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神功自成

    而我经过一夜的修习,居然没觉得有多疲劳,肌肉上稍有些酸软,但精神却是极其的亢奋,因为我用转化而来的力量运行太极剑的时候,居然是事半功倍!这两者是最完美的结合!别人只见到我缓缓地比划着像是跳舞,却不想那发出的力量却是圆润往复,不断地叠加。

    这太极剑太神奇了!我看着这本剑谱,再回忆这时代和我那时代的那些武功,没有一种是跟太极剑是有一点相似的,想到我的奇特经历,既然我的落圆神功都能在两千年之间穿越,难说这太极剑不是从其他时代穿越而来的,甚至是从其他世界穿越而来的,不如此根本不能解释这剑谱的神奇之处。或者,我的落圆也是从其他世界穿越而来也说不定。

    穿越的事就不能想,想了比落圆消耗完还让人头晕。

    把太极剑又练习了几遍纯熟后,我就一门心思地先把落圆转化成气先储存在丹田内。这个过程我是闭着眼去进行的,基本没看时间的进行,到差不多的时候,我睁开眼,居然开已黑了。

    我感觉才只是一会啊,没想到就是一个白天过去了。而我转化的落圆不过才一点点而已,如果要把落圆转化完,那不知道要花我多少时日了。

    既然歇下来,我就往武明那院子去看看,没想到水池居然已弄好了,石板铺完,水还没放,他们不明白我要来弄什么,也就在等着我自己来。

    这院子进的是活水,有一汪泉水从后院接了条沟进来,我放上水,感觉了下,应该没有哪儿有漏水的,正好,今天晚上就能练一下落圆那我没见过的第九层了。

    想想,还是给所有人打好招呼,也让人没事也不要到院子里找我了,反正大家都知道我要与傅作人挑战,这抓紧时间练武那也正常。

    一切安排好已是深夜,我把院子的大门紧闭,把原来在院子的那些下人都赶了出去不让他们再呆,院子里就只剩下我一人了。

    我脱了衣只穿着一条短的裤子就进了水里,落圆神功的经书放在池边,我先通读了几遍,这第九层的落圆运行文字倒是不多,几遍我就记熟了,然后再在脑子里把一切都计算好,合上书,脑子里想着落圆第九层的口诀文字,一边浮躺在水上让水没过我只剩下鼻子露在外面。

    我默默地运行着落圆,按这本书小心翼翼地运行,我也不知道这本书是对的,还是父亲传给我的是真的,小心些总是好的。

    一进入落圆的修炼状态,我马上就变得脑子空明,脑子里运行着的只是落圆的口诀线路。

    刚开始时没感觉到什么,当运行到当年我没办法修炼的那地方时,我运用的是新的落圆神功,才运行起来果然跟以前有很大不同,只一会就觉得脑子里有些晕眩,这是我很久没有遇到的了,而且现在还是在水里都还会眩晕,这证明现在进行是对的,落圆正在快速地在运行。

    我先稍停会,又再进行下去,等晕眩开始让我无法忍受时,又停下来,如此反复,我只感觉头一会热得像火烧,一会又凉下来像是被一桶水当场浇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新的落圆神功居然就这样被我一点点地运行完了,而不是像之前只要一运行起来就会有凝滞不前产生。

    这是我通过第九层了?怎么感觉没什么反应啊。

    我想了想,没再管这是不是完成了,只管一遍遍地把这第九层运行下去,到都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到我只需要一个意念,就能让这第九层完美进行下去时,我只感觉到脑里有什么改变了,只是这改变似乎还不大。

    这第九层我是练完了的,但没感觉有什么啊,哪儿还有问题吗?

    我把整个落圆的总纲口诀过了一遍,我忽然想到了总纲里的那句话:……循环往返无穷,圆乃无尽,无之首亦无之末,以此无尽御力之无穷,致圆润而通达……

    这说的是要循环往返,那是不是不只是第九层的循环,而是当你完成了所有修炼后,又从头往返至第九层,再从第九层达至第一层,这才是往返循环的意义,这样,人始有终,也才是圆润通达。

    想至此,我不再犹豫,先从第一层运行起,然后再至第九层,到第九层最后一段完成时,居然刚好又接上了第一层的起始!这果然是起始往复,循环不止!

