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一剑破敌

    我还继续地笑着,手上的力量却不住的加强,不过却离我出全力还早得很,但傅作人已是两股战战,抵住剑尖的那只手已是有鲜血渗出不断地往下滴。

    这落圆的威力居然强大如斯,前几天在我面前还安稳如岳的陈武第一高手,现在却狼狈得双腿都要下跪了,我在想如果是我全力出手的话,会不会落圆的威压就能把傅作人压成肉饼。

    旁边站着的人还以为会是一场龙虎斗的,至少么要打个几十上百回合,最后是傅作人取得胜利,毕竟傅作人在名声在陈武朝那不是吹嘘出来的,却没想到,我一个拔剑势就能让傅作人拼命,再随便一挥剑,傅作人就双腿打颤地像要吐血。

    傅作人是真要吐血了,我相信只要我再加上一分力即可,现在他双手举着剑的手汗水顺着手臂从手肘流到地上,脚下也流出一滩汗水出来,可以想像,傅作人接我这一剑已经是竭尽全力。

    我也没加力,眼睛平静地望着傅作人,就像看着一个蝼蚁般地平静,这泰山仰止的超级高手,只需我加一分力,他就要跪在我面前。

    杀了他也没什么意义了。

    我攸地收了剑,傅作人全身一松,我看他是想再勉强站住的,只是刚才的抵挡已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双腿再没站住,人一软即坐在了地上,手中的剑也掉落在地,汗水急速地从脸上身上流出,衣服被汗水都湿透了,顺着身体在地板上蔓延开来。

    所有人都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地上的傅作人,他们以为惊天动地英雄之战,却就这样草草收场,两人的剑居然都没交锋一下,陈武第一高手就这样败了。

    我把剑收入剑鞘,再望了傅作人一眼,他脸色灰白,风神俊朗的气度早已消失不见,头发被汗水打湿紧贴在脸上,看去人似是一下老了近二十岁。

    “走吧!”我对着武明他们说了声,率先走出了大厅,没再看傅作人一眼,他永远也不可能再对我出剑,我刚才那一剑已夺去了他的心魄。

    武明和杨九泰亦步亦趋地跟着我走,刚才进来时他们还当我是朋友般,现在他们只能是落后半步跟着我,连与我同行都不敢了。

    我心里叹了口气,我用这样极端的方式打败了傅作人,后果就是现在估计都当我是神般跟随和仰视,而不当我是个人了。罢了,反正我也不是这时代的人,他们爱如何对我就如何对我吧。

    到了明泰楼坐下,两人坐我对面有些不安地看着我,半天杨九泰才开口道:“骆阳,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刚才,傅作人连你一剑都没接住啊!”

    我一笑道:“前两天我一直在修炼啊,有了些许突破。”我没说我是从皇家武库里得到了一本秘籍,而且是我落圆神功的完美补充,这根本没法说。

    “以前我认为你就够厉害了,现在……”武明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我现在的武功。

    我微一笑道:“不管我如何厉害,反正你们也还是我朋友,这跟我的能力无关。”

    杨九泰一拍腿笑道:“就是啊,你越厉害,那我们该越高兴才对,我慌什么嘛慌!刚才我都被你一剑吓惨了,根本想不到傅作人被我一剑就弄成那样。好了,现在没事了,来来来,继续喝酒吃肉。”

    杨九泰恢复得比武明快了不少,我看他脸上在笑着,露出了那种飞扬跋扈的神情,他估计在想着,有我这样一个大能朋友,未来在陈武朝那真的是可以横着走了。

    武明喝了两口酒人才逐渐醒过来,醒过来后也像杨九泰般的神采飞扬:“傅作人这下完了,他皇家守护团团长的职位估计会被人夺去了。”

    我看他的样子有些奇怪,问道:“皇家守护团不是保护你们的吗?怎么感觉傅作人出事了你还有些幸灾乐祸的呢?”

    武明晒道:“皇家守护团在九城那是最牛逼的,对于他们来说,守护皇家武氏血脉只是一个工作,他们会保护我们,却不会尊重我们武氏。傅作人更是眼睛长到头顶上的,整个皇族能让他们看得上眼的,估计就只有武皇叔一人,其他人见了我们眼睛都不瞅一眼的。”

    杨九泰也道:“你们武氏都看不上眼,我们外氏更是连接近他们的机会都没有,如非是这样,太后也不会要搞一个护卫队出来,要知道,守护团里很多人都基本不做事闲着、每天就是修炼的,但却又不听朝廷的调配,这些人纯粹就是浪费皇家的粮食!

