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黑衣破城

    过了一会,他倒是安静了下来,又安排人去骚扰性地进攻一下,我没再感知他们如何排兵,我先把灵觉延伸到城内,找半天却没找到杨九泰和武明他们。我灵觉只是扫过,想找人要细细地感知,这样我也会感觉很累,这随意地一扫而过,想在这样大的城内找到两个人是太难了。

    我没再寻找他们,在这样战乱的情况下,只能是各安天命。

    再收回灵觉的时候,北门的陈武军已在试探性地向着城门进攻,他们的办法就是冲到城下,对着城上射出一箭然后就往回跑,只是这样的射击效果估计也就吓唬下人,根本不可能攻击到人。虽是如此,他们却是乐此不彼般,一直都有人在试探,等城上也射下箭杀了几人后,这试探才没有再进行下去。

    一个白天就如此无聊地过去,两边只是试探地进攻,我出门找了些吃的回院子,俩母子吃后我问她:“你是打算去驻地找武皇叔呢,还是就先住在这儿呢?”

    她似是左右为难,确实为难她,现在的情形她没法解释其他人都被歼,她怎么能逃出皇宫,再就是,她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儿子住在军营内,这实在是不方便。

    她只能叹口气道:“我还是暂时住在这儿吧。外面乱成一团的,带着隆儿实在是不方便。”

    我点点头,也只能是如此,看看天已晚,我说道:“你们先睡觉,不管外面如何也不要出门就是,我现在去打探下消息。”

    杨纤纤点点头道:“那你小心些。”

    我拍拍她让她安心,看着他们母子都睡下我才出了门。

    我潜到九城城门附近不远才停下,然后找了间房子,跃上房顶,从这儿能看到北门的情形。现在城门前的广场已驻满了军队,可以说把九城围了个水泄不通,不知道武皇叔他们知不知道有地道的存在,这样围,基本没有什么用。

    大金军在城头上插满了火把,隔几丈就是一人在把守着,严防陈武军半夜偷偷地架梯攻城。

    到了差不多深夜的时候,一队穿着黑衣的人突然出现在广场,黑衣隐在黑夜里,如非我眼力极好,又用上灵觉,稍远点都看不到这队人有三四百人,带队的人我再熟悉不过,居然是差点在我剑下亡魂的守护团团长傅作人,他现在正在跟武皇叔两人在营里商量着。

    有他在,我就没再用灵觉感知,以免他猜到我的存在,反正这点距离我也能把情形看个大概。

    过了一会,我就见傅作人从营内出来,然后把所有穿黑衣的人都集中起来似在说什么,应该是在分配任务,等他说完,那些穿黑衣的人就分成了两三拔从营内出来往城墙方向潜去。

    现在已是深夜,城头倒是火把光亮把城头都照头如同白昼,城墙角却是漆黑一片,我的目力都不能看清楚这些黑衣人在干嘛,我只能用灵觉隐隐地观察着,还不敢离傅作人他们太近。

    这三四百的黑衣人都潜到了北门附近,有十几人还两两抬着两三丈长的梯子,只是这城墙有五丈高,这两三丈能顶什么用。

    他们轻轻把梯子靠在城上,难道就这样爬上去?怎么可能嘛?

    他们的速度极快,这才搭上梯子,队里就冲出一个人极快地爬上了梯顶,才上梯顶,就即刻腾空而起,这一腾空越过了一丈多,在落下时,手里的剑往墙上一插,像我那天进入城里一样,就成了一个落脚点,人再上面稍一借力,就飞上了城墙,这才飞上城头,大金军还来不及形成合围,那人即抽出背上长剑杀了上去,只见他一剑杀一人,只片刻功夫,城墙上即倒满了大金的士兵,一时城头上敌袭的声音和人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这人上了城头,我都不用感知即可看到,那人正是傅作人。

    傅作人对上我没有一点回手之力,对上这些普通的士兵那就是一边倒的屠杀。他在城上杀着不断涌来的士兵,城下其他黑衣人也仿他的样,接二连三的飞上城头。等差不多有五六人上了城,大金士兵才惊觉对方在城角,于是箭矢乱飞,有几个正爬上梯子的黑衣人也被弓箭射落下去,只是上来的黑衣人越来越多,而且专门先捡带弓箭的士兵屠杀,只几下起落杀去,就再没有人能向下射箭。

    这没箭向下射击,上来的人就越来越多,还有更多的人从兵营里扛着长长的云梯冲出来,趁着城墙上没有箭射出,拼命地搭到了城头,黑衣人再不用这样起落飞上城墙,这顺着云梯就爬上了墙,一上墙即抽出兵器驱赶着士兵,只一会,城头上即清空出大片区域,士兵们都被赶下了城或是赶到远远的地方。

