城战中进行实验。”

    陆天宇接道:“那就投票表决这次的作战计划吧!”

    我不知道这次的作战计划是什么,投了弃权票,其他人都全票通过了,如何发兵还要按章程在代表大会上表决通过。

    陆天宇说道:“那就决定了,后天召开代表大会,表决这次作战计划。”

    我知道这肯定会在代表大会上通过,只是这形式总要走,不然代表大会的职能不能体现出来。这是陆天宇在制定这些章程时特别强调的。

    至于我的工作安排,他们也知道我随意,更不会揽权,以前怎么样,以后还是怎么样,党卫队没有我这一年还是运行得很好,那我也不用去干涉他们。

    过了两日,关于对祝城和江城这两座城市出兵的表决在代表大会上通过了,然后就是调配军力,准备物资这些。

    看着军纪军容严整的自由军,还有跟着军队一起同行堆积如山的军需物资,我才意识到自由军强大到了什么程度。战争打的就是资源和资金,这些现在自由军根本都不缺。

    只两日就开到了祝城,现在自由军进攻,根本不需要掩饰自己的目的,堂堂正正地就开到对方城池下,表明了,我就是要打你,要么降,要么死,你逃也可以,留下城市和城民。

    自由军就是这样强势的辗压过去,根本不会在意敌人的想法,再加上各城内还有地下党收集情报,鼓动民众,那些乱军控制的城市根本就无力抵抗。

    祝城是个跟幻月城差不多大小的城市,以前在陈武朝也算是大城市,当自由军开拔到城下时,城门紧闭着,城楼上都没有士兵站岗。自由军也没管,把城市四个门一围,就静等着发动进攻的命令。

    申重恩笑道:“他们这是要放弃城墙的守护与我们在城内打一仗?我们自由军就算在城市里战斗也从没怕过谁。”

    我边上道:“要不我进去看看情况?”

    陆天宇道:“清风,你一个人进去没问题?”

    我笑道:“这点高度对我来说没一点难度。”在九城的时候,那城墙有五丈,我用剑一插城墙就飞了上去,这儿才三丈多,对于我来说更不是问题了。

    其实我用灵觉随便一扫就能知道祝城整个城市的情况,但那也太吓人了,也没人会信,而我也是想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这一年没见我,很多人是不知道我的武功变成什么样了,虽然现在个人武力已不是争夺天下的决定作用,但能展示出强力的武功,也能让自己人精神振奋。

    我独自来到城墙下,人一跃而起就到了两丈的高度,拔起来时我就拔出了长剑,到将要下落时,剑往墙上一插,顺势一翻,脚再一点剑上,又拔高了一丈多,这城墙就征服在了我的脚下。

    下面的士兵见我是如此轻便简单就上了城墙,欢声大震,所有人都用刀剑拍打着新配给的藤盾,声音整齐而威武,胆小点的站在城上估计都会被这声音吓了跌倒。

    我一上城头灵觉就延伸了出去,这城上真没一个人,再延伸到其他几段城墙,附近居然都没有一个士兵。

    我很奇怪,灵觉直接扫过了整个城市,才发现这城士的人都躲在了屋里,但感觉上都是普通的民众,没有士兵。我有些不确定地又扫了几遍,确实是如此。

    我有些好笑,看来自由军进攻祝城的消息传来后,这儿的乱军没敢抵抗,丢弃了祝城逃命去了。

    只是这也逃得真个干净。

    我跳下城墙,把门闩扛下扔到一边,这要四人才能打开的城门,我一个人就把他们推开了。

    我推开城门走出去,陆天宇他们都还有些不明所以,我笑道:“人都跑完了,整个就是个空城。”

    申重恩手一挥,自由军跑出几队人从我打开的城门进去占据要点,一会城头上就出现了自由军的踪影,那些士兵一打手势,后面的自由军跟着也进了城,一会功夫,几万人的自由军就全都进了城。

    士兵在城内奔跑着占据核心位置,城内一些民众也打开了门从屋内出来与自由军攀谈,还有些地下党找到组织在汇报着情况,只片刻,整个祝城就被自由军不费一兵一卒控制了。

    我们走进原来的城主府内,这由乱军控制的城主府乱七八糟的,贵重些的东西基本都被带走了,再搜查一番,却也没啥值得关注的东西,想来乱军在我们进城前得到消息早跑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