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双雄相争

    我想了想,等陈武军进得差不多了,点倒了一个拖在后面的士兵,换上他的衣服,也趁乱跟着大军进了九城。

    九城内现在到处都在砍杀,随时都有人在死去,而我在其中趁乱摸鱼,这很像当时自由军攻打金城时的情形,两边打得不亦乐乎的情况下,还有我这样一个另类在寻找机会。

    我现在担心的是李存孝他们看到情势不妙从地道撤退,那两败俱伤的计划就要大打折扣了。要想不让他们能从地道撤退,那就把地道毁了。

    现在能知道地道在哪的,除了大金军就只有我,那条地道我早用灵觉探过开口在哪儿了。

    我时而潜伏,时而疾行,时而跃上房顶,时而又攀墙,在九城内穿梭着,陈武军还在后面与大金军混战着,我却已潜入了曾经的太宰府。

    太宰府现在人并不多,有人在看着地道口,也只是象征性的十多个人,毕竟李存孝不能派重兵把守,那就是指给别人看这有重要的东西在,而且现在更重要的就是抵挡陈武军的进攻,到真要撤退时,这儿不怕暴露,才会有重兵进入。

    这十几个人对于我来说就像不存在般,轻松解决掉他们,我却不知道如何来毁掉地道口,我总不能说搬几块大石头去堵住洞口吧?大金那么多士兵,我费半天劲弄上的石头,一会就能搬完,我也不能跑去把地道挖塌,那样别人也是很简单就能打通。

    我打量了下,这地道口修建在一栋房子内,这也是为了方便掩饰。既然是这样,那就火烧吧,这我倒是轻车熟悉路的放过不少火。

    我几剑砍下房子的几根大梁,把地道口大部分盖住,然后先到太宰府其他各处放了几把火,等见到火势起来再没可能救火的时候,我再从砍倒的房子房梁间钻进了地道。

    我钻进地道后就把堆在洞口的那些房梁都点燃,这火一烧起来,我向地道里走了一段路后,又用剑把地道顶上的土劈落把地道封住。如此走一段,我就劈落泥木石块把地道封一段。连续封了四五段后,我才没再劈落。

    这持续高强度地用剑劈泥石封地道,也让我落圆消耗了一些,我边慢慢在地道里走着,一边运行着落圆恢复。地道内不时还会有大金士兵穿过,应该是那些守护地道的士兵听到动静奔来看情况的,都被我轻松解决。

    这条地道不宽,只有半丈左右,高度也是半丈左右,刚刚够一个人直起腰行走,长度却是极长,我走了近一时辰,都还没到尽头。这也好,这一路走倒让我的落圆恢复得七七八八。

    又遇上一队在地道巡逻的大金兵后,我再走半个时辰,终于看到了出口,我算了算,这地道早已穿过了京城,在地底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通向哪个方向,大致的感觉是一直向东。

    这倒也正常,毕竟当时曾思贤跑的地方就是往东而去陆扬城。

    我先用灵觉感知了下,洞口内倒是比较宽,有一些人在守卫,也就二三十人在守卫,他们估计也算计不到会有敌人从地道中穿出,都挤成一堆地在聊天,我也懒得再杀他们,一个疾行,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冲出了地道跑得远远的,这大晚上,我速度这么快,我想他们估计都会以为自己眼花发。

    出了地道我四处打量了下,这出口开得倒是隐秘,在一片山谷内,这一带应该人迹罕至,只有一条窄路通向外界,也不虞有人发现这出口。

    我出了出口又走了好一段,才离开了山谷,我先用灵觉感知了下,不远有条官道。上了官道我就放开速度一路向西疾行,不到半时辰就看到了京城。

    我先到院子里看了看,城内虽然乱成一团,纤纤母子倒是睡得安稳,我松了口气,又重新向九城方向跑去,我很想看看这段时间内,这九城的情形该是乱成什么样。

    城门上却没见有守卫,城门被从外封死,想出城进城都只能跃进跃出,想来是武皇叔这一心要把李存孝他们围剿在城内,城内杀成一团,我都不花什么力气就跃进了九城内。

    九城内却是另外一番景象,每条街巷双方都在交锋,街道上房子里到处都是尸体,双方已杀红了眼,也没想过这样杀到后面,估计双方都要打残,他们只想着杀死对方,要么就要被对方杀死。

    不过大致来说,陈武军是占了上风,毕竟他们人数更多,而且有守护团这样超强的武力,更多的时候,大金军只有招架之力,只是大金军纪律非常严明,败而不乱,自己被杀死,总还能拖上一两个垫背的,这城内战况的惨烈就非语言能表达了。

