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皇家武库

    我稍一沉呤说道:“如果能够有些其他武功作为借鉴的话,难说会有突然的可能。”

    我之前听杨九泰他们说过,太后现在掌握着武氏的一部份武功秘籍,我本来就是要寻求突破的,如果因此能去武库里看看的话,那与傅作人的挑战赢面将大上很多。

    果然太后听我这样一说,沉吟了下道:“这段时间你要养伤,其他的事就暂时不要管了,我们宫里皇家的武库里有一些秘籍,你有空的时候我带你去看看,如果真能因借鉴而突破,那再好不过。”

    我犹豫了下问道:“我一个外姓人去看武氏的武功秘籍,会不会因此引起一些非议?”

    太后哼了声道:“他们武氏血脉现在好逸享乐,哪还有人肯下苦功去练武啊,反正只要有守护团在,他们总能保命,有别人帮着练习,何必自己去苦修?这些秘籍据我所知,已有好多年没人去翻看一下、更别说拿去修炼了,先帝在时,他还会偶尔进去看看,现在么武氏血脉之人根本没人会想到这个武库里的秘籍,你拿去翻翻,只要不是带出皇宫,又有谁会知道?再说,现在那武库可是我在掌握着的,我想带你去看,谁又能拦?”

    想到既然不会影响到她,我就点点头同意了。

    太后道:“那下午你没事的时候就来宫里吧,我会安排好人的。”

    我点点头应是,说定了,我即告辞出偏殿回到了统领府。

    现在这统领府太不适宜我在这儿修炼了,我想了想,还是要在九城内弄个院子挖水池出来方便我修炼,这段时间不勤加修炼的话,未来与傅作人一战,难说刘望鹤的现在就是我的未来。

    想明白此点,我出了统领府去找武明,找个院子这样的事,还是武明这些九城地头蛇更熟悉些。

    找到他说明来意,他也知道我要与傅作人挑战的事,听我说要找个合适的院子修炼,他想了想道:“我倒是有个院子在九城,以前是我家里人住的,现在家人好多不在了,也就空置出来,也就是几个仆人在里面清理打扫,院子不算太大,一进两院,后面还有空地,正好适合你修炼。反正现在我也没用,就暂时给你拿去修炼武功吧。”

    我大喜,急忙让他带我去,这院子靠近北门,离皇宫不算远,这真的是太方便了,从皇宫看秘籍出来,走一段路就能到院子里修炼,更妙的是,这院子后面的空地蛮大,还带了一个池塘,池塘虽不是很大,但比之我在外城那院子自己挖的要大得多,只要稍清清塘泥,再铺上石板,就是个非常好的水池。

    我跟武明说了我要挖塘泥铺石板的事,他自是不会在意,他也知道我是用来修炼的,虽然用池塘来修炼从未耳闻,却也知道不适宜打听这样的事。

    于是我中午时分就搬进了武明的这个院子,又急忙找了一堆人来清淤铺石,把一切安排好已是下午,想着要去武库里看秘籍,我交待了一个下人好好监工,就急忙赶去皇宫。

    见到了太后,先找个没人的地方“商谈”了一下,等我们俩都神清气爽了,她才带我往武库去。

    太后边走边说道:“据我看史料的记载,这武库里很多都是各年代收集整理出来的各种各样的秘籍或者是兵器,有的在修炼和使用中被认为是无用的,也就尘封在了库底有的是失传了的,也就记录了一个名字有的的卷轴遗失不全的,也扔在里面了,还有一些当时认为的神兵利器啊,或者是从一些不知名的地方弄来的新式武器,也扔在里面。不过,现在武库里的秘籍武氏的一些血脉有想习武的申请了就来这里面挑选拿去修炼,然后皇家守护团也会来挑选拿去修炼,像有的武功秘籍就是先守护团的修炼过有用了,他们就拿去,对于他们没用的就扔在武库了,到后面,武氏血脉都不练武,有用的秘籍就多在皇家守护团那儿放着了。因这么多年也没啥秘籍兵器补充,这武库怕有几十年没再开启过,皇家守护团根本看不上武库里的东西。”

    太后叹口气又说道:“现在说是皇家的武库,其实就是皇家守护团不用的杂物间。也怪武氏祖先弄出的这个守护团,当年武氏先祖都是武功盖世之辈,因担心后辈们会有危险,就搞出一个保镖性质的守护团来保护武氏血脉,结果导致的是武氏一代不如一代,到现在会武功的基本都没有,而皇家守护团却是不断精练,这守护在室内的花朵是真经不起一点风雨啊。”

    我点点头应道:“确实,这武功一途,没有捷径可言,而且还要经历各种磨难危险才愈精,有人保护着,那谁还会想着去辛苦修炼呢?”

