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国器私用

    我走到阶前半跪道:“参见皇上,参见太后。”

    小皇帝自然是没有什么反应。太后和颜悦色地向我说道:“骆统领,昨天晚上九城有械斗发生,有人说其中有城卫的参与,你也恰逢其中,叫你来就是了解下昨晚的详情。”

    我答道:“禀太后,关于昨天有城卫参与械斗确有其事,当时臣和国舅爷在明泰楼里吃饭,然后就见从群英楼里冲出几百人向着明泰楼杀来,幸好国舅爷的护卫力量还算可以,正好臣也在其中,就帮助国舅爷抵抗了这些暴徒,刚把暴徒击退,成万城就领着几百人杀来明泰楼,我能确定那些人就是城卫,当时成统领并不承认,不过臣下属的护卫队和杨国舅都能作证,而且城卫统领成万城还与臣斗了一场,成万城受伤,这个也可以让成万城来一见即知。”

    太后看向下面的左太宰:“曾太宰,你说说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这事是子虚乌有吗?”

    “这也只是骆统领的一面之辞,并不能就此证明城卫在城内聚众械斗,如果当时有城卫参与,为什么骆统领不抓下一人来证明这是城卫?”

    我失声一笑:“成统领跟那群人一起来的,还挑战我被我击伤。我可从没跟成统领见过面,彼此又无冤无仇,成统领为什么跑街上来与我争斗呢?而且是在我们刚击退第一波城卫的进攻,成统领自己就跳出来了。”

    太后道:“曾太宰这又如何解释?是不是也要宣成统领进殿来说明一下?”

    曾太宰道:“骆统领和成统领都属于武士,有古语说武无第一,他们看对方不顺眼相互挑战一下也是有的,这是私人性质的争斗,怎么就说是成统领聚众械斗呢?”

    武皇叔插嘴道:“有护卫队的人,有骆统领,有杨国舅,还有在明泰楼里喝酒玩乐的很多客人作证,曾太宰这样还能否认,我还真是怀疑曾太宰是别有用心呢还是有所图谋?”

    曾太宰斜眼看着武皇叔道:“现在都只是一面之辞,难道说武皇叔就欲加罪不成?”

    武皇叔没有理他,转向太后道:“禀太后,臣以为曾太宰为子孙私利,利用国之重兵聚众械斗,而且还是针对杨国舅,我认为心存私利的曾太宰已不适合统辖城卫。臣下与三十位大臣联名上表,恳请太后,不要再让此等人掌握国之重器。即刻削去曾太宰统辖之责!”他后面的武臣们跟着一起鞠身道:“恳请太后削去曾太宰统辖城卫之责。”

    曾太宰哼了一声道:“武皇叔这是要率众逼宫不成?当初先帝初崩之时,我们可是有言在先,各行其是,难道才这么三四年,武皇叔就忍不住想夺权了吗?”

    武皇叔大义凛然:“兵乃一国之兵,非一人之兵,太宰你以兵谋私利,已违背了当初之言,太宰先背义,何来怪我们夺权?”

    曾太宰道:“武皇叔已手握兵权,现在又要夺城卫之权,是想在九城内行何事呢?”

    武皇叔道:“我们参的是太宰你公器私用,并不是我就要夺城卫权,这城卫到时由谁统辖自然有太后做主。”

    “哼,说我谋私,武皇叔以大义而行私心,又岂不是谋私?”曾太宰脸黑成一片的。

    “我谋不谋私,有太后明鉴,这不由太宰大人操心。”

    太后这时插道:“好了,这事虽然只是骆统领和一些人的一面之辞,但城卫既已有嫌,那曾太宰你就先暂停城卫指挥之职,由我暂代。”

    “禀太后,我认为此事有蹊跷之处,臣请太后予臣两日调查清楚,如真是臣的原因,臣自请辞,不劳武皇叔烦心。太后如觉得让臣自查不妥,亦可与人并臣同查。臣心无私不惧查。

    武皇叔边上接道:“此事亦可,如能证明非太宰之责,臣愿至太宰府前跪地请罪。”

    太后道:“那有谁愿同太宰大人一同调查?”

    武皇叔一使眼色,他后面走出两人鞠身道:“禀太后,臣愿往。”

    太后一点头道:“那就这样,您二位同太宰大人一并进城卫营调查真相,待两日后调查结果清楚后大殿再议。”

    我就前面出了下头,后面就只能看着武皇叔与太宰大人的表演,我知道我就是一杆枪,伸出头来被武皇叔等人拿来刺向曾太宰,刺出后达到效果了,谁还会管这枪是好是坏?

