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太宰叛逃

    武皇叔这话说出来,我大惊,我还真想不到太后跟皇叔还有这么一出,事情果然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

    太后怒道:“我跟你说过,我们是不可能的,我不可能一身侍两人!而且你们是兄弟!你不在意,我还在意咱陈武朝的脸面,在意陈武朝要延续下去呢!”

    “哼!如果我们还不能把权力高度集中,等再过两年,还有没有我们陈武朝都说不定!你难道不知道现在自由军在外面的势力发展成什么样了?还是你觉得我们站住了南方就够?他们不用两年就能打过来!我要把曾太宰的权夺了,就是为了我们陈武朝!”武皇叔都有点要咆哮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等你掌握了全局,你肯定会废了隆儿,自己做皇帝!到时我们孤儿寡母能不能活下去都说不定!现在,虽然是苟延残喘,至少我娘俩还活着!”

    “我早说过,只要你答应,未来的皇后位就是你的,有你杨家支持我,再加上我握有兵权,这陈武朝内外哪还不由我们说了算?等我大权在握时,一个小小的自由军,几万的兵力,还不是手到擒来!”

    太后叹道:“就算你做了皇帝,未来我也不可能嫁你,你就死心吧。至于曾太宰那儿,我也想收他城卫兵权,但你也清楚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想,两日后难说他有什么动作能翻盘,一切都等真的把曾太宰的权夺过来再说吧。”

    武皇叔一哼道:“哼,我就等他两日,如果到时他还这样,那就别怪我了,太后,到时他如果不识时务不交兵权。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我都会挥兵攻入太宰府杀了他!”

    太后默不作声,似是不想再讨论这问题,说了一会,武皇叔也有些无趣,告辞了太后自己走了,想来是下去布置如何应对的事宜。

    我把他们的对话听了个遍,想像不到的是太后还有如此的秘辛是我不清楚的,想起她与我的婉转回环,我不相信她只是在利用我,再说,她能利用我什么呢?我这点武功在朝廷之上是没有半点用处的,我能帮他把所有反对的人杀了帮助她吗?不能,所以,我相信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她的情意是不会虚假的。

    回到统领府,我站在窗前向外望着,现在陈武朝是向着我希望的方向去发展,但却是以我所爱的人受伤为代价,太后又陷入了如此艰难的境界,这是对还是错,实在是无法说清,这由不得我不内心傍徨。

    到晚上,我没再得到消息,想来他们之间还是对太宰的问题没有达成共识。

    后半夜的时候,我被一阵剧烈的敲门声震醒了,开门一看,却是个内侍。内侍现在找我干嘛?

    “太后宣骆统领进殿议事。”内侍气喘吁吁地说道,看来他是跑着来唤我的。

    我也没问他,穿上衣服就往大殿上奔,这么半夜三更的叫人来叫我,那必定是大事了。

    大殿上不仅有太后,武皇叔也在,跟武皇叔交好的那些武臣也在,但却不见了左右太宰和一些文臣。这什么情况?

    我望向太后,焦急写在他的脸上,我望着武皇叔,他倒是稍镇静些,不过脸上崩紧的神情却是掩饰不住的。

    “曾太宰反出朝廷了!”太后言简意赅。

    我也吃了一惊,这反出朝廷代表什么意思?

    武皇叔接口道:“昨晚曾太宰和李太宰两人秘密调走了所有城卫,还有与他们交好的几个将军也带着自己的部属走了,目前打探的是他们往东而去。”

    “东?”我有些搞不明白,为什么是往东而去。

    太后似是看出我的疑惑:“曾太宰是东边陆扬城起家的,那儿算是他的老巢,不仅官兵是他的人,太守也是他的人。”

    武皇叔道:“他们目前能控制的是东靠海至西南的五大城加四小城内九个城市。”

    我有些不解:“既然知道他们往东去了,而且时间也就几个时辰,为什么不派兵追击?”

    武皇叔叹道:“我们大部分兵力都部署在金沙河岸几城,这京城周边只有一万多人,加上内卫不足一万五千人,他调走的城卫就有两万人,我们追去,就算赢了也是个惨胜。何况我们胜面并不高,要知道曾太宰一直以来都以心思慎密而著称,他不可能没计算到我们去追击,如果我们去追击,结果很可能不理想。”我听出来了,不是不理想,很难说的是会被人反击而杀!

