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血战双楼

    我是不嫌事大,就算闹得整个朝廷分崩离析,对自由党只有好处,到时真打到了城下,我保太后母子平安那是一点问题没有的。

    回去跟护卫队的人一说,他们也很高兴,这护卫队因为工作性质特殊,平时外快不多,现在我这副队长居然帮他们找外快,而且知道杨国舅对于自己人出手那是相当阔绰的,全都兴奋不已,各人都抢着要去,一个队当然不可能全都去,我挑了十五个在护卫队里武功中等偏上的,换了衣服带去给杨九泰,杨九泰倒是爽快,先打赏了,又安排在明泰里随时吃喝玩乐,就等着曾二上门。

    曾二还真没让我们失望,砸完群英楼才过了几天,他的人就找好了,他把人组织起来,近两百号人全藏在群英楼内,反正这群英楼现在也没法经营,距明泰楼又很近,只等到深夜人较少时就动手。

    只是他根本没想到,他所有的暗手都被我用灵觉探了个真切,我悄悄通知了护卫队的人和杨九泰找来的人,所有人都不动声色地带好武器,悄悄潜藏在明泰楼周边,门口的护卫也换成了功夫最好的十来个人,这所有人加起来也超过一百,而且超过两成是以一抵十的主,只要曾二的人来,就会杀他个措不及防。

    这样大规模的械斗拼杀,杨九泰和武明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他们是这陈武朝最高层的存在,只要权力的核心不发话,那真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他们的争斗。

    等到差不到凌晨时,大街上已不见了人影,明泰楼内消费的一些大佬也被劝得暂时躲避躲避,这是以防万一,我相信,这次曾二的两百来人杀来,只会是被明泰楼的一百多人杀个片甲不留,在这种场面下,死伤难免,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只伤不死了。

    刚到凌晨时分,群英楼的大门突然打开,两百人一下全涌了出来,喊叫着冲向明泰楼,我在楼上看着,他们似想不到那些站门口的护卫为什么见这么多人拿着刀砍过来却不害怕躲避,反而得意地一笑抽出刀剑?

    杨九泰就呆在我边上,跟我一起看着群英楼的群英杀到,他大笑道:“这次让他们有来无回,下次我看曾老二还拿什么跟我斗!”

    我也感知到了明泰楼的人已从两侧包抄了过去,等一合拢,那群英楼的人三面受敌,只有受死的份了。

    群英楼的人才堪堪杀到门口,两侧明泰楼的人已正好把群英楼的人砍倒在地,群英楼的人直接愣了一下,后面的人不知道是该退回去还是继续杀去,前面的人也不知道是继续向楼里杀去呢还是向两边杀去,这一愣神的功夫,地上已躺倒了十几个群英楼的人。

    最厉害的还是守在门口的那十人,正面面对着几十人的冲击,却一点也不慌张,排成一排,只见刀剑翻飞,面前的人都是一击即溃,他们也不着急,一刀一剑一步,前面还稍有生疏,后面大家配合熟悉了,各个的攻防都有张有弛,紧然有系,缓缓地向前推进,只是他们面前倒下的反而是最多的。

    群英楼在后面的人已反退回了群英楼内,再不退就是等死了,而冲到前面的人根本来不及退,自己人堵了路,两侧还有人杀到,只能是死拼,这死拼的结果是只是死得更快,我看到那些中间被围的,已有人自己倒地上装死了,这些人倒也是有点急智。

    杨九泰在明泰楼上看到那些倒地装死的人直笑得打跌,下面的砍生杀死,于他来说就是一场游戏般,现在是自己人占上风,那心情自然非常愉快。

    只一会功夫,群英楼里的人除了几个离死不远的在顽抗,倒在地上的就超过了一百多人,有些已经没了声息,想来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而明泰楼的人只是伤了二十多人而已。

    明泰楼的却不依不饶,这边见已近尾声,有些人直接又杀向了群英楼内,群英楼逃进去的人慌乱中没来得及关门,关了也会被破开,一会群英楼里又是惨叫声一片,门口、窗口到处有人在往外跳,跳出后就没命地四处逃窜。

    等把在门口的人都杀翻后,一些把自己的伤员扶回去,一些人就拎着群英楼那些受伤的人全部丢进群英楼内,至于是死是活由他们的人自己去管。

    杨九泰下去了一会,自是去见自己的人,一会功夫又上来笑道:“这次曾二损失大了,除了逃跑的,死伤有一百六十多人。呵呵!我看他这次还能拿什么出来跟我拼!”

    武明也笑道:“一仗定江山,这次我们在九城内就是稳稳的头把椅子了!国舅爷,您现在可是就风光无俩了!”

