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太极剑谱

    再翻,整个架子上的书籍都被我翻遍,没见有适合的剑谱,也没见有我能用的功法,难道我要哪天潜入皇家守护团的武库去找找?但没听说过那儿也有武库啊,那地方我也就去过两去,而且就是在庄则栋他住的外围,再里面是啥样真不清楚了,虽然我有灵觉这样的大作弊器,但那儿高手如云,我这样去找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东西,这难度不是一般的。

    我有些不死心,又在架子上再迅速翻了下,还是没有收获,看来这皇家垃圾库真的只剩下垃圾了。

    我随意地围着架子转了几圈,看有没哪儿是自己遗漏了的,这一转圈还真让我看到了遗漏。

    这些书架都是靠墙而立,宽有近四尺,高度与库顶还有个一尺左右的距离,在这个夹缝中,我还真看到了一些书籍,我随意找了把长剑,用剑把那上面的书籍扫落下来,一阵灰尘带着几本书落在了地上,落在地上后那书上还留有厚厚的灰尘,也不知道这些书扔在上面有多久了。

    我捡起一本来,随意再拿一本书拍掉上面的灰尘,翻了一下,名字叫《四十八式太极剑谱》。

    我一愣,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我翻了一下,就一式一幅图,边上写着招式名,招式名我都听着熟悉得不行。

    剑谱是很一般,但这剑谱为什么我这么熟悉,这才是让我奇怪的地方,越是奇怪,那这本剑谱我就不能放过了,先放入怀内,不管这剑谱上好是坏,只这份让我感觉到熟悉和奇怪,我就要留下来。

    我又拿起一本书来,封面上应该写着书名,是三个古字,前两个我不大熟悉,但第三个字的经字我还是看出来了,应该是本功法。

    我一翻开第一篇,心里突然就扑通扑通的跳起来了,因为第一句话我太熟悉不过了:力之,蕴于万物,人之,一如宇宙,人无穷大自力无穷尽,浩瀚苍茫所蕴,循环往返无穷,圆乃无尽,无之首亦无之末,以此无尽御力之无穷,致圆润而通达,是为落圆……

    这不就是我家传的落圆神功的总纲吗?

    我再翻下去,后面就跟落圆神功一模一样,一直都第八层,基本都是一样的,有些还稍简便些,这很正常,毕竟这两千年前写的东西经过近两千年的流传,后人增减了些东西,那也是正常的,其他最核心的没改变就不会影响到修习。

    我再翻下去,到第九层的时候,却不一样了,有些是我以前能修炼下去的,有些却是完全的不同,我回忆了下,那些不同处就是当时我没法修炼下去的地方,难道这本才是最正确的落圆神功?

    现在没法修习,因为第九层修炼极其消耗脑力,当时我倒立起来修习都会让我头脑烦闷,现在在这武库里还是算了。

    我想不明白的是,怎么两千年前也会有落圆神功出现,要知道父亲当时跟我说的这是我们家传的神功,难道说两千年的时候,这本功法还是在皇家武库里,后面才流传出去成了我冷家的了?

    只是,这该是什么时候才流传出去的?要知道,这本书我现在肯定是不会放过的,那就是说这本书是我现在带出了武库,那岂不是说,我现在拿出的这落圆神功,未来又通过我父亲传到我的手上?那就是说没有未来的我来到现在带离这本经书,两千年后的我就学不到落圆神功了?学不了落圆神功,我就不能靠灵觉救了太后,那我也就不可能进这武库里带离这本书……

    我头都被这逻辑关系弄得晕了。当时跟陆天宇谈论这穿越事宜的时候,我们俩都是被绕得头晕脑胀,现在看来也是一样的了。

    想不明白,只能搁置,不管如何,这本书我是要带走的。

    再看看,那些夹层内也再没其他东西,想来这本落圆神功因是以精神脑力修习为主,这时代的人根本理解不了精神修习也能带来力量,所以就顺手扔在了书架的夹层内,只是那本《太极剑谱》又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跟落圆神功放在一块了?

