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气剑意剑

    我这样一剑画出一剑,自己却也是有个喘息,在喘息之间,成万城居然还能向我劈出一两刀,把我逼退几步,他自己也得到喘息,到我再画出剑圆时,他也才能恢复出点力气来再击散我的剑圆。

    这说来慢,但却只是发生在一刹那,我们就相互交换了几十剑刀,但两人的兵器除了最初的那一剑一刀,后面就再无一次相交。如果有旁人看到,就会发现我们其实是隔着一丈的距离在出招。

    等我再无力出剑时,却不是我落圆耗尽,而是手上肌肉力量已不足,这是我头一次遇上这样的情况。这体力也成制约的武功的因素了。而成万城也好不到哪去,厚背刀的重量现在成了他的负担,以前能增加他使刀的气势,刀一挥出,那重量和气势就让人先软了几分,没想到今天是全在疲于奔命地破解我的剑招,这刀的重量反而成了他最大的短板,现在想再举起刀向我砍两刀也是力有未逮。

    我呵呵大笑:“哈哈哈,这一战打得真是从没有过的痛快,成统领,不知道你还有没力气再接我招呢?”我看着正在喘粗气的成万城笑道。

    他傲然一笑:“不知道骆统领还能发出招否?”他自然也知道我现在力已尽,在新力未生之时,能发出招是有些难度,只是他永远也料不到,这世上有灵觉这么神奇的东西。

    我微一笑没再说话。剑抬起来,只是缓缓向前刺出,灵觉先于剑而出奔向成万城,落圆也跟着从剑尖涌出了,这次我都没刺出剑,这落圆就以灵觉为核形成了一柄无形之剑刺向成万城。

    这是我刚才才悟出的落圆使用方式,我刚才刺出一剑,落圆一直是随着剑尖而生的,现在我刺出的这剑,落圆去是跟着灵觉而行,直接是离开了剑尖,顺着灵觉就形成一剑,而这剑却是无形无色,我头一次这样使用,不知道这样的剑能不能伤人。

    灵觉才近成万城三尺处他即有了反应,只是有反应和能不能躲过落圆却是两回事,他只能感觉到有灵觉及体,却是没能感觉到这剑势是从何而来,身体只是本能反应地一躲,我落圆幻出的剑尖就刺中他的左腿,只听滋的一声,鲜血即从腿上迸出。

    成万城大骇,我这招无招无势,无形无意,却伤到了他,而他却完全不知如何躲避!

    我见新招一招得手,不禁大喜,又是剑尖稍偏,灵觉和落圆即刺向他的另外一只腿,他还是有所反应,人勉强往边上躲了一下,刀也向我发出的落圆砍去,却已是慢了半拍,又是一剑刺中他的右腿,两剑伤了他的两条腿,成万城一痛,再没站住,一条腿一软就跪在地上,他急忙用刀一柱地,才不至于两条腿都跪地上像是跟我嗑头。

    成万城脸色大变,忍住痛抬头看着我道:“这难道就是失传多年的气剑不成?”

    我一愣,没再发招,放下剑望着他问道:“气剑?这是什么武功?”

    他也愣了下,看我样子好像是从没听过这名称,就又说道:“相传当年开国时候,我武皇太祖就靠这气剑纵横天下,据说是能以气发出无形剑招伤敌。后来不知怎么,却在武氏血脉中失传,据说超过了两百年的时间。难道骆统领你使用的不是气剑?”

    我摇摇头:“我这不是气剑,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我是在刚才跟你对招后才领悟的。也不是以气发出剑招,应该是发出一剑意伤了你。”

    成万城低头想了想,似是不明白,嘴里喃喃自语道:“剑意?剑意就能伤人?这怎么可能?”

    我微一笑道:“信不信由你,我确实是以剑意伤你的。”他根本不知道落圆本来是以精神修习为主的,由精神力后化为真正的力量伤人,我就是以落圆所化出的剑意带出的力量伤了他,他当然想像不到,精神也是可以作为力量使用的。

    我看他还有些失魂落魄,又说道:“成统领,还打否?”

    他摇摇头:“成某认输。”

    我说道:“那成统领可否告知,这么大规模调动成卫,不知是得了谁的令谕呢?”要知道,动用国家军队进行私斗,那是重罪,不管是成万城还是左右两个太宰,这也没法承受得起。

    成万城呵呵一笑:“哪有什么城卫,刚才我就说了,是曾公子招募的武士,我只是恰逢其事遇上罢了,至于跟骆统领的这一战,只是私人性质的争斗,与城卫和我的职务无关。”

    我叹了口气道:“既然成统领要把这事扛着,明天咱们去太后面前论论。今天这事已然闹得这么大,这么大规模成建制的调兵,那可不是我一个人见到,我还真想看成统领你能不能一个人扛下来,呵呵!”

