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倒逼出城

    从太后那儿“商谈”回到武明送我的院子我让他收回去,他却说反正我没个住所,就送我了我修炼了一会落圆,已是半夜时分,现在我跟太后的事情我想有很多人应该已觉查到,只是我强大如斯,根本没人敢把这事捅出来。

    只是我该如何面对未来我的将要离去?

    时间拖得越长,这个问题更加让我纠结,人非草木,何况是跟我有了这么长时间肌肤之亲的人?

    心里想着事,我只觉说不出的烦燥,本来早该睡去,却一直睡不着,有什么在我心里横亘着,自从我的落圆突破到一个全新不境界后,我很少会有烦燥的情况出现,面对任何事时,我都能平静无波地去面对,像今天这样一直感觉烦燥实在是太反常了。

    我心里一动,莫非有什么事要发生?

    自从突破后,我很少再用灵觉去感知这个城内要发生什么,毕竟再没什么会成为我的威胁,今天这样的烦燥,有必要再打探一下看是不是有什么我所不知的事情发生。

    我灵觉才出了院子,就感觉到了不对,刚才我回来时还有人的大街,现在却是空无一人,再远些,有一股近百人的城军在向我这院子逼近,每个人不仅配着刀剑,还有在城军里少见的刚研制出来不久的弓箭。

    我没管这些人的动作,把灵觉再延伸到皇宫,以往我熟悉的那些内卫们,却没了踪影,守在宫门的换成了一身军装的城军。再延伸进去,却见武皇叔正领着一群人向着太后的寝宫逼去,而这群人中赫然有已消失很久不见的傅作人!

    武皇叔这是要逼宫?

    才一会功夫,武皇叔已直接闹进入了寝宫内,他手一挥,我就见城军们把太后和小皇帝带了出来,这不是要逼宫,而是已逼宫。

    我感知了一下,幸好他们只是暂时地限制了自由带出了宫,倒没见他们动粗。

    我暗哼一声,如果敢对太后有丝毫的无礼,我想没人能承受我的怒火。

    我灵觉从皇宫里收回,那队百人队已经悄悄地对我的院子形成了围攻之势,羽箭都全部搭上了弦,对着任何可能的出口。这队人速度倒是挺快的,只是,只用这百来人来面对我,难道不知道这些人就有来无回?凭我现在强大的灵觉,我根本都不用出手,就能全部把他们放倒。

    我稍等了会,见他们还没有动作,要么是在等命令,或者是等人,我不能在这儿等下去了,再等下去如果武皇叔突然发疯对太后他们不利,这么远的距离,我的灵觉就算能出手,却也无用。

    我把灵觉放出,瞬间就把这百来人的空点全点了,这些人突然之间就完全不能动,他们以一个姿势保持着围攻的架势,也是我不欲杀了他们,这些城军也只是受命而已。。

    我一晃出了院子,直奔太后被囚禁的地方,那地方我太熟悉了,就是守护团。

    我速度快愈奔马,只一会即到了守护团所在地。这地方这时候却是被城军围了个水泄不通,我没理他们,直接把落圆放出,那强大的威压力量让那些守卫的人根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我冲了进去。

    武皇叔和傅作人正在那天我一剑逼倒傅作人的客厅里商量事,见到我突然就出现在大厅内,眼都直了,两人张大了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这么会功夫,外面那些城军才恢复过来,哗地一下全围到了客厅,手里拿着弓箭都指着我,只是却没人敢对我射出第一箭。

    我理都没理那些指着我的弓箭,眼睛看着武皇叔道:“把太后放了。”

    武皇叔毕竟是个人物,刚开始震惊过后,马上就调整了过来:“骆阳,你觉得我会傻得听你的?放了她然后让你再来杀我们?”

    我微一笑:“你觉得你不放我就找不到她?”我进屋的时候就用灵觉感知到了太后的位置,在那屋里有五六人控制着她和小皇帝,我先把那些人全部点了空点,虽然屋外也全部是人,但至少在屋里他们暂时安全了,解决了他们的危险后我才坦然地面对着武皇叔和傅作人。

    武皇叔自是不会相信我能找到他们,毕竟灵觉这东西说起来就太奇幻了些,没人会相信:“我知道你很在意太后,所以才迫不得已把他们请出宫,我承认,骆阳,我怕你,你强大到让我害怕,如果不是你强大成这样,我也不至于要铤而走险逼宫太后,如果你不在意他们的生命,我不介意大家一拍两散,我死,她也死。有这么多人,我还不一定会死!”