    我遂不再去想,这武库现在是再没什么值得我再来的了。我推开门,外面已是天大亮,太后没在,这时候她应该在朝会上跟大臣们斗心眼,我没再等她,找到不远处守着的一个内侍,想来他得到了太后的指示在这儿等我出来,由他带着我出了宫。

    我到了武明给我用的那院子看了看,池子淤泥都已清理干净,十多个人正在铺设着石板,这么多工人,这个水池到晚上估计就能放水使用了。

    这倒是好事,晚上我就能来水池里修炼这两千年前的落圆了,在水池中修炼比之我倒立起来效果更好。

    我回到统领府,昨晚一夜不睡,现在还是有些困,我吃了点东西垫底,倒到床上即呼呼大睡。

    一直到下晚我才精神抖擞地爬起床,先出门四处巡查了下宫里和城门的防务,倒也一如继往,武皇叔想来是决定了等我被傅作人弄死后才来接收内卫的地盘了。

    回到统领府我把那本《太极剑谱》拿出来翻开了下,试着做了个起手式,感觉有些别扭,我想想,应该是落圆的运气方式与太极剑的运气方式不样,我却不知道这太极剑的运气方式是如何的,现在自然是觉得别扭了。

    我再翻了翻,这《太极剑》其实与落圆还是有所相同的,比如以圆润气以圆生力这些,起的也是通达圆润力所达之意,刚开始我练了几招没觉得有什么,再试着让落圆跟着剑招用力的方式运行,居然有了些许的感觉,或许是我运用的有不对,也可能是刚开始熟习运行不熟悉,总是觉得力量停滞而艰涩。

    我再看了下那些文字,才想到或许是运行的方式不同,太极剑讲求气运丹田,这丹田我倒是知道在哪,而落圆是从头泥丸宫而行,这完全是不同的两种方式,我要学这太极剑,就要把落圆之力先运行到丹田储存,再从丹田运行剑招。

    我试了半天,落圆却是根本不能在丹田里运行,要知道落圆是精神力,而不是气,你如何能在丹田里存储嘛。

    我想了想,这落圆外放的时候,精神力能化为力量,那是不是我落圆逆运内收的时候,也能把力量转化成气运行在丹田呢?

    我想了想,两手成环相交,这样落圆可以顺着灵觉从脑部至右手再环回左手往回转下到丹田。我先尝试着灵觉缓缓带动着落圆到了右手,然后再往左手去,居然就这样搭通了。

    我又试着带动着从左手往肩上运行,再从肩至到丹田,还别说,经这一圈运行,落圆似有转化的痕迹。我再用灵觉带着这股落圆从丹田往下过会阴顺着脊柱往上又达到了脑部。

    这一圈一转下来,似乎刚才顺往往复的落圆好像有了些改变。我再把那股落圆又转了一圈,这次因为熟了,速度也快了起来,很快就又达成一周,这次我是真感觉出来了,这股落圆再不像是落圆般,而是有了些许的改变。我试着运行这股力量到丹田,这股似气般的力量居然在丹田里存储了下来。

    我大喜,这难道说我的精神力和气之间也能转换了不成?我急忙又运行另外的落圆,极快地在身体内转了几圈后,又存储在了丹田处,而且还能与前一股力量汇合成一股更大些的,两股汇合后,我都能感觉到他们之间合二为一比之前强大了不少。

    既然可以这样运行,那我就一直试着如此进行复制下去,不仅是从我双手,我还双脚相抵,从双脚间也能往返到丹田,好像是在身体内运行的时间越长,这股力量就越大。

    我浑然忘了一切,就在统领府内一次又一次地试着这样运行落圆,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感觉到丹田内的气息越来越强,我试着从丹田调动出这股力挥出手中的剑,只觉一股大力从丹田喷薄而出,手一热,剑在地上一划,居然划出了一条尺许深的沟。

    这力量好大!

    我试着调用丹田的气运行着一招“白鹤晾翅”,这下再无一点滞凝,虽然这太极剑运行得比较慢的,但我能感觉到那种力量从剑上涌出的迅疾——这正符合了太极剑似慢实疾的宗旨。

    这力量居然比之用落圆更加的强大!

    我没想到这精神力在体内转化成气居然能产生如此大的力量!要知道我的落圆可以说是极其的宏大磅礴,用思想有多强大,落圆就有多强大来形容也不为过,如果都能转化成气,再用太极剑运行出来,那我不敢想像这力量会达到如何的强大!

    我想了想,我先把太极剑练会再说,我最不擅长的就是剑招,落圆的转化,就在我体内,不管何时都能进行,我要先完善了我最弱的剑招,然后再把落圆转化成气!

    这一练等把《四十八式太极剑》都学会已是第二天早晨,再要练得纯熟那就需要时间来反复修习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