    太后有些歉意地看着我说道:“也不知道现在这武库还能不能帮上你的忙,里面的东西大多都被守护团的人挑剩下了。”

    我微一笑道:“没事,我修炼的武功与常人有很大不同,难说别人看不上的垃圾,对于我正好有用。”这点我是很有信心的,因为我在这时代这么长时间,我就能感觉到像落圆这种以精神力修炼为主的武功还真没有见过,那就是证明了这时代并不注重这方面的修习,只要遇上一本与落圆有类似的秘籍,让我得以借鉴些,那我也不虚此行了,再就是,我武功招式很差,比武时用的剑招都是临时急就,如果能在里面遇上有用的剑招,别人看不上,不见得我就不能用。

    一边聊一边走,一会就到了武库。

    这武库是建在地下的,一条斜斜的坡道向下,我们走进去有二十来丈,现在估计也在地底七八丈了,一扇不处太大的铁门,已是锈迹斑斑,还有些蜘蛛网挂在上面,这样子一看就是很久没人进去过的,看那残破的样子,我都很怀疑这门还能不能打开。

    太后拿出一把钥匙出来,伸入铁门上的钥匙孔内一拧,我听到“嗒”的一声,应该是锁打开了,太后示意我一下,我用手推了下铁门,居然没觉得有什么凝涩的感觉,想来这门轴在建设时就弄得不错,机油一直都没干。

    只一下我就推开了武库的大门,我点上一只蜡烛走进去,倒是没有那种破败发霉的味道,这武库想来还是有与地面连接的通风孔才能如此了。

    我举着蜡烛随意在武库里走了走,这个武库还是蛮大的,长宽各十丈左右,高有两丈,分成两个区,一边放的是书籍类,想来就是那些秘籍了,一边更大些,放的是一些武器,多是些刀剑,只是兵器架上却大部份是空的,空的地方应该是很多兵器都被人拿走了。

    秘籍那区也没怎么好好分类,那些书籍和图卷都散乱地堆在架子上,有些架子上什么都没有,有的却又堆满了书籍图卷。果然是如太后所说,这是被人七挑八选后所致。

    见到四角有许多照明的巨烛,我一一点亮,武库内一下变得亮如白昼。

    我说道:“我在这里面也不知道要呆多长时间,要不你先回去吧,把门给我拉上就行,这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人来的。”

    太后想想也是,她不可能一直在这武库里陪着我,她大把的事情要处理,也只能先离开,过后再来送些吃喝给我。

    太后走后,我先把兵器区逛了一遍,试了试,剩下的刀剑中,也没有啥还值得用的东西,我也没在意,兵器并不是我最希望得到的。

    我又走回秘籍区,随意拿起一本书一看,却是本刀谱,我对于刀没啥兴趣,翻也没翻就放下了,再拿起几本来,还是刀谱,也没翻看就扔下了。

    再翻几本,倒是剑谱了,我翻了看看,却是不知所云的,我捡了把剑试着比划两下,却没觉得有啥感觉,也只能颓然放下。

    连续再看了几本,也多是这样的大路货,我也不禁有些泄气,太后说的这都是被挑剩下的,果然是如此,居然没一本能稍用点的。

    这一个架子上的我都翻遍,就多是些没用的东西,偶尔有一本能用用的,却不能让我运行落圆,这也跟没用一样,要知道我力量来自于落圆,如果不能运行落圆,这剑式与我就是完全无用。

    我出门看了看天,这么翻看一会,居然就到了深夜,既然如此,干脆这晚就呆在武库得了,晚上再多翻些,我还真不信这么多本秘籍里就没一本是有用的。

    我换了个架子,这架子上没有剑谱,却是一些拳谱或者是功法。拳法就算了,功法似乎对我有些借鉴作用。

    我翻了两本,却是不知所云的,这样也能被皇家武库收集起来,也不知这时代的武功是有多烂。

    翻来翻去,看了看都与我所习不搭,注重的是力量的运行而不是精神力,让我想借鉴都没法借鉴一点。

    一晚上我就在翻阅那些秘籍,整晚过去,基本都把武库里的东西翻完了,也没见能有用些的。

    我叹了口气,我这有点像是在垃圾堆里翻珍珠的感觉,或者真有珍珠,却早已被皇家守护团的人翻找了一遍又一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