    说完我有些怜悯地看了下浑身是血的成万城,没再理他。转过身,施施然回转了明泰楼。其实我落圆消耗得也很大,毕竟人前面一直对着几百人在发招,后面又跟成万城拼杀了这么快,像刚才那样以意使剑最多还能发出四五剑,我就要眩晕倒地,现在我都有了头昏的感觉,只是我现在抵抗力更强罢了。

    刚才撤退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一部份,不过客人肯定是早就没影了。他们看到我回来,一个个都露出吃惊又佩服的神情,要知道成万城的武力在九城里早就有流传,没想到却被我伤得鲜血淋淋跪地不起。

    本来应该跑得没影的杨九泰又从角落里跑了出来迎接我,一见我拍着我肩膀说道:“刚才那一战,可算是惊天动地了,你骆阳现在在九城,再没人敢怀疑你排不上榜了!我服!”

    我微一笑道:“国舅爷不要棒杀了我。再这样棒我,咱们要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杨九泰哈哈大笑道:“这是事实,以前总说武功最高的在皇家守护团内,现在我看啊,我杨九泰的朋友,也是武功最高的人之一!”

    我没再说这话题,扯到别的说道:“这次成万城动用城卫来攻击我们,明天我要去太后那儿参上一参,国舅爷可要帮我作证啊!到时要让他成万城好好吃个大鳖!”

    杨九泰点头道:“这是当然的,今天这事,这么多人见到了,我看成万城拿什么抵赖,就算弄不下他,我也要让曾老头他们喝一壶!你放心去我姐姐那儿说道,到时我自会给你助威作证。”

    我一点头:“那今晚就此别过,这么一场厮杀还是挺累人的。”说完即带上护卫队的人一起离开了明泰楼,至于这些护卫的酬劳,过后再找杨九泰算不迟。出这样的钱,杨九泰倒是一直大方。

    回到统领府,我赶紧倒立起来恢复,现在九城内危机四伏,这样消耗巨大的比拼,如非很有必要,以后我还是要尽量少用。

    一夜我身体精力尽复,我在想是不是还是回我在城外的院子里住更好,虽然进出九城不大方便,但那大水池能更好地帮助我修习落圆,现在的统领府我不可能去挖个大池出来。如果在九城弄个院子,却又非常麻烦,毕竟这儿住的非富即贵,没人会卖这么核心地段的房子。

    只是我要出城住,就要跟太后知会一声,不然我出九城都比较麻烦,不过想来太后不会反对,我与她“商谈”的次数虽然不多,那是因为要避嫌,而且我们也“商谈”得非常愉快,她也知道我不喜欢热闹,只要把公事安排好,在城外还是城内住其实区别不大。

    我起来后稍等了会,想来朝会上太后应该能收到昨天晚上的风声,我才出门慢慢向大殿走去,我一个统领是没有资格上朝的,我只能让门口的内侍通报。

    一会内侍回转来通知,我先到大殿门口等着朝会商议结束后太后宣见,我跟着内侍进到大殿门口候着。

    不大一会功夫,大殿内出来一个内侍宣我觐见,我抖了抖身上的统领服,在内侍的带领下,缓缓走进了议事大殿。

    这个大殿很大,最里当然是高高坐在上面的小皇帝武成隆,他后面坐着的是摄政太后杨纤纤,大臣们位列阶下两旁,在台阶下摆了三张椅子,一张坐的是手掌兵权的武皇叔,他那排其他站着的看着应该多是武将,一张椅子坐的是左太宰,并排放着的另外一张是右太宰,再后面站着的就是文臣了。整个大殿除了太后和小皇帝就只有他们三人能有椅子坐着,可见他们三人在陈武朝的份量。

    我其实来时就有些奇怪,为什么作为文臣的左右太宰却能支配城卫这军队的系统,现在看去这陈武朝的文武大臣们泾渭分明两排,那太宰大人能调配城卫军,那更是让人觉得奇怪了。

    想来是当初太后能摄政做出的利益交换吧!也只有如此才能解释这奇怪的事。我这样猜想。

    我进了大殿后先向太后和小皇帝半跪请安,跪时心里有些蹩屈,这太后算是我的小情人,在床上时只有被我压制的份,小皇帝算是我的便宜儿子,现在我却要跪拜他们俩,想到这点我心里稍有不平衡。

    太后似也觉查到我这份蹩屈,她嘴角带着笑,想来是想到了我们“商谈”大事时的愉快场面,或是也跟我想到了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