    我了解过城卫的构成,要知道京城的城卫可以说是军队中精锐中的精锐,不然如何能保证京城首府的安全?两万人对人家一万人最多才能打个平手,一万五千挑人家两万,那是找死。

    “两万人的调动,那不是就这么几个时辰就能做到吧?怎么这么大动作,却没有一点动静呢?”我又想到一事问道。

    武皇叔似是不满意我一个小小统领居然用这样的语气问他,还好他知道我在太后面前是红人,又救过太后,脸色不好看,倒是没斥责我,却也不想再回答我的问题。

    反而是太后说道:“我们猜测,在前晚调兵攻打明泰楼的时候,估计曾太宰他们就有反出朝廷之心了,应该是那时就开始调配人手,我们猜攻打明泰楼是个幌子,更主要的是掩盖他们调兵出逃的事实。可恨我们第二天还在朝会上给他两日呢,那时估计他就把所有都准备好了。”

    我有些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曾太宰他们调了兵却不杀进宫来夺了权呢?反而只是反出京城出逃。转念一想,这内卫加上护卫队,再加上武皇叔的一万兵马,还有皇家守护团那不可知的战力,这两万人真要在城内打起来,胜负未为可知,最有可能是杀敌一万自损三千,以曾太宰谨慎性格,宁愿跑远些到自己地盘上做土皇帝,胜过在京城两败俱伤,反正他也知道我们这点人要追击他肯定是不敢的。

    他还真是算无遗虑。

    这点我倒是想明白了,只是现在叫我来干嘛呢?

    我直接问道:“太后宣臣来是为何?”

    太后道:“现在京城城卫调走,防守空虚,今晚武皇叔的兵马还暂时进不来京城,就算明天调到了京城,这城卫之责也不能全部扔给皇叔他们,所以还是需要你们内卫暂时代管城卫之职。你现在就调集内卫和护卫队所有人,先加紧京城的防守职责。”

    我犹豫道:“如果护卫队和内卫都调走了,这宫里安危由谁来负责?”

    太后叹口气道:“留下几十人守宫门即可,其他暂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我犹豫了下道:“这会不会有些不够稳妥?要知道太后您的安全也是重中之重。”

    太后道:“实在不行,到时我暂时跟着你,有你这高手守护,我想我安全应该不成问题了。”

    这杨纤纤真是太聪明了,在这大殿上直接说为安全着想要跟着我,那到时她就算在统领府内居住,也没人敢说什么,要知道宫内就是个空城没有安全可言,那跟着我就是自然而然的事。

    我点点头,既然这样的事你想得出来,还当着皇叔的面说出来,那我也没啥可说的了。急忙领命而去。

    幸好现在还是凌晨时分,当我调配人手镇守了几处关键城门和关键部门时,整个城市的城民们都还在沉睡中不知道这个京畿大城已完成了换防。这个国家又要分裂了。

    我这才调配完,后脚太后带着小皇帝就到了我的统领府,想想这儿还算比较大,不方便安全布防。我转念想想,曾家两代都跑了路,现在群英楼肯定是一片空楼废墟,去那儿又能保密,也方便布防。

    先调了五十个护卫队的队员去清理群英楼,很快就把群英楼清理出来,顺便就让他们防守在各个位置,我才悄悄带着太后和小皇帝进入了群英楼,这进去的除了几个内侍和女官,基本就没什么人知道太后和皇帝已从宫内搬到了一座普通楼房内。

    我把太后安排在了顶楼,群英楼总的有四层,副楼有两层,后面是条巷子,如果真有人攻打,可以从楼上跳到副楼再跳入巷子,凭着我的功夫,这并不是问题,而人要从下面跳上第四层楼,那就非超级高手可办到了。就算用火攻,这主楼三面是副楼,要全部烧起来除非我的人全是死人了。

    等把太后安置好,已是一天过去,现在非常时期,这天的朝会已不能进行,只能是等武皇叔的兵马进京城了,内卫能抽调出人手出来,那才能慢慢恢复朝会。

    第二天武皇叔就带兵进了城,京城四周和九城四个城门,他这一万人扔进去感觉泡都没冒一个,不得已,九城南北两个城门还是交由我内卫来守护,外围的防御和东西城门内军队守卫,这样我的人能抽出一半左右回去再镇守皇宫。

    等调配完,已是几日后,幸好这次曾太宰走得很干净,没有留下些什么手尾给我们,不然这段时间他只要弄点骚乱出来,那就够我和武皇叔喝一壶的。

    再过几日,太后也回了皇宫,用一半的内卫暂时安定了皇宫的守卫,这样紧张的人手,我就只能随时在皇宫内守护着,这导致我与太后的“商谈”又比以前多了许多。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