    当我第九层刚接上第一层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我脑子里不知从哪儿冒出的一股凉气顺着我落圆的运行也跟着运行起来,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这股凉气在运行时让我舒服得要跳出水池,根本不像是以前修习落圆时那样不时有沉重眩晕。

    既然舒服我自然不会停下来,我一遍遍地让落圆在体内不停地运行,第一至第九,第九又至第一,那股凉气也越来越强大,速度也越来越快,到最后我都不需要运行落圆,这股凉气就自动顺着在我身体里运行下去,真正做到自然而然。

    我不知道这样是正确还是错误的,但至少现在我没觉得有什么不适,那应该是不会错的。既然不错,那就继续吧。

    这样一遍遍地运行着,那股凉气已把落圆融化掉,分不清落圆也分不清凉气,这样下来,那凉气越来越粗大,前面只是绢绢细流,后面变成了狂涌而下的瀑布,我只感觉像是一桶桶的凉水从我头上倒下,又像是一次次地跳入水中从脚下涌向头的冰凉。

    到这凉气慢慢从全身回归到我脑部,一直在那儿不在有动静时,我睁开了眼。

    外面还是天黑,我有些纳闷,我感觉上是修炼了很长时间的,怎么还是天黑呢?不对,我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是深夜,现在却是初夜,这是过了一天一夜了,我却是没有一点饥饿感。

    我从水池里站了起来,当站起来时我不觉一愣,因为当时我记得下水的时候是正好淹到我肚脐的,而现在水只淹到我的大腿,难道是水漏了?还是说我刚才消耗实在太大,把水蒸发了?

    搞不清楚,我也没管,现在我只觉得全身说不出的舒服,落圆——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叫落圆——只要我念头一动,就能达到我我想要达到的地方,比之前灵觉先行落圆才到不知快了多少倍。

    我穿上衣服,想了想,还是拿起了剑,这剑拿在手上只觉得完全没一点力量,在我手上轻盈得似片羽毛般,我对着一块石板一剑刺去,脑子里只感觉落圆似是动了一下,然后我就看到剑尖直接就刺穿了石板直达剑柄,那半尺厚的石板如块豆腐般毫不受力地就就被我刺个对穿!

    我大喜,这力量比之前不知大了多少倍,而且是非常随便写意地就达到了,根本不像之前我还要计算这一剑我要使用多少分左右的落圆。

    我拔出剑来,没有一点凝滞感,剑还是像之前那样的光滑锋利,这力量之大之快,已完全忽视了石块的材质,我想就算是个钢板,我也是会像刚才那样毫不费劲地刺个对穿。

    我又来到院子的一块石头前,这块石头有三尺见方,应该是当时在建水池清淤泥时挖出来的。我随意地一挥剑,长剑直接就从石头中间劈开,把这块大石劈成了两半,剑砍过的地方光滑如镜。

    我长吁一口气,这落圆果然是神功,这样的力量根本不是人所能拥有的,只有神力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要知道当初攻打金城时我要用尽全身的力量才能一剑斩断城门木,如果放在现在,我只需要随意地一挥剑就行,这感觉真的不可同日而喻。

    既然落圆都有这样的神力了,我还有没必要把落圆转化成气沉入丹田呢?

    我想了想,我完全没有什么剑招的,虽有力量,却是没有招式,这太极剑还是蛮不错的,只是运行方式跟落圆不一样,我还要转化,转化后是比落圆更有力量,但现在落圆的力量都这么恐怖了,我还有必要再转化吗?而且现在转化落圆成气,不知道力量还能提升不?

    下一刻我就决定了,先不管了,反正现在落圆磅礴如海,转化一点出来,也不会影响多大。

    想明白这点我即像之前那样的双手环绕,让变成了凉气的落圆在身体里流转起来。

    只是没想到的是,我这样流转起来,却是没感觉到落圆能转化成气存储在丹田,难道是不管用了?

    我又继续试了下,不仅是不能存储,之前转化出的一点存储在丹田的气,已早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这落圆练成了,却又不能转化了?那岂不是我不能使出太极剑?

    我拿起剑来,还是一招“白鹤晾翅”这下却是没有一点凝滞,落圆随着剑势起伏,意念达至,落圆即至,不需要我怎么运行,我都能感觉到有形的剑气从剑尖喷出了!

    这跟之前不对啊,难道说落圆的形态转化了再不是精神力?我试着灵觉放出,只瞬间,我灵觉即从武明的院子扫过了整个九城,直到外城都不止,这距离扩大的何止十倍!

    我又是一喜,这看来精神力也没有变化,灵觉还是一样的能使用,现在整个京城都处在我的灵觉覆盖之下,只要我想,这城里没人能逃过我的灵觉。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