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统领之战

    刚才这波人在明泰楼口时就已熟悉了彼此,这一同时出手,攻防有度,再加上有我这超强高手在前面顶着,他们出剑挥刀的速度比起刚才对上群英楼时更快了些,只一下,就挡住了冲过来的这群人。

    我的剑圆一及身,面前就倒下一片地人,全是缺胳膊断腿的,后一剑再挥出,后面的人又跟着倒下一片,但人数冲过来的毕竟太多,我这扫倒了两片,还是有一些漏网的从现侧攻向我们,被护卫队的人挡住,一时刀剑交鸣,街头立时就变成了修罗场。

    本来气势汹汹冲来的这群人,被我们这十六人一挡,就一下停滞不前,而且随着我一步步地向前跨出,护卫队的十五人跟着我也是一步步向前突击,每向前一步,面前都要倒下几人,到后面,不仅不能向前一步,反而被我们一群人杀得反而向后退去。

    其实我们也是占了地利,由于我先机发现他们,带着人抢先占据了街口,他们几百人,最多也就只能是二十来人面对我们,我们十六人对上二十多人,并不吃亏,唯一吃亏的是他们前面倒下这一片,后面还有生力军加入。

    虽是如此,护卫队里还是有人受了伤,但都不是重伤或致命伤,看着是血贱长街,却并不影响继续战斗。

    边上有人染血当场,我却是心如止水般,灵觉短短放出,这面前的二十来人和我这边的人的行止出招都被我觉查得一清二楚,就好像是我站在一个很高的视觉看着地上的人,所有人都逃不出我灵觉的感知,有了这种全局的感知,我能清楚感知到谁会对我们造成威胁,谁要先抢救,要先杀了谁最能影响到敌人。如此我的剑圆更不会乱画出,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刺出或者是画出一剑,就能解决敌人的威胁,并给敌人造成最大损失。

    这样的进攻对于我们这群人来是最舒服不过,当有点点危险时,我总是在前面把危险消灭,而对方却是蹩曲不过,人数优势发挥不出来,而且所有有威胁的进攻都不等发出招来,就被消弥于无形,他们当然不知道是我在掌控着全局,只以为我们这边全是高手,才能逼得他们如此。

    只半袋烟的功夫,大街上全是倒在地上惨号的人,护卫队的人也有两三人失去了战斗力,退回了明泰楼里从后门逃出。失去了两三人,虽然压力增大了些,却还是能在勉强支撑的情况下杀敌。

    再打一会,突听对面从后方传来一声大喊:“退!”我们面对的敌人,即哗地向后退出了十来丈,这退去的速度之快,根本是连我都没反应过来。可见这群人组织之严密。见是如此的队伍,我隐隐猜出,这应该是左右太宰控制的城卫来进攻了,他们还欲盖弥彰地换了衣服,不过这样的组织在此时的九城,而且跟群英楼有关的,除了城卫想不出来还有谁。

    我们当然不会去追击,我手一挥,我也向后退出了十多丈,面前就空出了一大片空间,除了一地血肉模糊的地伤者。

    对面又冲出几队人来,把地上伤员一抬,又迅速地退去,一时,场上寂静无声,连双方粗重的呼吸都听得清清楚楚。

    我捉摸着这时明泰楼的人应该已撤完,我们已超额完成了任务,把这五百人挡在了明泰楼外,不杀伤了这么多人。

    我正想暗暗的挥手全部走人,对面却走出了一个人,我并不认识,当然,我在九城认识的人也不多。

    那人一走近距我四五丈左右即站定,我看去,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看着并没多少气势,但站在那儿却就觉得如山般伟岸。

    他一拱手向我道:“传说中的骆统领果然武功高强啊,我看您刚才出招,那些好事者把你排在我后面,却是让我汗颜啊!”

    听他一说,这人的身份那就很明晰了,除了成卫统领成万程,那还能有谁。

    我也一拱手道:“成统领歉虚!排位不过是虚名,没想到成统领还这么在意。”

    我忽然又道:“成统领,我有些不明白,这城卫可是皇家的城卫,可不是你成统领的城卫,不知成统领这几百人来攻打一个酒楼,是有什么目的不成?还是说你是得到了太后旨意?”

    成万城一笑:“这些可不是城卫,他们只是曾小公子找来的武士,至于从哪儿找的我可不知道。”

    我也一笑:“这还真是奇怪了,曾小太宰的武士,成统领却能令行禁止,这太让人叹为观止啊。”

    成万城又一笑:“我也就随便乱喊了声,他们却当真了,这不怪我吧?我也就路过这儿,看到骆统领这武功高强,我很是心痒,非常想与骆统领切磋切磋,不知道骆统领可否赏脸?”