    这下上来的人越来越多了,大金军反应也快,马上就从其他地方调集了大量弓箭来,也不强攻,只是远远地向着黑衣人射箭骚扰,虽然也杀了一些黑衣人,却再不能阻挡更多的黑衣人上了城头。

    傅作人一声喊,趁着大金军一时不察,蹭地就跳下了城内,一跳进去还是马上四处游走杀死对方,也不让对方有围攻的机会,其他的黑衣人在他一声喊下,也跟着跳了下去,有些半道上就被射成了刺猬,但更多的还是跳了下去站定,几人马上组成一个攻击小组,对着那些士兵杀去。

    我再感知去,才知道傅作人他们跳下去的地方正好是城门,这是要打开城门放大军进城。但是大金士兵太多,而且纪律严明,虽然功夫与傅作人他们相差太多,但利用人数优势和弓箭的远距离攻击,还是堪堪抵住傅作人他们,不让他们靠近城门,双方就在城门这弹丸之地拼命厮杀,不时都有黑衣人和大金军士兵倒在血泊中,我感知到连傅作人不知什么时候也被射了一箭在手臂上,整条手臂都被自己的鲜血染红了。

    更多的陈武军顺着云梯爬上了城墙,但更多的大金士兵也从其他地方赶来,弓箭对着正在爬梯的士兵射击,爬上了城的就用刀剑招呼,城门这块黑衣人和陈武军都各自为战,但如果不能打开城门让陈武军进城,傅作人武功虽高,也只能是被围歼的命,

    我看着这城头打得如此的热闹,心里想着要不要帮着一方对付另一方,双方只有势均力敌才能有效地消耗贵各自的有生力量,对我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如果一方稳稳地吃住另外一方,那这场仗我得利就要少太多。

    有必要帮助陈武军攻进城内跟大金军进行一场城战,只有两军在城内展开乱战,那我也才能在这乱战中浑水摸鱼。

    只是现在这城门附近乱成一团,我如何去帮傅作人他们打开城门呢?想了一会我也没想到更好的主意。

    再感知着大金军组织严密地向傅作人进攻,我暗里大骂自己笨,既然大金军现在的优势是组织严密,人数众多,我只要在关键的时候让他们乱了阵脚就行,他们乱了傅作人就有机会攻到城门处自己打开城门。

    我释放出更强大的灵觉全面感知着战况,这时候我想傅作人也没那心情没能力感应到我的灵觉。我只要见似是指挥宫模样的人,就用落圆点了他的空点。

    只见那些大金的军官莫明其妙地一个个倒地,前面还组织严密的进攻,因没人发号施令,一下就进退失据,那些正要搭弓射箭的,我也不时把人点倒,这样,一时之间,大金军就乱成了一团。

    这陈武军和黑衣人也感觉到莫明其妙,对方自己突然就乱起来,傅作人也没去想为什么会这样,他也没空去想,趁着这乱劲,急忙招呼人向着城门杀去,这一下趁乱强突,居然被他们突到了城门口,城门那还守着的士兵,不几下就被他们杀了个精光。又稍等一会,又有几个黑衣人突破来到城门口,他们即分出几人去开门,几人拼命抵挡着大金的反扑。

    我感知着按这情况,陈武军应该能把城门打开,至于打开时黑衣人又死多少,我是管不着的。

    没了我的捣乱,大金士兵又很快地组织起来,只是为时已晚,黑衣人已打开了城门,打开后所有人都一致地推倒抵抗着,等着后面的陈武军杀进来。

    他们的计划倒是执行得比较好,这儿门才打开,军营里就杀出了大批的士兵,冒着头顶飞过的箭矢冲向城门。这段距离并不远,片刻就有大批的士兵到了城门,黑衣人们一下压力大减,与加入的陈武军一起奋力杀向大金军。

    随着陈武军加入的越来越多,大金军再也抵挡不住,哗地一下就被突破进了城,这一下再抵挡已没有意义,大金军在军官的指挥下,有系地向后撤退,这退而不乱也让陈武士兵吃了不少亏,但那些武功高强的黑衣人们仗着武功高强,突破后也没管后面的士兵,追着大金军士兵就杀进了九城。

    我笑了笑,呼出一口气,刚才那几下远距离用落圆还是消耗了些,只是现在我能边运功边恢复,只要我恢复大于我的消耗,我可以就如此一直地使用着落圆。

    这个城门突破,陈武军如水般向九城涌入,我也感知到武皇叔也随着军队进了九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