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老友再聚

    我一笑道:“一会你就能见到陆天宇了。”

    她看向我,脸上满是疑问:“骆阳,以前我从没问过你是什么样的身份,你怎么能认识自由党主席呢?不知道你现在能跟我说明你的身份吗?”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告诉她:“我曾经也是自由党的发起者和党代表之一,现在都还是自由党卫队的队长,一年前我听说京城有许多武者武功高强,为了我武技的突破,我才离开这儿去到京城,没想到的是,会被你看中,然后救下你……”

    她定定地看着我:“骆阳,我知道你不会骗我,我知道你自从认识我后,救了我多次没伤害过我,我曾经也问过武明,他告诉过我你曾经加入过自由军,但我还是选择相信你,也幸好我相信了你,不然现在我母子估计都死在九城了。我们现在是孤儿寡母了,来到这样一个陌生敌对的地方,我请你无论如何也不要抛弃我们。”

    我又一笑道:“相信我,我说过,我不会让你们受到伤害的,在九城不会,在这儿更不会了。在这儿,我也算是最有权势的人之一了。”

    我虽是如此说,但也不敢太过肯定,经过这一年的发展,自由党还会认我这个曾经的党卫队长吗?陆天宇这个便宜老哥会变吗?我真不敢肯定。

    正想到这儿,马夫说了声到了,我扶着杨纤纤走下马车,只见马车停的位置还是原来我在的时候代表团的驻地,只是在边上更多了一些附属的建筑,代表团前守卫的人也更多了。

    我走到门卫前说道:“麻烦你去跟陆主席说声,就说是陆清风求见。”

    那门卫看着我,听我说到我叫陆清风不由一愣,然后恍然大悟似地说道:“您就是那传说中的党卫队队长?我们自由军曾经的第一高手陆队长?”

    我点点道:“不错,是我。”

    他急忙一抱拳道:“不好意思,陆队长,你稍等,我去通报一声。”说完让人先把我们引进了门房,自己急急地向内通报去了。

    纤纤走过我边上,望着我疑惑地道:“你怎么又变成陆清风了?你不是叫骆阳吗?”

    我尴尬一笑道:“我本来叫陆清风的,去京城为了方便就改叫骆阳了,骆阳也是我的另外一个名字,并不是想骗你,我没来得及说。”

    她的手在我腰上拧了一下道:“先记着,回头我要好好拷问你还有什么隐瞒着我的。”现在看着她心情好了不少,想来也把所有的事放下了。

    我暗中叹了口气,我隐瞒的事多了,至少我是从另外一个时代来的这点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跟她说的,其他的慢慢告诉她也无妨。

    只一会,就从驻地内部匆匆走出几个人,当先一人正是陆天宇,他后面还跟着几个代表团的代表,有军长申重恩和副主席汪成华等。

    陆天宇一见我即一把紧紧抱住我,一会才放开我道:“清风,果然是你,你壮了不少,也成熟了不少啊!”

    我微一笑道:“才一年而已,能成熟多少?其实你比一年前那才是更成熟了。”

    确实是这样,陆天宇现在比一年前感觉成熟了五六岁一般,应该是长年发号施令的缘故,自然而然地形态中带着威严,已不像刚穿越到这时代时那样的跳脱。

    后面的申重恩和汪成华那些也笑意吟吟地跟我见礼,我也笑着跟他们寒喧了几句。当时大家都是自由党的初创者,虽一年不见,这点情份还是有的。

    陆天宇一搂我肩道:“走,进去说!”

    这时他才注意到杨纤纤和武成隆,人稍一愣问道:“这是……”

    我笑道:“这是你弟妹杨纤纤,这是她的孩子。”

    陆天宇一听哈哈大笑道:“你这才去一年,怎么就拐了一个媳妇回来了?还便宜老爹都当上了!”

    我没搭他的话,有些话暂时不能跟他说,到只剩下我们俩兄弟时,才能跟他说清楚一些事。

    我伸手拉着杨纤纤,她牵着武成隆,我们跟着陆天宇向驻地内走去。

    这个驻城内部变化很大,当时还觉得挺大的地方,现在已感觉到很拥挤,在各个房间内挂着一些牌子,显示着这是一个机构单位,人们在这些房间内进进出出,虽觉得匆忙,却又觉得紧然有序。

    自由党发展的真的是太好了。

    这是我看到这个地方的第一印象。如此多的部门,如此多的机构,如果不是发展得太好,哪用得着这些办事的地方?