    我大笑道:“这正合我意了!成统领可是九城排行第三的高手,我骆阳不过是不入流的人物,能得成统领抬爱,我岂能不从?”我真不是在谦虚或是被迫才应的,要知道我是早就想挑战一下这些排行榜上的人,基本跟这些人没任何的交流,现在有这样的机会,那我岂能放过。

    我扭头向护卫队的人说道:“这成统领要和我切磋,你们就先走吧,该干嘛干嘛去,成统领想来也不希望有人打扰我们的切磋了。”

    护卫队剩下的人知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向我一拱手一鞠躬,即退入了明泰楼。

    成万城稍一愣,还是把手一挥,他那些下属就全退下不知所踪,长街上除了一地的鲜血,就剩下我和成万城相面对。

    我试着用灵觉感知他,才刚靠近他不足三尺时,他即已有所反应,全身的肌肉一下崩紧,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却不由得他不反应。

    这是我进入这个时代头一次有人对我的灵觉有反应,那些没一点反应的多都成了我剑下鬼,只有武功高强的人才会对我的灵觉试探有反应。这成万城排名靠前果然不是幸然。

    我没再用灵觉试探,只是把灵觉入在身前一丈左右,这是为了一会对战时,能用灵觉不时感应对方的招式反应。

    “成统领,咱也不用再多说什么了吧?是不是该出剑了?”我微一笑,戏谑地向成万城说道。

    他一点头:“也是,说那么多干嘛。难得一对手,这废话多了影响情绪。”

    一说完了他手向后抽出一把厚背大刀,我望去,他这刀比之常见的刀要宽得多,刀背也要厚不少,重量自是不会轻,这成万城身材看着不是很魁梧,使用的刀却是极重。要知道这时代,重武器就是厚背刀,没有锤和铛棍那些,他这刀可以说是我见过最重的武器了。

    我吁了口气,手中的剑的摆,做了个起手式,这是对对手的尊重。成万城见状也摆了个请的姿势,这手还没放下,却是已跨出几步,还没近我身,手上的厚背刀已疾劈向我面门。

    这一下真的是疾如闪电,这让人非常意外,用这样一把重刀的人却是走迅猛快捷路线。

    幸好我有灵觉,他才一动,我这灵觉已感知到他前进的路线和出刀招式,我一摆剑,却是一剑画出一圆奔向他的脚,我没管他劈向我的刀,但我却很肯定,在他劈中我前,我一定能先砍断他的两腿。

    他没料到我的反应如此快捷,招式后发反而先至,如此他只能变招,直劈的刀势向上一挑,居然用刀点在了我的剑上,我招式用老,两人只一招却又同时收手。

    成万城笑道:“骆统领出手好快。”

    我一笑道:“彼此彼此。”这次没等他先出手,我先一剑出手,我不再是画出一圆,我这次却是一剑直刺,剑刺出,落圆从剑尖直接迸出,似是剑上又多长出了一截出来般,我们俩人这一段距离在加上这一截剑尖后,直接就跨越了距离直达他的面门。

    我没有学过剑招,我的所有剑招都是我根据心里感悟而发出,没有什么主要的定式,或刺或画圆,都是我根据灵觉的感知,用最简单的方式做出。

    我这一剑直刺就是心里突然的感悟而得,似是落圆告知了我,你现在这样刺出去会更好,然后我就这样刺出去了。

    我这突然一剑,根本没让成万城有一点反应就到了他面前,他只能勉强身体向后仰,手中的刀向上撩起砍向我的剑尖,但我这剑尖却是由落圆幻化而成,这一刀砍去,只是砍断了一点,后面的落圆还是没有变化地向前刺出,刀势过去,又是一截完整的剑尖出现仍然刺向他。

    成万城一边仰头一边脚步向后疾退,手里的刀也没闲着,一刀刀砍向我刺向他面门的剑尖,就这退出一丈的距离,他已砍出了十多刀,到我落圆幻化的剑尖完全被砍消失,他也退离我有两三丈了。

    我当然不会给他再有反击的机会,我不再刺出剑,却是写意地一剑画出了剑圆直奔成万城。成万城虽然离我这么远,却也不敢待慢,他后撤一步,刀举腰间横切而过,就把我的剑圆砍散,我却没管这圆的消失,又画出一圆,却小得多,这画才画出,又是一个更小的圆画出,如此反复,这些小的剑圆不用我花费多少的落圆,却是把成万城逼得手忙脚乱,一刀接着一刀的砍向剑圆,有时实在来不及,只能顾及要害,让那小剑圆划在身上不重要的地方迸出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