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皇叔之死

    只是我奇怪的是,除了头一晚攻城时见过傅作人,之后就再没见到他,守护团的人很多也不见了,莫非他们躲在哪儿去,关键时候才突然一击?

    令我没想到的是,李存孝的地道很快就挖通了,比我预计的要快了一天多,这却是我忘了,出口那方还有大金的军队,他们见地道坍塌,自然是要从对面向九城挖进,双方同时挖掘,这速度自然就快了,我叹了口气,李存孝这次应该能逃脱了。

    让我更意外的是,李存孝挖通了地道后,想的不是逃脱,而是又从地道里调集了精兵和武器快速运送到九城内,他中午挖通的地道,到下晚时分,他已向九城又投入了近万的生力军,这帮人一加入,那城内力量的对比又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傅作人和守护团这高端的战力却不在,如果被大金打了个措手不及的话,陈武军别说想围歼大金军,很可能还会被大军反围剿了。

    只是大金哪调来的这么多生力军?

    我百思不得其解,最有可能的就是李存孝的接应部队埋伏在某地,或是李存孝早就打算好了,等打得很胶着的时候,再上这批士兵将会发挥巨大作用,不然现去调集,时间上根本赶不上。

    曾思贤反出陈武时,带走了陈武的城卫部队两万多人,加上他收拢的十一城的城卫士兵,那他的军队总兵力在六到八万间,比起陈武朝十四五万的兵马是少了不少,只是陈武朝的兵马多放在边城上防着北方和自由军,首都京城都只能放上两万左右的兵马来拱卫,而大金的敌人唯有一个陈武,不虞有他,自是能调集更多的兵力来进攻九城。

    这李存孝对九城有必得之心了!

    我是不是再去弄塌地道呢?想想还是算了,这李存孝占了九城,就算能把武皇叔赶出城外,等武皇叔调集的军队到了,他还能不能坚持住呢?

    到了深夜,武皇叔还以为会像前面那样压着大金军打呢,结果这才结集起来刚压上去,突然从大金军阵地哗地哗地成扇形涌出大批的军队,本来陈武的优势兵力一下就变成了劣势,而且更多的地方都被大金围歼,这地形双方都熟悉得不行,优势兵力变成了胜负的决定力量。

    这一万的生力军果然是势如猛虎,一扑出来就杀得陈武军节节后退,军官们在士兵身后不管如何叫也不能再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到凌晨时,陈武军就被压缩到了北门附近,武皇叔早已从皇宫内撤了出来,我感知去,他居然已退出了九城,想来陈武军败势已定,为了安全着想,只能先撤出了九城,他这一撤出,这抵抗就更弱了,到天将亮时,大金已把陈武军赶出了九城。

    我在暗处叹口气,这武皇叔在军事上差得太多,前两天他优势兵力的时候,还被李存孝用弱势兵力硬抗了一晚,到李存孝兵力强势时,只一晚就把他赶出了九城,这样的军事指挥水平,难怪陈武朝能被一群乌合之众的乱军赶出了北方。。

    李存孝把陈武军赶出了九城还不罢休,前两天血战,今天整晚休息的那些大金军却没放过败退的陈武军,换下进攻了一晚的大金军,追着陈武军的败军杀去。

    武皇叔根本没想到大金军这样轮换着进攻,把他们逐出九城还不罢休,居然还衔尾急追,心里一慌,这军阵更是混乱,各人都只想着自己逃跑,也没安排人在后面堵截,大金军也发了狠,追出了京城还不放过,想来是一定要把武皇叔杀了才甘心。

    我也跟着武皇叔出了城,在离他一段距离灵觉能感知着武皇叔的动静,现在的他惶急如丧家之犬,一边逃一边问着傅作人他们的行踪,目前来看,能帮着堵截的只有守护团的人了,至于陈武军,早散乱得没一点军队的样。

    这追出京城十里地,武皇叔边上还剩下的不过两三千人在护卫着,而大金军都没管其他逃跑的人,只是一心追杀着他。

    再追出一里地,我感觉到前面好像有人,我稍把灵觉延伸更远,却是消失一天多的傅作人和守护团的百来人。我叹了口气,李存孝如此追截,这还是要被武皇叔逃了。

    武皇叔本来还惊心这是谁,再稍近些见是傅作人,不由大喜,一边跑一边大叫着:“傅团长救我!”

