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重返蓉城

    我感知着这一切,到武皇叔被刺死,我也没有一丝想救他的想法,别说他还曾经想密谋着杀我,只是杀不成才改成了驱逐,我跟他也没啥交情,如果是武明,我倒难说会想着救他一救。

    两人看着武皇叔在地上断了气,就没再管他,两人手一握,傅作人说道:“李将军,这儿事了,你即刻回转九城清杀武氏余族和陈武官员,我现在赶去陆扬城,到时你事了,再赶来与我汇合。”

    李存孝一点头,返身向着京城方向赶去,傅作人又看了眼地上的武皇叔,换了个方向走了。

    我听着他们最后一句,似是傅作人要赶去陆扬城,只是不知道去陆扬城是向曾思贤汇报呢还是去杀曾思贤?汇报想来是不可能的,当时赶走曾思贤还有他们的一份力,而且他们就这两天才达成的协议,肯定还消息还没传到陆扬城,现在去陆扬城杀曾思贤的可能更大。

    这应该才是他跟李存孝达成的协议内容。守护团再不做那个隐在武氏后面做保镖的角色,他们从背后走了出来在这杂乱的天下大餐中分一杯羹,而李存孝也不想再做曾思贤的马前卒,他现在就想拱翻曾思贤自己做主。。

    我叹了口气,走出来看着武皇叔的尸体,在这乱世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就会被什么人以什么方式杀死,想保全自己,除了自己强大,别无他法。

    我挖了个坑,把武皇叔扔了进去盖上土,也算是给他这尊贵的皇家血脉一点点尊严。

    我往回走向京城,外城像个死城般,大街上没有一个人,城民不是躲在家里或地窖,就是早在前两天逃离了京城,也幸好是李存孝他们目标只是在九城,也才让人外城还保留完好没受兵灾。

    我回到院子里,太后带着武成隆躲在了地窖里,这是我外出后跟她说的,我打开地窖,把他们拉了出来。

    我看着她,沉声说道:“武皇叔被杀了,九城已被李存孝攻破,现在估计在搜捕武氏剩余的人,我要带你们离开这儿,他们在找武成隆。”

    杨纤纤一愣:“皇叔被杀了?他昨天不是还在进攻李存孝吗?”

    我叹了一声道:“傅作人背叛了武氏,是守护团与李存孝共同谋划杀了他。傅作人应该与李存孝达成了某种交易,他现在正赶往陆扬城去,估计是要去杀曾思贤。”

    “李存孝也要背叛大金了?”杨纤纤又一愣。

    我叹道:“乱世争雄,谁背叛谁那也太正常不过了,像守护团这样的都能背叛武氏,何况是李存孝和曾思贤这样只是利益的组合。”

    “那他们在找隆儿是要杀他吗?”杨纤纤急问道。

    “我听他们所说的,其他武氏血脉和贵族这些估计会全杀了,隆儿难说会好些。”

    “那他们是不是见了我也要把我杀了?”

    我摇摇头道:“这个不清楚了。不管如何,我们先离开京城吧,这儿对于你们来说太危险了。”

    她点点头站起身道:“好!我听你的。”

    她伏在我背上,我把武成隆绑在我胸前,又把她绑住,站起来时她在我耳边轻轻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只能救一个人,那你一定要救隆儿。”

    我身体一定,扭头过去亲了她一下道:“没事,我不会让你们俩受到伤害的。”

    我来前就看好了出去的路线,可惜是整个京城都没找到一辆马车,想来是逃难时都用上了。

    出了京城我没走官道,认准了幻月城的方向,离着官道有个几十丈的距离在山野间奔跑,现在崎岖的山路和悬崖那些对于我都不是问题,高的手一搭就上去,沟一跃即过,在山上奔跑着比我在官路上也差不了多少。

    我跑一个时辰左右,就再把他们母子都放下来休息一下,感觉这样他们比我还要累,但没办法,如果不是这样背负着他们走的话,一天也走不出几里路。而我不怎么敢走官道,毕竟不知道会不会遇上溃兵什么的。

    跑了半天,天即差不多黑了,我找了个山洞,把他们母子解下来,又找了点吃的给他们,生起一堆火来,让山洞温暖了些,三个人偎在一起靠在墙上睡了过去。

    半夜时我突然感觉到了什么,醒过来我把灵觉向官道方向探去,却见是大规模的部队在向京城方向移动,看着装是陈武军的,人数有近两万人左右,排着队在官道上绵延不知多少里。

    但他们走了一段路后却停了下来,我感知去,却是前头部队遇上了九城逃出来的溃兵,正在把九城的情形告诉大部队,我听那说的,他们已知道武皇叔的死讯。

    几个首领样的集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居然掉头就往回走了,而且速度还快得多,这是再不去救助京城了。