    陆天宇带我们进的是在驻地后的院子,按当时的规划,这就是代表团十三首脑的住处,住所与驻地连在一起就是为了方便办事,当时想的是家就是党,党就是家,在哪儿住都没什么。我自己当时在这儿都还有个小院子,这是作为党代表核心成员的福利。

    陆天宇领着我来到那个小院,把门打开道:“这地方我随时叫人在打扫着,这些花草都有人在修剪,就是想到哪天你回来时还能住在这儿。”

    我走了进去,一切跟我走的时候一样,除了花草更繁茂些外没有变化,就连窗帘都是我走时的模样,房间里味道很清新,根本没有近一年没住人的那种**气息。

    陆天宇向杨纤纤道:“怎么样,弟妹,这儿还满意吗?虽然地方不大,但还是很温馨的。”

    杨纤纤道:“这儿真的太舒服了,清风从没跟我说过还有你这么个大哥,现在我也叫你大哥吧。”

    陆天宇看了我一眼道:“清风他去京城,自然是要隐姓瞒名,更不能提起有我这样一个大哥了,要知道当时,陈武朝廷可是悬赏辑拿我和清风的人头呢。”

    杨纤纤尴尬一笑,没再说话,这辑拿陆天宇和我命令难说都是她下的。

    其他人在院子里坐了一会都告辞离去,以前黑衣人党卫队的一些首领听说我回来了,也跑来嘻嘻哈哈地与我打招呼,一时之间小院好不热闹,我暂时也不方便介绍纤纤母子给他们认识,就让他们上了楼先呆在卧室,我在院子里跟人打招呼说话。

    陆天宇倒是一直陪着我,像他这党主席,其实如非遇上大事大决策,一般都用不上他去操心一些琐碎事情,我回来就是最大的事,自然要在这儿陪着我。

    到人差不多散去,然后在院里摆上酒席,代表团的其他十一个代表都来到这里,加上杨纤纤母子,乌泱泱地坐了一大桌子,大家吃喝说着往事,好不热闹。

    席间申重恩问道:“陆队长,当时你是为了寻求武功的突破去了京城,不知道你突破了没有?我听说京城里陈武朝第一高手是个叫傅作人的,不知道你见没见过他?”

    我微一笑道:“突破当然是突破了,不然我也不会回来,傅作人与我交过手,他现在暂时不是我的对手了。”

    副主席汪成华奇道:“我们的情报人员报过,傅作人多年来都被当成传奇一般的存在,据说在陈武朝多年未逢敌手,没想到你跟他交过手还赢了?”

    我一笑道:“我的武功突破很难,如果一旦突破,这世上就再无敌手。不是我吹牛,我现在不说能以一挡千,几百人也不是我对手。”其实我也不是要吹嘘自己的武功,只是经过了一年时间,很多都物是人非,如果我不展示下自己的肌肉,在自由党这样的核心,我还能不能排得上号还是个未知数,所以,我是以武见长而成了党卫队长,现在自然也是要展示自己武力的强大。

    其他人听得瞠目结舌,我看到有几人有些不以为然,想着是以为我在吹嘘什么的,只是我也没必要现在在他们面前展示我的强大,也就随他们随便想了。

    陆天宇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我瞅了他一眼也没说话,有些话实在不能在这地方说出来。

    再吃喝了半个时辰,其他人就散了去,剩下我和陆天宇在客厅里喝着茶随意聊着,我们也没聊到其他更深的,毕竟现在杨纤纤还在。

    一会杨纤纤抱着武成隆上楼去睡了,我用灵觉感知了下,两人因为劳累,躺下去很快就睡着了。

    陆天宇用手指了指上面,我点点头,他知道他们都睡着了才说道:“清风,我怎么听着弟妹这名字很熟悉呢?”

    我一笑道:“你应该听过,她就是陈武朝的太后杨纤纤。那个孩子就是陈武朝的小皇帝武成隆。”

    陆天宇一惊差点跳了起来,幸好想到这屋里还睡着人没叫出来,伸手指指我,又指指楼上说道:“清风,你真是大能啊!太后都被你泡成了媳妇,皇帝被你泡成了儿子!”

    我听了一笑把我去京城所有的事情都跟他说了一遍,这跟他也没啥要隐瞒的。

    他听后笑容一收道:“你说陈武朝很可能就此消亡了?我们怎么还没收到消息?”

    我想了想道:“应该很快就能收到消息了,我是从山道跑回来的,官道上有军队,自由军的探子要躲避军队,消息传得慢些是正常的。”

    陆天宇沉吟了一会说道:“既然陈武朝已亡,那我们的既定方针就要改变了。如果像你说的以前那些城市都在各自为战,我们自由党统一天下那就更简单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