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九城劫难

    曾太宰当时在陈武权倾朝野,权势一时无两,这悄悄地挖出一条地道真的是太简单了,看这条地道的规模,这没个三年五载是不可能挖得出来,这曾思贤估计是在才当上太宰就开始谋划着这条秘道了。

    真没想到,当时反出京城的曾思贤还留有这么一个后手,有这条地道,那就相当于在陈武朝安了个军营般,想调动几千上万人,那真是太过容易了,想来那些黑衣人潜入京城很容易,但要把武器运进来那就麻烦些,有这条地道,这些都不成问题了。

    只我观察这么一会,我就看到有近两千人增援了守护团那儿,另外还有几千人在不断从地道进入九城,这些人一加入守护团的围歼战,守护团就叫苦连连了,被逼得只能不住后退,伤亡也直线上升。

    只这一会,皇宫内就杀到了距太后寝宫十多丈的走廊内,护卫的城军们还剩下四五十人在苦苦支撑着,而且都基本带着伤,一些已不用进攻的黑衣人在四处搜查,想来是找一些敏感的东西,也可能是搜寻看太后或小皇帝是不是躲在其他地方而不是通常的寝宫内。

    我灵觉跟着那些四处搜索的黑衣人,不时点了他们的空点,那些黑衣人一个接一个倒地不起,我不是成片地把他们点倒,这东倒一个西倒一个,倒是没人知道是我在下黑手,我也没消耗多少落圆,其他人还务自不觉地在搜寻和围攻。

    等护卫们都被杀得差不多时,那些黑衣人也差不多要攻入太后寝宫了,而外围搜索的黑衣人,基本都被我战倒在地,一些我暂时没点的我也懒得再理他们,小猫三两只也玩不出什么花样出来。

    到太后寝宫的护卫被杀个干净的时候,除了被我点倒在地的,剩下的黑衣人已不足五十人。他们当然不知道其他的黑衣人已遭了我毒手,见终于杀光了护卫,知道太后就在这寝宫内,现在已没护卫能阻拦他们,他们不由得松了口气。

    我等的就是这时候,他们这气刚一松,人在向寝宫逼来的时候,我突然从宫里冲了出来,一剑画出就倒下几人,一剑刺出就有一个人倒地,根本没有人能挡得住一丝半毫,那些偶尔能放出一箭或者是从背后砍出一刀的人,都没能逃过我灵觉的监控,才射出箭砍出刀就被我躲过,随后就一剑被我杀死。这五十多人只片刻功夫就被我杀了个干净,太后寝宫前已是血流成河。

    杀完这些人,我知道这皇宫是再不能呆了,一会那些从地道冲出的大金军会再来皇宫接管这儿,我再杀四五十人不是问题,只是这太后母子不救了?

    我把小皇帝绑在前面,杨纤纤背在背上,我试着动了下,前面的武成隆稍有点阻碍我手上的行动,两人加起来体重倒不大,对我运动影响不大,

    这就行了,只是阻碍一点点,也没人是我对手,再说,我也只是要潜行出城,不跟人对战,不然这前后都背着人,弓箭射来对我也是麻烦事。

    我潜出皇宫,皇宫里剩余的黑衣人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一些人倒在地上昏迷不醒,身上也没伤痕,这谁都能感觉到不对劲,这些人马上就跑出了皇宫与大部队汇合,我跟着他们,不时躲开逃出来的护卫,起落腾挪间很快就到了北门附近。

    北门之前那些尸体已被搬走,已换成是由黑衣人装扮的城军在守卫,他们装作若无其事地巡逻,除了我这知情人,其他人还真不能知道这些人已偷梁换柱。

    这些人也就二十来人,对于我来说,都不用动手,我人还没到城门,灵觉落圆就点了他们的空点,我到城门时,他们已全躺在了地上。

    我也没打开城门,直接就从城墙上跃下,五丈的高度,我落地落圆反作用就减轻了落地的重量,我膝盖轻轻一弯即站住,站住后也没停,急速地就往我城南的院子跑去。

    外城现在还很安静,九城内的生死厮杀并没影响到这儿,各条街上还是静悄悄地没什么人,我没费多少力就奔到了院子里。

    把他们解下来,我想了想,还是解开了杨纤纤的空点,她一醒来,见不是在宫里却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人吓得大叫了一声,直到坐起看到我,转头又见到小皇帝,她才一下安静,一伸手搂住我道:“骆阳,我就知道你不会放弃我的,既然你把我带了出来,只要你和隆儿能跟我一起生活,这太后我不做也罢!”