    我又一笑:“你觉得这点人对我有用?”

    武皇叔狞笑了声:“我承认你厉害,不过,只要傅作人能缠住你片刻,那这些城军手里的弓箭可不是吃素的。或者你还不知道吧?守护团还有更多的人在这周围,我们达成了协议,这次要共进退!这陈武朝是我武氏的陈武朝,也是守护团的陈武朝,这京城是我武氏的京城,也是守护团的京城,我们早就密不可分了。你是厉害,但我们能抱成团!你一个人而已,你想像不到我们还有多少人!”

    我灵觉放出去,见到密密麻麻的城军还在向守护团涌来,不说还在涌来的城军,现在在这守护团内,已有近千人在围着我,还不包括那些守护团的人,可以说,现在这守护团驻地,里三层外三层地都围满了人,我如果要从这儿冲出去救太后,怕都要累死。

    我的落圆是强大,却不是永不会枯竭,刚才同时对百来人下手,我感觉到已接近我能用灵觉出手的最大限度,这千来人,我是不可能一起下手把他们全点翻的,而且他们多数人手上都带着弓箭,乱箭齐飞下,我也很可能受伤,我虽然强大到无人匹敌,但我也是血肉之躯。

    我叹口气道:“说吧,有什么要求?”

    武皇叔一笑:“简单,离开京城,再不回来,反正你也不属于这儿。”

    我点头道:“可以。那太后呢。”

    武皇叔嘿地一笑:“这个就不容骆统领你操心了,这是我们皇族的事。”

    我灵觉放出,忽地一下落圆的威压压在他的胸口,让武皇叔胸口像是压了块巨石般,话都说不出来,等他刚要运功抵抗,我攸地一收,他一下反应不及,人向我这方向倒过来,我反手拔出剑来,用剑一压在他脖子上,瞬息间,武皇叔就成了我手里的人质,我放出灵觉,却没出手,傅作人虽有所觉察,却哪知道我是如何攻击的,等我拔剑他反应过来,武皇叔却已落入我手。

    我一笑:“皇叔,别以为人多,我就杀不了你,像你这样的,我都不用手就能捏死你。”

    武皇叔脸色惨白,身体有些颤抖,他也没料到,在离我还有两丈左右的距离,我都不出手就能让他自动落入我手,这如何让他不恐惧?

    我看着他道:“皇叔,现在可以再好好谈了吧?”

    他惨然一笑道:“我们早商量好了,你就算杀了我,这些人还是要进攻,死我一人,保我武氏江山,我倒不介意一死。”

    我奇道:“我自认从来九城后都很低调不张扬的,基本不参与到派系政治中,最多就是在南北城门上为太后而坚持,为何你们还要针对我?”

    “不是针对你,只要是皇室不能控制的外来力量,都是我们针对的对象,骆阳,要怪就怪你太强大了,强大到连皇家守护团都不是对手,这在陈武朝历朝历代都是不可原谅的只有皇家才能拥有最强大的力量。”

    他声音忽转小,用只有我听得到的声音恨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她之间的事,她宁愿以身侍你也不愿从我,一个身体已叛出皇家的太后,死不足惜。”

    我叹了口气,果然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管如何保密,总会有各种迹象泄露出蛛丝马迹。

    “好,咱们做个交换,我带她走,这太后不做也罢,这京城我也没必要再呆了。”

    武皇叔一笑:“这本来就是我带走她逼你要达到的目的,我也不想拼个两败俱伤,死伤惨重,最后便宜的却是曾老贼他们。”

    我手一松把他放开说道:“去带太后来,对了,还有小皇帝,我们马上就离开京城。”

    他离开我的控制并没离我远远的,他也知道这样的交易才是最好的,毕竟我强大的武力是所有人都忌惮不已的。

    武皇叔转头对傅作人说道:“去带他们过来。”

    我望向傅作人:“傅团长,你别玩什么花样,我救人是不容易,但我想逃出去再回来杀人,我想没有人能拦得住我,如果你不想我一直惦记着你们,最好安安全全地把太后他们母子带来。”

    傅作人稍一顿,似是没听到我话般出去了。

    一会功夫他就带着太后母子进来,进来后脸色有些不好,他估计想不明白为什么那屋里的人全都不能动弹了,他想到可能是我出手,却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我是如何出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