    杨九泰点头道:“这次骆阳也立大功啊,不说那送过来的十多个护卫战斗力超群,就刚才能预先告知曾二的人要杀来的信息,都是大功啊,武明啊,这次咱要好好奖奖骆阳才是。”

    我笑道:“奖不奖的咱哥几个就不用说了,真想奖我,谁家有什么武功秘籍宝典的,让我瞅两眼就是。其他身外物我倒是不大看重。”

    杨九泰笑道:“你别说,九城内想看武功秘籍,一是在宫里,一是在守护团,守护团的我是没那资格拿给你看,倒是宫里的,我求求太后,难说能弄一两本出来给你看。”

    我奇道:“宫里会有武功秘籍?”

    武明边上插嘴道:“陈武朝开国几百年,这点底蕴当然要有,一国之本,不仅有文治,还要有武功,这么多年收集和整理出来的武功还真是不少。不过现在宫里修武的越来越少,那些秘籍就只能是放在宫库里生灰了。”

    他又叹了口气:“想当年我们祖宗得武为姓,那真的是武功盖世的,这天下就靠这功夫打下。可惜我们这些子孙不肖啊,能学得秘籍武功的十不存一。”

    我更奇怪了:“现在可是乱世,处在这时代武功比文治更重要,你们既然有这么多的武功秘籍,怎么还不学习了好稳定天下?”

    武明又叹道:“那些流传下来的秘籍其实有很多是很不错的,可惜啊,现在都耽于享乐,每天酒肉,哪还想得到勤奋修习,自是一代不如一代了。现在我武姓中功夫最高的,也就皇叔还拿得出来,其他的武姓子弟,比我还不如的大有人在,以至于以武功盖世而闻名的武氏血脉,居然要靠皇家守护团的保护才得以残存。”

    说到这里,武明大为感慨,想来也为自己身为武姓却是个病夫而叹息。

    这时下面有人来报我们的伤亡情况,我们就秘籍这事停下了议论,不过我却是留上了心,如果有可能,哪天让太后带我去那武库内瞅瞅,不说能让我突破,如果有点借鉴能让我有所感悟,那也是好的。

    这次明泰楼统计出来才伤了二十五人,其中五人重伤,没一个死亡,而对方死伤一百六十多人,那是非常大的成果了,除了有高手坐镇的缘故,还有就是有心杀无意,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杨九泰得意地道:“明天咱就上曾老二家去,让他把这群英楼卖给咱,呵呵!不卖咱只要他开门就砸他个稀巴烂!”

    我微微一笑,还没来得及说话,突然一陈心悸的感觉从心底传出。

    有危险!我太熟悉这种感觉了。

    我马上把灵觉放出,只感觉到大街那尽头有一队人正在向明泰楼奔来,速度非常快,人数超过四五百人,而且感觉不再是像之前从群英内出来的那样是乌合之众,这群人队列整齐,虽在奔行却队形不乱,而且形容麻木,虽是要进行大战的感觉,却是跟平时没什么两样。

    我马上对杨九泰说道:“赶紧走!有人杀来了!人数非我们能敌,下去让刚才那些武士架上伤者从后门先撤,护卫队的十五人与我先在楼口截杀。”

    我说完就没等杨九泰反应,先跳下楼去,招呼着护卫队的十五人,抢先在门口列出攻击队形出来,我居最中,十五人左右各展开成个雁形阵,在这样比较窄下的大街上,这阵形只能战力够强,十多个人抵住一两百人的进攻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只一会,那几百人就冲到了我们面前,我头一次面对着这么多人,但我心神却是没一点的波动,面对这样的场面,才显现出落圆的强大,遇强则强!

    护卫队十五人本来见到是这么多人,脸色都变了,但见我却是面不改色地就站在最居中,所有人都长嘘一口气稳住了心神,都缓缓抽出手里的兵刃,和我一起面对着冲来的这一群人。

    我抽出剑来,等那些人距我两丈左右时,即一剑挥出,一个极大的圆从剑尖画出,这个圆画出击到冲进的人后,后续的一个圆才又画了出来。这是我总结出来的,一个圆接一个的落圆画出,是很有杀伤力,却也有近一半的落圆白白浪费掉,一只手一剑砍断是伤,我把它砍成四五段,那也是一样的伤,对于伤者来说伤害是一样的,而我却要多浪费落圆。所以我现在出招都是先一剑,等这一剑临身后,再一剑画出。这样我能节省很多的体力和落圆。

    我第二剑画出的时候,我口中也跟着大喊了声:“杀!”第二剑时已是向前跨出一大步,护卫队的人跟着我一并向前跨一步,手中的刀剑随着我的这声大喊一并地杀向冲来的人。