    这曾思贤李存孝治军居然很有一套,这大金军的战力比之陈武军要高很多,可惜他们当初内斗,陈武朝是武皇叔把持着军权,如果是他们俩掌军,这北方会不会被乱军所占还未可知。

    这地道被封,李存孝估计就要在九城内死战了,不死也会被陈武军瓮中捉鳖。

    既然陈武军占了上风,我是不是该帮着大金军点忙呢?总不能只是帮一边拉偏架吧?我想道。

    于是陈武军和守护团又莫明其妙地接连在血战中倒地,再过一会,李存孝发现,自己这边居然慢慢地又把阵地往回推了一些,李存孝虽然不明所以,但也算是个人才,哪可能会放弃这机会,急忙调兵遣将,一连串的命令发出,九城的局势又像我希望的那样变得势均力敌。

    我再感知了下武皇叔,他现在正在大发雷霆,这本来大好的局势,怎么就变成这样呢?

    这一乱,天已大亮,这乱七八糟的一夜总算过去,两方也暂时收兵收拾残局,我也潜出了九城回到了院子。

    回到院子随便找个地方睡下,忙一夜还是有些累,只一会就睡去,醒来时却不过过了一个时辰,只睡了这么会,精神倒是补了回来。

    进屋一看,太后正在帮着小皇帝穿衣洗漱,我找出东西来给两母子吃了,太后才问道:“现在城里局势如何?”

    我摇摇头道:“乱成一团,哪边都没占优势,就这样僵持着。”

    她有些心神不定:“那怎么办呢?我和隆儿就不能回去了?”

    我说道:“武皇叔应该会调集更多的人来九城,这次至少会把李存孝剿死在九城内,反正九城现在已成废墟,还不如就此消灭大金的有生力量,只是要从其他地方调集人马,怎么也要两三天。大金这一万人被全歼,武皇叔还可以顺势就东进收复大金。就看大金在九城内能坚持多久了。坚持越久,曾思贤就能组织更多的兵源出来,那时皇叔想再东进就难了。”

    她叹了口气道:“谁胜谁败对于我来说意义都不大,现在既然能跟隆儿在一起,还能跟你在一起,我也知足了。”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经过这一乱,平乱后武皇叔估计再不会把权力交出来,很可能就借机宣布太后和小皇帝死于战乱,然后自己就顺势继位,他们母子到时就算能出现,最好的结果也就是被软禁起来,现在能趁机脱身,未尝也不是个好的选择。

    她又道:“不知道九泰现在怎么样了,唉,你说这么乱,他能活下来吗?

    我摇摇头道:“我在九城里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他,想来他是躲在哪个地方等着战乱停歇后再出来。“

    她反手抱着我道:“骆阳,没有你,我现在也跟他一样的生死未知了,现在至少还活着。”

    我拥了拥她和武成隆:“没事,以后都会好的,放心吧,一切有我。”

    整个白天,九城内也只是小规模的交锋,与晚上那样四处烽烟的场面差得太多了,打一晚上大家也要歇息,死人要埋了,伤者要救治,这些白天都在弄。

    而等太宰府的火熄灭了后,李存孝居然又偷偷摸摸地挖那地道,这地道当时我弄塌了五六处,如果这样找人连夜挖,花个一两天时间也能挖通,就看的是大金军能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了。

    到了晚上,我自然又不会歇着,四处煽风点火,让两边人都不明所以又胆战心惊,一晚都处于神经紧崩的状态,因我而挑起的大规模火拼到处可见,而双方虽然感觉古怪,但都打成这样不死不休,也没空去弄明白是谁在后面推波助澜。

    李存孝仍然在太宰府在组织着地道挖掘,感觉了下,再来一个白天,应该能挖通,我在想是不是去他们那出口弄点事出来,让他们欲哭无泪,想想还是算了,让大金多保持点战斗力给武皇叔多制造点威胁吧。

    现在城内,武皇叔占了北面的皇宫和大半部份九城,李存孝占了太宰府和一部份城,很多城内居民都被迫挤在屋里听天由命,食物什么的还被双方搜刮了去,对李存孝不利的是四个城门都被武皇叔占领,除了北门武皇叔需要进出没封死外,其余三个城门都被从外堵个严严实实,他能逃出的唯一希望就是地道能打通。而武皇叔现在要进攻他们也力有不逮,他也迅速从其他城调集兵马来,与期在九城内把李存孝全数歼灭。

    现在就看是武皇叔调集的兵力来得更快还是他们的地道挖得更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