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拔剑出鞘

    这感觉太好了。

    落圆果然是神功啊!现在这情况,我有信心在面对刘望鹤的时候,不用出剑,直接用灵觉发出落圆就能把刘望鹤压迫至吐血。至于傅作人,我想我现在只需要一剑之功,傅作人即会倒地不起,

    我把《四十八式太极剑》又演练了几遍,现在招式在我使出时不再有一点的凝滞,剑气剑意收放自如,剑招想快则快,想慢就慢,说不出的轻松写意,这应该才是太极剑的真正境界。

    我吁了口长气,现在这世上再没人是我对手了,不仅是这时代,就放两千年后,我也是无人能敌。

    我忽然有些兴味索然,当时觉得我不能力敌的对手,现在我只要一剑就能解决;当时千方百计寻求的突破,现在突破到无可匹敌的地步,却一下觉得追求的不过如此而已。

    我是不是在打败后回石头城,然后寻找回去的通道呢?

    似是不能,有一个我所爱的人还在这儿呢,打败了傅作人,太后还要面对很多的事,她还很可能在未来的乱相中丢掉性命,我能在自己有能力的时候扔下她吗?

    我把即刻去寻找通道和放弃保护她两者在心里不住的权衡,最后我颓然发现,虽然我很想很想就这样去寻找通道,但我却不能把杨纤纤扔在这里让她自生自灭。不仅是她,还有我那便宜老哥,我也不能就此扔下不管。

    他们俩是我这时代最重要的两个人了,在没有万全之策之前,我不能离开。

    好吧,一步步的来,一样样解决问题,以前我没能力,只能慢慢解决,现在我有能力了,我就可以加快这解决问题的步伐了。

    想明白,我就不再纠结于如何做,回到屋里好好睡了一觉,醒来后已是天大亮,只觉得精气神从没有过的完美。

    好了,解决问题从傅作人开始。

    打开院子门,却不想门口站了很多人,院子的那些下人在,武明居然也在门口等着,听到门响,都转过身来看着我,我见是他们,不禁微微一笑。

    武明看到我一笑,人一下呆住了,等我轻拍了下他的肩他才醒过来:“武兄你这是发什么呆呢?”

    武明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刚才你对我一笑,我就觉得心神都被你夺去了般,眼睛里脑子里就只有你的笑容,所以一下就分神了。”

    我知道这是落圆的精神力感染到人,之前我落圆的精神力对于稍弱些的人就有夺人心魄的作用,现在落圆已完美,这精神力的强大,岂是一个武明这样的普通人所能抵挡的。

    我又笑了笑道:“先别想其他的,我一天没吃饭,肚子有点饿了,武兄,咱先吃饭去吧!”

    他愕然道:“骆兄弟,你进院子五天了,你这不吃不喝的修炼,我都在这门口等了几天,如果不是下人都说没见你出来,我都要破门进去看你是死是活了,你才说一天没吃东西?”

    我一愣:“五天?我进去这么长时间了?我还以为只是花了我一天时间呢。”

    武明摇摇头:“你这修炼真的是废寝忘食啊,不仅吃喝都不知,连时日也忘了。佩服!只是不知道你这几天修炼得如何了?”

    我一笑道:“咱吃完饭再说吧。”说完拉了武明就走。

    “对了,武兄,这个院子我用不着了,我修炼已再不用到这里了。谢谢武兄借我院子!”

    武明随意地道:“这院子我反正也没住人,闲着也是闲着,在九城你还没一栋自己的私宅,这院子就送给你吧。”

    这手笔还真不小,我知道九城内的房价不低,这院子送给我,那人情就大了。但他说了送我,我如果说不要,那倒有些矫情了。

    我微微一笑拱手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武兄。”

    武明大笑:“这才对嘛,走,去明泰楼!”

    到了明泰楼,杨九泰也在,见到我也很高兴,也听武明说过我这一闭关就五天五夜,现在见我安然无恙,自是也高兴,酒席流水上来,几人也没客气,吃得稀哩哗啦的。

    吃完上茶闲坐,杨九泰没忍住还是开口问道:“骆阳,你这闭关五天不知道效果如何?对上傅作人有没把握?如果没把握咱要不弄点什么歪招,先弄伤他再说。”

    我呷了口茶说道:“谢谢国舅爷的关心,没必要弄什么歪招,咱吃好饭就去守护团,直接找上门去,你就知道我这几天闭关的效果如何了。”

    两人对看了下道:“直接打上门去?骆阳,你把握这么大。”

    我一笑站起来道:“好吧,反正饭也吃完了,咱就去守护团,把这事解决了,快刀斩乱麻,省得到时总有人惦记着。”

