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黄雀在后

    太后虽然有些许的惊慌,但神情倒还平静,见到我后才稍有些慌乱:“骆统领,你也被他们抓来了?”

    我微一笑道:“没有,我是来救你们的,现在我跟武皇叔达成了协议,我可以安全带你们离开这儿。”

    太后脸色有些变:“你是说他放我们离开?离开京城?”

    我点点头道:“是的,离开京城换你母子安全。”

    太后转头看向武皇叔:“皇叔,当初你可是答应了先皇,会保隆儿一直当皇帝到成年亲政的,怎么才过这几年,您就反悔了不成?”

    武皇叔没看她:“此一时,彼一时,有一个我们没法控制的骆阳在,为了武氏陈武朝的江山,我不想冒风险,隆儿我也不会放他离开,只能是你们俩走。”

    太后急道:“你要把我们母子分开?”

    武皇叔犹豫了一下说道:“隆儿是我武氏血脉,他可以留下继续当皇帝,由我摄政,你这太后必须离开。”

    太后道:“为什么非要我离开?”

    武皇叔斜眼看了我一眼道:“你不离开,骆统领就不会离开京城,有他这样不安定的因素在,朝廷不稳!”

    太后有些慌了:“不,不,不,我不要离开隆儿!骆统领,武皇叔,你们再商量一下,让我带着隆儿离开可好?”

    武皇叔道:“隆儿是我皇兄的血脉,他还是陈武朝的皇帝,你不能带他离开。”

    武氏非常注重血脉的正统性和延续,不然也不会搞出一个守护团专门用来保护武氏的血脉不受伤害,武成隆作为最嫡系的武氏血脉,他们自是不会放他离开。

    太后马上又道:“那我不离开了,我要跟隆儿在一起。”

    武皇叔有些难办了,犹豫了下道:“你留下也行,但你不能再摄政了,你可以隐居幕后教隆儿即可。”

    他转头又向我道:“骆统领,你看到了,不是我不让她离开,是她不愿意走。”

    太后现在才想到,还有我这么个大麻烦在,如果她留下了,这又回到了原来的样,武皇叔他们最忌惮的我还在。

    她看着我,眼睛里闪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骆阳,我不想离开隆儿,非常抱歉,我不能跟你走了。”

    从她一直要求要跟小皇帝在一起不想分开,武皇叔坚持着不放小皇帝走,这是根本不可调和的,除非我现在真的带着他们母子打出九城去才行,只是在这么多人中,杀人是简单,想带人走,岂能如愿?

    我们这点不伦之恋,还是抵不住母子情深,我之前还在为如何跟她说我离开的事犯愁,现在倒好,不用我操心,我只需要离开就解决了这问题了。

    我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是时候离开了,我救了她,她让我突破了,陈武朝的事已了,算起来,似乎我不再欠她什么。

    这时代还能让我牵挂的人,只剩下陆天宇了。离开这儿,回去看看他的近况,我就去天坑寻找通道。

    我暗暗打定主意。

    我望向太后,眼睛定定地看着她半晌,我要把她永远地映在我的脑海里,良久,我回头看着武皇叔道:“好好待他们母子,如果你亏待了他们半点,你知道后果。”

    武皇叔脸色苍白,看着有些尴尬,这样的话答是也好,不答也不是,只能僵在那儿无语。

    我转头又再看了太后一眼,她脸色已变得没有半丝血色,她也明白,我只要一转身,或者这辈子就再也没机会再见了,一边是亲子,一边是情人,我知道她选择之艰难,我不忍让她这样痛苦地选择,那只能是我选择了。

    我转身离开了大厅,再没看任何人一眼。

    就在转身的这一瞬间,我看到了她眼泪夺眶而出。

    我也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这是我这辈子头一次这样伤心。在扬城,几个女人都对我爱护有加,他们爱我都还来不及,根本不会让我受伤,虽时不时会有争风吃醋发生,却不会伤害到我,但在这个时代我唯一爱了的女人,却把我伤得遍体鳞伤。

    虽然她是无奈地如此选择。

    我走出守护团时,所有人都自动让开一条路,我看到他们都松了一口气,能不用面对我,能不受伤不用去死亡,没人愿意。

    出了九城,九城的门一下就关上了,他们像是送瘟神般送我出了城。

    我自嘲地一笑,连跟朋友道个别的机会都没有,他们是有多害怕我?