    我倒没想到这守护团在陈武朝内如此不得人心,也是,一直都处在陈武朝武功的顶峰,看不上那些凡夫俗子也正常,就算这些是皇族。

    武明笑道:“好了,现在你也算给我们出了口气,正副团长都被你灭了威风,我看他们以后在九城还敢不敢再趾高气扬!”

    “对,这事当值得再多喝两杯!”杨九泰也附合。

    我迟疑了下道:“我把他们正副团长都打了,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太后会不会难做呢?”

    杨九泰切了一声道:“能有什么后果,武功最高的都被你灭了,其他在边上摇旗的现在还有谁敢跳出来呢?今天只要见过你出手的人,我想胆儿都会吓破!太后早看他们不顺眼了,只是一直没有好的手段去制约他们,现在好了,看他们还拿什么来骄傲!”

    我微一笑道:“那就好,一会我去宫里见见太后,看这之后她会有什么指示。”

    喝了一会,我借口要去宫里就出了明泰楼,我确实也要进宫与太后商谈一下,

    太后已得到了消息,见到我后她非常兴奋:“骆阳,我想就算你要赢傅作人,也必定是要大战一场的,我没想到你只是一下就把傅作人打败了,没想到你这么强大!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我微笑道:“纤纤,我强大只是为了保护我爱的人,我越强大,你们越安全。”

    她偎进我怀里柔声道:“我知道你会保护我的,从那天在皇陵你扶住我,我就明白你是个能靠得住的人,我没有看错,你不仅救了我,以后还会永远保护我!”

    我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接她的话,与她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我已陷入了她的柔情中,未来如果我要离开这时代,那她该如何自处?我不想骗她,我也不知道如何跟她表明我的身份,这说出来很可能会让她认为我在胡说欺骗她。现在也只能是先这样走一步看一步了。

    不能说出口,我只能转移话题,我问道:“不知道皇家守护团吃了这样大亏会不会有什么反应?”

    她想了想道:“按规矩来说,这样挑战战胜了守护团的团长,你现在就应该是守护团的团长了,只要你愿意就可以。”

    我笑道:“像我这样来历不明的人也能当团长?”

    她笑道:“来历不明是来历不明,能力够就行,我还不是没管你的来历把你封为了内卫统领了。皇家守护团只认能力,只要你证明了你的能力,还能在皇家需要的时候保护武氏血脉,那就没人管你是什么人。”

    “那我是不是可以明天就去守护团做团长了?”

    “当然,只要你愿意。只是这团长也没多少意义,除了拿着一份不扉的薪水,受人尊重,权力却不大,祖宗早规定了他们不能干政,如果你要去当团长,那内卫统领的职位就要卸任。”

    “那我就不去当那什么团长了,不能当内卫统领,我还如何保护你们母子嘛?”

    杨纤纤脸上柔情更甚,抱住我贴在我胸口道:“为了我你连那么团长都不做,我……太高兴了。”

    她的柔情让我再忍不住,我双手一紧,低头吻在她的唇上,她急切地回应着我,一时,整个宫内都是挡不住的柔情蜜意。

    我如此强势的表现的后果就是,武皇叔再不提收回城门控制权的事,见到我时还不时露出交好的神情,我最多也是回应他一个笑意,于他,我不会与他走得太近,也不会太过疏离。

    有了我这样一个超强的内卫统领,太后在朝廷里的话语权一下高了起来,有时候她的提议,武皇叔还不敢反对,武皇叔的朝案,她与我商议后觉得不妥,她也会反对,渐渐地她的摄政不再名不符实,而是真正的行使权力

    我也再没听到傅作人的消息,从那天一战后,他似已消失,我也没去守护团去夺什么权,以前是如何,现在还是如何。

    守护团和城门的事,不值得我一直在考虑,我现在要考虑的是,我是现在离开京城去天坑石头城寻找通道呢,还是等一段时间再去,我又如何向杨纤纤说清楚这事。

    我犹豫万分。

    我还在犹豫中时,自由党又在北方收复了一城,陆天宇他们的打算是先把北方都统一了后,再想办法经略南方,这是我还在自由党的时候就既定的方针,至不济,自由党也可以划江而治,与陈武朝、大金三分天下。

    我现在的地位让我能更多地参与到陈武朝的朝政中,我在想,我是不是该做点什么让自由党的统一大业更加方便。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