    我倒是不介意,反正对于我来说,这陈武朝乱些更好,所以我就斩钉截铁地肯定城卫有参与械斗,能逼得曾太宰跳脚,那我就达到目的了,反正在这儿,也没人能拿我怎样。

    朝会到了这儿也就只能是休会了,想来在我来之前他们已扯皮了半天,我的到来只是让激化的矛盾朝向一方所希望的发展。

    我走出大殿后却被内侍叫住,说太后有请,我有些奇怪,前两天我们才“商谈”过,怎么才两天又要“商谈”?

    内侍在前面引路,到偏殿时我才知道太后是真要和我商谈事情,不然的话一般我们“商谈”的时候都是在宫******侍领我见到太后之后即离开,偏殿内只剩下我和太后两人。

    她转头来看着我道:“骆阳,你也看到了,现在这朝堂之上,根本没有我说话的余地,需要我的时候他们就把我搬出来,不需要我时,他们自行其事,真的是感觉到憋屈啊!今天叫你来是武皇叔的主意,我并不想你这样出头得罪曾太宰,只是当时情形不由我控制。”

    我笑道:“没事,我知道他们拿我当枪使,反正我对曾太宰也不感冒,得罪也就得罪了,我还怕他不成?”

    她叹道:“其实我并不想武皇叔把城卫权也夺去,没有曾太宰的制衡,很可能我和隆儿会很凄惨,皇叔他肯定会取我们而代之,但让曾太宰他们拿到更多的权力,我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去,最好最好的结果是成为一个傀儡,坏的结果,不用说你也明白了。别人都只看到我是一国之后,站在权力的顶峰,却不知道我只是为了我母子的生存。”

    她这样说出来,我知道她是要找人倾诉,平时我们在一起时多是谈论风花雪月,谈国事不多,今天特地找我来就是要倾诉自己的烦闷,她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小内卫统领,在这样高层核心的争斗,我是参与不进来的。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无论如何,我不会让人伤害到你。这是我的承诺。”

    她向后走了几步偎入我怀里轻声道:“骆阳,整个陈武朝内,我只有一个你值得信任,如果连你也放弃我,我想我可能都活不过明天。”

    我手伸向前环住她的腰,脸贴住她的脸,没再说话。

    外面忽然内侍通报道:“太后,武皇叔求见。”

    太后道:“他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来找我,你先回避一下吧,我不想他猜到我们之间有些什么。”

    我点点头,从另外一个门出了偏殿。走出偏殿,边上已没什么人,我想了想,灵觉探出到偏殿内,我灵觉刚到,武皇叔就刚好到了偏殿内。

    太后说道:“皇叔,这时候又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武皇叔说道:“关于这次太宰私动城卫的事,我想太后一定要支持我们把太宰城卫的兵权夺了,如果再由曾太宰如此私用,则国将不同。”

    太后淡然说道:“这个当时在朝会上不是说清楚了吗?等两日后调查结果出来后我们再谈如何处置。”

    “太后这次难道还要姑息曾太宰不成?要知道这次他能私自动用五百城卫杀到明泰楼,明天他很可能就能带兵杀入宫内!此事必须严处。”武皇叔的声音越来越趋严历。

    “皇叔,你现在内心不静了,我们在朝会上都有定论了,两日后再定。皇叔如此着急不知为何?”

    “如此机会我们不利用,未来想再动两个太宰城卫权,那就很难了!”武皇叔急道。

    “这事还是等两日后议吧。”

    “太后,武臣们很多都站在我背后支持,只要太后你再一声令下,我们直接挥兵攻入太宰府也非常容易。”

    “那我们这样与曾太宰又有什么区别?还不是一样的国器私用?”太后似有些不高兴。

    “太后,只要这次把曾太宰他们的权夺了,未来隆儿也才能坐稳这皇位,陈武朝也才能继续由我武姓统治!”

    “都说了要等两日后再定了,武皇叔,你一定要这样咄咄逼人,是为了隆儿这武姓坐皇位还是为你这武姓呢?很值得怀疑!”

    武皇叔定定地看着太后:“太后,你觉得我是为了这皇位?如果我要夺这皇位,当年皇兄暴毙之时,我就有机会坐上皇位,我为什么把皇位让给隆儿让你摄政,这一切你心里清楚。”

    “如非当初左右太宰反对,你说你会放弃这位子?”太后哼了一声怒道。

    “如果不是为了你,我还能抢不到这位子?”

    “为了我?这话你也真能说得出口!”

    “当初我和皇兄同时与你相遇,我们同时都喜欢上你,但他是太子,后来更是成了皇帝,他有更多的权力,我争不过他,我认了!他死后,我为了你,为了你的儿子,我把皇位放弃,我也认了。但现在他都死了几年了!你为什么还一直不给我机会?只要我成了皇帝,我再立你为后,隆儿未来还是皇帝,这两全其美的事!你为什么就不同意!”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