    离开九城,我只有城南买的那个院子可以去,这院子我打算就住一晚,明天我就离开,京城再没值得我留恋的人或事了。

    院子里因为很久时间没住人,到处是灰尘,房间也有股霉臭味,我没在意,山野里我都能住上十天半月的,这根本算不了什么。

    躺在床上却是半天没有睡着,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太后母子,武皇叔这个人我不大了解,我不清楚他是不是会真正地放过太后他们,武成隆我倒是不担心,毕竟是他的亲侄子,而太后在他看来却是与我有了奸情,再不是以前那个他迷恋的女人,他还能不能放过她真说不定。

    我强大的灵觉放出到达九城后宫,太后果然已回到了皇宫内,一脸懵懂的武成隆靠在她边上哈欠连天。她脸上一片死灰之色,坐在椅子上却是眼睛不眨一下。

    离开我她也不好受。

    我心里一阵悲哀。

    但武皇叔却没见到,我再探出去,却是见武皇叔在守护团内,跟着守护团的一群人正在喝酒,看那神情像是在庆祝,傅作人也笑意然然,他当然高兴,我一直,守护团他还是团长,陈武朝他至少在京城还是第一。

    傅作人能感受到我的灵觉,我离得远远的就没再延伸,既然他们对太后没什么太多的恶意,所有都是因为我,那我就没什么担心的了。

    我收回探查守护团的灵觉,随意地把灵觉往九城四面探去再收了回来,被城军困住的内卫已解除了封锁,很多内卫正在围一起在说着今天的事,听着他们说的话,对于我他们似是不胜稀嘘。

    北门和南门的防守很简单,以前守护的内卫们都在前半夜被赶在一起,现在守着北城门的就十多个城军,那些守城门的城军除了几个站在城头,其他的都挤成一堆坐在城门前睡觉。我不在九城了,内卫们再没有任何机会能再守得住自己的地盘。

    我把灵觉从九城收回,再没管他们,现在这九城与我再无关系。

    我吐出心里的一口浊气,心情好了些。

    不对,刚才有哪儿不对,

    我再把灵觉延伸到城门那儿,才知道为什么不对我头一次扫过的时候,那几个人就是那样的形态,到我再扫回来时,那些人还是一模一样都没一点变化,这再扫去才知道,那些城军都成了死人!怪不得一直都不动。

    难道是有人潜进来了?

    刚才灵觉扫过,只是关注了重点的那些地方,比如皇宫、守护团、城门这些,其他的地方多是民宅,我也没必要花费多余的精力去关注。现在再把灵觉放得稍细一些,就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的院子。

    靠近北门的很多院子,现在都被一些黑衣人占据了,里面都躺着一些尸体,看衣着应该是院子的主人,而那些黑衣人的衣着,我再熟悉不过,当时我在皇陵时曾经与他们打过交道,虽然没交过手,而经过那次,我才有了今日的地位。

    又是这些黑衣人!

    我稍微估计了下,这几个院子的黑衣人算下来有差不多两千人,现在他们为首的人应该在分配任务,我只是一扫而过,怕他们还有一些高手能感应到,也没怎么停留就过去了然后收回来。

    这两千人是如何进来的?这些城军真的是太大意了,居然就让这么多人轻而易举地潜入了京城最核心的九城内,这些人进来当然不是来玩的,看他们带着刀剑弓这些,这看来是想在九城里搞事的。

    我心念电转,这些黑衣人最有可能的就是大金皇朝的人了,当时在皇陵,就怀疑是曾太宰动用城卫想绑走太后,只是没有一点证据,现在北方乱军在忙着应付自由军,哪有空渡河来潜击京城,自由军现在最大的战略目标是整合北方,最近也最有可能的就是曾思贤的大金,毕竟他分裂了陈武朝,那跟陈武可是不死不休的结果,稳定了大金的局面,那在死敌的核心位置弄弄,不管成不成,那也能有所收获。

    这些黑衣人出兵的时间点卡得太好了,正好今天武皇叔要动我,全部的城军都在针对着皇宫和守护团,其他地方虽然有人守卫,人却是不多,而且关注点都在九城内,精力分散下就这样被他们钻了空子,只是从大金的陆扬城到达京城,要四五天的时间,他们怎么会知道武皇叔在这时发动的?

    我再转念一想,应该是武皇叔身边核心位置有了曾思贤的人,武皇叔密谋要动我的时候,他们就收到消息,认为这是个乱中取胜火中取粟的机会,于是就秘密地潜入京城的外城,只要不进入九城,化整为零这两千人融进京城这大城内,那真的是泡都不会冒一个,到今天武皇叔发动逼宫把我这只蝉赶走,却没想到,黑衣人这个黄雀却悄悄地潜入了九城内,而且看他们的样子,马上就要对九城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