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九城风云

    这下好玩了,我也没想到这曾思贤居然是这样一个谋定而动老奸巨滑的人,当所有人都以为他会隐忍着等待陈武朝的进攻时,他却主动出击来了这么一手。

    我当然不会好心地去报这个信,陈武朝现在乱成什么样关我屁事,他们用手段把我赶出了京城,我现在巴不得再乱些才能给自由党机会。

    只是想到太后,我却又觉得心里有根弦被轻轻地拨了一下,这些黑衣人针对的肯定就是太后和武皇叔这两位陈武朝最大权在握的人,我能放任黑衣人们杀了杨纤纤?不能。

    我苦笑一声,我这重情义的性格很多时候会把我带入危险境地,只是就算知道这非常危险,我也不能不管她。陈武朝所有人死了我都不会伤心,但我会为她在离开时看着我悲痛欲绝的神情去冒险

    罢了,这朝廷的死活不关我事,她的生死我却不能不管。

    我出了院子急奔而行,只一会就到了北门,现在那儿只是一些死人,根本没人会来管我去而复返。城门是关着的,不仔细看,根本没人知道城头上站着的那是个死人,我落圆涌入脚下,一跃而起就超过了三丈,这是我突破后能达到的极限高度,等要下落的时候,我拔出剑来在城墙上一点,剑就插入了城墙里,我脚再一踩在剑上,人又腾空而起,这五丈的城墙,我两个起落就跃了上去。

    我顺手把死了那个城军的剑拔下来插入剑鞘,几下跃下城墙,急奔着皇宫而去。

    皇宫虽然有守卫,但今天才乱成一团的,守卫也不怎么上心,巡逻的基本没有,其他的人晚上才乱成一团,现在哪还有精力仔细看护,我根本不用多少灵觉,就避过他们到了皇宫里。

    皇宫我就非常熟悉了,毕竟也在这儿做了内卫统领那么长时间,这皇宫每个角落我都走过,很多明哨暗哨还是我布置的,一时半会,他们也不会换防,避开明暗哨我都没用灵觉,就无声无息地潜入了太后的寝宫。

    我灵觉感知了下太后,她还没有睡,坐在椅子上,感觉到她脸上的眼睛正在不住地往下滴落,我心里暗叹了口气,在亲子和情人之间痛苦的选择,她心里也不好受。

    我落圆入出,轻轻点了她的空点,她人一歪,扑倒在桌子上昏睡过去,我没惊动站在门口的内侍,用灵觉打开窗子跳了进去,看着趴在桌子上的她,我不由又一叹,但手抱起她放在床上,顺手盖上被子,我就这样坐在寝宫里等着一会的乱战出现。

    不用我等多久,太后睡下才一会,我灵觉就感觉到了那些黑衣人从那些院子里潜了出来,一部份往皇宫来,一部分往守护团去,这些人武器都很精良,刀剑自不用说,那配的弓我感觉了下比之自由军最初设计的也差不多了多少,看来不仅自由军在发展军备,其他势力也知道这军备改良的重要性。

    很快这些人就到了皇宫,两千人就分成了五六百人来进攻皇宫,他们的情报工作做得非常准确,知道皇宫驻守的守卫不多,其他更多的黑衣人分去进攻另外的城门和守护团,这样感觉,这些人是要以占领九城为目的。

    只是不知道城军在哪儿有多少人,我感应了下,除了被杀死的北门,东西南三个门的守卫都很少,加起来还不足百人,这点力量根本不够这些精力充沛、武器精良的黑衣人杀,他们分去这三门的人我感觉了下就超过了两百人,那就是杀完了人要占据住城门位置。还有的城军在守护团周边,也就二三百人左右,守护团里人不少,守护团的团员们有近三分之一还在驻地内,傅作人却不在。我再感知了下,守护团里也没有武皇叔,我再把灵觉放到外城城军驻地,这儿倒是有近两万人在驻扎,武皇叔在驻地,只是他哪能料到这九城内早已被曾思贤渗透了进来?

    这更是好玩了,两个首脑不在城内,主要兵力在城外,这是要把九城拱手送给曾思贤?也幸好武皇叔他不在九城内,到时就算九城被占,他也能组织反击,毕竟这儿他占了地利人多。就是有些不明白,曾思贤这两千人搞搞乱倒是可以,要想面对城外两万正规军,怕是要被吃得骨头都不剩下,就看曾思贤有没有什么后手了。

    我有些幸灾乐祸,这陈武朝被灭了更好,到时杨纤纤再没有其他的的想法,除了我能救她然后跟我走外,她还能去哪?