    她还不知道这城里现在已变幻了大王旗了。

    “大金曾思贤的军队攻进了九城内,我知道后就把你们救了出来,我出来的时候皇宫和四座城门已陷落,守护团估计这时候也已沦陷了。”

    太后瞪大了眼道:“大金?曾思贤?攻陷了九城?骆阳,你没骗我吧?”

    我微一笑:“我为什么要骗你?他们抓住武皇叔逼我出城这个机会,在城内布置了人手,昨天晚上攻进了城里,而且,曾思贤还在原来的太宰府内挖了条地道,我带你出来的时候,大金军队还源源不断地往九城里开拔。九城里的城军护卫和守护团现在可能都被全歼了。”

    “那武皇叔呢?他怎么可能让曾思贤杀进九城?”太后急切地说。

    “他在外城军队驻地呢。估计现在还不知道城内的情况。”

    “怎么会这样?九城怎么就陷落了呢?”杨纤纤刚才还说做不做太后无所谓,现在听到九城陷落却又失魂落魄。

    我叹口气道:“九城陷落关系不大,如果明天武皇叔了解了情况,再调集军队反击,再夺回九城也不是不可能。”我虽是如此安慰她,却并不看好武皇叔能夺回九城,毕竟城外驻军才两万人左右,现在进入九城的大金军已近一万,攻城战人数要占绝对优势,只是多出一倍的兵力,而且大金军队的装备也很精良,想夺城那是太难了。

    “其实我真不想做太后了,武皇叔要做皇帝也随他吧,看隆儿那么小就要受罪,我也很难受。”

    我安慰她道:“你们先住在这儿,明天我再去打探下消息,这样的残酷战争,你们母子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我抱了抱她,把她放倒在床上与武成隆并排躺着,我亲了亲她,也在她边上躺下了

    人虽躺下,我却没歇着,灵觉往九城内延伸去,北门那些被我点倒的人已被人换下,现在城门上已站满了人,还有很多人在奔跑着布防,有些人在抓紧休息,想来曾思贤已完全控制了九城。

    我再延伸出去,皇宫里已被清理干净,我居然在皇宫里感知到了曾经的右太宰、现在大金的大统领李存孝,皇宫现在成了李存孝的临时指挥所了,很多人在这里进进出出,这么晚了,还在调配人手应对未来武皇叔的反击。

    我再延伸出去,守护团那的战局已进行到了尾声,大金军队正在四处搜索看还有没有敌人潜藏,守护团到处都是尸体,看这样子,守护团的驻守的团员已全军覆没,整个驻地内已是血流成河。

    他们双方杀得再多于我也没什么关系。

    我把灵觉在九城内扫了一圈,却见一队队的大金军队在到处搜寻原来陈武朝官员和贵族们的住处,没有反抗的还好,只是把官员一杀,把家里草草搜刮了一番即放过家人,如果遇上反抗的,那就是把门一堵,所有人都全部杀光,完了还顺手放上一把火,一时之间九城内鸡飞狗跳、火光冲天地乱成一团,我甚至都感知到杨九泰和武明在家里护卫的保护下边潜逃边躲避着大金军队。

    曾思贤这是打算占领九城还是捞完一票就走呢?看他们在烧杀抢掠,这倒像是捞完一票就走人,但又占领城门,占据核心位置,感觉又像是打算就此占据了对抗陈武军队。

    九城完了,这样干后,陈武朝想恢复不知要花多少精力金钱才能重新建成,而现在城内冲天火光已引起了武皇叔的注意,有一部份驻军已调集起来向九城赶来,到天亮时双方再进行攻防战,那九城更要被毁得七七八八。

    懒得管他们要如何争夺九城,我先休息好,今天一直在忙来忙去,恢复精力落圆才是王道。

    天一刚亮我就醒了过来,身体已完全恢复,太后母子倒还在睡得香甜,我把灵觉延伸,外城本来热热闹闹的街市场景却空无一人,陈武军已围住了四个城门,而大金军却不出城迎敌,他们就龟缩在九城内,城墙上的士兵都配备了弓箭,这陈武军想攻城,唯有按他们最不熟悉的攻城战来进攻,可现在因为有弓箭的出现,这攻城战再不像以前那样架上云梯往上爬,看谁的武功更高,你这才架起云梯,上面箭就下来射成刺猬,这如何攻?我灵觉感知去,只见武皇叔急得暴跳如雷,却没有办法,他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城内的人自己躲过这一劫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