    再近些,我却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了,因为这个时候如果是要救他,那傅作人肯定是要先迎上去帮他抵挡追兵,而傅作人和守护团只是站在那儿等着。

    再近些时,傅作人才一挥手,守护团的人一起向前迎去,感知到他们如何,我有些好笑自己大惊小怪,守护团与武氏几百年的合作,难道还能出什么妖蛾子?后面大金的军队见到傅作人他们,却也没止步或是退却,反而更快地冲向武皇叔他们。

    只是让我和武皇叔都没想到的,守护团的人杀向的却是武皇叔的人,守护团的这一个冲击,面前就倒下了近百人,后面的陈武军还不知道前面已交战,还在急急忙忙向着前方逃命,守护团再一挥刃,又是一百来人倒下,这时武皇叔才愕然发现,本来以为是救世主,却变成了自己的催命鬼。

    武皇叔一下惊呆了,一下站定看着微笑着的傅作人,他实在想不明白,那发誓要守护皇家血脉的人,却向皇家武氏挥出了屠刀。

    陈武军本来就惶惶逃命放弃了抵抗的,再被双方这一夹击,而且守护团的战力可想而知,才片刻,跟着武皇叔的三千来人,就全部倒在了地上,只剩下一个不知所措的武皇叔站在当地。

    大金军停了下来,两拨人一起望着武皇叔,一会从大金里走出一个人,却是李存孝,他走到武皇叔前面,先是跟傅作人打了个招呼,傅作人也回应了下,两人一前一后走向武皇叔,走到了他的前面才站定,脸上笑意盎然,对比着武皇叔怕惶然不知所以的武皇叔,更是显得他们的笑更加灿烂。

    我一直在震惊着事态居然发展成了这样,看这样子,前两天还在杀得天昏地暗的守护团和大金军,今天却是了联手把武皇叔变成了丧家犬。

    “皇叔,别来无恙啊!”李存孝笑吟吟地说道。

    不可思议还写在武皇叔的脸上,他看向傅作人,嘴里喃喃地说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傅作人脸上又恢复了以往的古波不惊的样,望着武皇叔说道:“不为什么,我们守护团觉得,你们武氏现在已懦弱不堪,再不能肩负起这全天下的重任,所以,我们有必要再选出一个更有能力的人出来结束这天下的纷乱。所以,牺牲你们武氏就很正常了。”

    武皇叔急道:“问题是你们前两天还在交战杀得血流成河,这才过了一天,怎么你们就能联合在一起了?”

    傅作人叹道:“就是因为前两天那场大战,让我们看出了你再不适合做领导人,你两倍于李存孝的兵力,结果却与李存孝打了个势均力敌,就这让我们再不抱妄想,我们守护团所有人一起商定了,既然你们再达不到我们守护的要求,那我们有必要重新选择人。皇叔啊皇叔,这几年如果不是你掌兵权,换了是谁,这天下能变成现在这样吗?所以,不要怪我们,要怪就怪你们武氏自己吧。”

    “那为什么会是大金为什么是曾思贤!你们才杀得个你死我活!”武皇叔急吼!

    “这乱世本来就这样,为了更多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既然觉得要换个人,那当然要选一方来合作了,所以我们才找到李将军,大家利益一致,那达成协议那就简单了,至于灭了你们武氏后如何分配利益,那是后面我们再商谈的事,一时半会还没来得及谈清楚,不过,杀了你,这是我们现在共同的目标。”李存孝边上插了句。

    傅作人接道:“其实今天的情况你也看出来了,就算把我们守护团的人全加上,你武皇叔领的军也不是李将军的对手,我们不在,你们直接就被赶出了京城。唉,这真不怪我们反叛,皇叔,是你自己把自己做死了。”

    “可你们发过誓的,要誓死守护着武氏血脉的!难道你们要背叛自己的誓言?”

    傅作人一笑道:“我们当然不会背叛,杀了你们,也还有一个武氏血脉啊,我们还会继续守护他的。”

    武皇叔一愣:“还有武氏血脉。”

    傅作人笑道:“是啊,小皇帝武成隆可是你们武氏的嫡亲血脉,把你们其余的武氏杀了,我们还是会一直守护着他,直到他老死。”

    “他不是被杀了吗?”武皇叔又一愣?望向李存孝道。

    李存孝摇摇头:“没有,我们进攻皇宫的人全军覆没了,没找到太后也没找到武成隆,想来他被谁救走了,想来应该还在九城内。既然他没死,那放心吧,守护团会找到他的以践诺的。”

    武皇叔似是有些欣慰:“看来天不绝我武氏一脉啊!我相信隆儿未来会把武氏重新发扬光大的!”

    李存孝笑道:“你是等不到那天了,皇叔,来生再见吧!”

    李存孝说完走上前去,一剑刺入武皇叔的胸膛再拔出,武皇叔脸上似还带着笑意,身体一歪倒在了地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