    黑衣人从那些院子里出来,最近的距离就是我所在的皇宫,跟城军甫一接触,那边还没反应过来,黑衣人们就是一轮箭射出,准头虽然不好,胜在距离够近,对方没防备,一轮齐射下,宫门口站着的守卫还是全趴下了。

    再往里就没那么方便了,外面的惨叫里面的守卫自是听到了,一些人往外看是怎么回事,一些人就按守卫守则,先去保护核心位置,往外查看的又被射死几个,其他人也反应过来,就地组织了反击,这些城军虽然比起当初的内卫有所不如,但也还是比较精锐的力量,不然也不会被送到这儿守皇宫,这一反击,还是击杀了一些黑衣人,只是更多的黑衣人涌入了皇宫,携带的弓箭又多,很快这帮子城军就被杀了个干净。

    只是越往皇宫深处,黑衣人受到的反击就越大,城军们知道职责所在,这反击起来也是不顾安危,这黑衣人的伤亡随着进入皇宫越深越多,他们杀了五六十个城军,自己也伤亡也差不多,虽然武器好,但城军守护们占着地利,明刀明枪跟黑衣人干的有,躲在暗处下黑手的也有,这五六百黑衣人涌入宫内,皇宫极大,这些人一分散开来进攻却是半天也没攻进到核心地带。

    见皇宫一时半会攻不到我这儿,我把灵觉延伸到城门处,那些黑衣人速度挺快,差不多就奔到了东西两门,到南门的还有一段距离,不过没有人预警,这些城军根本不知道九城皇宫内已是乱成一团。

    皇宫这边杀得昏天黑地,东西两门却是易手很快,黑衣人极快地就占领了两座城门,这些人把黑衣一脱,里面穿的就是城军的衣服,这把尸体拖到暗处扔了,他们往那儿一站,黑暗里根本分辨不出是真是假。

    守护团那就进攻得不利了,这些人刚开始对上城军时倒是简单,一轮射,再趁势冲上一阵砍杀,城军一时乱成一团,一方是有组织有准备,一方却是没有人指挥乱战,只一会功夫守护团周边这两三百人的城军就被杀个精光,黑衣人死伤不过四五十人,只是还没等黑衣人收拾残局,守护团的团员从四面杀了出来,这些团员的武力可不比那些城军,以一敌二敌三都很正常,如果不是要防着对方射出的暗箭,这一千多的黑衣人还真不够看的,现在一时就变成了胶着状态。

    守护团胶着,皇宫却已是被黑衣人推进到距太后和小皇帝寝宫不远处。守卫们都边战边退往内收缩着向寝宫靠近,防线不断后退,但反抗的力量却是越来越大,黑衣人的弓箭基本都已射完,一时半会也没空捡拾,捡拾后能不能用还是另说,他们只能凭借着刀剑砍杀护卫,这一下更是慢了,只是他们人数大大占优,越到后面优势越大,想一时半会杀光,他们至少还要付出上百人的牺牲。

    南门也很快被黑衣人占领,这城军的守卫真的太稀疏了,他们全都换上城军的衣服,守着城门,有想跑城外报信的城军,根本不知道这些已换成了敌人,还以为遇上救兵,结果才到城门边就被诛杀,没有一个人能跑出外面报信。

    守护团那儿的战局却还是势均力敌,守护团团员们攻了一会就退入了驻地防守,他们武功更高,一心要防守,那黑衣人想攻进去就很难了,对守护团威胁最大的是弓箭,一千多人至少有一半多的人带着弓箭,前面有人在交战,后面不时有人放出黑箭射杀守护团团员,只是守护团地方较大,一时半会想攻进去还真不容易。

    我正观察着,却见黑衣人那方居然还源源不断地有人加入,加入的也大部分带着弓箭,只是这些人有的却不是穿黑衣服,而是大金皇朝的新军装,这新军装跟陈武朝的军装差不多,毕竟他们才建国不久,一时半会不可能完全更换,只能是用陈武的旧军装改装了下暂时用着。

    果然是曾思贤在打九城的主意。只是这些不断增加的士兵是从哪儿来的?我有些疑惑。

    我灵觉跟着这些士兵跑来的方向而去,却见他们是从原太宰府内而来,我再探下去,却见有一条地道从太宰府一下延伸到城外更远的地方,出口居然我的灵觉都没能探寻得到,而地道内还有大金军装的士兵在朝九城内赶路。

    我怎么忘了地道这事了?那可是我那时代所有城市都要预留的后路。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