    我叹口气,如果这些援军都不去救京城,京城里那些武氏和贵族们还能有多少逃出来,就只能看老天爷的意愿了。

    我没跟遇上官兵的事告诉还在熟睡的杨纤纤,她知道了也只是图增烦恼,反正在今天早上武皇叔被杀,陈武朝就再不存在于这个时代了。

    第二天醒来又打了点野味烤熟了做早餐,我继续前进,在感知到军队驻扎的时候,我绕了一大圈绕过大部队后,再又向着幻月城前进。

    途中见到几个大小城市,却也是乱成一团,我感知了下,现在基本都是军队代管着这些城市,有的城市还有各种人在交锋,还有的是官兵与官兵之间在战斗,就没见到有哪个城市是一片安定祥和的。

    四百年陈武朝被灭的后果出来了,所有稍强大点的人,都觉得乱中取胜火中取粟的机会到来,他们不在此时争斗一番才怪,不能得天下,能控一城一市做个土皇帝也不错。

    我自是不会理会这些城市的乱相,我相信只要组织严密的自由党开进这些城市,所有城市都会臣服在自由军脚下!

    如此快似奔马地急走,十多天后我终于接近了幻月城,这是我离开近一年后回到幻月城,还没进城,我把两母子放下,一手牵着一个向城走去。

    幻月城已再不是我离开时的那个幻月城了,以前城外根本见不到商贩走卒这些的,现在离城还有一里地即有商贩在叫卖东西,繁华堪比京城的外城。走到城门时,也不见像其他的各城都要收取进城费什么,各色人等都自由出入,只是不时见到穿着重新改装过的自由军军服在巡逻。

    杨纤纤看得都呆了:“这是幻月城?什么时候幻月城城外都这么繁华了?”

    我笑道:“自从自由党控制了这以后,他们鼓励商贩农民,税收很低,这繁华自是容易。”

    再朝城里走去,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这景象比之九城还要繁华太多,而且看着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就算有争执,也在争执两句后又恢复笑容,这种笑容是在九城是繁华的酒楼里也见不到。

    我随便带着他们在幻月城里走了一圈,幻月城在陈武朝本来就是个大城,在我走的时候商业已经开始重新发展,再经过这段时间自由党的鼓励和移民,城内城外感觉人口至少多出了一倍有余,稍大点的商业街上摩肩擦踵,稍小些的街道巷口也是人流攒动,其他城我不知道,现在的幻月城比之京城繁华那也是绰绰有余。

    杨纤纤目瞪口呆地跟着我在幻月城内随意乱逛,时不时我还掏出银钱买点东西给武成隆吃,在这么多人的城市里逛,武成隆也恢复了孩子的天性,笑着到处乱跑乱跳,而不是那个麻木坐在朝堂上的小皇帝。

    看到武成隆现在的样子,杨纤纤脸上流露出母亲的慈爱,或许在她的心里,现在的隆儿才是自己真正的儿子。

    逛了一圈,没在幻月城见到自由党的熟悉的人,想着当时幻月城是自由党规划的商业中心,蓉城才是自由党的政治中心,于是我在幻月城雇了一辆马上拉上杨纤纤母子前往蓉城。

    慢悠悠地走了一天就到了蓉城,这一路,官道边已形成了一些大大小小的城镇,按这发展规模,我想再过几年,很可能两座城就会被连在了一块形成一个超级的大城市。

    蓉城现在也比之前大了不少,繁华程度虽比幻月城有所不如,但堪比九城,只是比之九城稍小些,这也是当初蓉城太小,虽经过近一年的发展,也发展不了多大。

    进蓉城也不收进城费,但是对人查得挺严格,兵器什么的都一律不许入城,这也能理解,毕竟这儿是自由党的首脑驻地,安全是最注重的。

    进入蓉城后我找了个穿黑衣的党卫队员问了下代表团的驻地,那人看了看我,却不认识我这老队长,眼里虽有些狐疑,但还是指了代表团驻地给我,想来见我带着女人小孩的,到了代表团也不能怎么样。

    杨纤纤这曾经的国母坐在马车上叹了口气道:“从幻月城和蓉城可看出,就算我陈武朝在国力强盛时,也能不达到这样的繁华,这自由党果然是有大能耐,我听说自由党主席陆天宇曾被陈武官兵抓住投入大牢,才一怒组建了自由党,想不到,这短短两年时间,自由党就发展成这样,陆天宇果然厉害!”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