    我这一站起下楼,他们也跟着站了起来,他们没想到,我居然是说做就做,这才闭关完,也等不及就要去找傅作人。

    我看出他们心里还有些忐忑不安,他们看不出我现在是什么一种状况,自然是不放心,怎么说,傅作人一直以来第一高手的头衔不是吹出来的。

    到了守护团的门楼驻地,我直接报上名来,点名就说要找傅作人,门房应该也知道了我与傅作人挑战的事,急忙进去通报。只是想不到这才五天,我估计也就伤才好利索点,就敢上门挑战。

    接待的人把我们迎进了客厅,我安稳地等着傅作人的到来,武明和杨九泰却有些心不在焉,坐着却是四处打探着,看来他们对我的信心并不是很足。

    只一会,白衣胜雪的傅作人就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不认识的人,我也没在意,见他后即拱手道:“傅团长,骆阳今天上门讨教来了。”

    傅作人波澜不惊的脸还是有些惊异:“骆统领,这才过去几天时间,你的伤还没好完全吧?至于这么着急?”

    我一笑道:“无妨!”

    傅作人有些拿不准,我这是来找死呢还是真的胸有成竹:“骆统领,你还是把伤养好了再来吧,我不想让人说我欺负一个伤者,这样我也胜之不武。”

    我又一笑道:“这是我决定要提前找你挑战的,无关其他人,就算傅团长因此杀了我,那也是我自找。傅团长不会是连我这伤者也怕了吧?”

    傅作人看着我的笑,他似是看出我有什么改变,但打死他也猜不出我这短短五天就突破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他略一犹豫说道:“好吧,既然骆统领非要坚持,傅某恭敬不如从命。请吧!”他做了个请的姿势。

    我微微笑道:“不用去哪,咱就在这客厅比划吧!省得跑来跑去麻烦。”我话语里透露出强大的自信心。

    傅作人一愣:“就在这?”

    我点点头:“就在这儿,又不是需要多长时间,速战速决。”我这话说出来,那强大的信心,不只是傅作人看出来了,就连杨九泰他们都看出来,我的意思根本不在意在哪儿,傅作人都不可能有机会。

    傅作人一直平静无波的脸终于有了变化,他当然能感受到我的强势,他估计在心里划算着,我这五天难道有什么奇遇,不然我哪来的如此强大的信心。

    只是由不得他选择逃避,因为他的身份和当时的约定,就算明知道伸头是一刀,他也只能是伸头出来与我挑战。

    终于傅作人说道:“既然如此,请吧!”

    他缓缓退出几步,离我有一丈左右的距离,这个距离两人的剑一伸都能碰到,他也很有信心在这样的距离内我无法伤他。其他人也退离我们两三丈远。

    我微一笑,就算他再退出一丈又如何,这两丈的距离,还只是我一剑即达,想跑都无法跑。

    我剑是背在背上的,这是我的习惯。我反手向后慢慢的拔出长剑,一边拔剑的时候,一边落圆已发出,剑还有大半在剑鞘内,那剑势和剑气已奔向一丈开外的傅作人。

    傅作人脸色一变,再不复刚才那样的云淡风清,本来还想作个样子的,知道再不出剑,等我剑拔出来,那他估计连剑都不用拔就交待在这里了,于是他勉力抵抗着我的剑势,奋力地一拔,锵地一声,剑拔了出来面对我。

    我没管他拔没拔出剑,还是缓缓地把剑向外拔,这个过程似是经过了亿万年般缓慢,但那喷薄而出的剑气剑势,却是不断叠加着奔向傅作人。

    傅作人长剑一摆在面门前,一腿后退一步抵在地上,这是要拼命要架住我这一剑了。

    我脸上笑意更盛了,我只是一个拔剑的姿势都能让他如此拼命,到我剑出招时,看你傅作人拿什么来招架。

    终于,我的剑拔出了剑鞘,对面的傅作人似也松了口气,但脸色却是变得苍白难看,他没料到,我就这么一个动作,却已让他付出了这么多的力量才能勉强招架,等会我出剑时,他不知道还能拿什么来抵挡。

    我的强大如斯是他完全想像不到的。

    我执着剑,脸上还是笑意盈盈:“傅团长,我可出招了。”

    说完,我就是随意地对着面前一丈外的傅作人挥出了剑,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就是一招“力劈华山”的招式,连脚步和另外一只手都没作势,就那样轻松地劈了出去。

    傅作人脸刷地一下变得更白了,他一只手持剑柄,另外一只手急忙伸出抵住剑尖,这是用双手的力量拼命抵挡我这一剑之威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